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说了不接待,还拼命朝老子这里塞实习生。”

    耿小杰问:“为什么,我看他们的成绩也不算优等生,大部分都是中游水准……”

    陆飞虎低声道:“成都军区那边想调走胡老师,让人接手工房,多送人来,把这里摸熟,让中央工房改变性质。从封闭式工房改成开放性的。”

    耿小杰道:“那有什么用?”

    陆飞虎随口道:“一个地方,只有两名负责人,你说,只要负责人不同意,他们能随时朝里面塞人么?”

    耿小杰:“??”

    陆飞虎:“胡老师不愿意把研究成果与无关的人共享,有他自己的考虑,但来的人多了,把这里当实习岗位,性质就会有所转变。”

    “先是这些太子爷,慢慢的就变成谁都可以来。实习生能进来,技师也能进来,毕业生没地方去,也能来这里。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胡老师女儿生病,哪天等他退休了,上面就会再派一批人过来。从事新的研发项目。”

    耿小杰似懂非懂,对人际,政治手段不太在行,说:“那咱们该咋办?”

    陆飞虎右手一摊,看着耿小杰,示意你说呢?

    耿小杰挠了挠头,听见小黑屋里一声踹门响,陆飞虎起身走向小黑屋,道:“去换身衣服,待会吃饭。”

    耿小杰背起包回宿舍楼,陆飞虎过去朝着小黑屋的门上也踹了一脚。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篮球场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望向小黑屋处,铁皮门被踹得凹陷下去。

    小黑屋里静了,明显是吓傻了。

    陆飞虎一回来就雷霆般地帮他解决了所有麻烦,耿小杰心里暖洋洋的,有种舒服的依靠。什么也不怕了,也不再觉得麻烦。

    他想给陆飞虎做点什么,忽然想到他刚回来,脏衣服估计还没洗,给他洗衣服吧。

    耿小杰上了陆飞虎的宿舍,特种兵楼里还有不少人,耿小杰问:“你们都没走吗?”

    一名班长笑道:“有战友回去了,我们单身汉没地方去,家离得远,和你们搭伙吃饭。你来做什么?”

    “训练辛苦吗?”耿小杰笑道:“来给我哥洗衣服。”

    “还成。”另一人答道:“教官很严格。”

    耿小杰用钥匙开门,只觉这些兵们实在是太可爱了,比起太子爷不知道好到了哪里去。

    他把陆飞虎的背包打开,衣服拿出来,差点当场被熏死在宿舍里。外套毛衣脏得要死,也不知道在泥水,沼泽里打过几次滚,袜子简直都结成块了。

    耿小杰挣扎着用一个塑料袋全套上,带回宿舍去,打了开水泡着,技师们也都回来了。

    “耿小杰,新来的实习生怎么样?”同事笑道:“听说美女不少,没揩油吧?”

    耿小杰道:“别提了,全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得罪不起呢。”

    又有人过来,说:“副工房长发了条子,给我们一人派个助手呢。”

    耿小杰心里一动,说:“怎么安排?”

    同事道:“让我们带个话,来你这领履历,二十个人,包括,每人带一个实习生,男生搬上来同住,女孩住六楼,那里条件好点。”

    耿小杰答道:“那太好了,有条子的都来。”

    他甩干手去取文件夹,当即就有不少同事过来,耿小杰把履历表摊开在桌上,笑道:“抽吧,抽到谁算谁的,自己下去认领熟悉一下。”

    同事们纷纷领了表,耿小杰又道:“他们还有手机,电子产品什么的在我这里,也一起领走,离开的时候还给他们。”

    耿小杰翻拣手机报名字,贴着即时贴的电子产品被领走,忽然心里咯噔一响,发现少了个数码相机,是方瑜琨的。

    “我跟你换换吧。”耿小杰朝一人说:“我带方瑜琨。”

    同事莫名其妙,耿小杰道:“那小孩有点……呃,奇怪,我觉得你可能不会太喜欢他。”

    那同事道:“怎么个奇怪法。”

    耿小杰:“你不会后悔的,相信我。”

    同事点头,和耿小杰换了实习生,一时间人都散了,自去找助手配对。

    耿小杰还没来得及高兴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更大的麻烦又来了。相机呢?耿小杰去翻柜子,到处都没找着,真烦人啊……地下也没有,耿小杰把柜子翻了个遍,会不会被猫咪拿去玩了?

    不可能啊,小虎从来不会乱动东西,对机械产品也没兴趣,再说了,东西是放在储物铁柜里的,小虎又跳不上去,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会是被偷了吧……数码相机也不贵,只要两千多,万一是被偷走了还不能声张,全是太子爷,闹起来待会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最后什么都查不到……只能自认倒霉了,赔他一个,就算翻倍也就是四千,一个月薪水……要告诉陆飞虎吗,自己已经够窝囊了,万一他要追查怎么办?会不会得罪那些太子爷,连累了他?

    耿小杰出去耷拉着头,无精打采地继续洗衣服,洗衣机里嗡嗡嗡洗着陆飞虎的外套迷彩裤,盆子里泡着他的袜子内裤。

    37

    37、第三十七章 ...

    耿小杰洗到一半,下楼去,穿过中央花坛和礼堂,傍晚五点,陆飞虎还在篮球场边上,方瑜琨站在长椅后,趴在椅背上,两个人在说话。

    耿小杰:“……”

    陆飞虎侧过头,眉毛动了动,似乎很有耐心,嘴角微微翘着,方瑜琨笑了起来,亲昵地把手放在陆飞虎肩上,又捏又揉。

    耿小杰怔怔看了一会,心里酸溜溜的,吃醋了。

    怎么会这样?!他平时都不对别人笑的啊!耿小杰一下就有点懵,片刻后忽然明白过来——陆飞虎本来就挺喜欢长得清秀的小男生,对方瑜琨有点好感是正常的吧,没有那么严重。耿小杰忘了数码相机的事,虽然相信陆飞虎不会有什么别的念头,但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

    他郁闷地回宿舍去,心里七上八下,尝试着说服自己,男人对美少年的好感是潜意识里的一种性欲驱动……佛洛依德说……去他奶奶的佛洛依德啊啊啊!!

    陆飞虎说:“耿小杰看上去小,但已经23岁了。”

    方瑜琨羞红了小脸,目不转睛地盯着陆飞虎,说:“他对我们挺好,嗯,就是挺包子的。”

    陆飞虎又道:“他这叫不记仇,否则不用和你们多说,也根本不用尽力带你们实习,只要在实习报告的评语里点评几句,把不尊重他的人给个低分,保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方瑜琨忙道:“那是那是,教官,我应该能得高分吧。”

    “你说呢?”陆飞虎漫不经心道。

    方瑜琨嘻嘻嘻。

    陆飞虎问:“不服他的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