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6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赵翔找了份工作,在宠物店当送货的,送家庭装猫粮狗粮。某天送完狗粮,在街上拣了只跟着他的流浪狗,打算也回家养儿子。

    于是家里就多了只狗,赵翔给它洗澡消毒打防疫针,起名叫旺旺,并警告那只傻狗,不许找陆飞虎儿子的麻烦。

    开始的时候两只猫虎视眈眈,小坤生怕这只狗对小虎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旺旺却很规矩,知道寄人篱下不能乱来,还会衔骨头讨好两只猫。

    时间一长,双方的儿子相处还算融洽。

    耿小杰开始了养全家人的任务,第一个月过去,发了四千多的薪水,设计的私活也有好几千,加一起八千多,足够养家里三个人外加两只猫一只狗,能过的很滋润了。

    陆飞虎则白天准备资料,联系战友再次打通渠道,要想办法抵押贷款,或者拉人来投资。傍晚和赵翔各骑一个二手自行车,铃铛声叮叮响,去接各自的幺儿下班。

    陆飞虎的进展几乎全是空头支票,被人忽悠的多,有兴趣的人很少。这年头都怕被骗,愿意相信他的没钱,有钱的不愿意相信他。

    搞到最后,一群不得志的退役战友还想到西安来找工作,帮陆飞虎的忙开公司,出人力。陆飞虎只得说现在资金周转有问题,等发展好了再挨个叫来。

    陆飞虎没事做的时候就提前过来,在对街看耿小杰忙活,有时候会主动帮他做点事,耿小杰闲了就在门口和陆飞虎说话,晒太阳。

    耿小杰:“晚上吃什么。”

    陆飞虎:“没想好,待会去买菜。”

    陆飞虎围着黑色围巾,一身黑风衣,戴着个墨镜,帅得简直无以伦比,耿小杰穿着技工服,脸上脏兮兮的,还傻子一样地笑,就像陆飞虎的陪衬。

    街角很多高中女生放学后偷偷张望,小声讨论。

    陆飞虎像个模特儿,且有种模特儿没有的英气。天暖和的时候穿件毛衣背心,格子衬衣,牛仔裤,简直是个爸爸型的居家温暖大男生,穿黑风衣时又酷得生人勿近。

    耿小杰:“我今天听了个笑话哈哈哈……”

    陆飞虎侧过来,两人小声聊天。

    陆飞虎的事业还没有进展,他把虫草都出清了,连着最后一部分产品的货款,一起还上原材料的欠款,也重新找了加工厂。

    加工厂那边的联系人需要他自己过去,并介绍他去送礼,重新办一份许可证。

    陆飞虎手头还有点流动资金,但在没有生意的情况下,不敢贸然把钱拿去开渠道,必须等到计划周全了,才能继续开始做生意。

    耿小杰也没有追问,而陆飞虎也很有耐心,他的意志挺坚强,几乎不怎么为外物所动。

    他对耿小杰说:

    “幺儿再辛苦点,再过一个月没有进展,哥去找份兼职,陪你一起上班。生意也努力不放下。”

    跟个这样的人在一起,耿小杰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四月,沙尘暴呜呜地吹,耿小杰和封峰趴在餐桌前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本来今天说好去踏青的,结果哪儿也去不了。

    封峰:“我又想分手了。”

    耿小杰趴在桌上露出眼睛,咕噜噜地看着封峰:“那你分吧,分手这么麻烦,我真佩服你。”

    封峰:“哎。”

    耿小杰怂恿道:“去吧,现在去。”

    赵翔在厨房烧汤,陆飞虎在拖地,经过时说:“幺儿不要教坏别个嘛,小心你哥揍你。”

    封峰:“太麻烦了,分手确实很麻烦。”

    耿小杰:“为什么又想分手了……”

    外面沙尘暴不能出去玩,浪费一天假,耿小杰整个人都像没壳的蜗牛,成了只蛞蝓,软绵绵的。语速慢得要死,说话还拖着话尾,就像有很多省略号。

    封峰也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说:“他这人坏习惯太多了,昨天我们……”

    耿小杰:“我突然觉得你说话好慢……”

    封峰:“你说话更慢……”

    耿小杰:“你快点说……“

    封峰:“他很喜欢看热闹,早上骑车过来,外面不是有沙尘暴吗。”

    耿小杰:“哦。”

    封峰:“路上有很多人,围着一个不知道什么在看热闹,他想停下来看,我让他快点走……”

    耿小杰:“他的生活太空虚了,难怪你们十点才来,看了很久热闹吗。”

    封峰:“我最烦这种看热闹的,催他的时候,他还边骑车,边时不时回头看,骑车不看前面,一过路口就撞了个电动车。”

    耿小杰:“……”

    封峰:“于是我们也成热闹了。”

    陆飞虎:“……”

    电话响,封峰说:“电话来了。”

    陆飞虎在洗手间里道:“你们两个去接!老子手上全是水!”

    耿小杰:“你去接吧。”

    封峰:“我是客人,为什么我去接,你去。”

    耿小杰:“你去。”

    封峰:“你去。”

    耿小杰:“剪刀石头布……”

    陆飞虎怒吼道:“快点!”

    耿小杰慢吞吞地背着蜗牛壳爬过去,电话停了,耿小杰又背着房子爬回来,说:“没有了。”

    电话又响了,耿小杰接起来,懒洋洋地说:“喂。”

    “你好啊,梁姐。”耿小杰说。

    陆飞虎擦干手出来,耿小杰说:“没有生病,嗯。”

    陆飞虎:“?”

    陆飞虎过去按免提,梁总的声音说:“陆总在吗?”

    “我在。”陆飞虎说:“是哪位?”

    梁总自我介绍,陆飞虎总算想起来了,说:“是,快有进展了。”

    梁总道:“春季的项目有一个空着,你真的没有兴趣?”

    陆飞虎道:“怎么会没兴趣?那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就是定金现在很头疼……”

    梁总说:“就不能请原材料商通融一下吗?”

    陆飞虎说:“空口无凭的,非常难。我们公司也没有固定资产,不能作抵押,我再想想办法吧,过几天给您答复。”

    梁总的声音里听得出笑意,说:“本来我也想过几天再说的,但现在想想,还是提前告诉你的好,你如果能在下个月的五号前过来,我们可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用等到销售完毕再找你结算了。”

    陆飞虎想了想,耿小杰插口道:“那不错啊,你们要多少?”

    梁总说:“先来六十盒三十六支装的原草吧,因为有一个日本商人正在关注这一块。六十盒对你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按照陆总你原来给陕宝的批发价,每盒八千,一共也就四十八万。我想只要你资金周转得开,后续钱就源源不绝地来了。原材料多少钱我不管,但想必也不是太难的问题。”

    耿小杰以口型问:(多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