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耿小杰马上道:“工作正常。”

    负责人每埋下一个就试一个,全部模拟引爆器依次重新埋下,耿小杰忽然注意到下面那排的小指示灯。

    那代表教官们身上的另外一个电磁感应器……某个参赛者触雷,代表地雷的灯会亮,三秒延迟后,代表参赛者的灯也会受到感应亮起来。

    耿小杰突发奇想,如果把贴着陆飞虎标签的那个灯设成不亮,只需要动个小手脚,将循环电路设成三千六百秒一次闪灯,把里面的二极管反接一下,谁也看不出来……

    那么陆飞虎过了地雷阵,就等于一个雷也没踩到了!这里只有他自己一个,黄娜娜和大校都在外面……可是绝佳的作弊机会啊!

    耿小杰自己考试从来不作弊,但为了陆飞虎,应该是可以的吧?他心里扑通扑通地跳,刹那面临极难的抉择。

    陆飞虎万一知道他作弊,一定不会高兴的吧。

    但是如果自己不说呢?陆飞虎永远也不知道,不知道就等于没事……耿小杰要随便动一下这个机器简直就是超级小儿科,跟修个电风扇开关没什么区别,而且不会被发现……要不要去动呢?

    蜗牛触角上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小闪灯,受到诱惑,心中天人交战,很想去动一动它。

    24

    24、第二十四章 ...

    “耿小杰!”负责人的声音说:“看到了吗?你在做什么?”

    “啊!”耿小杰回过神,马上道:“全部正常,可以回来了。”

    耿小杰出了满头汗,像个做贼被抓住的小学生,疯狂心跳,要不要去改?陆飞虎会高兴吗?

    耿小杰迷迷糊糊地想了很久,忽然就想通了,他拿什么名次有什么影响呢?自己还是一样的喜欢他。

    对,还是别乱来的好。

    耿小杰正准备下车,负责人已经上车了。

    耿小杰吓了一跳,神色有点儿迟疑。

    负责人眯起眼打量他,耿小杰道:“全好了。”

    负责人道:“谢谢。”

    他似乎察觉了耿小杰的异状,但什么也没说,耿小杰道:“我回去了?”

    负责人道:“你在车里等一下,帮我个忙吧。”

    耿小杰心虚点头,负责人让他坐在一个铁箱子上,抬眼望向那两排灯。目光扫来扫去,问:“你是谁的后勤人员?”

    耿小杰:“陆飞虎。”

    负责人是个东北汉子,英朗高大,两人挤在狭小的后车厢内有点儿不自在。

    他伸手搭着耿小杰肩膀,笑了笑,眼睛望向陆飞虎标志的地方。

    “你们是什么关系。”负责人道。

    耿小杰:“他是我……哥,认的哥哥。”

    负责人点了点头,说:“不错。”

    耿小杰问:“你是特种部队的吗。”

    负责人道:“海军陆战队,王东。你叫我东哥就行。”

    耿小杰注意到他的肩徽是名上校,军衔好高!

    片刻后对讲机传来声音,王东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笔记本,说:“灯亮你就报名字和地雷号。”

    耿小杰:“嗯……嗯。”

    每个参赛选手身上都有一个定位器,一旦带着定位器踩中雷区,定位器与地雷感应核心两部分会同时产生一个电子脉冲,发送回设备车上,也就等于踩雷了。耿小杰脑补帝的称号不是白叫的,一心二用的本领很是彪悍,看两排闪灯外加各种脑补简直就是小意思。

    “聂伟光,四号。”耿小杰道,心想这人要拿第一了。

    王东在本子上开始速记,耿小杰又道:“聂伟光,十六号。”

    进入密林的人逐渐增多,耿小杰机械报数,脑子里胡思乱想,陆飞虎的灯还没亮过,是还没来吗?人越来越多了,他的灯始终没闪,不会是扑街到在半路了吧?

    耿小杰麻木地报名字,心念电转。

    还是说他已经进了雷区,一直没有触雷?那也太彪悍了吧!不对……耿小杰忽然心惊,刚刚自己是不是表情不太对?东哥还在对讲机里问他做什么?惨了,要是他怀疑自己作弊,不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陆飞虎如果一个雷都没触,万一东哥怀疑他有内应,偷偷作弊怎么办?天啊——耿小杰内心悲惨咆哮,太冤了!

    王东的眼角余光始终瞥向最左下方陆飞虎的灯,它忽然一闪。

    “陆飞虎!!陆飞虎陆飞虎陆飞虎!”耿小杰马上大叫道。

    王东耳朵被耿小杰的声音震得嗡嗡响:“小点儿声,几号?”

    耿小杰:“四十号地雷。”

    王东道:“恭喜你们,你哥要拿冠军了。”

    耿小杰:“??”

    王东道:“四十号雷埋设处是条捷径,只要走那条路就不可能避开,一定会踩到,西南猎鹰挺厉害。”

    耿小杰:“!!!!!!”

    耿小杰内心状态:(冠军啦!!啊啊啊啊——!!哐哐哐!万千烟花轰隆隆在天上绽放)

    数十秒后,四十号雷又一闪。

    耿小杰:“……”

    王东坏笑着拍了拍耿小杰的肩膀,笑道:“言之过早,又有人发现了,哟!又来一个!不错!这次有三个人走了裂谷险道。”

    耿小杰的心情就像在坐过山车,刹那跌进了谷底,小身板儿在万古的寒风中飘零,从喜马拉雅山缓缓飘向某世界最深处不知名海沟。

    包括陆飞虎在内的三名参赛者找到捷径,其余所有人都过去了,王东收起本子,说:“谢谢,今天多亏你了,以后有空一起吃个饭。”

    耿小杰点了点头,问:“现在可以去终点了吗?飞虎哥能进前三名?”

    王东点头道:“唔……不一定,峡谷有点儿危险,不过以他们的身手应该没问题,这次的野外赛道还算公平的,峭壁上结冰了,很辛苦,总的来说……”

    耿小杰接续道:“抄近路的体力消耗大,到终点快;走平路的时间长,但比较稳妥。”

    王东笑道:“不错,就是这样,有时候执行任务也需要一点冒险精神。”

    耿小杰:“能加分吗?”

    王东:“快下去,在叫你了。”

    大巴上喇叭响,耿小杰被王东赶出来,黄娜娜让他上车,说:“谢谢,还好有你在。”

    耿小杰笑道:“没关系,地雷如果没人修的话会怎么样?”

    黄娜娜无奈道:“只好向北京再申请一位技术人员过来,修好以后让他们再比赛一次了。”

    耿小杰想到那一公里冰水和穿着结冰的衣服跑上三个小时,刹那就骨头都酥了,暗道好险。

    大巴转上公路,驰上山顶的终点,等候参赛者们回来。

    25

    25、第二十五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