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嘛,都没得人的。”

    耿小杰:“哩是后勤咩?”

    胖子:“不算,哎也算是锅后勤。”

    “他该不会就是来分菜的吧。”队伍前面一人说。

    整队爆笑,耿小杰道:“哩是来帮我们打饭的说?”

    胖子:“不是不是,先帮我找哈人撒。”

    耿小杰道:“好嘛,来嘛,跟到起。”(跟我来)

    一个大妈过来打饭,耿小杰带着胖子走进后院,和胖子说:“好冷哦,你是四川人还是重庆人?”

    胖大叔:“哎,四川人!最讨厌冬天了。小娃儿多乖滴。”

    耿小杰:“嘿嘿谢谢。”

    耿小杰走了一圈,找不着负责人,里面的食堂分了两桌,每桌十人,安静吃饭。

    陆飞虎背对自己在吃饭,刚刚那女军官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耿小杰扔了个小纸团,在陆飞虎头上一弹,掉在桌子中间滴溜溜打转。

    整桌兵全部转过身,看着食堂外面的耿小杰。

    隔壁那桌兵听到动静,也全部看着外头。

    食堂里所有人都看着门外的耿小杰和那个来历不明,一脸福气的中年胖子。扔了个纸团,效果跟在门外大喊基本没区别。

    耿小杰招手,小声道:“飞虎哥。”

    陆飞虎额上青筋暴突,耿小杰道:“这个大叔要找人。”

    陆飞虎只得放下饭盒过来,胖子忙和他握手:“你好你好。”

    陆飞虎两手和他握手,胖子朝耿小杰道:“咧个都是黄……”(这个就是黄娜娜?)

    耿小杰:“他不是黄娜娜……飞虎哥,大叔要找那个……”

    陆飞虎听出了川普,答道:“找黄少校的说,跟我来嘛。”

    陆飞虎带路,胖子和耿小杰跟在他身后,陆飞虎忍无可忍道:“耿小杰,你龟儿子个人爬!回去吃饭,哎!”

    耿小杰只得转身走了,陆飞虎和胖子上楼梯,陆飞虎道:“我弟弟。”

    胖子说:“小帅锅多好耍,赫赫。”(很好玩)

    耿小杰出去继续排队吃饭,看见院子高处二楼,陆飞虎敲门,黄娜娜出来,大声道:“哎!杨大校!怎么没人送你过来?!”

    楼上楼下所有人:“……”

    胖子:“哎呀!茄子(车子)在路上遭雪埋了的说!劳资个人走过来滴!还好找得到路哟!哩们山卡啦地方!电话都打不通!”

    耿小杰打到饭的时候已经冷了,勉强吃完总算热了些,特种兵吃饱出来,陆飞虎也出后院了。

    其他人把饭盒交给自己的后勤,陆飞虎则拿了耿小杰的饭盒,去冷水龙头下洗饭盒。别的搭档都是后勤在忙,陆飞虎则帮耿小杰搞定。

    耿小杰道:“我来吧。”

    陆飞虎:“别啰嗦。”

    耿小杰:“那大叔是大校吗?来干什么的?”

    陆飞虎:“评审,待会得去给他们挖车。”

    一语出,后勤们全看着陆飞虎。

    陆飞虎丝毫不在意周围的眼光,洗好饭盒,手指被冻得通红,说:“回去呆着,注意别感冒。”

    当天下午所有参赛成员扛着雪锹排队跑出去,五点天就黑了,耿小杰在卧室里找来找去,根本找不到插座,手机也不能充电。

    “没有插座,找过了。”林洋说。

    耿小杰答道,蹲在寝室角落里,问:“你们都是特种兵吗?”

    林洋:“不是。”

    室友甲:“不是。”

    室友乙:“不是。”

    耿小杰嘴角微微抽搐,挠了挠头,明白了,全是普通军人,或是这些特种兵教官带的新兵。

    耿小杰抽出瑞士军刀,噼里啪啦旋开角落里的电匣。

    林洋:“别破坏公物。”

    耿小杰头也不抬道:“我保证咱们走的时候能把它完全复原。”

    耿小杰扯出里面的电线,解下电胶布,朝充电器两个插头上随手一缠,问:“你们也要充电吗,可以接很多台的,psp也能用。”

    手机亮起充电灯,众人无语。

    耿小杰趴在小床上,面朝床脚按手机,晚饭前去挖车的教官们扛着铁锹回来了。一来一回,跑了十里路,应该是全都去的,耿小杰心不在焉地想,大家都消耗体力,还算公平吧?

    陆飞虎会多干活吗?铲雪会不会特别卖力?耿小杰看到手机上的电量一格一格增加,开始把陆飞虎脑补成一截5号金霸王电池,计算他的电量并对比其他人的电量。

    陆飞虎刚一米八,在教官身高中处于中游,身材也不算壮实,属于瘦瘦硬硬,又有点肌肉的那种,他擅长格斗,而格斗是靠爆发性力量取胜。但今天这样子看上去是个越野赛或者铁人三项?他体力吃得消吗?

    耿小杰又开始提心吊胆,这么冷的天气,比赛究竟要干嘛。

    晚饭时:

    那名叫黄娜娜的女军官道:“你你,看谁呢,说的就是你!你叫耿小杰是吧,到这边来。”

    耿小杰过来,黄娜娜亲自拿了他的饭盒入内去给他打了份热饭,说:“里头找个位置去吃吧,今天谢谢你了。”

    耿小杰:“?”

    黄娜娜啼笑皆非,示意他快滚,耿小杰才明白过来是说中午接待杨大校一事,估计他提到自己了。

    陆飞虎呢?可以让他走个后门,给陆飞虎块金牌吗?

    耿小杰胡思乱想,天一黑,外头就冷了下来,还好没在院子里吃饭,否则别等吃完,已经原地冻在那儿了。

    吃过晚饭,陆飞虎依旧过来给耿小杰洗饭盒,耿小杰又道:“明天什么时候比赛?我该做什么?”

    陆飞虎:“比赛前有人叫你,别赖床,早点起来。”

    耿小杰:“在哪儿比赛?”

    陆飞虎:“哥也不知道,明天就知道了,早点睡,别想东想西的。”

    耿小杰晕头转向,拿着饭盒回去。

    夜八点,气温一瞬间降了下来,挨着暖气管睡还是很冷。

    耿小杰卷在被窝里,蒙着头看手机,电量充满了,他和陆飞虎在火车上合照两张,第一张两人很亲热,越看越喜欢。第二睡觉时拍的……则光线阴惨,自己表情僵硬,陆飞虎朝上看,像在翻白眼。

    耿小杰:“……”

    林洋倚在窗边看外头。

    几名室友也都在看,耿小杰探头张望,忽然有点好奇,都在看什么?他把脑袋探出被窝,窗边两人出去抽烟,还有一名室友没回来。

    耿小杰下床去窗边看有什么好风景,结果看到了陆飞虎。

    陆飞虎独自一个人在拉单杆,拉了几下,两脚勾在单杆上,头朝下吊着,面无表情地望向耿小杰这边的窗口。

    耿小杰瞬间心底百味杂陈,有种说不出来的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