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7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应该有不少吧。我没在的时候,都有谁欺负他了?说说。”

    方瑜琨一手托腮帮子,笑而不语,岔开话题:“教官,你有女朋友么?”

    陆飞虎眉毛一扬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放心,绝对不透露是你说的,我就随便问问,心里有数。”

    方瑜琨说了四个名字,陆飞虎点了点头,方瑜琨又追问道:“没有女朋友?”

    陆飞虎随口道:“没有。”

    方瑜琨一副暗自欣喜的表情,全写在脸上,陆飞虎又道:“但有老婆,月初才在大连结的婚,走了,再见。”

    方瑜琨:“……”

    耿小杰苦闷地回宿舍继续洗陆飞虎的袜子内裤,越洗越苦闷,陆飞虎来了。

    技师们来来往往,都在拿东西打扫房间,耿小杰抬眼,看到镜子里的陆飞虎。

    陆飞虎连珠炮般地报了一串名字,问:“这几个人欺负你了?”

    耿小杰一头雾水,说:“没有啊。”

    陆飞虎道:“仔细想想,有没有给你惹麻烦。方瑜琨说的,他们背地里给你添乱?被欺负了怎么不吭声?”

    耿小杰说:“哎没事啊,他们爸妈都挺那啥的,惹不起,赶紧把他们送走吧,我怕给你招麻烦。”

    陆飞虎看着镜子里的耿小杰,眼神一目了然:生气了?

    耿小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去继续搓。

    “哥帮你洗。”陆飞虎道。

    耿小杰郁闷地把脸盆一推:“那你洗吧。”

    陆飞虎不悦蹙眉,说:“有话就说,太惯着你了?”

    耿小杰没吭声回房,陆飞虎根本看不出耿小杰为什么生气,接过洗手槽里两个脸盆——发现是自己的内裤和袜子。

    陆飞虎连着好几天野外生存训练,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回来时脾气就不太好,看到耿小杰在帮自己洗袜子内裤,忽然心里就温柔下来了。

    旁边洗衣机甩干完,里面还是陆飞虎的迷彩服,他打开看了一眼,取出来叠好,内裤背心拧干,推门进了耿小杰的宿舍。

    耿小杰趴在床上,闷闷不作声。

    “幺儿怎么了?”陆飞虎拉上窗帘,到床边坐下,摸了摸耿小杰的头。

    耿小杰郁闷地哼哼,陆飞虎听懂那段哼哼了——原来是在撒娇。

    陆飞虎军靴也不脱,伏在耿小杰身上压着他,低沉的声音道:“幺儿。”

    陆飞虎把耿小杰翻过来,手臂让他枕着,示意他抱着自己的腰,说:“幺儿压力大,懂的。”

    耿小杰嗯了声,觉得很舒服,心里暖暖的,隔着迷彩服摸了摸陆飞虎的胸膛。又摸陆飞虎胯/间,撑起来一个小帐篷。

    两人亲热了一会,陆飞虎只是抱着耿小杰,吻他的鼻梁和唇,耿小杰心情好了很多,也不觉得郁闷了。

    “幺儿怎么不高兴了?”陆飞虎小声问。

    耿小杰想起来了,说:“丢东西了……数码相机被偷了一个。”

    陆飞虎蹙眉道:“怎么回事?详细说说。”

    耿小杰把事情说了,陆飞虎眯起眼沉吟不语,耿小杰道:“能查吗,就怕不让搜身,待会万一冤枉了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要不我去买个新的吧,几千块钱。”

    陆飞虎道:“嗯,确实很麻烦,这事你不用管了,哥去办,保证办妥。”

    耿小杰道:“你知道上哪去了?”

    陆飞虎示意不用再问,没说自己掏腰包买个新的赔,也没说要查,耿小杰道:“不会是同事们偷的,他们才刚回来。”

    “嗯,别啰嗦,哥心里有数。明天带你去玩。”陆飞虎说:“丽江。”

    耿小杰道:“啊?真的吗?!那实习生们怎么办?”

    陆飞虎说:“都去,哥安排好了。”

    耿小杰刹那心花怒放,笑道:“太好了!过夜吗?”

    陆飞虎小声道:“当然,想你想得……”

    敲门响。

    耿小杰和陆飞虎马上分开,陆飞虎坐到转椅上,一整衣领,耿小杰捋顺被陆飞虎揉得乱糟糟的头发,前去开门。

    “师哥师哥……”方瑜琨推门进来:“人家被抛弃了啦!”

    方瑜琨一见陆飞虎和耿小杰在房内,尖叫一声,杏目圆瞪,小嘴圆圆张着,诧异至极。

    “怎么?”陆飞虎脸上还带着点不自然的红,斜眼打量方瑜琨,冷冷道。

    “你们在……做什么?”方瑜琨道:“哎呀,怎么教官也在呀?”

    陆飞虎莫名其妙状蹙眉,耿小杰道:“我们在商量实习生的事,明天要带你们去……”

    陆飞虎眯起眼,耿小杰便不说话了,陆飞虎问:“你有什么事?”

    方瑜琨楚楚可怜道:“我……没有人带我。”

    耿小杰这才想起来,说:“带你实习的人是我,你去把行李搬上来,还是说你想继续住在二楼?”

    方瑜琨马上欢呼道:“我搬我搬,太好了——”

    耿小杰:“……”

    陆飞虎:“……”

    方瑜琨下去搬行李,耿小杰和陆飞虎互看了一会,门开着,小黄猫进来,先去蹭了蹭陆飞虎的军靴打招呼,继而跳上床,窝在床脚。

    耿小杰:“儿子回来了。”

    陆飞虎笑了起来,说:“陆小虎。”

    小黄猫已经知道自己名字了,听到陆飞虎叫它,倏然抬头,猫眼明亮,盯着陆飞虎看。

    陆飞虎很满意,说:“换身衣服下来,待会吃饭。”

    陆飞虎起身上前,耿小杰坐着抬头,两人接吻,唇只微微一碰便即分开,陆飞虎将一把钥匙放在耿小杰手里,又带着洗好的衣服带回去晾。

    方瑜琨拖着行李上来,陆飞虎已经走了。

    方瑜琨一脸说不出的失望,问:“师哥,教官经常来吗,你们很要好?”

    “偶尔……吧。”耿小杰有点提防地看着方瑜琨,又转念心想,陆飞虎应该对他没什么意思才对,别自己吓自己,老吃醋陆飞虎说不定也会烦的。

    钥匙是做什么的?耿小杰看了看那把钥匙,是挂锁用的,啊,明白了,禁闭室的锁,陆飞虎让自己去放人出来。

    “六点了。”耿小杰道:“换衣服去元旦聚餐。”

    耿小杰换了身毛衣,想到这套毛衣和陆飞虎是情侣毛衣……他会穿么?要不要穿这件?穿这件的话万一碰上陆飞虎也穿着,不就被所有人看出来了吗?

    耿小杰心里忐忑,又想让人知道,又不敢让人知道——纠结得很,翻来覆去老半天,最后还是穿了那件毛衣,格子衬衣领翻出来,系上围巾。

    围巾是好东西,一围上登时给人一种暖和的感觉,耿小杰短发乌黑,眉毛浓黑,是个温柔的大男生。

    方瑜琨开始在身上喷香水。

    耿小杰被小雷了一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