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3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这种药品销售很符合人的心态。实际上也就是卖个包装。陆飞虎自己是不稀罕吃的,耿小杰也觉得吃这几根玩意有个毛的用啊!跟喂仓鼠的面包虫感觉差不多,太坑爹了。

    但就是有人买账,送礼,给老人家服用,给病人吃,广告打出去以后,销量还很好。

    这次陆飞虎又接到一笔订单,要去奔波忙碌了,这边货款要到春节前才结算,只怕零售商还要拖。耿小杰总觉得心里没底,但既然签了合同,应该也不会出现要不回来的情况。

    又要进新货,给陆飞虎带钱去买原材料,耿小杰就把大部分钱都转到陆飞虎的卡上,自己只留了十万和抽屉里的生活费。数天后耿小杰还没起床,陆飞虎摸了摸他的脸,亲了亲他的唇。

    冷的要死,耿小杰缩进蜗牛壳里了。

    陆飞虎坐在床边穿靴子,耿小杰触角伸出被窝挥了挥,问:“走了吗?”

    陆飞虎道:“走了。”

    耿小杰:“我爱你。”

    陆飞虎笑了笑,说:“哥也爱你,这次事情办完回来就不去了,等过完年再去。”

    耿小杰可怜巴巴道:“早点回来啊。”

    陆飞虎过来又亲了亲他,耿小杰要钻出来,又十分艰难。陆飞虎道:“不出来了,乖,幺儿别朝没冷气的地方跑,小心感冒,哥走了。”

    这次去又要半个月,耿小杰在家里画设计图,一脸毛躁。

    “我脖子好酸。”耿小杰当天晚上朝剥橙子给他吃的封峰说。

    封峰道:“你别老坐着,设计业都是这毛病,起来多走动一下。”

    耿小杰:“啊啊啊——但是外面都好冷,我不想出去——”

    封峰说:“你可以在衣服里塞俩暖水袋。”

    耿小杰软趴趴地说:“我的人生好颓废啊,我想找个工房,以前比现在好,既动脑子又动手,现在也没机床了,每天呆在家里会得洞穴病的。”

    封峰:“别想了,多少人想当米虫都不行呢,你身在福中不知福。”

    耿小杰:“……”

    封峰的手机响,耿小杰接了电话,说:“峰峰在剥橙子。”

    陌生男人的声音说:“哦,你是哪位?和他合租的?”

    封峰听到一点漏出来的声音,说:“问他有什么事。”

    耿小杰把手机按在封峰耳边,封峰道:“嗯,知道了,五分钟内下来。”

    耿小杰:“?”

    这人知道封峰住哪?耿小杰不禁生出好奇心。封峰把橙子给耿小杰,去洗手穿外套,换鞋子,说:“你还要吃什么吗?买羊肉串吃不?”

    耿小杰摆手:“不用了,谁找你?”

    封峰:“一个朋友。”

    耿小杰:“新找的吗?”

    封峰:“还算不上呢。”

    耿小杰:“!!!”

    封峰真是诚实啊!耿小杰彻底没话说了,答话居然半点不含糊,封峰说:“他叫张勇,你要去看吗?”

    耿小杰说:“算了。”

    封峰说:“好奇的话就一起去。”

    耿小杰想了想,说:“我不想和陌生人说话,远远看一眼可以吗?”

    封峰道:“当然,多穿点,我去超市里和他说话吧。”

    耿小杰跟着封峰下楼,封峰提了个袋子,给那人带下去,朝耿小杰说:“里面是围巾和手套,还有外套,是他前几天下雪的时候借给我的。”

    耿小杰点了点头,封峰出去,耿小杰站在远处看。

    那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感觉比陆飞虎年纪大,有三十四五岁了吧?超市里的灯光很亮,耿小杰像个偷偷摸摸的偷窥变态,跟着两人进了超市。

    封峰把纸袋给他,叫他“勇哥”,那男人穿一身风衣,笑容带着点不羁,皮肤也没有陆飞虎好,有点黝黑。

    还挺帅的,耿小杰心想,身材也不错,有种成熟的魅力,当然,和陆飞虎比简直就是差太远了。和赵翔比呢?赵翔比较阳光,嘻嘻哈哈的很亲切,这个大叔则比较温柔,成熟。

    张勇道:“给你买点吃的。”

    封峰说:“我自己有钱。”

    张勇说:“你在人家家里吃住这么久,多不好意思,带点东西上去。接电话那人就是你朋友?”

    耿小杰在货架左边,张勇和封峰在货架右边,耿小杰很想说他付了房租的。

    但封峰没有说自己付房租的事,只揶揄道:“别人都没说话呢,你还替我紧张这个做什么。”

    张勇:“总归不好,买箱牛奶送他们吧,旺仔的怎么样。”

    耿小杰装作看货物,反正张勇也不认识他,大摇大摆过来,朝封峰使眼色,示意他看中间的伊利金典,意思是不要旺仔的,要这个,这个牛奶好喝。

    封峰嘴角抽搐,想笑又不敢笑。

    “买伊利的吧。”封峰说:“他不喝太甜的。”

    张勇提了牛奶放在车上,耿小杰又走到一边,抬头看猫粮架子。

    封峰:“买点妙鲜包给小虎吃。”

    耿小杰心道太有默契了!峰峰你真是好哥们儿!

    耿小杰走了,封峰拿了好几个猫罐头和妙鲜包,张勇又在翻安全套,朝封峰笑了笑,小声道:“要么晚上别回去了。”

    封峰说:“不行,刚才手机都没带出来。”

    张勇道:“给他打个电话,我这有。”

    封峰说:“算了,以后吧,对不起,勇哥,我还没想好。”

    张勇搭着封峰肩膀,小声说:“没想好什么?”

    封峰看着张勇的双眼,片刻摇了摇头,说:“我请你吃蛋糕吧。”

    张勇说:“去开房,好吗。”

    封峰说:“不,现在不。咱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呢。”

    张勇说:“刚好一个月,所以今天想和你说说话。开个房,聊天?抱着你说说话,我很想你。”

    耿小杰默默算了一下,封峰来西安已经快两个月了。也就是说这个人是他在海底捞上班的时候认识的?一直没听说,口风也真紧。

    封峰沉吟片刻,似乎有点松动,耿小杰心想:可不能相信他啊!怎么可能盖棉被纯聊天!你跟着他去,明天回来菊花就保不住了啊!!

    封峰说:“明天还要上班呢,下次吧。”

    张勇说:“是我忘了,明天去接你吧。”

    耿小杰买了盒巧克力和棒棒糖,在隔壁付账的地方排队,和封峰迅速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几乎是同时心里说:不用了,不要来。

    但封峰考虑良久,最后还是说:“好,但是不能一起吃饭,飞虎哥去出差了,小杰一个人在家。”

    张勇说:“叫他一起来吃就行。”

    封峰笑道:“飞虎哥会揍我的,等当家的回来,再正式介绍你们认识吧。”

    张勇笑了起来,端详封峰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