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3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床边,仔细地亲吻耿小杰的唇,说:“哥会给你打电话。”

    耿小杰:“是什么事?很重要吗?”

    陆飞虎:“不是什么大事,加工厂那边有个补充的协议要签。”

    耿小杰都有点迷惑了,陆飞虎的吻给他的感觉是心里没有别人,但是说走就走,又完全没有预兆。

    “那你多带点衣服。”耿小杰说:“哈尔滨很冷了。”

    陆飞虎低头穿靴子,说:“知道了。”

    耿小杰说:“我爱你。”

    陆飞虎头也不抬道:“我也爱你。”

    那时候耿小杰的眼泪就快出来了,缩在他的蜗牛壳里,陆飞虎却没注意到,说:“这就走了,不要吃泡面,幺儿等我回来,顺利的话一两天就回家了。”

    陆飞虎走了,耿小杰躺在床上发了一会呆,开始脑补了。

    他的末日来了,怎么会这样?!到底是什么情况?陆飞虎的行为实在是太可疑了,感觉就像一刻也不想呆在家里,和自己在一起就这么煎熬吗?相处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成天走神。

    要是他真的喜欢上别人了,我该怎么办?

    耿小杰开始幻想陆飞虎和他提分手的场景了,哦老天……他应该会给自己不少钱吧,像他这种重情重义的,说不定会把钱全给他。

    然后两个猫一人一只,连小虎都带不走,只能带那只被人嫌弃的暹罗猫,不对,小坤离开了小虎就绝食不吃饭,只能让它们在一起。那就只好给陆飞虎养了。

    耿小杰幻想的场景里,自己拖着一个旅行箱,抱着两只猫去机场的场景,转变为自己连猫都没有了,抚养权都争不到,孤零零的去机场。

    就像电视上演的那样,要挽回一个男人的心,如果有个真正的儿子会不会好一点……耿小杰被自己给雷死了,怎么会想到这种事情!

    外面门铃响,回来了?!

    耿小杰跳下去开门,门外是带着大包小包的封峰。

    “飞虎哥说他有事临时要出差。”封峰说:“让我过来住几天陪陪你,督促你别吃泡面。”

    耿小杰蔫了,说:“哦,你去上班吧,我给你收拾东西。”

    封峰把东西放进来就走了,还给耿小杰带了早饭。

    耿小杰吃完早饭才想起要刷牙,刷完牙,开始看报纸。

    还有十来天才过年,过完年要等到正月初五才去找工作,太崩溃了。耿小杰想可能去上班以后会好点吧,但这种事,就算工作也不可能完全排遣压力啊。

    坐在家里也会有压力,这社会太坑爹了。

    耿小杰吃饱饭,开始上网逛论坛,他有点迷茫,于是在那个同志论坛的版块上发了个情感求助帖子。

    帖子名:【我男朋友出轨了吗?】

    具体描述了几句陆飞虎的性格和外貌,耿小杰对他的形容当然是很帅,而对自己的形容描述则是一般般。再说了这几天自己起疑的经过,内容。

    短短半小时,版友在下面回了几十个帖子,清一色说:“就是出轨了!别想了!分了吧!”

    耿小杰:“……%¥#@”

    还有人现身说法,从前男朋友热恋的时候是怎样怎样的,两个人住一起后,就开始发现对方有点可疑,最后发现,那个零居然一脚踏两船,还和以前的攻勾搭在一起。

    最后得出结论:“你们零没有一个好东西,成天甩人,活该被甩。”

    耿小杰:“……”

    再过一小时,下面群妖乱舞,什么话都出来了,还有人去翻耿小杰的论坛照片,说你的qq多少,加个qq视频一下吧,哥哥疼你。

    又有人问他是一还是零,更有小零找耿小杰要他家小攻的联系方式,说“我帮你抢回来!包在我身上!”。

    至于“抢回来”以后陆飞虎归谁,就不得而知了。

    耿小杰简直想摔电脑,去申请删帖,qq图标一闪一闪。

    少时风流:【宝贝,现在知道退伍兵的滋味了?】

    蜗牛:【没有啊我只是帮我朋友问的。】

    少时风流:【我帮你把帖子删了吧,不用谢。】

    蜗牛:【真的不是我,我朋友就在我旁边,我让他和你说?】

    耿小杰正要施展精分大法,有机分裂出另一个“朋友”出来和少时风流对话,以掩饰自己的窘境时,消息又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翌日,耿小杰醒的时候看见陆飞虎在收拾东西。

    “怎么了?”耿小杰犹如五雷轰顶。

    陆飞虎说:“还要去哈尔滨一趟,一点后续工作要处理。”

    耿小杰:“……”

    “怎么说走就走?”耿小杰问。

    “机票是昨天晚上订的,你睡着了就没给你说。”陆飞虎笑了笑,朝耿小杰一扬眉。

    耿小杰道:“哦,几号回来?”

    陆飞虎道:“除夕前一定回来,不会让幺儿在家里一个人过年,放心。”

    耿小杰彻底懵了,清晨,陆飞虎坐到床边,仔细地亲吻耿小杰的唇,说:“哥会给你打电话。”

    耿小杰:“是什么事?很重要吗?”

    陆飞虎:“不是什么大事,加工厂那边有个补充的协议要签。”

    耿小杰都有点迷惑了,陆飞虎的吻给他的感觉是心里没有别人,但是说走就走,又完全没有预兆。

    “那你多带点衣服。”耿小杰说:“哈尔滨很冷了。”

    陆飞虎低头穿靴子,说:“知道了。”

    耿小杰说:“我爱你。”

    陆飞虎头也不抬道:“我也爱你。”

    那时候耿小杰的眼泪就快出来了,缩在他的蜗牛壳里,陆飞虎却没注意到,说:“这就走了,不要吃泡面,幺儿等我回来,顺利的话一两天就回家了。”

    陆飞虎走了,耿小杰躺在床上发了一会呆,开始脑补了。

    他的末日来了,怎么会这样?!到底是什么情况?陆飞虎的行为实在是太可疑了,感觉就像一刻也不想呆在家里,和自己在一起就这么煎熬吗?相处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成天走神。

    要是他真的喜欢上别人了,我该怎么办?

    耿小杰开始幻想陆飞虎和他提分手的场景了,哦老天……他应该会给自己不少钱吧,像他这种重情重义的,说不定会把钱全给他。

    然后两个猫一人一只,连小虎都带不走,只能带那只被人嫌弃的暹罗猫,不对,小坤离开了小虎就绝食不吃饭,只能让它们在一起。那就只好给陆飞虎养了。

    耿小杰幻想的场景里,自己拖着一个旅行箱,抱着两只猫去机场的场景,转变为自己连猫都没有了,抚养权都争不到,孤零零的去机场。

    就像电视上演的那样,要挽回一个男人的心,如果有个真正的儿子会不会好一点……耿小杰被自己给雷死了,怎么会想到这种事情!

    外面门铃响,回来了?!

    耿小杰跳下去开门,门外是带着大包小包的封峰。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