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6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上什么班?”陆飞虎如是说。

    耿小杰道:“坐吃山空,你的钱也不够啊。”

    陆飞虎带着耿小杰去楼下atm查账,卡上已经有上百万了。

    耿小杰:“……”

    “几个零?”耿小杰叫道:“怎么有这么多!我看看……等等……”

    “你的卡呢。”陆飞虎一脸无奈,退了卡道:“拿来哥看看。”

    “这是水电费卡,这是房租卡,这是生活费卡……”耿小杰啰啰嗦嗦拿出一叠:“这是网银……”

    陆飞虎接过挨张试,试了耿小杰的生日,密码错,试自己的生日,对了。

    陆飞虎道:“都给你,收好,喜欢什么就买什么。”

    耿小杰道:“但是也不够买客栈的啊……”

    陆飞虎搭着耿小杰的肩膀去吃饭:“以后会越来越多的。”

    耿小杰:“吃利息一年也只有几万多……”

    陆飞虎:“会赚到的!你别磨叽成不。”

    陆飞虎第一天就带着耿小杰去酒家吃,耿小杰算了算,吃了200元,好贵!他又问:“以后咱们要做什么,飞虎哥。”

    陆飞虎道:“过段时间看看能做点生意不,和老班长联系好了。”

    “啊。”耿小杰想起前些日子白上校说的,陆飞虎的班长战友救过他的命,这人应该靠谱。

    吃完饭,陆飞虎又去给小虎买猫粮和玩具,还去了趟超市,两人大包小包地提着东西回家。陆飞虎吩咐道:“明天一早去把你的工作给辞了,泡面也不许再吃了,成天去给人修车,像什么样子。”

    耿小杰道:“这个工作很难才找到的!而且薪水也不错啊!”

    陆飞虎剑眉一拧:“哥过段时间就要去做生意了。”

    耿小杰道:“但我也可以养家糊口。”

    陆飞虎道:“你就当度个蜜月不行?哥想和你去好好玩玩。开始忙生意以后怕没时间陪你。”

    耿小杰心里颇有点不情愿,陆飞虎构筑的蓝图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但陆飞虎都说了,耿小杰只得道:“哦。”

    陆飞虎:“哦。”

    耿小杰:“……”

    陆飞虎:“哦,哦什么哦?幺儿,哥哥和你在过日子。”

    耿小杰:“?”

    陆飞虎教训道:“有不高兴要说,心里不情愿,是不?”

    耿小杰道:“和我想的生活不……不太一样。不过好吧,哎,我也挺喜欢的。”

    陆飞虎与耿小杰面对面,站在温暖的路灯光芒下。

    “你想的生活是怎么样的?”陆飞虎说。

    耿小杰道:“我想你上班……嗯,我也上班,每天下班的时候如果你提早,就来接我回家。我提早,就去接你回家,买菜回来一起做饭,吃饱抱着……看电视。”

    耿小杰说的时候不住偷瞥陆飞虎,一副小心翼翼的表情,试探着说:“然后节假日一起去玩,去旅游。赚够……两百万?三百万?可能就可以去丽江……开客栈了。”

    “哦。”陆飞虎淡淡道。

    耿小杰:“哦。”

    陆飞虎转身提着塑料袋继续走。

    耿小杰跟着,心想:哦,哦什么哦,你还不是在哦。

    陆飞虎走了一会,而后道:“十月份可能去西安,上次和廖班长商量的结果是,在西安做点药材生意能赚钱,幺儿觉得呢。”

    耿小杰说:“西安啊……”

    耿小杰脑子里一片混乱,去西安?多久回来一次?他开公司做生意,是不是要到处跑?那么自己能呆在昆明吗?

    “我也去西安吗。”耿小杰说:“我跟着你吧。”

    陆飞虎想了想,说:“是哥不对,没提前找你商量。廖哥探病的时候来谈的。哥打算先带你去西安,你在家里开个网店也成,做什么都成,哥去开公司,赚够在丽江开店的钱就回来,两三年时间估计够了。”

    耿小杰说:“两三年肯定不够,西安我也挺喜欢的,辞职过去再找。”

    陆飞虎道:“不是说不想辞职的吗?”

    耿小杰说:“这性质完全不一样啊。”

    陆飞虎说:“好吧,哥还想这段等廖哥的时间里,和你去报个旅行团,当是度蜜月走走。”

    耿小杰道:“我明天辞职吗?先把这个月薪水拿到再说吧。”

    陆飞虎无奈道:“幺儿,别人不会给你的钱的。”

    耿小杰说:“哦,那我……明天就去辞。”

    陆飞虎忍不住笑了起来,说:“算了,你想做就再做几天,当做是玩好了。”

    陆飞虎没说话,嘴角却微微翘着,耿小杰追在陆飞虎身后,说:“别生气啊,哎是我不好。”

    陆飞虎道:“没生气,你就是太老实了,不过也好,你不老实,哥也不会爱上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防抽章,以下不算字数)耿小杰先前的担忧都成了浮云,陆飞虎一回来,两人忽然没话说了,上车就这么静静地坐着,肩膀靠在一起。

    “怎么烟味这么浓,你抽好多烟。”耿小杰说。

    陆飞虎答道:“太紧张了,哥在车上一夜没睡好。”

    耿小杰笑了起来,陆飞虎朝车窗外看,牵着耿小杰的手,二人十指交扣,放在膝上。

    昆明四季如春,风景晴好,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片刻都不说话了,在后座牵着手。

    到家后陆飞虎朝小虎笑道:“儿子,长大了。”

    “喵。”小虎居然还记得老爸,过来亲昵地蹭他裤脚。

    当天陆飞虎体力充沛,简直要把积累了几个月里旺盛的精力疯狂地发泄出来,耿小杰连腿都软了,床单被两人的汗水浸得湿透,做过一会后陆飞虎便能再做。就连耿小杰要去厕所尿尿,都是面红耳赤,站在陆飞虎脚背上,被抱着腰抱进洗手间里去的,一边被冲撞得近乎眩晕,一边忍不住大叫断断续续地失禁,整个晚上翻来覆去地做了五次。

    只睡了两三个小时,翌日清晨醒来时又继续做,彼此抱着,耿小杰睡在陆飞虎的臂弯里,半睡半醒间被吻住抽顶,就像做性梦一般。

    足足抱了一整天,直到饿得要死了,耿小杰才两脚发软地穿上衣服,和陆飞虎出去觅食。

    回来的时候陆飞虎又买了个二手自行车,载着他叮铃铃地到处看夜景兜风。

    数天后,耿小杰终于要去上班了,陆飞虎却一直打算让他辞了工作。

    “有我养你,上什么班?”陆飞虎如是说。

    耿小杰道:“坐吃山空,你的钱也不够啊。”

    陆飞虎带着耿小杰去楼下atm查账,卡上已经有上百万了。

    耿小杰:“……”

    “几个零?”耿小杰叫道:“怎么有这么多!我看看……等等……”

    “你的卡呢。”陆飞虎一脸无奈,退了卡道:“拿来哥看看。”

    “这是水电费卡,这是房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