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道:“哦是这只啊,团长不想要了,扔了吧。”

    耿小杰提着小黄猫,发现它脏兮兮的,说:“不好吧,怎么能扔了啊,都快入冬了,饿死多可怜。”

    卫兵说:“你能养?哟,就是这小公猫,确实怪可怜的。能找陆飞虎少校协调解决一下不?”

    耿小杰道:“我去问问吧,我宿舍里也不让养动物。”

    卫兵道:“成,那我先给你收着,团长家的母猫生了崽儿,就活了这一只,刚出生没多久。”

    卫兵找了件外套在传达室里窝起来,把小黄猫放进去,耿小杰道:“叫什么名字?”

    卫兵:“没名字呢,团长的女儿天天哭着找它,团长家想那啥,不敢养了,过几天连母猫也得送人了。”

    耿小杰:“想那啥?”

    卫兵:“那啥。”

    耿小杰:“那啥啊?”

    卫兵:“你就这么笨啊,你们工房的人读书都读猫身上去了。”

    耿小杰:“想怀孕?生第二胎?生男孩吗。”

    卫兵点了点头,说:“出去别胡说,去吧。”

    耿小杰看了一眼小黄猫,心想过几天给它起个名叫陆小虎应该挺不错,转身走了。

    耿小杰拿着钥匙回去,陆飞虎已经吃完走了。

    这就走了?耿小杰站着十分惆怅,到食堂里看了一眼,特种兵们也吃完散了。

    耿小杰在宿舍楼下站了一会,抬头看,不见陆飞虎的宿舍开灯,到底去哪了?

    他回了宿舍,推开门,灯也没开,笔记本电脑上似乎有邮件在闪烁。耿小杰只觉好没意思,倒在床上就睡了。

    半夜听到宿舍楼外喊口号,像是在晨练,耿小杰迷迷糊糊地起来把窗户关上,脱了外套和长裤缩进被窝里继续睡。

    又不知睡了多久,电话响。

    耿小杰抬手一抓,抓起听筒就朝枕头里塞。

    “开门!”陆飞虎在宿舍外怒吼道。

    耿小杰一个激灵醒了,初冬的清晨已有寒意,睡眼惺忪起来开门,陆飞虎穿着野战军服,依旧是带着那副宽边墨镜,戴贝雷帽,提着个旅行袋,酷酷地站在门口。

    耿小杰则浑身上下只穿着条内裤,头发乱糟糟,眼睛里不住转圈圈,他的身材很好,手脚修长,皮肤白皙,嘴唇温润,茫然地看着门外的陆飞虎。

    陆飞虎抬手要揍,耿小杰忙躲回床上,缩进被窝里,拿枕头朝被窝洞口一塞。

    陆飞虎:“……”

    耿小杰清醒了点,冒头出来,问:“飞虎哥?怎么了?”

    陆飞虎一个箭步冲到床边,耿小杰马上像只受到惊吓的蜗牛,又缩回被窝的壳里。

    陆飞虎:“下午四点五十,从昆明发车,你……这个时候还不起床?”

    耿小杰从壳里伸出蜗牛触角动了动:“啊?我去送你吗?你没说啊?”

    陆飞虎彻底没脾气了,抬手看表,一声怒吼:“起来!给你十五分钟刷牙洗脸收拾行李!”

    耿小杰:“???”

    耿小杰:“!!!”

    耿小杰狂叫道:“你带我去长春?!!!!!!!!!”

    陆飞虎转身出门:“不去算了,再见。”

    耿小杰马上惨叫道:“别!我这就收拾!”

    16

    16、第十六章 ...

    耿小杰以最快速度起床穿衣服,飞奔出去刷牙,衔着牙刷口吐白沫地冲回来,抓起衣服就朝旅行袋里塞,陆飞虎戴着副墨镜,看不出喜怒。

    “不用带正装。”陆飞虎道:“把毛衣和外套带上。”

    耿小杰唔唔作声,经过陆飞虎面前去收笔记本,再过来时陆飞虎说:“你没看邮件?”

    “唔唔唔……”耿小杰摇头。

    陆飞虎反光墨镜面上,倒映出鬼鬼祟祟的耿小杰的表情。

    “昨晚哥在办公室给你发了邮件,让你早点起来收拾东西,怎么不看?”陆飞虎如是说。

    耿小杰噗一下满口牙膏泡沫全喷在陆飞虎外套上。

    陆飞虎:“……”

    十分钟后,耿小杰一抹脸,提着个塞得乱七八糟的旅行袋,背着笔记本包:“好了。”

    “笔记本不能带,你想哥被处分?”陆飞虎冷冷道。

    他提起耿小杰的包,看了眼表,带着他下楼,车就停在宿舍楼下,有专人送他们走高速前去昆明火车站。

    一路风驰电掣,在昆明吃了饭,下午四点半,陆飞虎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手指一抬,食指与中指间挟着耿小杰的火车票,耿小杰忙接过,陆飞虎道:“跟紧点,别跟丢了。”

    人很多,检票口处耿小杰几乎是整个人扒在陆飞虎身上,一路上了火车,心想忘记带烟和零食了,也没什么娱乐的,太好了,上了火车就可以一直说话。

    两人上了火车,耿小杰终于回过神,先前一切都来的太突然,现在只觉太幸福了!陆飞虎什么时候计划好的?!他带自己去长春玩?他参加的是什么比赛?怎么没听他说过?

    脑补帝晕头转向地进了车厢,陆飞虎放好行李,一指铺位,把自己的卧铺票也交给他,示意他在这里等换牌子,自己则在卧铺车厢里走了一圈,帮乘客们放行李,五分钟后才回来坐下。

    火车开动,从昆明到北京要33小时,预计第二天半夜抵达,还得在北京转车去长春,路上至少要花两天半。

    去两天半,回来两天半,路程就需要五天。三天时间在长春,陆飞虎的比赛场地肯定不会是市区,多半又不知道在哪个山沟里,玩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耿小杰已经非常满意了,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连着五天都和他在一起,去哪都没关系,简直就是天上朝下掉大中华,还是软盒的。

    四点五十,火车启程,他们的位置是两个下铺,火车刚开,车厢里人很少。

    耿小杰趴在过道里的小桌板上,一路看窗外,注视外面的路,实际上则是百无聊赖地看车窗上倒影出的陆飞虎的帅气长相。

    陆飞虎也不说话,坐在卧铺靠近坐道的侧边,英俊的脸侧过来,漫不经心地朝向耿小杰这边的车窗,戴着墨镜,看不出目光,依旧是那副面瘫相。

    时近黄昏,窗外的景色十分漂亮,耿小杰着迷地看着陆飞虎的模样。

    耿小杰目不转睛地欣赏陆飞虎,片刻后,陆飞虎把墨镜摘了下来,视线与耿小杰对了个准。

    陆飞虎:“老盯着哥看做什么。”

    耿小杰被抓了个正着,马上把脸埋在手臂上,尴尬得恨不得跳车跑路。

    “没有。”耿小杰道:“我在看……你的墨镜,是统一发的么?”

    陆飞虎:“康师傅发的。”

    耿小杰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