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0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支粉笔,杵在黑板上,开始演算,粉笔在光滑的黑板上使力,发出“叽”的一声,刹那整个教室里的人全部牙酸筋软,倒下一大片。

    “叽——叽——叽——”粉笔拖动的声音。

    “咳!”陆飞虎咳嗽一声。

    耿小杰:“?”

    陆飞虎的声音冷酷,在教室里回响:“粉笔。”

    陆飞虎解救了包括胡博士和专家在内的所有人,耿小杰一头乱麻,把粉笔掰断了继续写,写了改,改了写,下面又开始小声嘲笑。

    “不会就下去吧。”专家道。

    胡博士示意无妨。

    耿小杰专注地看着那外星语言般的公式,问:“这个是什么,k吗?”

    专家道:“波尔兹曼常量,你没听课?”

    耿小杰点了点头,歪着脑袋看,发了一会儿呆,粉笔朝黑板上一杵,专家道:“算了。”

    耿小杰充耳不闻,开始演算,他龙飞凤舞地写了一行算式,转过身翻专家的教案,好奇地看了一会儿,继而用黑板擦把先前专家写的初始公式末尾擦掉。

    “不是那样!”专家道。

    下面的人集体哄笑,就连陆飞虎也笑了起来,然而他和其他人嘲讽的笑意不一样,目光中带着赞叹与欣赏的神采,他看不懂耿小杰写的,也对这些一窍不通,然而眼中情意荡漾,似乎凭直觉就知道耿小杰算对了。

    耿小杰改写了专家的小半个公式,添加了两个算式,一路化简,最后写出一个长长的算式,记为a。

    “代入这里。”耿小杰拖着粉笔在黑板上一划,犹如舞台上优雅的魔术师,一道弧线飞向化学结构解析图,打好箭头。继而在分子式旁边写下另一个算式,随手一圈,搞定。

    “你怎么知道这是对的?”专家说。

    耿小杰坐回位置上,挠了挠头,没有回答,试探地偷看胡博士,胡博士也没有说话。耿小杰不敢胡乱吭声,事实上他刚才擦掉的一部分原始公式,简化后就是胡博士教过的结果。耿小杰只是死记硬背下来,突然发现函数两兄弟长得有点儿像,直接替换了。

    专家点头道:“这个简化算式不是我们的常用算法,不过……好吧,这样也行。”

    所有人鸦雀无声。

    “很好。”胡博士说:“回去认真复习,元旦过后我们的工作计划会涉及到这几门课程的深化研究,下课。”

    技工们散了,胡博士走向陆飞虎,陆飞虎起身。

    耿小杰扒在门口鬼鬼祟祟地朝里看,胡博士和陆飞虎开始交谈,陆飞虎说话的时候眉毛偶尔会动,很可爱。

    陆飞虎的神色有点儿凝重,事实上从认识陆飞虎到现在,他的表情几乎就没有不严肃的时候。

    最后胡博士道:“知道了。”

    陆飞虎道:“麻烦您了。”

    胡博士有点儿不太乐意,双方都像碰上了一个难题。

    “怎么了?”耿小杰远远地问。

    “没你事。”陆飞虎冷冷道。

    胡博士道:“怎么不元旦后来。”

    陆飞虎:“没办法,今天下午就到了,我要带兵去山区拉练,这边还没选好负责人,看老师你的意思。”

    胡博士朝耿小杰招手道:“你过来。”

    陆飞虎马上道:“他不行。”

    耿小杰:“怎么了?”

    胡博士道:“我心里有数。”

    “不行。”陆飞虎认真道:“耿小杰不行。”

    耿小杰站在教室门口说:“对啊,飞虎哥说得对,我不行。”

    胡博士:“……”

    32

    32、第三十二章 ...

    胡博士怒道:“少校,是你选人还是我选人?!”

    陆飞虎只得不吭声了,胡博士又道:“我心里有数,耿小杰你去吃午饭,吃完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少校,你一点要出发,现在还不准备?”

    陆飞虎看了一眼表,点头从后门出去。

    耿小杰心里忐忑不安,吃过午饭,一名特种兵班长过来,交给他一个信封,说:“教官给你的。”

    耿小杰说:“里面是什么?”说着调转信封,哗啦一下倒出来满地百元大钞。

    耿小杰:“……”

    那班长:“……”

    食堂里马上就炸了锅,所有人哄笑,一群特种兵过来帮他捡钱,耿小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捡好钱,里面有三千多,又有张纸条和一串钥匙。

    纸条上是陆飞虎的字迹:元旦用,钥匙是我办公室和宿舍的,以防不时之需。

    耿小杰吓了一跳,马上道:“给我这么多钱做什么?飞虎哥呢?”

    外面吹哨,特种兵们马上全部转身跑出食堂,耿小杰快手收拾东西起身,追出来,阳光明媚,陆飞虎站在食堂外的台阶上,哨声极具穿透力,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节奏。

    特种兵们自发分成两队,跑在最前面的人带头上宿舍去,耿小杰大声道:“飞虎哥!”

    陆飞虎大步如风,押着整队人回宿舍楼去。

    他英挺的剑眉紧拧着,不理耿小杰,哨声中带着隐约的不悦感,耿小杰气喘吁吁追在他身后,穿过大半个操场,进了两栋宿舍楼中间。

    陆飞虎哨声停,耿小杰翻包取信封,头也不抬问:“给我钱干嘛?”

    兵营楼上,特种兵们开始忙碌,收拾东西。

    花圃角落里,陆飞虎躬身单膝跪下,耿小杰这才发现自己鞋带松了。

    楼上一名士兵朝窗下看,刹那直了眼,忙叫同伴来看,二楼三楼四楼鸦雀无声,挤满了人。

    陆飞虎给耿小杰系好鞋带,起身道:“胡博士会告诉你,钱拿着需要的时候可以用。”

    耿小杰:“我有啊……”

    陆飞虎:“拿着就行,办公室和宿舍的钥匙留给你,回来再说。你们!”

    陆飞虎一吼,楼上马上纷纷关窗,脚步声整齐响起,特种兵们开始下楼,耿小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道:“去几天?”

    “四天。”陆飞虎道:“中途可能回来一次,胡博士元旦要回家带女儿去看病,期间会有很麻烦的事交给你负责,哥会尽快回来帮你。”

    耿小杰道:“注意……安全,衣服带够了吗,很麻烦?有多麻烦?”

    暖冬的阳光晒得人心里满满的尽是暖意,他们面对面站着,耿小杰上前一步,像是想抱他,又不太敢。

    陆飞虎的眼中带着笑意,片刻后道:“幺儿。”

    耿小杰:“哥。”

    陆飞虎左手伸出食中二指,在坚毅的唇上横着一按,继而把手指在耿小杰唇上一抹,说:“走了。”

    耿小杰目送陆飞虎离开,特种兵们在宿舍前集队,陆飞虎上楼背上远行包下来,面无表情地发令,转身带着所有的兵员跑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