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5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长流,再次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陆飞虎的声音道:“耿小杰!快醒醒!”

    耿小杰在牢房里醒了,陆飞虎道:“钥匙呢?看守是个怎么样的人?”

    耿小杰道:“不……不知道……看守走了,这是什么地方?”

    陆飞虎猛力摇撼铁牢门,示意耿小杰退开,给了锁头一枪,纹丝不动。

    “妈的。”陆飞虎道:“得找到看守……耿小杰……”

    耿小杰随着陆飞虎的目光移向牢房铁门旁,一个小小的定时装置上,液晶读数表在跳动。

    114、113、112、111……

    是个定时炸弹。

    耿小杰马上扑向牢房,陆飞虎道:“别乱碰!我去找钥匙!”

    耿小杰道:“看守戴着顶帽子……”

    陆飞虎眯起眼,说:“那人掉下山去了。”

    104、103……

    耿小杰:“有军刀吗?!这个炸弹我会拆!”

    陆飞虎抽出瑞士军刀扔给耿小杰,转身面朝洞外,耿小杰在牢房里发着抖用螺丝刀旋开外盒,问:“怎么会……”

    陆飞虎:“这里是个越南走私军火和毒品的临时仓库,外面的人已经被我清光了,专心拆弹别说话!”

    耿小杰拆盒,旋螺丝钉,理线,打开液晶控制板内核,错综复杂的电路。

    应急灯光线越来越暗,灭了。

    只有通红的液晶灯光还在跳动,90、89、88……

    两人都没有说话,陆飞虎掏出打火机推燃。

    耿小杰的手还在不停地发抖,全身大汗,陆飞虎说:“别紧张,幺儿,你行的。”

    耿小杰:“我不是紧张,我……”

    耿小杰几次要去碰电路板,手却不受控制地疯狂颤抖:“他们给我打了麻醉针,现在还没恢复过来……”

    陆飞虎:“加油。”

    耿小杰:“不行,弹簧片一碰上引爆器咱俩就完了,我控制不住手抖,你快走吧。”

    陆飞虎大吼道:“别啰嗦!拆弹!大不了一起死!”

    耿小杰深吸一口气,微弱火光下根本看不清楚电路板,手又在不停打摆子,三秒后,他睁开眼,用军刀尖端碰了一个地方。

    噼啪轻响,电流短路,耿小杰马上又短接另一个位置,读数表停了。

    “好……好了。”

    耿小杰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倚在墙上发抖,陆飞虎一手把他抓到栅栏后,摸了摸他的头,一阵风冲出牢房外,去寻工具开锁。

    耿小杰静了片刻,开始拆雷管,割断引爆线后把雷管收起来,陆飞虎提着个千斤顶进来撬栅栏,足足五分钟后,两根栅栏被顶得分开,耿小杰钻出来,陆飞虎道:“跟在我后面!”

    天空灰蒙蒙地发亮,耿小杰跌跌撞撞地跟出山洞,这里是个孤立的山头,山上又有更多人跑下来,陆飞虎保护着耿小杰边跑边开枪,两人择路下山。没有任何人接应,路上躺着不少尸体,耿小杰看得既害怕又紧张,这些人都被陆飞虎杀了?!起码有十来个……正找路时,陆飞虎推了他一把,让他躲在石头后,装弹,拉保险杆,冒头砰的一枪,将冲来的人一枪爆头。

    耿小杰第一次看见活生生的人在面前死去,那人奔跑中扑倒,脑浆喷了出来,登时控制不住地干呕。

    陆飞虎左手抱着他,大手温柔地蒙住他的双眼,右手持枪瞄准,说:“别怕。”

    紧接着又是一枪,枪声大得几乎要把耿小杰震聋。

    耿小杰埋在陆飞虎的肩前,像头钻进沙子里的鸵鸟,恐惧得不住发抖,片刻后又依稀听见发动机响,陆飞虎道:“快跑!”

    耿小杰起身,陆飞虎推着他让他跑,一辆吉普车从山上风驰电掣地冲下来,车上架起连发机枪扫射,陆飞虎连放数枪都阻不住吉普车速,两人朝树林中开始逃跑。

    快追上了……子弹在脚边弹起烟尘,陆飞虎拉着耿小杰一通狂奔,冲向一个陡坡,连发机枪的声音已到了背后,耿小杰忽地想起一事,从口袋里掏出定时炸弹的雷管扔在路上,雷管顺坡滚去。

    车轮碾过雷管,耿小杰道:“趴下!”

    陆飞虎一个飞扑,趴在耿小杰身上,身后热浪卷来,惊天动地的巨响,将吉普车掀上空中,吉普车在半空中又一轮油箱爆炸,被炸得粉身碎骨。

    耿小杰看着地面,陆飞虎道:“起来!坚持住!”

    两人起身继续逃跑,身后还有追兵,他们冲上陡坡,耿小杰一个慌神,脚下是万丈悬崖,差点控制不住摔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陆飞虎收枪,从身后几步冲上来,抱着耿小杰一跃,二人箭似地斜斜坠向百米高的山崖。

    风声呼呼作响,耿小杰疯狂地大喊,头上脚下,紧接着陆飞虎腾出手一拉背包,小型降落伞抖开,坠势瞬间减缓。

    “抱紧。”陆飞虎说。

    耿小杰紧紧抱着陆飞虎的脖颈,陆飞虎左手搂着耿小杰的腰,右手抽出ak,山崖上追兵已到,朝下放枪。

    两人拖着雪白的降落伞下坠,山崖上枪声大作,陆飞虎毫不留情扣动扳机,子弹在数十米距离间穿梭来去,只见随着枪响,山崖高处不停有人坠下来。

    耿小杰紧紧抱着陆飞虎,忽然觉得胸口一阵温热,抬手时发现满手血。

    陆飞虎道:“不碍事。”

    说着猛然一个转身,背朝山崖高处,以肩背护住耿小杰,血花溅开,肩部中弹,鲜血溅了耿小杰满脖颈。

    耿小杰大哭起来,陆飞虎勉力抬手,又是一枪,山崖上彻底静了。

    “飞虎哥——”耿小杰大哭着喊道。

    陆飞虎咳了几声,口鼻中淌出鲜血,埋在耿小杰的肩上,没法说话,身上好几处中弹,血液顺着他的军靴淌下,滴落深谷。

    他一手仍紧紧抱着耿小杰,降落伞犹如深谷中绽开的蒲公英,旋转着飘向山谷深处。

    落地。

    爆炸声吸引了所有队伍,特种兵们过来,终于找到了他们的教官,朝外呼救,耿小杰抱着陆飞虎,他中弹流血过多,陷入沉睡,军区派车前来接手收拾残局,以最快的速度接回陆飞虎。

    他们在高速上下车,陆飞虎被担架抬上救护车,耿小杰被拦在了救护车外,让他回去详细报告情况,救护车开走。

    “不会有事!”白上校吼道:“他不会有事!相信我!伤口都不在要害!”

    耿小杰疲惫地倚在车旁,特种兵们纷纷过来,耿小杰就像做了场噩梦,倒在车里睡着了。

    醒来时白上校道:“飞虎不会有事,我向你保证,很快就能出院。”

    耿小杰这才疲惫地点了点头。

    54

    54、第五十四章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