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9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不好吗?”

    胡博士道:“不是说不好……你把他们在实习上的问题,思考盲区,动手能力全部列得太详细……算了。”

    耿小杰:“?”

    胡博士:“你这么负责,他们根本不会看。”

    耿小杰:“有人在看的,老师,发表格的时候就有人在看。”

    胡博士道:“但也有人会恨你,觉得你在批评他们。”

    耿小杰:“老师,我觉得学习和进步是一辈子的事情,或许可能对他们以后有点帮助吧。而且……烦人的只是其中几个,大部分同学还是做得蛮好的,不能因为其中几个人闯了祸……就都……哎。”

    胡博士道:“算了。”

    耿小杰说:“我上学的时候,就觉得挺需要这种评语的。可以让我认识到哪些不足。而且也不一定要全听我的么,当做参考意见就好了。如果有个前辈愿意这样指出我的问题,我会……觉得挺幸福的。”

    胡博士没再说什么,把表交给耿小杰,说:“老师不是想教训你,你这人很单纯,以后对待工房新人的时候,可以用这种带新人的态度,无私的理念很好。科学就需要这样的精神。”

    48

    48、第四十八章 ...

    耿小杰坐在篮球场边,看特种兵们在午后的阳光下打篮球。帅哥比比皆是,但里面没有陆飞虎。

    陆飞虎很多天没找他了,那天自丽江度假归来后,连邮件都没发个给他。

    事业,感情,耿小杰以前都是一条路走到底,从未想过这些问题。然而当和陆飞虎开始在一起后,他才意识到事业问题。吃饱饭,干好活儿不算事业,只是生存的问题,一旦感情出现了,就在某个意义上衬托出他的人生里不是仅仅只有做图纸,搞研究的问题。

    他的未来在哪里?这是耿小杰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开始认真地想这个问题。

    从前他只需要念好书,拿奖学金,供自己吃饱穿暖,来工房也是因为不知道去哪里工作,学院让他来面试,他就直接来了。

    除此之外,他从未考虑过什么车子房子,和谁组建一个小家庭,彼此扶持到老死。现在他终于面对上了,他和陆飞虎是两个人,开始爱上的时候的热情消退后,他开始意识到他们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整体,两个人不等于我们。

    难道以后都住在军营里,两三个月出去开一次房,□,回来以后照旧吗?

    耿小杰忽然有种辞职的冲动,他不太想在工房做了,想放弃点什么东西,但陆飞虎呢?

    陆飞虎从没提过他们的未来,仿佛还在想。

    耿小杰点了根烟,旁边呜的一声,小虎来了。

    小虎叼着包妙鲜包,嘴里呜呜地叫,竟是把那小包妙鲜包从宿舍一路叼到篮球场来找耿小杰,意思是想吃了,但撕不开。

    耿小杰忍不住好笑,说:“没找到人给你撕开吗?”

    耿小杰给小黄猫撕开妙鲜包,从包里翻出张白纸垫着,把牛肉挤在纸上,小虎心满意足,开始吃了。

    耿小杰吁了口烟,觉得这是他人生的分岔路,就算辞职,他能和陆飞虎在一起吗?

    他们的工作性质都是固定的,对了……耿小杰忽然想起一件事。陆飞虎的五年外调要结束了!

    明年夏末陆飞虎任期满后就要离开,回军区总部。换一个新的负责人过来。

    而耿小杰还要留在这里,这只是他进入工房的第三年,不可能跟着陆飞虎走。

    工房有十分严格的管理制度,像胡博士这种负责人,一周只允许回家一天。在这里做到六十岁退休,国家会给你养老。

    耿小杰一直没有什么牵挂,如果真的留在工房里一辈子……他在哪里吃饭睡觉都是一样,只要有地方让他做点喜欢的事就行了。从前是钻研物理,如今则是军工机械设计。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这种日子仿佛不太吸引他了。让他像胡博士一样在工房里呆上一辈子,耿小杰扪心自问,不可能做到。

    他摸了摸小虎的头,仿佛想清楚了,却又远远想的不够清楚。因为陆飞虎什么也没说,而今年夏天,他就要走了。

    耿小杰又有点难过,活着怎么这么麻烦啊!!哎!

    下午五点,耿小杰回了宿舍,实习生们一走,宿舍楼又恢复了正常。

    他开始打扫方瑜琨留下的生活垃圾,零食袋,饮料空瓶子,纸巾扔得到处都是,棉被和褥子也没去还给后勤中心。

    打扫时想到陆飞虎……胡博士明显不愿意自己和他走得太近。

    陆飞虎会为了利用他吗?耿小杰想到这事就说不出的心烦,不会的,但胡博士觉得陆飞虎在利用他,利用工房里的人。

    耿小杰越是说服自己别胡思乱想,就越容易朝着脱缰的方向脑补。如果真的是呢?那他……

    耿小杰拖地拖到一半,小虎又想吃妙鲜包,耿小杰撕开一包扔给它,说:“再吃你都吃不下饭了,今天最后一包!”

    他扔了拖把,坐到桌前,发呆片刻,给陆飞虎发了个邮件。

    蜗牛:【我想你了。】

    那边没有回答,小虎兴高采烈地去墙角吃妙鲜包。

    耿小杰又等了很久,再发了条短信。

    蜗牛:【我想你了,飞虎哥,今天心情不好,想和你说说话。】

    还是没回答,耿小杰趴在床上睡了。

    不知道几点,天已全黑,小虎又过来蹭,叼着第三包妙鲜包,耿小杰睁开眼,与小虎对视。顺手给了它一枕头,把小虎拍下床去。

    “喵!”小虎愤怒地叫了声,衔着妙鲜包出去找人开了。

    耿小杰定了定神,趴在床上不起来,看着窗外朦胧的夜色。

    叮咚,电脑声响,邮件闪烁。

    飞虎:【吃饭了吗。】

    耿小杰看着电脑屏幕发呆,没有爬过去回,片刻后又是叮咚一声。

    飞虎:【不在电脑前?】

    内线电话响,耿小杰没有接,只觉得挺没意思的,陆飞虎也这么觉得吗?是因为胡博士的问题?陆飞虎对自己开始不闻不问,甚至连邮件也不发来了。

    电话声停,耿小杰在黑暗里继续思考,先前实习生们在的时候他还不觉得,今天人都走了,他才发现陆飞虎似乎总是有一阵没一阵的,他在想什么?

    要是有个小叮当的读心器就好了,爱情可以少掉很多烦恼。世界上所有的社会矛盾,归根到底就是人与人的分歧。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抱着不同的态度互相磨合,或彼此控制……耿小杰开始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又睡着了。

    几个小时后,电话再响,这次响了很久很久,耿小杰睡得迷迷糊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