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8

幺儿 作者:非天夜翔

      陆飞虎在洗手间里道:“你们两个去接!老子手上全是水!”

    耿小杰:“你去接吧。”

    封峰:“我是客人,为什么我去接,你去。”

    耿小杰:“你去。”

    封峰:“你去。”

    耿小杰:“剪刀石头布……”

    陆飞虎怒吼道:“快点!”

    耿小杰慢吞吞地背着蜗牛壳爬过去,电话停了,耿小杰又背着房子爬回来,说:“没有了。”

    电话又响了,耿小杰接起来,懒洋洋地说:“喂。”

    “你好啊,梁姐。”耿小杰说。

    陆飞虎擦干手出来,耿小杰说:“没有生病,嗯。”

    陆飞虎:“?”

    陆飞虎过去按免提,梁总的声音说:“陆总在吗?”

    “我在。”陆飞虎说:“是哪位?”

    梁总自我介绍,陆飞虎总算想起来了,说:“是,快有进展了。”

    梁总道:“春季的项目有一个空着,你真的没有兴趣?”

    陆飞虎道:“怎么会没兴趣?那边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就是定金现在很头疼……”

    梁总说:“就不能请原材料商通融一下吗?”

    陆飞虎说:“空口无凭的,非常难。我们公司也没有固定资产,不能作抵押,我再想想办法吧,过几天给您答复。”

    梁总的声音里听得出笑意,说:“本来我也想过几天再说的,但现在想想,还是提前告诉你的好,你如果能在下个月的五号前过来,我们可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用等到销售完毕再找你结算了。”

    陆飞虎想了想,耿小杰插口道:“那不错啊,你们要多少?”

    梁总说:“先来六十盒三十六支装的原草吧,因为有一个日本商人正在关注这一块。六十盒对你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按照陆总你原来给陕宝的批发价,每盒八千,一共也就四十八万。我想只要你资金周转得开,后续钱就源源不绝地来了。原材料多少钱我不管,但想必也不是太难的问题。”

    耿小杰以口型问:(多少)。

    陆飞虎比了个手势,示意成本要二十二万。

    耿小杰心想还是挺多的,40%就是八万八……九万块钱,加工厂那边还要花钱,怎么凑出来呢?

    梁总笑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陆飞虎道:“好的,我一定认真考虑。”

    陆飞虎挂了电话,耿小杰进去算钱,从房间里探头出来问:“原材料只要九万块钱,不是很多,能借到吗。”

    陆飞虎没说话,耿小杰又道:“问问西藏那边?”

    陆飞虎道:“他们不让赊账的。”

    耿小杰:“就几天时间啊,又不是很久,从西藏到哈尔滨,等等,送礼和跑哈尔滨的钱能赊账吗?”

    陆飞虎说:“幺儿,送礼怎么赊账?你送人家白条吗?送个给我看看?人家原料也不赊,你还没他办法。不能再去麻烦白维安了。”

    耿小杰:“你人都在那里,把你抵押在那里,我拿虫草去加工,卖了以后拿钱回来可以不?”

    陆飞虎:“你去啥子哈尔滨!路都找球不到!”

    耿小杰:“我可以的!或者你把我抵押在林芝,说拿钱来赎人还不行么。”

    陆飞虎:“……”

    耿小杰:“试试嘛。”

    陆飞虎:“幺儿,你昏了么,你对哥来说确实不止几千万几亿,对别人来说,能值几个钱!把你称斤卖么?”

    耿小杰:“或者我们去卖赵翔的肾嘛。”

    陆飞虎:“不跟你两个说,哎。”

    赵翔烧完汤出来,说:“哎,教官,拿点钱嘛。”

    陆飞虎掏裤兜,问:“好多嘛。”(多少嘛)

    赵翔:“十万有没得,峰峰太辛苦了,我想和他两个自己开店了,开店做串串数签签——”(串串:串串香,一种麻辣串小吃。签签:穿串串的竹签。)

    陆飞虎动作停,说:“做哩个窜窜!个人去卖个肾嘛。”(做哩个‘窜窜’:做你个头。)

    耿小杰:“卖他的吧,或者把赵翔抵押在那里。”

    赵翔:“???”

    101

    101、第一百零一章 ...

    “试试嘛。”耿小杰说:“说不定会赊呢?你定个期限。”

    陆飞虎还是没有说话,耿小杰说:“白维安上次亲自打过电话,别人多少要卖他面子的。”

    陆飞虎看了耿小杰一会,说:“不一定哦。”

    耿小杰:“试一下也不会怀孕的嘛。”

    赵翔把菜摆好,说:“白维安?就凭他?不知道哪年了!”

    陆飞虎和耿小杰同时怒道:“瓜批翔!闭嘴!”

    陆飞虎道:“关键是怎么说。”

    耿小杰道:“你和那人熟吗。”

    陆飞虎摇了摇头,耿小杰说:“先把提纲列出来,待会照着念吧。”

    陆飞虎拿了纸笔,潦草地写了几行字,随手涂掉,开场白,正题,赵翔和封峰坐在餐桌边,赵翔催道:“吃饭了撒!喂!”

    陆飞虎:“没心情!自己吃!”

    封峰道:“瓜批翔,个人吃。”

    赵翔做了半天的午饭,没人吃,一脸郁闷,说:“好嘛好嘛,你们都嫌弃我。”

    陆飞虎写了改,改了写,耿小杰把中间一行涂掉,说:“我觉得不用提白维安,效果也一样的。”

    陆飞虎说:“你说的对。”

    耿小杰又说:“要么把这边的情况也告诉他吧,包括远东药业的那个老总。”

    陆飞虎说:“你觉得有用么?”

    耿小杰道:“如果我是他,可能听诚实的人说话,说得很详细,会比较相信。”

    陆飞虎沉吟片刻,说:“行,就这样吧,试试看,听老婆的话才会发财。”

    耿小杰笑了起来,封峰说:“要给你俩求个神什么的吗。”

    陆飞虎:“随便,把你们家赵翔嘴巴贴上,我开始打电话了,大家不要说话。”

    陆飞虎深吸一口气,按下免提,今天是工作日,很快就接通了。

    对方是个女人,轻轻地咦了一声,陆飞虎把耿小杰抱在身前,说:“毛嫂?”

    毛嫂道:“飞虎吗?稍等一下,你毛哥在洗澡。”

    陆飞虎说:“不忙不忙。最近还好吧。”

    毛嫂笑道:“你毛哥差点被你气死了。”

    陆飞虎说:“一直不敢打电话。”

    毛嫂道:“钱追到了吗?”

    陆飞虎说:“没有。”

    毛嫂安慰道:“老毛年轻的时候也信错过人,以后小心就好。”

    陆飞虎嗯了声,说:“谢谢。”

    耿小杰说:“你是毛嫂吗?”

    毛嫂笑道:“哟,我知道了,你是小杰,上次飞虎过来吃饭的时候提起过你。”

    耿小杰:“呵呵呵,飞虎哥也说你家的饭好吃。”

    毛嫂笑道:“哎呀,真的不好意思啦。”

    耿小杰:“以后你们来西安找我吧,我带你们去玩。”

    毛嫂说:“好的一定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