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聚精会神地按耿小杰的手机,光芒映在他的脸上。

    车靠站,车站的黄光从车窗照进来,落在陆飞虎的头发,英气的眉毛上,裹着白色被子的他有种难以形容的安全感与温暖。

    一切都像梦幻般不真实,耿小杰很想凑过去亲一亲他的嘴唇。

    陆飞虎还在看手机,耿小杰知道他眼角余光肯定看得到自己在看他,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他觉得很累,想告诉陆飞虎他喜欢他,就算得到一个被拒绝的结果,也比一直这样要好。

    破釜沉舟,耿小杰此刻有点犯迷糊,像个没有判断力的赌徒,脑子一热就想押注。

    从前只是远远看着陆飞虎打篮球,从未想到过现在能和他一起旅行,耿小杰觉得自己不仅得寸进尺,还贪得无厌,然而他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只觉陷进去了就走不出来了。

    陆飞虎越是对他好,他就越忍不住去想别的,想陆飞虎是不是对自己还有什么别的意思,然而要理智判断起来,耿小杰心里最清楚——没有,陆飞虎是直男。

    但他仍抱着最后那点点希望,该说点什么?起码能有个交代,让自己死心吧。

    耿小杰脑补了一段可能的对话,最后鼓起勇气开口道:“飞虎哥。”

    陆飞虎唔了声,耿小杰道:“你真的很帅。”

    陆飞虎的视线从手机荧幕移向耿小杰,眉毛动了动,不认识般地看着耿小杰。

    耿小杰心想,他感觉到了吗?他这么聪明,这么会察言观色,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在打他的主意……他会问“耿小杰你喜欢男人?”“你不会是喜欢男人吧”?

    以前耿小杰大学喝醉酒告白时,他原本的好哥们早就察觉到了,说了句半开玩笑的话“耿小杰,你不会是喜欢男人吧?”。

    而耿小杰虽然借酒支支吾吾的告白,脑子还是清楚的,知道不可能了,马上识趣回答: “没有,开开玩笑啊。”

    双方轻描淡写地带过去,既妥善保住了彼此的关系,那人最后又给了耿小杰一个台阶下。

    陆飞虎道:“耿小杰。”

    耿小杰从瞬间的走神中清醒过来,陆飞虎打量他片刻,说:“你也很帅气,你和哥的帅气不一样。”

    耿小杰茫然问:“什么?”

    陆飞虎:“书卷气,聪明,好孩子,长得很俊,给人一种很阳光的感觉。”

    耿小杰忽然就有点思绪接不上了,陆飞虎嘴角微一扬,说:“咱哥俩都是帅哥。”

    耿小杰完全没想到是这样的对话,正要再说什么,火车再次起行,一家子人拖家带口上了火车。

    那家人有老人,有小孩,与中年夫妻二人,陆飞虎忙坐起身,到走廊上帮他们放行李。

    乘务员打着电筒,老太太闷声忍着咳,看那模样有六七十,颤巍巍抓着床梯。

    耿小杰连忙起身:“我……飞虎哥,我睡上铺吧。”

    陆飞虎一指下铺,示意他睡好别动,自己收拾被子枕头,翻身到耿小杰头上的中铺,递下干净枕头,示意耿小杰去放好。

    那家人也不致谢,老太太躺下就睡了,中年夫妇带着小孩睡到老太太铺位顶上的中铺,上铺,一家子人悄悄安顿好,小孩挺乖,也知道不说话。

    “我也换上去。”耿小杰道。

    陆飞虎冷冷道:“睡你的,折腾什么?”

    于是耿小杰侧着身的时候,对铺变成了老太太,当即好生没趣,只得专心睡觉。

    18

    18、第十八章 ...

    翌日清早,走廊里唰的一下开灯,刺眼的灯光照瞎了耿小杰的狗眼,周围吵吵嚷嚷,聊天的聊天,打水的打水,还有人走来走去,耿小杰几乎要炸毛了。

    他一直住着单间,很久没有人吵到他睡觉,这下人又困,环境又吵,令耿小杰十分抓狂。

    火车哐当哐当地开,好死不死还有人拉开窗帘,光芒万丈,耿小杰深吸一口气,朝被窝里钻。

    车上被子不厚,耿小杰蜷成一团,用枕头堵在被窝出口,恨不得卷成个壳躲进去。

    “昨天没注意到是子弟兵。”女人的声音说:“北北,叫叔叔。”

    小孩子的声音叫了叔叔。

    陆飞虎的声音响起。

    耿小杰在睡梦里听见陆飞虎的声音,生物雷达启动,蜗牛触角自动寻找声源。

    “去长春比赛。”陆飞虎说。

    老太太的声音,夸奖陆飞虎,表达感激之情,中年人又道:“都是子弟兵,太谢谢了。”

    中年人又寒暄了几句。

    陆飞虎答道:“他是我弟弟,对。”

    耿小杰两眼转圈圈,终于清醒了,坐起来,发现被子边还塞着陆飞虎的野战外套,应该是半夜陆飞虎给添上的,耿小杰睡得卷来卷去,把外套翻进了被子里。

    外套上,陆飞虎的独家气味已经不明显了,耿小杰咂巴嘴,把野战外套还给陆飞虎,想让他穿上,好给外套充能,下次抱着才有感觉。

    陆飞虎已经收拾洗漱好,穿上了军靴,说:“去刷牙,水给你打好了。”

    耿小杰唔唔点头,起身去刷牙洗脸,两人吃过早饭,陆飞虎去抽烟,耿小杰依旧有点走神,眼睛直勾勾看着对面的小孩。

    中年人在中铺趴着,大妈抱着四岁的小孩,和老太太坐在下铺,伺候老人吃早饭。

    “你还在读书吧。”那大妈笑道。

    耿小杰一脸无神的表情:“没有了,在上班。”

    大妈笑道:“你也去比赛?”

    耿小杰:“我哥带我去长春玩,看他比赛。”

    大妈笑着应了,耿小杰问:“你们去北京吗?去做什么?”

    中年人说:“带我妈去看病。”

    耿小杰点了点头,唏嘘老太太一把年纪了,坐火车也真辛苦。等到自己老了以后,不知道会不会也生病。

    耿小杰自有记忆起,这辈子就没什么人管,又是个同性恋,以后也不会结婚,更不会有小孩。

    老了以后一个人,无依无靠……不知道陆飞虎会结婚不,陆飞虎比自己大六岁,老了也比自己更老。等耿小杰七十五的时候,陆飞虎就九九八十一了……

    耿小杰开始脑补自己和陆飞虎两个老头子坐火车的场面,并努力想象,陆飞虎老了以后会是怎么样的,等到那个时候,风烛残年,估计什么都不要紧了。

    但是陆飞虎也有可能会子孙满堂的,那么就只有自己……

    陆飞虎回来了,发现耿小杰的表情有点奇怪。

    耿小杰视线在陆飞虎脸上转来转去,同时想象这张帅气的脸老了以后还帅吗?还有腹肌吗?还这么凶吗?多半是个孤僻的,不受欢迎的老头子。

    陆飞虎:“……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