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站,黄娜娜,杨大校与他们挥手告别,陆飞虎看了眼表,时间刚好。

    耿小杰稀里糊涂地站着看包,又稀里糊涂地跟着陆飞虎去买kfc的外卖,检票,上了大巴,连去哪儿都不知道。

    “火车要晚上八点才发车。”陆飞虎说:“太晚了。”

    说着陆飞虎开始分吃的,两杯可乐,一个全家桶,耿小杰吃鸡中翅,陆飞虎搞定一堆翅根,原味鸡耿小杰吃鸡大腿,陆飞虎搞定鸡胸鸡肋,风卷残云地一下全吃完了。

    中午1点吃的饭,下午四点陆飞虎又搞定一餐,饭量真大。

    耿小杰茫然点头,两人吃完后陆飞虎装好垃圾,疲惫地抹了把脸,说:“哥睡会儿,还没休息够。”

    耿小杰:“好。”

    他转头,见陆飞虎看着他,于是不太自然地动了动右手,揽着陆飞虎宽阔的肩膀,陆飞虎侧身靠在他的怀里睡了。

    汽车发车,车上小电视里放着东北二人转,耿小杰看着车窗外,天又黑了下来,他明亮的双眼,漂亮的面容倒映在车窗上,窗外橙黄色的温暖路灯下,小雪安静地,温柔地飘着。

    夜十一点。

    耿小杰前半段路都在看书,后半段路则困得撑不住也睡着了。

    “耿小杰,醒了。”陆飞虎冷漠的声音,摸了摸他的头。

    耿小杰清醒过来,陆飞虎脱下外套给他穿,说:“外面很冷。”

    耿小杰迷迷糊糊地跟着陆飞虎取到行李下车,被冷风一吹,差点儿直接倒在路边死翘翘。

    “这是什么地方!”耿小杰惨叫道。

    “大连!”陆飞虎道:“别喊!风大!”

    陆飞虎选的是一条离市区较远的街道,连个站牌都没有,耿小杰一下车就有种到了外国的感觉,陆飞虎左手提着自己的行李袋,右手翻在肩后,揪着耿小杰的行李袋。

    “跟我走!”陆飞虎大声道:“小心别摔了!”

    耿小杰瑟瑟发抖,跟在陆飞虎身后,漫天大雪飘飞,街上空旷无人,到处都是雪。路边的雪堆得足有膝盖深,耿小杰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被冻死了。

    “背你!”陆飞虎道。

    耿小杰僵硬地摆了摆手。

    陆飞虎:“……”

    陆飞虎不管他了,在前面自顾自地走,耿小杰艰难跟上,一前一后,就像小情侣一般。

    奇怪,为什么像小情侣?耿小杰看着自己和陆飞虎被拖得长长的影子,一边发抖一边想,情侣不是应该手牵着手的吗。

    不知走了多久,耿小杰有种在茫茫大雪中升向天堂的错觉,终于,陆飞虎在街边停下,推开一扇门,那是间小宾馆。

    耿小杰一进去,感觉终于得救了,躺在大堂的沙发上呼呼地喘。

    “一间大床房。”陆飞虎朝前台说。

    耿小杰马上竖起触角,大床房?

    “抱歉,没有大床房了。”前台小姐说:“只有标间。”

    陆飞虎道:“那就标间吧。”

    现实真残酷啊,小说里从来就只听说没有标间只剩大床房的道理,居然也有倒过来的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第二十七章:

    陆飞虎为什么会对大连这么熟?

    陆飞虎把门卡塞进卡槽,说:“以前来过大连看亲戚,住的就是这里。”

    标间里灯亮,陆飞虎把行李放好,又道:“住得太晚了,暖气要好几个小时后才来,本来打算开个大床房,你怕冷。”

    “还行,挺暖和的。”耿小杰说。

    陆飞虎进洗手间试了下热水,说:“水温冷,明天再洗澡吧,别感冒了。”

    耿小杰嗯了声,把手机拿出来充电,陆飞虎让他睡靠暖气的一侧,这间小宾馆里设施十分简陋,没有中央空调。

    陆飞虎按了下遥控器,小空调嗡嗡嗡地朝外吹热风,一股霉味,像是很久没用了。只得把空调随手关上,免得细菌太多生病。

    耿小杰在窗前朝外看,景色倒是很好,外面是安静的街道,雪景非常漂亮,隔着玻璃窗能看到远处的一个小公园。

    “挺漂亮的地方。”耿小杰说。

    “小时候在对面住过几年。”陆飞虎说:“是我叔叔家。”

    耿小杰明白了,远处秋千和转马、滑梯等设施似乎用了很久了,这里附近是个多层老住宅区,多半陆飞虎童年还在那个小公园里玩过。

    “飞虎哥,你家里是做什么的?”耿小杰好奇问道。

    “叔叔是军人。”陆飞虎坐在床边脱军靴:“我爸是做生意的。”

    耿小杰:“你和你爸没联系了不是吗,叔叔家呢?”

    陆飞虎:“都搬走了,后来我爸接我回重庆,在那里念的书。”

    耿小杰若有所思地点头,说:“我姨家在成都,春熙路,很吵的地方。”

    陆飞虎:“繁华。”

    耿小杰:“嗯,小时候也没什么感觉……”

    陆飞虎:“吃泡面吗,吃了暖和点。”

    房间里还有泡面,矿泉水,耿小杰没有胃口,说:“不吃了,我去刷牙。”

    他刷完牙出来,打了个呵欠,陆飞虎道:“那睡吧。”

    耿小杰还是第一次和陆飞虎住在一个房间里,他脱了衣服爬上床去,穿着衬衣和短裤,陆飞虎道:“脏衣服拿出来,我让人去洗。”

    耿小杰在兵营里住时每层楼都有洗衣机,离开大学后就没怎么洗过衣服,天冷水冻,陆飞虎也不可能去手洗两个人的衣服了。

    陆飞虎刷牙出来后穿着紧身迷彩背心与贴身的平角内裤,他把外套挂上,脏衣服全部收进袋里,上面贴了张纸条,拿出去放在门口,再回来打电话让总台派人来收。

    耿小杰缩在被窝里看他,心里滋味复杂,陆飞虎的身材很标准,偏瘦却肌肉硬实,块头不大,肩背却显得十分宽阔安全。

    陆飞虎把杂物全部收拾好,鞋子归位,耿小杰刚进来弄得乱糟糟的房间又恢复井井有条的秩序。

    军人习惯就是好……耿小杰心想,要是以后一起生活,自己的房间都不用收拾了。

    陆飞虎上床关灯,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

    静谧中只有大雪的沙沙声,灯一关上,耿小杰就觉得冷了,他回手摸了摸暖气管,只有一点温热。

    雪夜很明亮,这个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很冷,一定是寒潮来了。

    环境一静下来,寒冷无孔不入地钻进被子里,耿小杰明明困得很,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完全睡不着。他又朝被子里缩了缩,把被子卷进身体下面,弄成一个睡袋型,压着边。

    好冷啊……耿小杰又摸了摸暖气管。

    陆飞虎呼吸均匀,雪夜的光芒从窗户外面照进来。

    耿小杰再三开始蠕动时,陆飞虎开了口。

    “过来睡。”陆飞虎道:“哥俩一起睡,你体质怕冷。”

    耿小杰呼吸屏住,陆飞虎侧过头,看着他。

    耿小杰点了点头,拖着枕头被子钻上陆飞虎的床,把自己的被子叠在陆飞虎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