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5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有三千块钱呢。但是我做的很糟糕啊,好丢人啊!”

    陆飞虎看了一眼,说:“这么好看!不错,别想钱的事,好好做,一定能拿奖的。哥告诉你,你越是想奖金,就越是拿不到,只有忘了奖金才有机会。”

    “哦……”耿小杰懒洋洋地用鼠标划拉,强迫症一样地把那个模型翻过来,又翻过去。

    陆飞虎坐在餐桌一旁给耿小杰削苹果,耿小杰翻着翻着眼睛一亮,凑近些,有灵感了!开始修改小细节!

    陆飞虎看得笑了起来,耿小杰从电脑后瞥了他一眼,问:“笑什么?”

    陆飞虎说:“你认真的时候很可爱。”

    耿小杰嗯嗯点头说谢谢,陆飞虎表情又有点郁闷。

    说不郁闷是不可能的,但郁闷后悔能怎样?

    耿小杰做了一会就把程序关了,起来边走动边思考,然后坐回来查公司有什么起死回生的妙招,顺便找创业经验给陆飞虎看。

    耿小杰:“这上面说了,受过你恩惠的人最好不要相信,因为他们有负债感。曾经施恩予你的人反而可以相信,这是一种人性的普遍的心态。二战的时候有两家犹太人,为了逃避纳税人的屠杀……”

    陆飞虎:“纳粹人哦,关纳税人啥子事,欺负老子没文化么。”

    耿小杰:“嗯纳粹,他们各自去找逃难的地方,第一户犹太人曾经出手挽救过一个公司的倒闭,是那家波兰人的债主,希望那人收留他们全家,结果被出卖了。”

    “第二户则是犹太人的债主,一个投资方,最后救了他们全家。”

    耿小杰道:“由此可见,避难的时候找债主反而更安全……”

    陆飞虎:“以前上心理课的时候,教官也说过这个案例,但老廖明显就是我的债主,是不是?”

    耿小杰挠了挠头,心想也对,廖司恺救过陆飞虎的命呢,这可是最大的债主,照理不该出卖他才对。

    “也可能这个定律对中国人无效。”耿小杰道:“算了。”

    陆飞虎喂媳妇吃苹果,耿小杰又教训道:“下一次一定要小心了。”

    陆飞虎点头道:“没有下一次了。”

    “老子这次要能东山再起。”陆飞虎道:“以后就让老廖等着。”

    耿小杰说:“也有可能是他怕你做熟了就一脚那什么……把他踹开。”

    陆飞虎道:“我是个讲情义的人。”

    耿小杰嗯了声,摸了摸陆飞虎的脸,同情的说:“但在这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纸醉金迷的社会里,大家都觉得情义不能当饭吃。你要与时俱进。”顺便把刚削下来的苹果自己吃了,苹果芯朝他嘴里塞,不浪费。

    陆飞虎哭笑不得,起身去洗手,说:“我去老廖家,看见他媳妇带着儿子,快过年了,孤苦伶仃的,母子还在等他,也是可怜人。”

    耿小杰说:“你不会出轨包二奶或者二公什么的吧,二零。”

    陆飞虎:“你就是二零!还包什么二零!很二的零!”

    耿小杰哈哈大笑,片刻后门铃叮咚一声,陆飞虎警觉地眯起眼,有客人上门?

    耿小杰轻手轻脚地凑到猫眼前,看到王志成带着个秘书。

    靠!保安怎么放进来的!还是高档小区呢!陆飞虎看了一眼,耿小杰便用口型道:(怎么办?)

    陆飞虎示意耿小杰稍安,穿着睡衣,开门道:“王哥!哎来得真早。”

    王志成笑道:“年初三,来叨扰了。”

    陆飞虎把客人让进来,这家里根本不像个公司,王志成第一次来,看到陆飞虎和耿小杰还穿着情侣睡衣,忍不住莞尔。

    陆飞虎道:“小杰,泡茶。”

    耿小杰进去换了衣服,出来烧水泡茶,陆飞虎趁这当口闪身进去换衣服,一会穿着毛衣牛仔裤出来,棉拖鞋没换,说:“刚起步,办公和住宿都在这里了。”

    王志成道:“不错不错。”

    耿小杰洗了一轮功夫茶杯子,陆飞虎接手,示意他可以滚蛋了。耿小杰坐回去上网,客厅里吞云吐雾的,耿小杰以毒攻毒,也点了根烟逛论坛,听客厅数人说话。

    讨债的……讨债的来了。王志成一开口,果然就是说广告费的问题。

    春节前的礼盒装卖得很好,王志成准备要求陆飞虎投放更多的广告。

    陆飞虎开始和王志成打太极了,说:“我联系了另外一家广告商,准备做个比较新概念的广告,到时候找你们商量。”

    王志成的随行秘书拿出一份市场调查表给陆飞虎看,王志成说:“目前这家信用比较好,你说的是哪一家?”

    陆飞虎问:“小杰,前几天说的那家叫什么名字?”

    耿小杰随手查了下百度,报给陆飞虎个名字,陆飞虎说:“资料都在他那边,过年休息没怎么整理。王哥,喝茶。”

    王志成说:“他们老总在年前就找我,希望能把广告费结清,好准备下一期,飞虎你现在看看怎么样,作个决定,我好回去打个招呼。是做还是不做,也好给他们个准信。”

    陆飞虎迟疑片刻,无奈道:“尾款你们拿去抵广告费吧。”

    王志成又笑道:“问题是尾款还有一段时间才能结清,公司那边总经理的意思是,广告不要断,后期的销售才能跟上。当然这个项目是咱俩合伙做的,我全听你意思,你有广告商也可以,这个尾款呢,咱们最好今天能还了,这样也不欠人家的,方便我整理新一年中的季度计划……”

    说到这里,一而再再而三地催钱,就连耿小杰也隐约听出来了——王志成是不是吃了广告公司的回扣哟,八成跑不掉。

    耿小杰有点担心,陆飞虎起身道:“借个地方说话,王哥。”

    那秘书马上会意,走到门外,耿小杰收拾笔记本进了房间,陆飞虎的声音隐约从客厅传来。

    “实话说吧,王哥,那姓廖的有点不靠谱……”陆飞虎重重叹了口气,说:“老弟被他坑了,是我自己不小心,也不能说什么,但广告费希望能先放宽几天……能帮着垫一下最好,利息咱们照旧,有难度的话,老弟自己去想办法……我还有一部分货款抵押在你们手头上不是?总不可能不还钱的,对吧?”

    耿小杰心里扑通扑通跳,王志成岔开了话题,询问详细情况,陆飞虎一一如实回答。

    王志成道:“这可有点麻烦了……”

    陆飞虎说:“我是打算找战友们借点钱周转,再去把加工方的路子打开,你也知道,这个生意利润空间很大,只要多跑几趟……”

    王志成:“但是这个广告费着实有点麻烦。合同上是我签的字,黑底白字写得清清楚楚的,你不还他,公司就要追究我的责任。况且货款结算期要等到四月份,广告商那边找上门来,你让我怎么办?”

    陆飞虎蹙眉道:“我没有说不还,只是希望那边能宽限一段时间。等我把这边的问题解决了,开春再跑一趟,有多少都还。”

    王志成沉吟不语,陆飞虎又道:“我保证这个生意能持续做下去……”

    王志成道:“这样吧,飞虎,你想想办法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