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1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是心不在焉,原来他一早就在担心这个……他去哈尔滨是追债来着!自己真是太傻了!

    陆飞虎说:“哥烦得很。”

    耿小杰怔怔站着,陆飞虎又说:“钱都押在原料上,老廖负责联系那边加工厂的人,一翻脸,厂家就不帮忙加工,陕宝的货也交不上,老廖跑了,报案没抓住。那边公安在查,可能抓不到人了。”

    “哥那天想绑架老廖的老婆儿子,威胁他还钱,在他家门口守了一天,正想下手的时候,你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快点回家……”

    陆飞虎说着说着,眼眶有点发红。

    耿小杰冲上去紧紧抱着陆飞虎,松了口气。

    先前担心的一切原来都是在吓自己,耿小杰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抱着陆飞虎不松手。

    陆飞虎摸了摸耿小杰的头。

    耿小杰:“吓死我了!!原来是这样……还以为你出轨了,不是出轨就好……”

    陆飞虎:“……”

    90

    90、第九十章 ...

    陆飞虎很累,回来就倒在沙发上,叹了口气,眼睛还发红,说:“幺儿,想你了。”

    耿小杰抱了他一会,摸了摸陆飞虎的头,说:“吃年夜饭吧。”

    陆飞虎笑了起来,耿小杰放好他的行李,把衣服扔进洗衣机洗。翻出封峰的海底捞调料,找到冰箱里的速冻丸子和肥牛,羊肉卷,鱼皮饺子,没有青菜,将就了。

    十点,一切就绪,开吃。

    耿小杰给陆飞虎斟了点酒,说:“新年快乐。”

    陆飞虎笑了笑,说:“新年快乐。”

    “钱可以再赚。”陆飞虎给耿小杰烫牛肉:“被抓进去了划不着,还好你打了个电话,差点就做错事了。”

    耿小杰道:“嗯,人回来了就好,被坑了多少钱?”

    陆飞虎:“很多,上次的钱被他卷走一大笔。原材料商那边还在催货款,哥拿着回款付清一部分,没全还上。”

    “没有加工过的原草不好卖,王志成那边不接,要全部换成钱的话只能托人去卖,东北那边的零售商我不熟,又怕被骗。现在寄存在一个朋友的库房里。接下来如果抓不到老廖,就只能低价出货去还钱了,损失实在太大。”

    耿小杰说:“他为什么和你吵架?能要回来吗?”

    陆飞虎说:“希望吧,已经在当地报案了,这种事情很难说,看运气。能抓到人,钱追回来最好,但我们也要作好追不到钱的打算。”

    耿小杰问:“他去哪里了?”

    陆飞虎说:“不清楚,失踪了。”

    陆飞虎叹了口气,又说:“听他家里人说,老廖包了个情妇,带着她去广东玩,手机一直关机,没动静。”

    耿小杰心惊:“不会被杀了吧!”

    陆飞虎险些被噎着,片刻后道:“这个倒没想过,哥觉得不太可能。”

    “那接下来怎么办?”耿小杰终于提出了这个问题。

    陆飞虎把羊肉放在耿小杰碗里:“不知道呢,这几天都在想。找不到人,他以前是我老队长,也是特种兵,真要躲的话,两三年内没有希望了。”

    耿小杰说:“今天过年可以先不想。”

    陆飞虎笑了笑,说:“行,喝。我干杯,幺儿随意。”

    二人笑着碰了杯,就像恋人,又像朋友,更像兄弟俩。

    耿小杰嘴上说不想了,心里却忍不住一直想,表情都写在脸上,吃完陆飞虎去收拾,耿小杰就躺在沙发上一直想一直想。陆飞虎在厨房洗碗,随口和耿小杰开始说一堆有的没的。

    陆飞虎很少背后说人坏话,或许还记得当年廖司恺帮他挡过子弹的救命之恩,没有骂什么断子绝孙一类的话。

    耿小杰渐渐听听明白了,廖司恺认为他分得太少,要陆飞虎给他多点,因为他觉得,药材公司的批文是他去联系的,加工厂也是看他面子才接的活儿。陆飞虎出钱,他出力,谁也少不了谁,赚的钱对半分很正常。

    而陆飞虎则坚持认为生意刚起步,不应该过早谈分钱的事,想把一部分利润留下来作流动资金,当然,该给廖司恺的还是不会少,按从前谈好的来。

    廖司恺见这生意有赚头,便觉得自己亏了,谈完这次后也没再说什么,陆飞虎便以为说开了。

    但过了几天,廖司恺带着钱去西藏提完货,不知道又动了什么念头,把药材加工到一半,居然就在当地低价批发掉,带着钱直接跑路。

    陆飞虎打通一次电话,两人说着说着就在电话里吵了一架,彻底翻脸。陆飞虎也没想到,当初的廖司恺经过这些年竟变了这么多。

    陆飞虎思考了几天以后决定再找他道个歉,认真谈谈,不料廖司恺却关机了。陆飞虎这下真是没辙了,廖司恺也是特种兵出身,抓人根本抓不到,就算单对单打起来,估计也是个两败俱伤的下场,或者说,廖司恺就是看准他不敢动粗,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才拿着钱放心跑路。

    而报案立案,抓这种诈骗犯,没个三年五载几乎不用指望了。

    加工厂那边怎么办?能换一家吗?耿小杰想的却是以后的问题。

    “哥。”耿小杰问:“他是想自己开公司吗?”

    陆飞虎说:“有可能吧,他现在手头也有资金了,搞不懂他,哎。”

    陆飞虎嘴上说搞不懂,其实俩人心里都明白得很,耿小杰知道陆飞虎这时候心里一定十分难过,钱没了可以再赚,这么多年的友情,却比不上这几十万。几十万顶多也就是王旭的一个马达……不对,这时候为什么会想到马达的事情?

    耿小杰道:“以后咱们还能买到药材,做这个生意不?”

    陆飞虎道:“药材能买到,但要把欠款先全部还完,那边是藏区,都有严格规定,必须按合同上写的来,先给一小部分货款,剩下的大部分要在一个销售期内结清,不见钱不发货。这个我已经还了一大半,还欠着呢,不行的话就把放在别人家里的虫草都低价卖掉,去还材料的钱。”

    耿小杰觉得很难办,又问:“那部分不会也被吃了吧。”

    陆飞虎叼着烟在厨房洗锅,说:“不会哟,那是白维安的亲戚,吃不了,给他媳妇炖老鸭汤都喝不完。问题就是咱们手头没多少现金了。”

    耿小杰说:“哦对,还欠着广告费哦。”

    陆飞虎说:“王志成是认识的,可以拖,上门要钱你跟他们说现在没有就行,我不出面。”

    耿小杰道:“他不会找人来揍我吧……”

    陆飞虎:“不会揍你的所,没钱就是没钱,对他实话实说就行,揍你做什么,揍你又不会掉钱出来,当你是摇钱树么。”

    耿小杰:“哈哈哈,那加工厂怎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