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了起来,摸了摸耿小杰的头,把他拉回身边,说:“以前没有结婚。”

    耿小杰愣住了。

    陆飞虎:“去大连那晚上,幺儿先表白,哥和你在一起了不是么?所以才告诉他们结婚了,你真笨得可以。”

    42

    42、第四十二章 ...

    耿小杰既蠢又丢脸,有时候真恨爹妈不该把自己生下来。

    陆飞虎摘了墨镜挂在衣领上,时不时转头瞥耿小杰一眼。哭这种行为是极具冲击性的,要刹车往往不能刹住,耿小杰头又疼,心里又觉得丢人,走到一半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哎,好好出来玩一次,都是自己想东想西的,害得大家都不高兴。

    “大家”倒是没什么关系,在看一家店门口的绳结。

    耿小杰平复了心情,叹了口气,其实也不能全怪他。

    两人在食店里坐下,这家店的腊排骨锅和东巴烤鱼很便宜,陆飞虎不知道怎么哄人,耿小杰也尴尬得没法开口。

    陆飞虎把菜单一递,耿小杰心不在焉地看了半天完全没看进去,陆飞虎又忍不住把菜单收回去,说:“东巴烤鱼八条,腊排骨锅,奶汤一份。”

    耿小杰早饭都没吃,饿狠了,陆飞虎也没喝酒,说:“唔,吃吧,幺儿小心鱼刺。”

    “哥不会哄人。”陆飞虎给耿小杰倒了点果汁:“也不会说话,哥这人很无聊。”

    耿小杰闷声道:“不会。”

    蜗牛的触角从壳里伸出来,小心翼翼地开吃,这么一折腾,简直就像死了一次,偏生还是自己的错,没事瞎折腾什么?!

    都是陆飞虎不好!不!都是方瑜琨不好!

    “你愿意和哥过一辈子么?”陆飞虎说。

    耿小杰衔着鱼,愣住了。

    陆飞虎注视着耿小杰的双眼,眼神中有种熟悉的温暖,耿小杰答道:“当然愿意啊。”

    陆飞虎点了点头,说:“那么干杯。”

    耿小杰和陆飞虎碰杯,心情好了许多,吃完饭陆飞虎站在街边看地图,笑道:“哥以前只来过一次,想去哪?说。”

    耿小杰说:“找个人少点的地方吧。”

    新年的第一天是古城的高峰期,热闹繁华程度堪比上下九步行街,一起来的特种兵们和实习生都各自活动不知道去了哪儿,耿小杰总觉得周围路过的人都时不时看他们,jq气场太强了。

    耿小杰搭着陆飞虎的肩膀,两人朝街里走。

    玩的东西不多,但看的东西很多,走一走,看一看,手工艺品就像一个盛大的展览,耿小杰看到什么都想买,陆飞虎则表示想买什么都可以,花不了多少钱。

    纳西族手工艺品简直是琳琅满目,蓝布上钉着一整排小挂件,墙上挂着银链,许多店里都有颜色染成大红大绿的木盘。卖衣服的,卖布的,卖鞋子的,耿小杰倒不是很感兴趣,两人途经一面墙,墙上是满满的东巴象形文字。

    “这个是什么。”耿小杰道。

    “象形文字墙壁。”陆飞虎一手揣在裤兜里,说:“这是个‘虎’字。”

    耿小杰诧道:“你看的懂?这个呢?我怎么觉得这个比较像老虎。”

    陆飞虎随口胡诌道:“这是小老虎,那个是个大的,他们的象形字里大的和小的分开写。”

    背后有女人忍不住笑道:“这不是虎,是个猪字。”

    耿小杰:“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耿小杰笑得扶墙,陆飞虎面无表情,朝那女孩点了点头。

    “喝茶吗?”老板娘笑道:“酥油茶,刚打好的,进来尝尝?”

    陆飞虎嗯了声,说:“谢谢。”

    他带着耿小杰进去喝茶,脱了外套,老板娘端上三碗酥油茶,耿小杰见店里全是鼓,诧道:“你卖鼓吗?”

    老板娘笑了笑没说什么,店里只有他们三个,时近中午又热了起来,陆飞虎脱了外套,耿小杰接过,搭在自己的挎包上,在店里好奇地转来转去。

    “幺儿别乱动人家东西。”陆飞虎说。

    “嗯。”耿小杰点头,拿着手机去外面拍东巴墙上的象形文字,听见里面老板娘说:“你战友?”

    认识!他们认识!耿小杰的耳朵马上竖了起来。

    陆飞虎漫不经心道:“我爱人。”

    耿小杰:“!!!”

    陆飞虎喝了口酥油茶,像是有点唏嘘,耿小杰转回来,说:“你们认识吗?”

    “刚被调来丽江的时候。”陆飞虎随口道:“就路过这家店,好几年了,那时候一个人在看象形文字,大姐还请我进来喝酥油茶,当时身上只有十块钱,没敢喝。”

    耿小杰点了点头,见老板娘也没拿菜品单出来,这里又不像食店,店里挂着一堆装饰,还有不少鼓,想必是卖工艺品的在招揽生意。

    两人坐在小椅子上,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与沐浴在阳光下的象形文字墙壁。

    “丽江是个适合发呆的好地方。”老板娘说。

    陆飞虎唔了声,说:“我和我媳妇般配不。”

    老板娘说:“很般配。”

    耿小杰喝了点酥油茶,有点咸了,味道不太惯。老板娘又问:“吃点糌粑?”

    陆飞虎道:“谢谢,刚吃过早饭。”

    耿小杰呆呆看着外面的街道,偶尔有游客走过来朝店里看这三个人,耿小杰和陆飞虎也看他们,彼此互相看看,游客笑了笑,耿小杰也笑了起来,外面的人走过去。彼此都在看风景,也都在风景里。

    以后要能在古城里开个小客栈多好。耿小杰一时间懒洋洋的,连动也不想动。

    老板娘低头做一个藏族的银饰,是一个绿色的石头镶嵌在银环上的戒指。耿小杰和陆飞虎都看着她专心地做戒指。

    耿小杰说:“我帮你吧。”

    老板娘说:“两个,有一个已经差不多了。”她捋了下头发,递过戒指,耿小杰接过,取了镊子和小钳帮她把石头镶嵌上去。看不出是什么戒,多半不是祖母绿和玛瑙,只是普通的琢过的原石,但配上藏银充满花纹的手镂戒台,也有种说不出的古朴美感。

    待会买点东西,谢谢她的酥油茶。

    耿小杰又喝了点酥油茶,聚精会神地镶戒指,陆飞虎一手搂着他的肩膀,小情侣专心地捣鼓这两个石头戒指,老板娘托着腮帮子看了片刻,取来一个小鼓,轻轻一拍。

    刹那间蓝天,白云,草原,整个高原上的经幡仿佛随风飘了起来。

    鼓点和着老板娘的歌声,带着一股狂野而欣喜的吟诵,耿小杰听不懂歌声中的含义,却觉得心灵被涤荡得清澈无比。

    周围的行人路过,纷纷驻足倾听,陆飞虎搭着耿小杰的肩膀,时而抬头看一眼,东巴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