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了……耿小杰马上冲去关门,再回到窗台前时,朝下张望,楼下全是自己的a4图纸。

    这下麻烦了,耿小杰抓起外套要下楼去捡,忽然想到很严重的事——宿舍楼已经锁门了,怎么办?

    叮咚,邮件声音响。

    耿小杰低头看笔记本,陆飞虎的名字在通讯栏里闪烁。

    飞虎:【叫什么。】

    蜗牛:【图纸被风刮下去了,宿舍楼锁门了,希望晚上别下雨。】

    飞虎:【我去捡,你到铁门后等。】

    蜗牛:【不用,你休息吧,又给你添麻烦了。】

    那边没有邮件再来,耿小杰趴到窗口去看,只见对面楼里,陆飞虎的房间亮起昏暗的光,似乎是笔记本的屏幕光芒,远远的关门声响,脚步声下楼。

    耿小杰在窗台边看着,前后两楼的建筑结构相似,侧旁楼梯道都没有密封,看得见陆飞虎依次下三楼,二楼,一楼,拿钥匙打开铁门,走出宿舍楼,开始捡东西。

    月光清朗,照在陆飞虎身上,他赤着上身,只穿一条迷彩军裤与军靴,走过花坛,依次捡起耿小杰的图纸,对着月光略一端详,并把它们叠好。

    耿小杰想了想,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红牛,转身下楼,打算答谢陆飞虎。

    他穿上外套下了一楼,图纸叠得整整齐齐,被一块石头压在台阶上,秋风吹来,图纸一角哗啦响,陆飞虎不在,已经回了宿舍。

    耿小杰只得躬身捡起来,拿着图纸上楼去。

    回房时笔记本电脑亮着,陆飞虎的邮件弹出。

    飞虎:【点一下,看看少了几张。】

    蜗牛:【没有,谢谢,又麻烦你了。】

    飞虎:【不用这么客气,早点休息。】

    耿小杰起身看对面窗户,陆飞虎的房间关了窗,心底一阵惆怅,也把窗门关上,就着本子的光线重新排页码——少了三张。

    估计飞得太远……耿小杰只得明天再去找,不敢再告诉陆飞虎了,他又随手翻了翻文件夹,发现早上画的陆飞虎素描也不在了。

    耿小杰:“……”

    耿小杰两眼转圈圈,疑神疑鬼,暗道不会又被陆飞虎看到了吧,应该没被他捡到才对,那张纸是白纸,这次没有在图纸背后画了……而且也不太像他,完全是耿小杰印象中的飞虎,怎么办?

    可能是飞得太远了,陆飞虎没看见,否则也不会特意让他点数。

    耿小杰头上冒出乱七八糟的黑线,欲哭无泪,上床睡了。

    8

    8、第八章 ...

    一连好几天,耿小杰都没再在食堂看见陆飞虎,多半很忙。

    但下班回宿舍后,总会在邮件上聊几句,那天耿小杰缺失的三张图纸外加一张素描还是没找到,多半被早上打扫的大兵们扫走了。

    耿小杰画图很快,对机械图的记忆力也很好,凭着记忆重新画了一次,竟是分毫不差,下午看到一名班长带着手下在烧树叶,料想已没了。

    秋凉渐深,中秋夜兵营里有庆祝活动,食堂里喝酒,然后在会堂看表演,军人几乎都到场了,无非就是自编自导自演的节目。技工们吃完饭就不作限制,胡博士和他的得意门生们在操场边上摆了几张小桌子喝茶赏月。

    耿小杰一直不太合群,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听他们聊天文理论,聊量子物理,聊宇宙大爆炸,耿小杰本来是学理论物理,最后转应用物理的,而胡博士是学量子力学的。

    科研人才转去研发机械,总有点好钢没用在刀刃上的感觉。胡博士言谈之中,对往昔的学习研究生涯也颇有点怀念,唏嘘老同学都去了中科院,自己则选择了服从国家安排,世事变迁。

    耿小杰也很喜欢物理,他曾经一度心无旁骛想投身理论学习,那瑰丽的宇宙与灿烂的星河,奇妙的微观世界里量子的矩阵,察知世界最本源的构成,总有种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无憾感。

    相较于天顶万年如一的朗月清辉与宇宙深处的星云黑洞,人类的生命就像昙花一现,诸多烦恼与丰富的,庸人自扰的情感在这浩瀚的大哲学,大境界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然而他还是抑制不住地想陆飞虎,只是在这个月里,他已放开了很多,说服自己感情只是一种人生的体验,不必再纠结于得失与过程。每个人都是宇宙间的一颗沙砾,最终都将归于尘埃。

    胡博士还在与他的弟子们高谈阔论,耿小杰起身走了。

    晚饭到现在,他一直都没见过陆飞虎,他去哪儿了?

    耿小杰回到宿舍,接上网络,看对面楼,没有亮灯,陆飞虎不在宿舍里,他给陆飞虎发了个邮件,起身去接开水。

    蜗牛:【飞虎哥,节日快乐。】

    飞虎:【弟,你也快乐。】

    打水回来时看见回信,耿小杰眉毛动了动,心里一阵温暖,他的心态好了很多,宇宙的洗涤,胡博士的理论,令他心底有种暌违已久的澄澈。

    他不再执着于那种纠结难言的感情,仍很喜欢陆飞虎,但那与之前患得患失的心态有所不同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亲切感。

    耿小杰把椅子搬出宿舍走廊外,秋季的晴朗夜空下,一轮皎洁的白月照亮了整个大地。

    蜗牛:【怎么没去吃饭看表演。】

    飞虎:【值班,到九点。】

    蜗牛:【吃饭了吗,值班要做什么?】

    飞虎:【吃了,没做什么,坐着很无趣,你们晚饭吃什么,这才八点,怎么就回来了?】

    蜗牛:【河虾、云腿、汽锅鸡、螃蟹,吃完胡老师在开茶话会,发了烟和月饼,乌龙茶,我就回来了。】

    飞虎:【胡老师的茶话会应该多听听,他的知识很渊博。】

    蜗牛:【嗯,不过那些我都学过了,走时他在说关于虫洞理论和时间关系的问题。】

    飞虎:【听不懂,我没文化,数学不及格。】

    蜗牛:【别这么说,呵呵,我也不会120公斤负重越野跑。】

    飞虎:【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一个人能回到过去,改变自己的人生,未来会怎么样。】

    蜗牛:【你想改变过去的自己吗。】

    飞虎:【曾经想过。还想过如果回到过去,杀死了我的爷爷,那么我还会存在吗。】

    蜗牛:【这个就是很出名的祖父悖论,其实它不成立。】

    飞虎:【换个说法,我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假设现在我走出办公室,到你们的宿舍楼去。第二个选择:我还是坐在办公室里。这两个选择都取决于我的一念之差,这会影响五分钟后的未来?未来不就完全呈现出两个可能了?】

    耿小杰先是一怔,继而有点震撼,陆飞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