分卷阅读7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落

    当然后面柴米油盐的生活也不会有虐,彼此扶持,一起生活而已。

    基本上这就是一本很无聊的流水账,先谢校稿的派姐,与对本文给出最先意见的亲友

    还有现在来看的所有读者,幺儿们—3—mua

    预计12月30号前连载完结,没有网络版番外

    可能有定制印刷

    7

    7、第七章 ...

    耿小杰上五楼回宿舍,开门,陆飞虎也进来了,把饭盒放在耿小杰的桌子上,说:“吃吧。”

    耿小杰道:“不好意思……我没收拾房间,很乱……”

    陆飞虎没说什么,在房间里四处转了转,最后在茶几前坐下。

    耿小杰还是有点小情调的,工作台上种着盆栽,茶几旁铺着小地毯,陆飞虎盘膝而坐,从茶几下掏出他的几米画册。

    桌上还摆着另一份冷了的午饭,是中午陆飞虎来带给他的。

    吃完粥,耿小杰出了满身汗,去刷了个牙就躺回床上,陆飞虎仍然坐着聚精会神地看书。

    耿小杰缩在被窝里看他,问:“飞虎哥。”

    陆飞虎头也不抬,含糊地嗯了声示意听见了。

    耿小杰:“你最近压力很大么?”

    “还行。”陆飞虎答道。

    耿小杰:“工作的问题?”

    陆飞虎:“不是,个人因素。”

    耿小杰不敢再多问,和陆飞虎还不熟,心里七上八下,不住揣摩陆飞虎的“个人因素”,会是什么因素?和女朋友吵架了?分手了?这么好的男人还会没人要吗。

    耿小杰侧躺着看陆飞虎的脸,心里一阵莫名的悸动,既难受又充满甜蜜。

    陆飞虎放下书起身,走到窗边,说:“秋天冷,晚上睡觉记得关窗。”

    耿小杰应了,陆飞虎从窗门处斜斜望去,看到自己的房间,扫了一眼他的工作台,乱七八糟的铺着不少图纸。

    他随手给耿小杰收拾了,盆栽放在窗边,图纸用丁字尺压着,抬左手一亮手腕看表。

    窗外夕阳下山,秋夜里四处都亮起了灯光,大兵们解散回宿舍去。

    “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陆飞虎说:“不用送。”

    “谢谢你,飞虎哥。”耿小杰道。

    陆飞虎关上门出去,耿小杰趴在床上,眼皮渐重,心里全是陆飞虎陆飞虎陆飞虎,最后把脸埋在枕头上入睡。

    翌日耿小杰睡醒,人已经舒服了不少,嗓子不疼了,虽然嘴里还有点干,精神不太集中,却已经能上班了。

    耿小杰带着图纸去工房报道,胡博士知道他生完病精神不太好,便没派太复杂的工作给他。

    耿小杰一副蔫蔫的样子坐在位置上摹完图纸,心不在焉地发呆。

    他用铅笔在白纸上写写画画,又画了个陆飞虎的肖像,这次比上次认真得多也细腻得多,细密琐碎的阴影线条勾勒出陆飞虎冷酷的面容。他的唇与嘴角隐藏在阴影里,高挺俊俏的鼻梁线条犹如大理石刻像。

    旁边画了个结构素描解析的机械手表。

    铃声响,十一点半,放工。

    耿小杰把素描画像收进文件夹里,去找胡博士交图纸。

    胡博士的私人工房里没有人,有事临时出去了,耿小杰把图纸放在他的桌上压好,瞥见他的电脑还开着,过去点开表格登记。

    电脑桌面上开了一排窗口,都是设计软件,耿小杰在表格上填了自己的名字,看见屏幕右上角,通讯栏里,军区内部的邮件标志在闪烁。

    发件人——陆飞虎。

    耿小杰心里扑通扑通地跳,左右看了看没有人,他点开那封信。

    飞虎:【胡老师,您好,耿小杰昨天生病,今天请再让他休一天病假。】

    耿小杰心跳平静了些,回了封信:

    【飞虎哥,我是耿小杰,胡老师不在,吃午饭去了,我在交图纸。】

    飞虎:【身体怎么样。】

    耿小杰:【好点了,今天可以上班,正准备去吃午饭。】

    飞虎:【注意休息。】

    那封邮件完了,耿小杰也不知道该回什么才好,坐着发了一会呆,有点感动,想说声谢谢他的关心,打了好几行字,却又终究觉得不妥全删了。

    又过了十分钟,耿小杰打了行字:

    【飞虎哥,可以加你邮件地址为联系人么?我的邮箱是……(附自己邮箱地址)】

    斟酌了很久,按下发送,又等了十分钟,那边没有回答,耿小杰心想多半去忙了,叹了口气,收拾东西,又忍不住把数据线接上,把陆飞虎的邮件通通拷进自己的电脑里当留念,顺便毁尸灭迹以免被胡博士看见。

    稀里糊涂中,耿小杰自己也不知道在怕什么,收拾干净把笔记本一夹,走了。

    当天去得早,陆飞虎不在食堂,大兵们分桌就餐,一片安静中耿小杰心不在焉地吃了饭,下午一切照旧。

    夜里耿小杰在窗前坐着,打开笔记本电脑,挨个点开陆飞虎的邮件回味。

    他真是个好大哥……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耿小杰忍不住胡思乱想,又不住说服自己,对方根本没别的念头,就像以前在宿舍里喜欢的那个体院生一样。

    他看陆飞虎打篮球,给他买了饮料,所以陆飞虎注意到了自己……嗯……出门在外,陆飞虎随便把他当弟弟照顾,是很正常的。反正只是多留个心的功夫。

    陆飞虎都有女朋友了,是个直男,如果知道耿小杰单恋他,一定会觉得很恶心,千万不能被他发现自己的歪念头。

    熄灯,吹哨,楼下锁铁门。

    耿小杰把邮件朝下翻,忽然发现另一封被拷过来的未读邮件。

    飞虎:【可以,这个是我的邮箱地址,你自己抄一下。】

    耿小杰刹那又开心起来,忙复制地址,从床后拉出内网线路,接驳网络,粘贴到自己的邮箱里,他的昵称叫做“蜗牛”。

    四周已经熄灯了,笔记本电量不足20%,耿小杰想找陆飞虎聊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电脑前坐了片刻,想不出什么话题,对方应该已经睡觉了吧?明天再说,别惹人厌烦。

    不知道今天他还抽烟不,耿小杰俯到窗前,推开窗门,朝斜对面张望。

    暗夜里,猩红的红点若隐若现。

    陆飞虎还在抽烟……耿小杰趴在窗前看了一会,一阵穿堂风吹过,从宿舍前门刮向后门,卷起桌上的图纸和文件,刹那间飘飞出去。

    “啊——!”耿小杰忍不住喊了出声。

    身后一大叠白色的纸张在夜空里飘飞,耿小杰忙伸手去抓,抓住了一张,数十张图纸飞来飞去,散向两栋楼中间的花坛。

    糟了糟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