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睡,他能听见陆飞虎在穿内裤,声音很轻,似乎生怕吵醒他。

    开门声。

    他要去哪?

    塑料袋的声音——哦,衣服洗好了,是拿干净衣服……

    陆飞虎穿上长裤,背心,走过耿小杰床前,坐到床边的扶手椅上,火机轻响,烟味弥漫。

    在抽烟……耿小杰听见陆飞虎深吸一口气,用毛巾擦头发的声音,把烟弹在烟灰缸边的轻响,外面还在下大雪沙沙沙……他在想什么?耿小杰开始猜测陆飞虎了。

    待会起来以后该怎么说话,他会不会后悔了,觉得有点尴尬,以后还是把我当弟弟……&%¥#@……

    耿小杰有种陌生感,不知道该怎么和陆飞虎相处了。

    陆飞虎抽完烟起身,耿小杰呼吸一窒。

    他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耿小杰的头,仿佛不是那个他认识的陆飞虎。

    陆飞虎漠然道:“十点了,不饿?”

    耿小杰睁开眼看他,陆飞虎依旧是那副面瘫模样,耿小杰唔了声,装出平时刚睡醒的毛躁表情,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耿小杰心想,昨天晚上可能只是做梦或者冲动。

    佛洛依德说,性是人的第一本能……

    陆飞虎又说:“怎么?不高兴?”

    他俯身下来,有力的手臂抱起耿小杰,低头吻上他的唇。

    耿小杰抱着陆飞虎的脖颈与他接吻,终于明白了,陆飞虎应该是真的喜欢他。同时心想:去他奶奶的佛洛依德。

    耿小杰说:“醒了。”

    陆飞虎:“去刷牙洗脸,带你下去吃饭。”

    耿小杰脸上有点发红,动作不太自然,在被子里穿好内裤,进浴室去整理,他的肚子有点疼了,昨天晚上陆飞虎射在他身体里,半夜醒来时就有点难受,得清理干净才行。

    陆飞虎道:“肚子疼?”

    耿小杰:“有……有点,马上洗干净。”

    洗手台上叠着他的衬衣,毛衣和裤子,都洗好烘干了,耿小杰拧开花洒,深吸一口气,站在热水下低头,短发上的水哗啦啦地淌下来,水温很热,烫得他的皮肤发红,他特地用手指摸了摸自己身后,有一点疼。

    他想起昨天晚上,被陆飞虎进入的痛感与充实感,有种说不出的迷恋感觉,一会儿就完事,都没做多久,虽然有点疼,但还想再试试。

    耿小杰拧上水,换好衣服,格子衬衣领子捋出毛衣的领口,吹了头发,脸上有股晕红,酒店里浴室的灯都很明亮,且打光很好,照镜子时模样很帅气。

    “今天去哪儿玩。”耿小杰问。

    陆飞虎:“你说。”

    耿小杰:“我没来过大连,好像很冷……”

    耿小杰坐在床边穿袜子,瞥了窗外一眼,外面简直就是鹅毛大雪,而陆飞虎始终注视着他,看他的动作,耿小杰不知道怎么和他相处,脸上有点发红,盯着自己的运动鞋。

    收拾停当,陆飞虎道:“不用穿太多。”

    陆飞虎与耿小杰出走廊,楼道服务员看着他俩,陆飞虎朝她点了点头,伸手搭着耿小杰的肩膀,按了电梯。

    出电梯时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有点尴尬,陆飞虎带着耿小杰下走廊,耿小杰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大型商业中心的北边,他跟在陆飞虎身后,走过一条长长的玻璃长廊。

    玻璃长廊的四面堆着大雪,犹如一条通向仙境的道路,外面全是堆着雪的大树,走出酒店侧门通道时,刹那有种纳尼亚传奇里,从衣橱中通向新世界的感觉。

    太漂亮了,耿小杰情不自禁地看着四周,陆飞虎道:“规划得很好。”

    耿小杰点头,他们从b楼穿过充满暖气的玻璃长廊,a楼是间百货大厦,陆飞虎始终走在耿小杰前面,双手插在裤兜里,周末早十一点,百货中心开始营业,人来人往,非常热闹。

    “幺儿。”陆飞虎道:“待会给你买齐围巾,帽子,羽绒,就不怕冷了。你喜欢什么牌子的?我看你平时穿的是杰克琼斯,马克华菲的喜欢吗。”

    耿小杰心里涌起一股暖意,陆飞虎叫他“幺儿”,在四川话中这词表达的含义很复杂,既有“亲爱的”的意思,又有“宝贝”的感觉在里面。

    “不……不买了吧。”耿小杰道:“就穿一两天,别浪费钱了,北方的衣服,回去也穿不上。”

    陆飞虎没有回答,望向四周灯光璀璨的橱窗。

    耿小杰心想,自己回答得真笨啊,哎,马克华菲他最喜欢了,只是平时都穿技工服,就很少买。

    “不用给我省钱。”陆飞虎淡淡道,两人上了五楼,这是间一体化百货大楼。五楼休闲饮食,六楼电影院,陆飞虎边走边抬头看两边的店,说:“你喜欢吃什么菜。”

    耿小杰道:“随便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陆飞虎:“日本菜吃吗,不舒服吗?怎么像变了个人?”

    耿小杰:“……”

    耿小杰心里泪流满面,朝着自己咆哮道:我也想知道,我怎么这么笨啊!!

    蜗牛既没主见,又不知道如何回答,恨不得缩回壳里不动了。

    “那就法国菜吧。”陆飞虎说。

    好像很贵的样子——耿小杰看着店里的装潢,客人都没几个,脚有点软了。

    “欢迎光临——”服务员给他们推门,耿小杰跟着陆飞虎进去,找了个靠窗位坐下,陆飞虎翻菜单,耿小杰看窗外。

    “点菜。”陆飞虎说。

    耿小杰:“我看看,嗯……都好贵。”

    耿小杰不小心说出来了,抬眼瞥旁边的服务员,服务员没反应。

    耿小杰从念大学开始就没怎么去过奢侈场所,勤工俭学,假期当家教,钱都算着花,毕业后进了军营工房,更是没有花钱的机会。对饮食消费的印象还停留在kfc,千代拉面等快餐场所。

    “这里的菜改良过了。”陆飞虎点完菜,把手放在桌上,露出腕上的表,十一点二十。

    耿小杰也趴在桌子上看陆飞虎,觉得他很有魅力,完全看不出是个这样的人。陆飞虎的手指动了动,耿小杰伸手过去,勾着他的手指头,侧头望向窗外浪漫的大雪。

    桌下,陆飞虎的脚伸过来,碰了碰耿小杰的脚,轻轻交叉,夹着他的脚踝。

    “好贵。”耿小杰斜眼瞥他,心想太奢侈了,自己一个月也才三千多工房津贴,一下就吃掉接近半个月薪水。又想到自己还有好几万,没地方花,开口道:“待会我来付账吧。”

    陆飞虎淡淡道:“不喜欢吃这个?”

    耿小杰尴尬道:“没……我以为你只会带我吃个小火锅什么的。”

    两人的手指头勾着,耿小杰比起刚出宾馆的时候自然了许多。

    “我以前没吃过法国菜。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