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6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床边喵喵地伸爪子,去挠陆飞虎露出被子,架在床边的手指头,肚子饿了。

    耿小杰嘘了声,小虎马上过来,耿小杰把早餐放好,去给小虎做吃的。

    陆飞虎动了动,但没说话,耿小杰知道他醒了,却不上去亲热,长吁了口气,换上睡衣,在房间里走过来,走过去,泡猫粮,拆猫罐头。

    小虎吧唧吧唧地吃,明明是个猫,吃饭比狗还夸张。

    耿小杰坐到电脑前开始上网,刚打开qq,王旭的信息就来了。

    少时风流:【你辞职了?】

    蜗牛:【嗯,对不起,我要搬家了。】

    少时风流:【没什么,我只是给你一个机会,不用内疚。】

    蜗牛:【改天出来请你吃饭吧。】

    少时风流:【我现在在北京。】

    耿小杰:“?”

    昨天还在昆明玩,现在就跑北京去了?耿小杰觉得有点奇怪,又问:

    蜗牛:【什么时候回来?】

    少时风流:【还有一段时间吧,和你老公去度蜜月吗?】

    蜗牛:【对啊,想和他出去走走。】

    少时风流:【秋天去阿坝州或者稻城亚丁不错。】

    耿小杰越说越觉得有点不对劲,当即留了个心。

    蜗牛:【你是王旭吗?】

    少时风流:【不是。】

    耿小杰:“!!!!”

    不是?!!不是?耿小杰傻眼了。不是的话那怎么办?不是不是……不是好像也没什么影响……反正都辞职了。

    少时风流:【?】

    蜗牛:【啊。】

    少时风流:【你把我当成谁了?】

    蜗牛:【哦哦没什么,我以为你是一个顾客。】

    少时风流:【换城市了好好做,咱们常联系。】

    蜗牛:【嗯,谢谢你。】

    少时风流:【李诚给你把工资结算清了吗?】

    蜗牛:【没有,不过算了。】

    少时风流:【扣你钱了?扣了多少?】

    蜗牛:【是我不好,裸辞都会被扣薪水的。】

    少时风流:【那不行,我去给李诚说说。】

    蜗牛:【不用了!我昨天还得罪了一个他的大客户,唉是我不好。】

    少时风流:【你等着,手机开机了吗?】

    陆飞虎:“幺儿。”

    耿小杰心里忐忑,忙把消息关了,陆飞虎翻了个身,趴着说:“过来,按摩。”

    耿小杰爬过去,给陆飞虎按肩膀,他□强健的肌肉性感,陆飞虎歪了歪头,耿小杰捏他的手臂,捏到指节,发出轻响。

    “今天不上班?”陆飞虎转过身,把耿小杰抱在身前。

    耿小杰:“吃早饭吧,我买了的。”

    陆飞虎的鼻梁摩挲耿小杰的侧脸,亲了亲,起身时精神好了许多,赤条条地走进厕所,穿衣裤,洗漱。

    耿小杰躺在床上,抱着跳上床的小虎,说:“哥,我辞职了。”

    “唔。”陆飞虎刷着牙,应了声,语调丝毫不奇怪。

    “辞了就好。”陆飞虎道:“明天带你去玩。”

    耿小杰嗯了声,神情有点闷闷的,陆飞虎在浴室洗澡,声音透过水声传出:“工资给你多少了?”

    耿小杰:“没给。”

    陆飞虎:“哦。”

    耿小杰说溜了嘴,又道:“本来就不给的,我裸辞了啊。”

    陆飞虎:“该给你多少。”

    耿小杰:“算了吧……哎没多少。”

    耿小杰不敢提押金,也不敢说工资的事,片刻后陆飞虎穿上牛仔裤,系着衬衣领扣回来,问:“幺儿心情不好,被老板骂了?”

    耿小杰惴惴道:“骂了几句……吧。”

    陆飞虎坐下来吃早饭:“哥带你去找他。”

    耿小杰道:“别,就这样吧。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陆飞虎:“钱是没关系,他对你说了什么?欺负你了?”

    耿小杰生怕事件升级,万一不小心打起来,陆飞虎被派出所逮了可就麻烦了,忙道:“也没说啥重话,咱们去哪里玩?”

    陆飞虎戳豆浆杯吸管,打开饭盒,掰筷子吃灌汤包,说:“待会先去他店里玩。哥陪他尽情地玩一玩。”

    耿小杰:“……”

    电话响了,耿小杰接电话,里面是老板的声音,说:“耿小杰。”

    耿小杰:“啊?”

    老板道:“刚刚心情不好,说话重了点,不好意思,你别往心里去。”

    耿小杰马上道:“没关系没关系。”

    陆飞虎瞥了他一眼,耿小杰把手机开成扩音,老板的声音说:“是我想到少了一位优秀员工,所以有点生气,不管怎么样,以后还是朋友。”

    耿小杰笑道:“好啊。”

    陆飞虎瞪他,耿小杰吐舌头,老板又说:“这个月的薪水给你结算了,一共21天,包括押金,我看了一下,工作服不太脏,钱都打你工资卡里了,两个工作日内到账。”

    耿小杰:“那怎么好意思……”

    话音未落,后脑勺被陆飞虎拍了一记。

    耿小杰:“呵呵呵。”

    老板道:“没事,常联系。”

    耿小杰:“好的好的,祝你生意兴隆。”

    双方挂了电话,陆飞虎眼里有点疑惑,打量耿小杰,耿小杰心花怒放,蜗牛触角全伸出来,胜利地挥舞了一会,爬过去上网了。

    少时风流:【他说给你打电话了。】

    蜗牛:【谢谢你啊!!】

    少时风流:【呵呵不客气,我给你介绍的工作,自然要做到位。】

    蜗牛:【感谢感谢,真对不起,哎。】

    少时风流:【不说了,有事忙,空了聊,再见。】

    耿小杰关了q,另外一个窗口在闪了。

    我心飞翔:【乖乖,又在上班摸鱼所。】

    蜗牛:【没有了,今天辞职在家。】

    我心飞翔:【辞职了?教官呢?】

    蜗牛:【在吃早饭,要叫他来吗?】

    耿小杰回头发现陆飞虎已经来了,陆飞虎按着鼠标,点开语音功能,那边接了,陆飞虎开口就是:

    “格老子地!”

    耿小杰吓了一跳,那边爽朗大笑,陆飞虎怒道:“赵翔!啥子乖乖!你龟儿子个人爬!”

    那边赵翔的声音带着点磁性,却十分有男人味道,说:“教官走我们咧边来耍嘛。”

    陆飞虎道:“到时候再说。”

    耿小杰笑道:“你们聊吧。”

    陆飞虎坐上位置,关了语音,开始打字,耿小杰去收拾他吃过的东西,打开窗门放小虎出去玩。

    耿小杰趴在床上,心里很高兴,不用去上班,可以和陆飞虎呆在一起了。他趴着什么也不做,听到陆飞虎打字的声音也很开心。

    “幺儿。”陆飞虎说:“去成都玩不。”

    耿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