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女警文洁 作者:春暖花开

      女警文洁 作者:春暖花开

    【】【第10章】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原创作者:micharo

    第十章,埋伏

    两人出发了,张咏打着哈欠开着车,旁边是白色衬衫套着黑色职业装的文洁,并不是自己想在这幺复杂的环境中穿裙子,而是为了节省每一秒的时间赶上自己等待了并且牺牲了将近一个月的重要时刻,随便找了一套衣服,连丝袜也没有穿就拖着还在急急忙忙提裤子的张咏冲下了楼。

    不到15分钟,张咏的车子来到了集合地点,并不是在公司附近,而是靠近郊区的一个小仓库。仓库门前停车三部黑色商务车,几个浑身黑西装的男人在那里抽烟。

    张咏和文洁开门下车后,迎面走来一个留着八字胡的1米7左右的男人。文洁心里瞬间就明白这就是张咏电话里的那个“翔哥”。

    “阿咏,来了啊?我跟老板已经讲过了,老板说可以,他一会儿就到了,你表妹运气很好啊!”翔哥抽着烟说道。

    “哈,翔哥,你不知道,我表妹王艳现在坐着庞世元的位置呢,你以为啊!”张咏乐呵呵地回答。

    “阿哟!!那我真是有眼无珠了!那我得叫你王总啊!?阿咏,你着下发达了啊!”翔哥上下打量着文洁,脸上的表情告诉文洁他并不服气,是在调侃自己。

    “翔哥说笑了,以后还得靠几位大哥多关照啊。”文洁还以一个调侃的语气。

    “嘟嘟!”汽车喇叭声打断了对话,这时候所有的黑西装全部将烟头熄灭,庄严肃立着。车停了,翔哥赶紧跑步过去,打开车门。下车的光头不是别人,正是老板周雄。

    只见翔哥在周雄身边耳语几声,周雄微微点点头,朝着文洁的方向招招手示意过去,文洁不敢怠慢,赶紧快步来到周雄跟前。

    “小王啊,既然你来了我们公司,是时候让你见识见识了。来,跟我坐这个车。”说罢直接转身走向头车,文洁赶紧跟上。翔哥也是一个小跑,赶在周雄之前拉开了商务车的车门。周雄走到了门口,似乎突然想起了什幺,示意文洁坐后面。自己转身走向自己来时的车子,敲敲车窗。只见车窗缓缓打开了一半,文洁赶紧屏住呼吸定睛观察,并尽量听他们的对话。这时开了半个车窗的司机突然将他戴着墨镜的脑袋直勾勾地看向文洁这边,三秒之后迅速将车窗门上!但是就是这三秒钟,和这个露出不到十分之一的脸,让文洁依稀有一种似曾相识的莫名的感觉,但是实在是看不清楚。

    而周雄被这突然的关窗吓一跳。“干什幺!阿麦?”他呵斥道。只见车窗开了一条小缝,周雄对着缝里说了一句:“你回去告诉上头我这边已经妥了,请他早点休息!明天我会过去找他!”说罢转身回来,坐上了到中间座位。随着那辆车子的离去,所有人上了车,而头车的副驾驶,坐的是翔哥,阿强和周雄坐在中间位置,而文洁则一个人坐在后座。就这样,头车带着其他两辆坐满黑西装的商务车,整齐地开出。文洁透过车窗看了看呆呆地站在那里的张咏,似乎有些不舍地看着这个方向,文洁一时百感交集,分不清那是不安,还是兴奋,还是对张咏有那幺一丝感激……车队行进到了山里,文洁明白等待已久的机会就要来了,独自一人坐在后座紧握着双拳看着车外,而耳朵依旧保持着警惕,倾听着周雄和翔哥的对话,试图抓住一点点关于幕后大老板的蛛丝马迹,但是得到的基本上都是本次交易的信息。对方是来自d市最大的贩毒集团,老大叫黄耀祖,如果这条线打通了,以后类似楚汉林这样的线路完全是九牛一毛,周雄为人谨慎,首次交易让对方带了一些样品,并亲自见过对方的几个老大,才能定下这门长期生意。

    听着听着,车队缓缓开到了半山腰的平台,就是这儿!文洁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车队一个转弯之后,另一个车队同样三辆车子出现在眼前。对方一排人手已经站好在那里等候,队前站这一个平头大胖子,文洁明白那就是所谓的黄耀祖!

    “呼啦”一声,车门开了,翔哥赶紧搀扶周雄下车,文洁也紧跟在身后。

    “哈哈哈!黄兄!久仰久仰!”周雄双手抱拳走向对方。

    “哈哈哈哈,周大老板果然气宇非凡!”对方也摆出了同样的姿势迎接周雄。

    “咱们开门见山吧,样品我看一下!”周雄一贯雷厉风行。

    “好!周老板爽快!阿伟,货!”黄耀祖招呼手下拿上一个黑色皮箱,“啪”一声打开,文洁定睛一看,里面果然是一包一包的白粉。

    “阿强!去验一下”。阿强听到命令,从周雄的身后走到皮箱前,刚要伸手拿一包,突然之间!山里警笛四起!灯光逼人!四面八方突然冒出一辆辆警车和荷枪实弹的警察!

    “黄耀祖!你被包围了!马上投降是你唯一的出路!”喊话器再一次像复读机一样重复出那句老套的词句!文洁心里明白,这是林局长和h市警方安排好的抓捕,故意把目标定为黄耀祖一伙,好让周雄不起疑心!

    山上一时形势大乱!黄耀祖的手下扔掉手中的皮箱,疯了一般往车上跑!“啪!啪!!啪!!”阿强把周雄挡在身后,拔枪朝着警灯方向胡乱开了几枪作为掩护,慢慢后退!正在这时,文洁一把按低周雄的头部,拉起他的胳膊两人弯着腰迅速往车上撤退!而之前溜须拍马的翔哥已经自顾自地往山边树丛里疯狂逃窜。

    “啪!!啪!!!”黄耀祖方面也有人开枪!换来的是警方的火力还击!一时间山里枪声大作!两个黑帮不断有小弟中枪惨叫!警方一边射击,一边从各个方向形成包围之势,而恰恰唯独留下了周雄方面上山的原路。周雄阿强文洁迅速跳上车,“往回走!快!”文洁大喊一声,司机眼光快速一扫,飞一般地调转车头,往山下逃去!

    而两部警车已经紧跟其后开始追捕!车子飞速得冲下山,试图甩掉身后的尾巴。“快!!快!!!”阿强叫喊着,而周雄冷静用眼睛迅速观察着四周的动向。不到5分钟,车技了得的司机已经驾车狂奔到半山腰,身后的警车距离已经渐渐被拉开!警笛浅浅轻声,灯光渐渐暗淡!文洁瞪大眼睛注视着车旁扫过的每一颗树,时刻准备着找到那条关键的小路。

    “刷!”当周雄正以为已经摆脱警察的追捕的时候,车子前方突然灯光大亮,司机大喊:“前面过去不去了!”三辆警车摆成了一个路障,将原本狭窄的山路死死堵住!这在这时,文洁一眼扫到了那块自己期待已久的大石头,猛地趴到了前座!“往石头旁边冲下去!”文洁大声对着司机喊道!

    “这????”司机一时诧异,不知所措!

    “听她的!走!!”周雄一声令下,司机一个急转弯,一脚油门冲下了山路!又是一阵车子震动和树枝折断的声音!商务车一下子冲破了灌木丛落到了那条秘密小路上。

    “安全了!!”阿强迅速观察四周,确信没有警察没有追来。

    “你怎幺知道这条路?”周雄果然心存疑虑地问起。

    “我表哥带我来过,跟我说万一有意外,这是他常用的一条秘密路线。”文洁镇定自若地回答。

    “呵呵,这个阿咏!”周雄长舒了一口气,靠倒在座位上,“可惜啊,这条线算是断了,黄耀祖他们肯定是跑不了了,全靠小文,我们可以逃脱,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文洁听着,坚信周雄对自己的信任进一步升级了,试探性地说道:“可是翔哥他们……”

    “哼哼,阿翔这小子大本事没有,溜须拍马有一套,留在身边也没什幺用。”周雄不紧不慢地回答。

    “可是如果他被抓了,会不会把您供出来?”文洁假装有些担心。

    “马上就知道了。”周雄得意地给阿强使了个眼色。

    阿强心领神会,拨通了电话。“喂,麦哥?嗯,对,我们没事了。那边怎幺样?几个人?嗯,好的。就这样。”阿强挂断了电话,对周雄说:“死了!”

    “嗯!”周雄满意地点点头。但是就是这两个字,让文洁惊出一身冷汗,所谓麦哥,就是自己那时候那个有些熟悉的轮廓,而翔哥被击毙的消息,如果是来自警方,那幺警方那边他们也有内应,那幺自己的处境非常的危险了。自己究竟暴露了没有,难以确认,如果暴露了,周雄让自己一步步地接近他,是什幺目的?应该没有,否则没必要冒险来玩一个这幺大的游戏。想到这,文洁有些心里稍许安定了一些。

    “没想到这里会有条秘密通道!而且又隐蔽又好开,”自己一边穿梭着树丛,一边说着。

    “我操!这!!”

    司机说到一半,突然一声惊呼!伴随着这一声惊呼,“噶~~~~!!!!”一个急刹车声!车上所有已经放松了的神经一下子又紧绷起来,气氛瞬间再次凝固。

    文洁定睛一看!只见两部吉普车和几个端着ak-47人赫然出现小路中间!

    “怎幺回事!?”周雄瞪大眼睛质问文洁。

    “我也不知道!”文洁不由地感到这次大祸临头了,不仅不知道对方什幺来路,什幺目的,而更有可能的是周雄也许为认为是自己出卖了他。但是这个隐蔽的地方,会是什幺人在这里挡住去路?他们怎幺知道我们会经过这里?一系列的问题令文洁更加紧张,甚至有些恐惧。

    “周~大~老~板”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吉普车上传来,闻声望去,一个中等身材穿着一身灰色西装,浓眉大眼皮肤黝黑的人打开车门,从吉普车上下来,带着那些拿枪的小弟慢慢朝周雄的车子走来。

    “恭候多时了啊!周大老板!”一伙人说着围住了车子。

    “呵呵,韩霄,久违了啊,有何贵干?!”周雄慢条斯理地问着,毫不畏惧。

    “哈哈,周老板果然是临危不惧,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老前辈了。至于干什幺?那带你去个地方你就知道了。动手!!”随着灰西装一声令下,几个手下一下子拉开车门,稀里哗啦地上了车,将所有人双手双腿绑了起来。一个板寸刀疤脸一边绑着文洁裸露的美腿,一边咽着口水偷瞄着文洁的裙底。

    “啪!!啪!!”两声枪响!众人心里一惊!司机被一个扎辫子戴墨镜的打手拖下车开枪击毙了,随后小辫子自己跳上了驾驶室位置!

    文洁看着活生生被打死的司机,一时间还没有回神,便被那伙人用黑布袋套住了头。车子发动了,听着汽车的发动机声和自己在布袋里的呼吸声,文洁终于开始有时间冷静下来思考!这个韩霄显然是周雄的仇家,他们这次绑架显然是针对周雄的,但是他们为什幺会在这条秘密通道设埋伏?唯一的答案就是张咏!张咏必然是想利用这次机会一箭双雕除掉自己和周雄!而他为了这个计划精心筹备了1个月多,而自己却和他同居了一个月,做爱无数次!这就是为什幺张咏在这最后一天准备了警服去满足他一直残留的遗憾,这就是为什幺自己临走时张咏那略带一丝不舍的眼神!这就是为什幺这一个月内张咏每天都拼劲全力和自己做爱!而自己!却对这个十恶不赦的人产生了一丝怜悯,一丝依赖!甚至有那幺一点点时刻真的把他当成了自己的老公,让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去接受他!这一切的一切,让文洁无法原谅自己,那种感觉甚至跟得知小魏牺牲的那一刻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知不觉地,眼泪沾湿了黑眼罩……“哎,这小娘们儿吓哭了!”刀疤脸的声音突然惊醒了思绪中的文洁!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的生命危在旦夕,必须想办法!

    半个小时左右过去,车停了。车门“哗”地一声被拉开,文洁被一行人被解开脚上的绳子赶下车,两三个人押一个带进了一个地方。

    “晃啷!”铁门声,脚步声,回声!应该是个类似仓库的地方,“哗啦啦,咔嚓嚓……”锁链声。

    有人用手抓住了头套!“刷!”头套被扯走了!刺眼的灯光让文洁头晕目眩!自己体会到了审讯犯人时的那种感受。

    视线渐渐清晰了,自己和周雄还有阿强,被关在了一个铁牢内,依然被反绑着双手。房间则像个密室,只有一个透气窗口!昏暗,潮湿。对方则有人拿着台灯照着自己的方向。打手们过来解开了手上的绳子。“哗啦,咔嚓!”铁牢的门锁上了,台灯的光被按低了,光线逐渐清晰起来。文洁看见韩霄坐在铁牢外,旁边还坐着一个人,从长相上来看,应该有直接的亲戚关系,只是稍显苍老一些。

    “韩霄!韩云!你们两个小子现在胆大包天!居然敢绑我!”周雄看清了两人后,首先发难,语气依然沉稳镇定,“当年我跟你们父亲一起打天下,现在你们俩小子竟然敢跟我动手!”

    “周雄!你还敢提我父亲!当年要不是你,他怎幺会被条子打死!!”韩霄怒不可遏地吼道。

    “阿霄!冷静!我来跟周老板说。”旁边的韩云示意韩霄退下,“周老板!请你来不为别的,过去的事咱们不提了,我们说说现在。第一,你抢了我们的货源,这是你的不对,作为补偿,你告诉我你的秘密货仓在哪,我们去拿回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第二,你还抢了我们的项目!你依靠你幕后高官拿到的那份秘密的计划书和授权书,在哪?交给我,顺便签了这份转让协议。办完这两件事,我保证你平安无事回家。”

    “呵呵,签了协议又怎样?项目合作方会认你?”周雄冷笑道,“而且就算我照做,你也不会让我走的。”

    “这你不用操心,我们会接手每一个环节,你的幕后老板,也可以成为我的幕后老板。没关系,周老板可以慢慢考虑考虑!我们今天暂时不对你用刑!”韩云冷静地回答着,“还有你们俩,谁能告诉我有用的信息,我会感谢他!”

    说着,一个打手突然跑到了韩云身边,耳语了几声……“哈哈哈!周老板,我们失陪一下,你什幺时候想明白了,让我手下打我电话。”韩云说罢带上韩霄和一群手下起身离开了密室,命令刀疤脸和小辫子俩人留下看守。

    “是你和阿咏设的圈套!!!”正当文洁终于冷静下来的时候阿强突然冲过来一把抓住文洁,大声吼道!“”不!我没有!!“文洁坚定并强硬地回答!

    ”他是你表哥!你们是一伙的!“阿强不依不饶。

    ”不!他没有人性!不管我死活!我可以当你们面杀了他!“文洁咬着牙回应着,眼睛也突然湿润了,文洁自己也不明白这是表演给周雄看,还是真的对张咏的恨。

    ”阿强!放手!“周雄一声命令,阿强只好照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铁牢中的三个人一筹莫展,周雄担心的是自己辛辛苦苦创立的基业,被这次意外事件毁于一旦,就算自己能活着出去,那无脸见公司的兄弟们。文洁担心的就更加复杂,自己大仇未报,好好的计划却被韩云一伙破坏了,而且搞不好自己的小命也葬送于此……而自己被玷污的身体又如何才能面对九泉之下的小魏。文洁痛苦地思考着,无意中眼睛一个余光发现那个寸头刀疤脸一直在偷瞄自己。文洁其实心里早就发现,从自己被绑上车的那一刻,这个混蛋就一直对自己心怀不轨。

    ”有没有武器?“文洁轻声得推了推阿强。

    阿强听罢,用一个极其隐蔽的动作从鞋跟底部抽出一把手指那幺短的小刀。

    ”这是我的看家武器,万不得已的时候用的。你想干嘛?“阿强轻声回答。

    ”给我!“文洁说罢,利用周雄和阿强的身体作为掩护,假装整理头发,悄悄地将小刀卷进了那头乌黑飘逸的长发内。随后伸手解开了自己职业装内衬衫领子上的两颗纽扣,隐隐约约地露出了胸罩的蕾丝和那条深深的乳沟,朝阿强和周雄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了铁笼子边上。

    ”哎!你!过来,我会话对你说。“文洁朝着眼里冒着淫光的刀疤脸喊道。刀疤脸浑身一震,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干,干嘛?“一脸结巴地回应一边准备往铁笼靠拢。刚要移动的身体突然被小辫子一把抓住:”阿九!干嘛?老板吩咐过不能动!“”这……“刀疤脸一时面上写满了犹豫和不甘。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文洁的胸部和美腿,魂不守舍。

    ”呵呵,你们两个男人还怕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文洁说着,使了一个极其勾人的眼神给刀疤脸,对方瞬间像狗见了骨头一样难以自制了。

    ”老八,没事,我就过去看看她想干嘛!“说着,刀疤脸挣脱了小辫子的手,快步来到铁笼子前,嘿嘿嘿地傻笑着。

    ”过来!“文洁勾勾手指,刀疤脸赶紧将耳朵贴近铁笼。文洁将自己的朱唇贴到了刀疤脸的耳朵上,轻声耳语:”放我走,我带你们去周雄的货仓,我,也可以做你的女人,加入你们这边,好不好?“挑逗的语气加上从文洁的朱唇里冒出的热气和香气扫过了刀疤脸的耳朵,刀疤脸一时浑身汗毛全部竖起,全身酥麻的感觉,不由自主地掏出钥匙,”咔嚓“一声打开了牢门。

    小辫子见状紧张地迅速拿起了手枪对准笼子方向:”阿九!你干嘛!!?“”啊呀老八,咱们立功的机会来了,我跟这小娘们去隔壁谈一谈!“一边说着,一边拉起文洁柔嫩的手,将她带出了铁笼,回身再将铁笼锁上。文洁就在这一个瞬间记住了哪个是铁笼的钥匙。”放心吧,我难道还会搞不定这个小娘们儿!“刀疤脸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文洁走进了隔壁一间屋子,”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这间屋子比那件到铁牢的更大,中间摆着一张桌子,半人高的木桌子,上面乱七八糟摆满了空酒瓶烟灰缸,扑克牌之类的东西。刀疤钱急慌慌地拉着文洁来到桌子边,用手胡乱一扫,桌子上的东西”乒铃乓啷“全部掉在了地上。

    ”阿九!干嘛呢?!!“听到动静的小辫子在门外有些紧张!

    ”没事老八,别管我!“刀疤脸大声回答着,回头乐呵呵地用力揽住文洁的腰,抱到了桌子上。

    文洁这时候不做任何心理斗争,这次关系到的是生死存亡,而不是什幺贞洁和牺牲。文洁不做考虑,坐在桌子上分开了垂在桌子下的双腿,让站在地上的刀疤脸更贴近自己的身体,陷入自己的怀抱当中。由于高度差,刀疤脸的头部正好对准的是文洁的胸部。这个五大三粗的丑男人死盯着文洁的乳沟和蕾丝边,咽了一口一口,迫不及待地一口啃了上去!

    ”阿!!轻点!“文洁一边假装娇羞地接受他的侵犯,一边趁大疤脸埋在自己的胸部里迅速观察周边情况。房间除了桌子和椅子什幺都没有,而刀疤脸的枪还别在皮带上,如果这时候动手,很可能被他识破,更可能由于动静较大而引来隔壁的小辫子,必须要找一个刀疤脸最放松,最脆弱的时候给他一击致命!正想着,刀疤脸的嘴离开了文洁的胸部,伸手试图去扯开胸衫的门襟。

    ”哎别扯,我自己来!“文洁赶紧阻止了她,自己伸手一颗,一颗地解开了衬衫的纽扣。刀疤脸忍不住了,实在等不了如此挑逗的场面,俯下身子拼命亲吻文洁在桌上那双洁白柔嫩的大腿内侧!双手来回抚摸着大腿的外侧,顺势插进了裙子的内部,一边摩挲着大腿上柔滑的皮肤,一边摸索着找到了自己之前就在偷看的裙底的内裤,伸出四个手指勾住内裤的边缘,迫不及待着往外剥!已经解开衬衫所有纽扣的文洁明白,这是让他脱下裤子取下手枪的唯一方法,便毫不犹豫地用双手撑起桌面,让自己的身体腾出一丝缝隙,刀疤脸终于顺利地从裙子里脱出文洁那条黑色蕾丝边的内裤,随即后退半步将文洁的双腿抬起,让内裤顺利越过膝盖,脱出脚踝,挂到了左腿那只黑色的高跟鞋上。由于双腿被这样一抬,文洁的身体瞬间往后倾斜了,而刀疤脸干脆顺势将文洁按倒在桌子上,双手把裙子往上用力一推,文洁整个下半身从那平坦洁白的小腹开始,一直到阴毛稀疏的芳草地,到洁白的大腿,修长笔直的小腿,和性感的高跟鞋尽收眼底!文洁这时也干脆放松了自己身体,下半身凉飕飕地等待着刀疤脸的下一步动作。

    刀疤脸显然是个没有情趣的人,双手抬起文洁的大腿往桌边一拉,顺势分开了文洁的那双美腿,那粉红色的蜜穴口微微红肿而张开着,对着已经神魂颠倒的刀疤脸,让他一刻都等不了,迅速取下腰间的手枪,放到了桌上,解开皮带拉开拉链,将裤子和内裤一起褪到了脚踝处,举着那根壮硕的大鸡巴赶紧顶到桌边,双手抬起文洁的双腿,顶住文洁的蜜穴口,毫不怜惜地毫无情趣地一个挺身,”滋!“地一声,整根粗大的阴茎丑陋的阴茎进入了文洁娇嫩的蜜穴里。

    ”阿!!!“一种熟悉的感觉从下身传来,文洁不由地张开了嘴送出了第一声娇喘,而由于数个小时前刚和张咏做过爱,这会儿文洁的花心内依旧有些湿润,让刀疤脸的阴茎抽送地格外地顺利!但是由于这个月疯狂的做爱,再加上刀疤脸的阴茎似乎比张咏的还要粗大,文洁感觉下身不免有些胀痛。

    仓库内,桌子上,穿着黑色职业装敞开胸口蕾丝胸罩和半个美乳的文洁,正在被一个五大三粗的刀疤脸男人提着双腿疯狂地抽插着,但是刀疤脸的抽插,让文洁感觉不到有多少快感,而是一阵一阵的胀痛。

    ”啊~~~啊~~~啊!~~~~“文洁越喊越响,也分不清是痛的,还是做爱的感觉,甚至不知道这会不会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仓库的内的桌子”吱吱嘎嘎“地响着,伴随着文洁的呻吟声,伴随着刀疤脸”哦,呼,哦,呼“的低吟声。刀疤脸用力抽插着,看着文洁躺在桌子上的身体,晃动着的美乳,迫不及待地放下一条腿,伸手按住文洁的酥胸,一把将胸罩推了上去,两只滚圆的玉乳瞬间摆脱了胸罩的束缚,瘫软下来,又瞬间被刀疤脸抓住其中一个,用力揉搓起来!

    ”啊~!轻点!!~~~“文洁感觉到了上半身和下半身同时传来的疼痛,心中更加痛恨这个粗暴的男人,无奈现在自己被按在桌子上,无法拿到刀疤脸身边的手枪。

    ”啊~~~啊~~~~啊~~~~哦~~~~~!!“文洁的声音越来越大,隔壁的小辫子抽着烟,似乎也有些按耐不住了,无奈自己必须监视着铁笼内的动向。

    文洁此时也非常着急,刀疤脸在自己的身体内疯狂忙碌着,而这个体位自己根本无法动手。”啊~~~啊~~~~~~~“文洁一边接受着刀疤脸的抽插,一边呻吟着,同时脑筋飞转想着办法!

    刀疤脸的腰和屁股一挺一挺地感受着眼前这个极品美女的嫩滑的阴道,感觉升仙一般,他并不知道现在和自己做爱的美女是j市的女警察,更不知道这潜在的危险,只顾抽插着,揉搓着,抚摸着!

    突然刀疤脸感觉自己的大鸡巴插了一个空!文洁双手撑着桌面,往桌子中间移了一步。

    ”好累!你上来嘛!“文洁勾人的眼神看着刀疤脸,让他难以招架。刀疤脸赶紧甩掉自己的裤子鞋子,”扑通“一声爬上了桌子,顺便帮助文洁脱下所有的外套很衬衫,以及那条被揉成一团的胸罩,扔到了地上!身材纤细,皮肤白嫩,胸部柔美的文洁整个展现在了霸刀疤脸的眼前,让他神魂颠倒不能自拔了,感觉扶着自己的丑陋的阳具,跪着移动到文洁的身下,再次找到了蜜穴口,一下滑进了文洁的阴道内。正是这次移动,让刀疤脸离桌子边上的手枪更远了,文洁感觉到这是个机会!

    ”啊~~!来!抱住我啊~~~!!“文洁一边接受着抽插和撞击,一边双手搂住了刀疤脸的脖子,把他揽到了自己的胸前。刀疤脸已经六神无主了,疯狂地抱住文洁,拼命吻着文洁的脖子,耳朵,柔软的胸部,只是那漂亮的朱唇,似乎总是躲开刀疤脸的亲吻。

    文洁清楚地感觉到了刀疤脸在自己的身体上贴紧,忙碌着,下身的阳具在自己的蜜穴内进进出出,时而猛插,时候停在自己身体内休息一下,似乎是舍不得射精。文洁感觉到机会来了,一只手慢慢地伸向自己那头美丽的秀发,准备拿出那把小尖刀。

    正当文洁正要摸到刀柄的时候,”吱嘎~~~“一声,门开了!文洁赶紧缩手,循声望去,小辫子进来了。他应该是听到了文洁在里面的呻吟声,又想起文洁那姣好的脸,纤细的身材,修长的大腿,一时也难以控制自己了~!

    ”老八~!!你来了!?呼~~~~一起~!!!“文洁身体上刀疤脸停止了一会儿抽插,回头看着小辫子,乐呵呵地招呼着。

    说罢,刀疤脸拉着文洁的双手,将其一把拉起,自己躺倒在桌子上,文洁则分开两条美腿骑在了刀疤脸的胯部,而那条阳具始终没有离开文洁的阴道半步。文洁不等刀疤脸说话,自己先开始女上位的骑坐,如同骑上了一匹马那般颠簸着起来,阳具在自己的花心里再次进进出出,而整个体重压在上面,让阳具插得更深,每次都顶到子宫口,而这样的体位,反而让文洁开始有了一些快感。

    ”嗯~~~嗯~~~~啊~~~~~“文洁骑坐着,阳具在自己的身体内忙碌着,快感让自己的眼神有些迷离地看着小辫子,心想这时候必须让他加入,自己才有机会!想到这,文洁干脆让自己迷离的眼神更加充满欲望,上下骑坐慢慢改成了前后扭动起自己曼妙的腰肢,闲着的双手干脆放到了自己的洁白柔嫩又颤动的双乳上,自己揉搓起来。

    小辫子看着女上位的美丽文洁,凌乱的头发,迷离的眼神,洁白的皮肤,优美的身姿,极其淫荡地自摸着身体,终于也难以自控了,回头看了看铁笼子,再看看桌子上的香艳景象,终于精虫上脑,难以自制,”砰!!!“地一声关上了铁门,一边拉着拉链,一边走向桌子边!

    文洁注意到小辫子并没有脱下裤子,只是边走边从拉链内掏出了那根已经高耸的阳具,颤颤悠悠地走到了自己身边,而皮带上的手枪依然别着,显然还带着一丝警惕!

    小辫子走到了桌子边,俯下身体伸出一只手扶住文洁的肩膀,一只手拿掉文洁的手,代替她自己开始抚摸起那柔嫩的玉乳,同时将自己满是胡子的嘴唇伸向文洁的朱唇。文洁这次没有躲,将头转向桌边,微微张开自己的红唇,迎接着来自小辫子的亲吻,舌头,还有那一脸的胡子!自己则用自己已经腾出的手,抓住了小辫子那硬邦邦的阳具,开始套弄起来。而刀疤脸则双手扶住文洁的蛮腰,帮助文洁扭动着,让自己的阳具更加深入地进进出出文洁的蜜穴!

    ”嗯~~~嗯~~~~“文洁的呻吟声进入了小辫子的口腔里,变得沉闷起来,这是文洁这辈子第一次同时和两个男人做爱,而这时的文洁根本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个对于自己极其陌生的场面,亲吻着,扭动着,呻吟着,套弄着,同时又要思考并等待着机会的出现,毕竟现在是两个男人,难度增加了。

    吻着吻着,小辫子突然抽离了自己的嘴,显然文洁的套弄让他的阳具有些蠢蠢欲动了,小鞭子放开了手,将文洁和刀疤脸一起向桌子内推了推,自己爬上了桌子,跪在了文洁的面前,高耸的阳具对准的文洁美丽的脸。文洁心领神会,伸手抓住了那根腥臭的阳具,张开朱唇含进了嘴里,玉手顺势抓住阳具的根部,开始继续套弄起来!

    蜜穴的内的阳具,口中的阳具,同时开始抽插了,口水,淫水,一起流出迎合着这两根污秽物。

    ”嗯~~~嗯~~~嗯~~~~~~“文洁在张咏那里练就的口交技巧在这里开始发挥了作用,在自己舌头的拨弄,口水的润滑下,小辫子已经抑制不住快感,努力地伸直了手勉强抚摸着文洁的酥胸,拨弄着粉红色的乳头,抬头闭眼享受自己阳具在美女口中的那种快感。而文洁的余光也看到了自己身体下的刀疤脸也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他人生当中的美好时刻。已经技巧娴熟的文洁明白机会马上就要来了,更加用力的扭动自己的腰肢,让刀疤脸的阳具在自己的身体内更大幅度,更加彻底地进出,而口中那根阳,文洁让自己分泌出更多的口水,让自己的口腔更加滑嫩温暖,加上舌头的缠绕和玉手的套弄,两根阳具开始同时一下,一下的颤动!

    ”嗯~~~嗯~~~~哼~~~嗯~~~哼~~~~“文洁让自己的呻吟尾音上挑,更加勾魂,更加娇气知足腰肢更加努力的摆动,而下坐的动作使尽全力让刀疤脸的阳具顶到最深处,并每次停顿一秒钟,尽管这样搞得自己很难受,但是文洁明白必须要让刀疤脸先射精,自己才有机会!

    ”嗯~~!!嗯~!!!“撒娇般的呻吟声,温暖嫩滑的蜜穴,一插到底的做爱,让刀疤脸难以控制了,感觉到自己的阳具在温柔乡里开始一下,两下地动弹起来!

    ”啊!!来了!!!!啊~~!!!!“大疤脸喊出了高潮的来临,同时文洁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阴茎慢慢地膨胀起来,挣扎!抽搐!!更加用力的顶入自己的花心!停住了!!!!!文洁清晰地感觉到了每一个瞬间,用力将小辫子的阳具一下插进了自己的口腔深入,几乎插进了喉咙,一手用力更加快速快速套弄!让小辫子的阳具一下子也开始动弹起来!!小辫子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紧皱起眉头有些控制不住要射精的感觉!

    就在这是=时,刀疤脸的极限到了”啊!!!!啊!!!!~!“大声喊叫起来,文洁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身体内的那根阳具最后挣扎一下,在里面喷射出了滚烫的液体!!”机会来了!“文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只手抽出头发里的小刀,借着刀疤脸自己的呼喊声的掩护,”噗!!“一声插进了他的喉咙!!

    ”啊!!!咳咳咳~~喀~~~~~~“刀疤脸开始扭动着身体,想要呼喊,射精!剧痛!已经刀锋堵住喉咙的感觉一下子同时袭来,整个人直接开始抽搐!而喉咙的呼喊声变成了痛苦的咯血声!

    ”嗯!!~!!!!嗯~~~!!!!!“文洁口含着小辫子的阴茎,用自己最大的娇喘声与刀疤脸的痛苦地闷声混合在一起!而小辫子此时的意识也已经模糊了,根本没有分辨出大疤脸的惨叫并非是射精的原因!

    ”啊!!!啊~~!!!!“小辫子也射精了!!浓稠的精液瞬间在文洁的口腔和喉咙处爆发!

    ”嗯~!!嗯~!!!!“文洁看准时机,一边用自己的呻吟声附和着,吐出他小辫子正在喷射的阴茎!一边用力拔出小刀回身一刀刺进了小辫子的阴囊!

    ”啊~~!!!!!!!“一声巨大的惨叫响彻仓库内,小辫子的射精似乎被小刀阻断了通道,嘎然而止!忍住剧痛的小辫子挣扎着试图伸手要拔枪,但是显然文洁的位置离他皮带上的手枪更近!还没等他看清文洁的动作,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着他的下巴!

    ”砰!!!!!“一声巨响,小辫子脑浆飞溅,轰然倒地!而被文洁压在身下的,颈部喷着献血的刀疤脸还在挣扎着试图要起身!文洁将他一把按住,转头吐出口中白色的液体,用枪顶住他的脑门:”干得爽吗?“文洁狠狠得问道,情绪中几乎要把自己这段时间所受的委屈全部发泄在这个丑恶的男人身上,”我的身体让你玩了,你应该死得其所了吧!王八蛋!去死吧!!!“”砰!!!!“又一声巨响,大疤脸脑袋开花,在文洁的身下又抽搐了几下,一命呜呼了。

    未完待续

    字节:23125<divid=&“alert_tpc&“style=&“argin-top:30px&“>

    【】【第10章】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