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3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

    耿小杰心想封峰这家伙也真够彪悍的,说:“飞虎哥已经想过办法了,老廖父母死了,有个弟弟在广州打工。他和媳妇家里也没值钱东西,电视机冰箱什么的,卖给收废铁的也填不上啊。”

    封峰也没话说了,沉吟片刻后道:“那家伙以前也穷吗?飞虎哥怎么会这样就被坑了啊!他是特种兵不是吗?”

    耿小杰道:“对啊,但坑他的人也是个特种兵啊!特种兵坑特种兵,估计那家伙比飞虎哥段数还要高点吧。”

    封峰:“……”

    耿小杰:“综上所述,飞虎哥在特种兵里还不算太拔尖的,强中自有强中手什么的……”

    封峰:“%¥#@&……”

    耿小杰:“他和飞虎哥开始做生意前,也是走南闯北的,一直找不到好机会。没本钱,人脉倒是挺广。我还有点怀疑他失踪是被人抢了有生命危险呢。”

    封峰:“让他去死吧,特种兵呢,哪有这么容易死。”

    耿小杰道:“哎,特种兵也麻烦,侦察和反侦察能力都很厉害的,要跑路的话飞虎哥去追,就像个美国大片一样。”

    封峰道:“我说句实话你别生气,刚来那会听飞虎哥说他在做生意,就有种他会被人坑的感觉。重庆人本来就直来直去的。”

    耿小杰道:“我也觉得……话说我为什么也会有这种想法。”

    封峰道:“不过算了,好歹他的命也不止这点钱,这么想想,也就安心了。不然救命之恩,几辈子也还不上呢。”

    耿小杰道:“你就是怕欠人情。”

    封峰笑了笑,说:“我走到哪儿都怕欠人情。”

    耿小杰:“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嘛。”

    翌日大清早: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赵翔笑道:“幺儿弟弟,又见到你了!好高兴哦!”

    “个人爬!”陆飞虎一脚要踹,赵翔忙避开大叫:“哦日哩吗。”

    陆飞虎怒道:“哈批赵翔!跟你说,老子烦球的很!莫要添麻烦哎呀!”

    耿小杰嘴角抽搐,去给赵翔腾地方,赵翔带了很多特产,几乎不用去买肉了,不错,可以省下不少钱。

    赵翔搓了搓手指,道:“教官借点钱嘛,上班了还给你。”

    耿小杰:“……”

    陆飞虎:“……”

    两人同时心想,我们的生活费还是找你媳妇借的,不过都没说出口。

    陆飞虎去拿了三百块钱给赵翔,说:“没得了,拿到起,楼下有自行车。”

    赵翔道:“好嘛,都恁个,我给你们做饭。”(好吧就这样了)

    赵翔来了,家里一下就感觉热闹了不少,今天是年初六,大部分商店都开业了,耿小杰每天起来就盯着邮箱不停地刷新,刷新,刷新……

    陆飞虎:“你不要一天到晚盯着,没有用的。”

    耿小杰:“我——得——奖——了啊啊啊啊!!!”

    耿小杰抓狂大叫,赵翔还以为着火了,跑出来道:“啷个了啷个了!”

    陆飞虎吹了声口哨,说:“好多钱嘛!”

    耿小杰面无表情道:“一千五,二等奖……”

    陆飞虎:“……”

    耿小杰:“又要一个月后才发,太坑爹了吧!”

    陆飞虎安慰道:“没啥子得,不错不错。”

    耿小杰:“我再找点单接接看……奇怪了师兄们的单怎么都这么贵,我就碰不到呢……”

    赵翔在用陆飞虎的笔记本,陆飞虎反而没事做了,看了耿小杰一会,说:“先不做了嘛,哥奖励你撒。”

    耿小杰道:“奖励啥……”

    陆飞虎把耿小杰抓起来,抓到房间里,关上门,开始做爱。

    耿小杰喘着气,背后垫着个枕头,陆飞虎让他靠在床头,分开他两腿就要从正面插入,一动一动的时候手上又轻轻给他套弄阳根。

    耿小杰呼呼地喘气,忽然就走了神。

    “在想谁。”陆飞虎面瘫状问。

    耿小杰:“没……想事情。”

    陆飞虎停了动作,说:“想什么事情。”

    耿小杰脸上泛着红晕:“要么我去卖个肾吧。”

    陆飞虎:“……”

    耿小杰:“反正我又不用当一……”

    陆飞虎啪啪啪地猛顶,耿小杰语无伦次地大叫,不提这事了。

    客厅电话响,陆飞虎又停了动作,一脸无奈,白天做爱就是这点麻烦。

    “不接了。”陆飞虎说:“继续。”

    耿小杰:“别……啊!去接……呜呜……”

    陆飞虎趴在耿小杰身上,在他耳边亲来亲去,外面打电话的人非常有耐心,说不定又是追债的。

    赵翔在隔壁房间开门,跑出去接电话。

    “陆总!有人找你!”赵翔过来敲门。

    陆飞虎不耐烦道:“跟他说我不在!”

    耿小杰道:“别!去接去接……万一是好事呢。”

    陆飞虎只得草草穿上条四角内裤,近乎全裸出去接电话,耿小杰头晕脚软地起来,穿上棉睡裤,打开房门张望。

    赵翔神秘兮兮道:“女的,你也认识?”

    “女的?”耿小杰莫名其妙,赤着上半身,只穿条长裤,挡开赵翔捏他胸口的手,说:“不认识啊。小心封峰揍你哦,别摸来摸去的。”

    耿小杰去喝水,听到陆飞虎打电话时说:“是的,目前在供货环节出了点小问题……”

    是生意!耿小杰马上就来了精神,过去沙发上,陆飞虎腾出一手搂着他,按了免提。

    电话里一个女人的声音,带着点严厉。

    女人:“陆总,我这人一向是有话直说,陕宝药业投放了广告,后续销售没跟上,我觉得这么好的机会,最好是不要白白浪费了。”

    陕宝药业就是王志成的那家公司,耿小杰心想是他们的竞争对手?啊!想起来了!当时他和陆飞虎去推销的时候,一共去了两家,有一家的老板是个五十来岁的女人,就是她了。当时还说自己和陆飞虎太年轻。

    陆飞虎摸了摸耿小杰的头,把他抱在怀里,说:“没有办法的事,当时也没有想到会在那方面出问题,解决需要一段时间。梁总怎么突然想起这事了?”

    那叫梁总的女人答道:“我这人一向不会像陕宝他们冒险,他们喜欢牵头,我喜欢看准了再做。这个虫草市场根据我们的调查,客户都很满意,还可以拓展不少潜在客户群。”

    陆飞虎苦笑,说:“那边有动静了,一定先联系您。”

    梁总说:“好的,我是真心想合作,希望你认真考虑。年轻人,有什么考虑不周可以理解,都是在失败中磨练出来的。”

    陆飞虎嘴角抽搐,又挨训了,说:“好的好的,挂了,再见。”

    耿小杰哈哈大笑,问:“她要做什么?”

    陆飞虎说:“前两批王志成那边卖得好,她听说了,现在想来找咱们批发。”

    耿小杰说:“那很不错啊!你卖给她吗?”

    陆飞虎道:“八字还没一撇呢,原草的货款还没还清,得先借到钱还回去,还得加上下次的订金才能提货。前几天我找了个人,去那边联系了新的加工厂,这次是生意往来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