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7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耿小杰问:“后来你就来西安了吗。”

    梁总点头道:“撑过去,就没事了。”

    耿小杰好奇道:“钱还了吗?”

    梁总说:“没有,联系不上。阿姨当时看到你们两个年轻人,想出来做生意,心里就笑,肯定得吃亏,你说是吧,没几天就被坑了。你朋友也真是蠢,五万块钱留下来当启动资金,东山再起,不是很好的事情么?怎么不赖?”

    耿小杰心里真唏嘘,听到这话,要是陆飞虎在,说不得会冒火吼她。但耿小杰性子随和,说:“嗯,不过我还是挺为他自豪的。”

    梁总说:“年轻是很好的事,有失败的机会,只要能爬起来,以后都不难,就怕一次受了打击都不能振作。上次给他打过电话,我还挺想接这个项目的,可惜他又不做了。”

    耿小杰说:“他要做的,就是现在货款还不上。要再做下一笔,还得几十万的钱,那边不让赊账。启动资金我们也想过,主要是那五万元杯水车薪,实在不够。”

    梁总又道:“我要是他,我就动员所有的人际关系,能借就借,全部填上……”

    耿小杰道:“那太孤注一掷了,他现在也在想办法。有眉目了就联系你呗,陕宝药业应该不会再愿意和他做了。”

    梁总笑了笑,说:“他不能再和陕宝做,因为你想,陕宝拿了他的货,卖了钱,一定会先拿来抵广告费,你说是不是?”

    耿小杰心想这女的还是挺狡猾的,梁总又道:“我这人一向有一说一,你别说,我不是第一个找他合作的,但只要陆飞虎他想再做,还是得来找我。所以做生意,找到合适的时机,远远比进入市场早更重要,有时候这个时机呢,是和抢占市场份额的时机重合,这个时候就要下手‘快’、‘狠’、‘准’,如果没把握好时机,就不如不做。有时候又因人而异……”

    耿小杰心道:其实你说的挺有道理,但实在是太啰嗦了。

    梁总又说了半天,耿小杰只是嗯嗯地点头,左耳进右耳出,听了一部分。

    最后耿小杰盖上车前盖,说:“好啦,梁姐……”

    梁总道:“叫阿姨。”

    同事提着水枪过来给她洗车,耿小杰说:“梁阿姨,你的刹车有点松,我顺便给你调好了。”

    梁总道:“谢谢你了。”

    刹车出问题是很麻烦的,朝严重了说,很有可能会导致一场车祸,耿小杰无意中等于是救了梁总一命,但他没有邀功请赏。

    梁总说:“多少钱?”

    耿小杰报了价钱,梁总回车上拿钱,说:“哎,坏了。”

    耿小杰:“……”

    梁总说:“我钱包忘在公司了。”

    耿小杰忙道:“没关系,下次再来的时候给也行。”

    梁总说:“真不好意思。”

    老板在另一边问:“小杰,是你的朋友吗?”

    耿小杰道:“对,我先垫着吧。”

    老板大手一挥说:“没关系,什么时候路过再给,空了常来。”

    梁总呵呵笑,说:“那谢谢了。”

    梁总开车走了,耿小杰说:“我帮她垫着吧。”

    老板听到梁总和耿小杰的对话,依稀也听出了点什么,说:“不用。”

    当天陆飞虎过来接他,和耿小杰买了包栗子,两人吃着走路回去,陆飞虎听耿小杰说了这事,耿小杰说:“宝马多少钱?八十万吗?开宝马的人应该不会赖账吧。”

    陆飞虎道:“你以为呢,开宝马的要赖账一样会赖。”

    耿小杰道:“哎算了。”

    陆飞虎说:“没事,你们老板是做生意的人,这种客户赖一次,他也就赔个几十,运气好信对了人,以后就多个老顾客了。”

    耿小杰道:“也对。”

    陆飞虎说:“那大妈说的有对的地方,也不一定全对,中国有句老话,吃亏就是占便宜,这道理她不懂。适当相信朋友,让利给顾客,能令你的事业更轻松。赚大钱的人,不能怕吃小亏。”

    耿小杰有点混乱,不知道该听陆飞虎的还是听那个梁阿姨的,陆飞虎又说:“当然,哥承认这次是我的错误,以后会避免。”

    耿小杰问:“赵翔呢?”

    陆飞虎:“骑自行车去接封峰了,我们先回去做饭。”

    耿小杰先下班,和陆飞虎在厨房里切肉,准备点白维安明天来过节,招待他的火锅。

    逢节庆的时候菜总是会难买,而且很贵。陆飞虎买了点活虾,黄鳝回来冻在冰箱里,明天可以直接下火锅吃,免得第二天去菜市场被宰。

    傍晚两人一起忙活,弄到八点,赵翔终于回来了。

    “耿——小——杰——!”封峰吃了炸药桶般怒吼道:“我日哩吗耶!你太不讲义气了!你当老子是什么!”

    耿小杰马上躲到陆飞虎身后,见赵翔不住赔笑,把封峰弄进家里来。

    “朋友就是拿来卖的。”耿小杰说:“别这么严肃嘛!”

    封峰:“……”

    赵翔:“我去和教官做饭哦,两个乖乖在外头等哈,莫吵架。”

    封峰怒吼道:“哪个是你乖乖!个人爬!”(谁是你乖乖,自己滚远点)

    耿小杰洗手出来,封峰气闷地倒在沙发上。

    “我走了。”封峰说:“你们吃吧。”

    厨房里切菜的声音一停,赵翔明显很紧张。

    耿小杰心里说:别傲娇了嘛,人家都辞职过来找你了,这么别扭做什么,赵翔再怎么说也比那个混账大叔好啊。嘴上却说:

    “哦,那你走吧,我自己吃栗子。”

    封峰看着耿小杰吃栗子,说:“给我吃点,你太不讲义气了。”

    耿小杰给封峰一个栗子,说:“你怎么不走。”

    封峰说:“我不想动,懒得起来,今天太累了。”

    耿小杰:“我拉你起来吧。”耿小杰拉着封峰的手,要把他拉起来让他滚蛋,封峰道:“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耿小杰哈哈笑,和封峰坐在沙发上吃栗子,看电视,两人各分一个抱枕抱着,靠在一起像个等腰三角形。

    作者有话要说:梁总问:“陆飞虎的生意不做了?”

    耿小杰想了想,边拧扳手,边头也不抬地说了事情经过。

    梁总无奈笑了笑,说:“就知道是这样。”

    耿小杰说:“没办法。”

    梁总一手拈着墨镜,老女人珠光宝气的,仍显得十分有风度,打趣道:“我说你们吧,就是太年轻,没有什么经验。”

    “嗯。”耿小杰点了点头,这点他也承认。

    梁总又道:“别怪阿姨说的话直,陆飞虎的想法也太幼稚,不成熟,当兵的人谁没几个战友?这些人,是,确实是过命的交情,但一旦退伍开始做生意,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早就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