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4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儿子呢?”

    耿小杰:“双人床,小虎被我吵醒了,在玩鸭子。”

    陆飞虎:“电话卡快没钱了,你明天还上班不?”

    耿小杰:“别挂,呜呜呜……”

    陆飞虎:“哎,你这蜗牛,明天上班该起不来了。待会如果断了,先说哥爱你,晚安。”

    耿小杰:“嗯,我也爱你,晚安,你脚现在还疼吗?”

    耿小杰和陆飞虎又没营养地聊了半天,前一句后一句都不搭逻辑,耿小杰困得有点迷糊,语无伦次地随口哼唧,觉得只要听见陆飞虎的声音,就说不出的幸福与满足。

    说着说着,陆飞虎说:“幺儿,等哥回来和你过一辈子。”

    耿小杰嗯嗯回答,再后来的事就忘了,打着电话,睡着了。

    59

    59、第五十九章 ...

    跑跑卡丁车的房间里,一个红色的胖墩和黑色的r博士,各开一辆车。胖墩叫“蜗牛慢慢爬”,开熊猫车。

    r博士叫“梦醒来调情”,开合金车。

    蜗牛慢慢爬:你知道吗?如果他不退伍,可以当到上将。我想在丽江开个小客栈,他听了就把钱都给我了。

    梦醒来调情:丽江的房子其实很便宜。

    蜗牛慢慢爬:那你送我一套吧。

    梦醒来调情:有手有脚,自己去赚,我看你现在工作得就挺好。按准备,再跑一轮我去公司了。

    3、2、1,当当当!胖墩拖着个狂飞的气球冲了出去,在赛道上飞来飞去,梦醒来调情追在后面,胖墩一个漂移,喷火,蹭一声直飞老远,在悬空赛道上旋转着掉向地面。

    梦醒来调情:……

    胖墩撞个没完,拖着个爱心气球磕磕碰碰过了终点线,倒数第一,哈哈地笑,耿小杰摘了耳机退出游戏。

    少时风流:今天挺高兴?

    蜗牛:我要去接人了!

    少时风流:哦,我开车过来送你去吧。

    蜗牛:不了不了,我自己去。

    少时风流:咱们还没见过面呢,弟弟。

    蜗牛:以后有机会的,等他回来让他请你吃饭,他说也要谢谢你呢。

    少时风流: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手段的啊,敢情每天装小白都在骗我?

    蜗牛:?

    少时风流:算了,走了,再见。

    耿小杰:“???”

    qq上少时风流的头像黯了,耿小杰满脑袋问号,提着装猫的背包,喊道:“儿子!”

    小虎不知道跑哪去了,耿小杰探头张望,见一团黄毛在楼下钻草丛,喊道:“小虎!”

    小虎回头看了一眼,耿小杰道:“接你爸去吗?”

    小虎转身跑了,耿小杰心想不去拉倒,去浴室里洗澡,上周剪了次头发,很短很干净,也很精神。穿一件衬衣,站在镜子前检视自己,小心地刮胡子。

    耿小杰的胡子不明显,嘴唇上有点毛绒绒的,刮干净后眉毛浓黑,双眼清澈,睫毛挺长。他的皮肤很好,白皙而干净。

    要见陆飞虎了,这样好看吗?耿小杰紧张得不得了,心里像在打鼓,要见面了要见面了,紧张死了啊!

    耿小杰满脑子胡思乱想,开始设置台词。

    “飞虎哥……”耿小杰对着镜子自言自语:“哎不行,飞虎哥!”

    “老……”耿小杰:“算了,太肉麻了。”

    “哥!”耿小杰道。

    感觉也有点小肉麻,见了面怎么办好呢?说点什么呢?会不会显得有点僵?分开这么久,要找点什么话题来说呢?问你伤好了吗?上次问过了啊,问过好多次了。他一定说没关系……说租房子搬家?那天打电话也说了的。

    说小虎吗,又没什么好说,说想你吗……哎怎么感觉这么奇怪。

    耿小杰从出门想到车上,又想到下车,发现坐过站,又稀里糊涂地上车,坐回火车站。

    人山人海,到处都是人,今天是星期天,好多学生,有旅行的,有放暑假来昆明丽江一带玩的。

    耿小杰挎着个包朝出站口走,在太阳底下站着,心里越来越紧张——现在才1点,火车要3点才到。他去麦当劳里买了杯咖啡,一直上厕所,紧张得连饭也不想吃,趴在桌上发呆,看手机。

    好紧张啊……耿小杰紧张得胃疼。忽然又想到,他要和陆飞虎过一辈子啊,有什么好怕的?尴尬丢人了难道他还会走不成?又不是在暗恋……

    这样一想,又轻松了点,然而还有点紧张,脑子里简直是一团乱。

    耿小杰拿着饮料在出站口外的太阳底下喝,到处都是人,好多本地人……还有女人抱着小孩,牵的抱的,全是军嫂。

    耿小杰汗流浃背,掏了根烟抽,抽完又吃口香糖,待会要接吻……算了不管了抽吧,陆飞虎应该也有抽烟。

    车站前的大钟指向两点四十,这是真正的度秒如年,耿小杰脑子里一片空白,等待时间流逝。

    三点,一大群旅客出来,背着编织袋包,涌向出站口,耿小杰昏头昏脑,被挤着朝外走,却仍旧不住张望,看上去都不像退伍兵。早知道应该准备个接人的牌子,否则陆飞虎能看见吗?现在去找牌子?万一走开了他又出站,走散了多不好。

    疯了啊!耿小杰已经彻底混乱了,出站口又出一群乘客,犹如拥挤的瓶颈里冒出水来,哗啦啦的全走光了。

    耿小杰朝对面张望,见好多军嫂在聊天,心想应该没错过。

    他自动走到军嫂们的阵营里,伸长脖子眺望。

    怎么还没来?三点二十了,耿小杰的汗水已经湿透衬衣,雪白的衬衣里,上身若隐若现。

    三点二十五,接站的人都喧哗起来,上千名身穿迷彩服的退伍兵出站。

    到处都是尖叫,人潮涌去,耿小杰一下就懵了,根本不知道在哪里啊,潮水般的退伍兵走出来,大笑,欣喜的哭声不绝于耳。

    耿小杰走上前几步——无意识地望向远处。

    在喧闹的,潮水般的人群中,他的视线落在一个人身上,那人刚走出站台,忽然抬头,心有灵犀般地与他对望,继而笑了起来。

    耿小杰根本没有想到,在这人海中的第一眼就找到了陆飞虎,而陆飞虎的第一眼,也找到了他。没有任何迷茫,没有丝毫踌躇。

    “幺儿!”陆飞虎大声道。

    他背着个包跑出来,耿小杰冲上去,排开人群,两人紧紧抱在一起,陆飞虎置这拥挤人群于不顾,低头给了他一个绵长的吻。

    作者有话要说:(防抽章节,以下不算字数)

    跑跑卡丁车的房间里,一个红色的胖墩和黑色的r博士,各开一辆车。胖墩叫“蜗牛慢慢爬”,开熊猫车。

    r博士叫“梦醒来调情”,开合金车。

    蜗牛慢慢爬:你知道吗?如果他不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