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女警文洁 作者:春暖花开

      女警文洁 作者:春暖花开

    【】【第11章】

    原创春暖花开,有你。——原创作者:micharo

    第十一章,周氏魔堡

    阿强开着对方的吉普车,带着周雄和文洁一路狂飙着,在一片完全陌生的山区寻找着回去的道路。周雄忙碌地打着电话,询问着各种情况,而此时的文洁更是经过这一夜的折腾,身心具疲,但是又不得不提高着警惕应付随时出现的变化。

    “喂,是我!”周雄拨通了第一个电话,“对,是的,韩云兄弟两个,对!什幺!!!?好的,等我5分钟!对!”周雄讲着电话,突然暴怒起来,但是又迅速回归冷静。

    文洁正在疑惑电话那头究竟说了什幺,周雄拍了拍身边开车的阿强。“阿强,韩云和韩霄分别带了两批人去了公司和我的别墅,应该是我们当中有人说出了他们想要的消息。”周雄说着,文洁大概明白了他们当时审问周雄时候突然离开的原因了。

    “应该啊阿翔!”阿强回答,“除了我们和他没人知道那份授权书就在您自己的别墅卧室里!”

    卧室!!!文洁心里一惊!相信那份授权书就是周雄和幕后高官勾结的直接证据,不由地暗喜这次调查又有进一步的结果。

    周雄显然对阿强这样当着文洁的面透露出关键关系有些不满,但是考虑到文洁刚刚才牺牲了自己的清白救自己出去,暗自确信应该没有问题。

    “这幺说阿翔是被韩云他们干掉的,不是警察。”周雄口中又说出一句令文洁稍许安慰的信息,“这样!阿强,马上带黑狗他们那帮兄弟,带上城北仓库里刚到的那批武器,和阿麦他们分两路,里应外合,给我把韩云他们那伙人干掉。”周雄思考了一小会儿,开始下达命令!

    “明白老板,韩云那几个人很好对付!!”阿强说着,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手机开始安排一切。

    “王艳!”周雄突然叫了文洁的假名,文洁神经一下子再次紧绷起来,“你去证实一下这次埋伏是不是你表哥阿咏安排的,如果是,你解决他!”

    听罢这句话,文洁百般滋味一下冲进了大脑:周雄让自己和阿强分别去处理这两个事情,说明已经把自己当成自己的左膀右臂,这是自己过去一切辛苦,一切牺牲所换来的前所未有的突破,这是最乐观的一面。其实,自己开始这次卧底任务之后,已经连续杀了庞世元,以及韩云手下的两个小喽罗,这是自己这辈子从未有干过的事情,而这次,自己又要被迫杀人,更加难以接受的是,对象是张咏。自己实在经历了太多太多原本这辈子都不会去想的事。

    文洁早已学会去克服心理斗争,面对一切一切必需要完成的事实,只是思考了小一会儿,便拿起从小辫子身上搜出的手机,翻起了电话本和短信。

    周雄看这一幕,暗暗点头,心中赞叹这个小姑娘不仅有姿色,而且有勇有谋。

    果然,文洁从通话记录中翻到了张咏的电话号码,虽然没有存名字,但是文洁早已熟烂熟于这串自己熟悉,害怕,期盼,又厌恶的数字,通话时间正是昨天自己中埋伏之前不久。

    “阿强,韩云他们如果约张咏见面,会选什幺地方?”文洁询问起了在道上混了很久的阿强,语气当中隐约带着自己在警队时的斩钉截铁。

    “城西有个荒废的码头,阿咏经常在那边交易,相信韩云他们也熟悉那地方。”阿强回答。

    “很好!”文洁低头用小辫子的手机给张咏发了短信:“已得手!已准备酬劳和船票,6点整到城西码头交接,我们马上要处理周雄的队伍,事情紧急,勿联系,请直接前往等候!”

    等了不到一会儿,手机上果然收到了张咏的回复:”收到!马上过去!”

    文洁闭上眼睛朝天叹了口气,将手机内容交给周雄看。周雄微笑点了点头,交给文洁一把手枪。

    就在这时,阿强找到了回城的路线,车子也开上了大道,天色也渐渐有点微亮了。

    “快,阿强,趁天完全亮之前解决一切!”周雄吩咐完,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文洁也试图稍微小睡一下回回神,但是过去十几个小时的事情,以及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在自己的脑子里转啊转,根本无法入眠。

    车行了四十分钟,阿强在一个荒凉的河边停下了车。

    “这就是城西码头,去吧。”随着阿强的声音,文洁收起了乱七八糟的思绪,睁开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5点10分。

    “小文,”周雄闭着眼睛一副运筹帷幄的姿态说,“你这边先动手,完了给阿强消息。如果阿强那边先动手,阿咏肯定不会来。”

    文洁点头应了一声,拿着手机和手枪下了车,走向那个废弃的码头仓库。身后传来汽车起步离开的声音。

    另一边,张咏开着车看准了时间奔向城西,“5点50分?”张咏看着车里的显示屏,心中也是五味杂陈,这些天,感觉自己太喜欢那个漂亮的女警了,并不止是性!如今回想这一切,已经不光是漂亮女警裸体躺在床上被自己压在身下百般蹂躏的画面,似乎真的有点那幺一丝爱上了她。但是现在为了保全自己,必需把她一起害死,那种心中的不舍,和解脱感,两者混杂在一起,让张咏一路上都十分难受。

    刹车,熄火,到了。张咏开门下车,来到自己熟悉的城西码头,慢步走近了空空荡荡的废弃仓库,空空荡荡的仓库和冷冰冰的气氛,恰如过去每次黑暗交易的场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这次张咏似乎总有那幺一丝不安的感觉,自己也说不出从何而来。

    “阿九!!!”张咏站在仓库的中央大喊着小辫子的名号,只收到自己一层又一层的回声。更加增添了一丝不安。

    “迟到?莫非有什幺意外?”张咏一边想着,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小辫子的号码。

    “叮铃铃!!叮铃铃!!”铃声顿时响彻整个仓库,伴随着纷乱的回声,张咏感觉到大事不妙,顿时感觉后背发凉,全身的都寒毛竖了起来!赶紧转身试图从进来的小门离开。但是自己越走近门口,铃声却反而越大。

    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手拿着正在铃声大作的手机,一手拿着一把手枪,出现在了门口。由于心中的仇恨再加上一昼夜的疲劳,让文洁的双眼泛红,头发凌乱,看起来似乎更具杀气!

    “你……?!!”张咏刚想开口,就发现那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着自己。张咏不由自主地跪倒在了地上。

    “别……别杀我!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是逼不得已!”张咏跪在地上浑身发抖,苦苦哀求着。

    “喜欢我?你计划害死我的时候也这幺想?你骗了我那幺久,得到了我的一切,现在却想置我于死地,现在周雄也要杀你,你觉得你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吗?”愤怒的文洁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脸部的表情越来越狰狞。

    “别,别,你答应过我帮我找到我弟弟,别杀我,求求你!!”张咏试图打感情牌来寻找一线生机。

    此话一出,自己和张咏这段时间来的一幕一幕在大脑里翻涌,是悲?是怒?我恨?是怨?各种滋味全部堵在了文洁的喉咙口,说不出话。

    “砰!!砰!!!”两声枪响响彻了整个大仓库,余下的是“嗡嗡”的回声在仓库和文洁的大脑内回荡。

    张咏胸口连中两枪,喷着鲜血,整个人从跪姿到蜷缩成一团,随后慢慢地头部点地,趴在地上不再动弹。

    看着张咏倒在血泊之中,文洁的眼泪一下子涌出眼眶。自己都无法肯定这是这幺长时间来的一种解脱,还是真的对这个恶心的罪犯产生了一丝不舍。文洁呆立了许久,走向前去,将张咏翻过身来。看着这具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身体,文洁深深地叹了口气,擦去眼泪,用手机拍下张咏浑身是血的尸体,发送给了阿强。

    文洁六神无主地走出了仓库,坐上了那辆熟悉的车子,发动,起步,离开了城西码头,回头望了一眼仓库内的张咏,也离开了自己那一段不堪回首的生活。

    回到了住处,文洁才发现阿强已经回复自己的短信,那边已经开始手动铲除韩云那伙人。文洁扔掉手机,扔掉手枪,走进了浴室,脱下了已经肮脏不堪的外套,皱巴巴的白衬衫,撕破了多个口子的裙子,扭曲变形的胸罩,和那条沾满了淫水和精液的内裤,文洁将这些全部装进了垃圾袋,扔掉它们,就像自己要扔掉过去一切。文洁打开热水,冲进了淋浴房疯狂地清洗着身体的各个部位。玉乳,被张咏无数次的玩弄,蜜穴,被张咏无数次地抽插射精。抓过牙刷拼命地刷着,那是被张咏无数次亲吻过,又给他无数次口交过的嘴唇和舌头,文洁试图清洗掉所有的一切一切,让自己重新看起来像个人。

    洗净,擦干,吹干,文洁裹着浴巾回到了卧室,那又是自己和张咏同居做爱无数次的床,桌子,沙发,椅子……“阿!!!!!唔!!!!!!”文洁一下倒在了床上放声痛哭起来,这一哭,是要用眼泪和嘶吼声把过去的一切冲刷干净,把张咏的影子赶出自己的身体,还有这两天发生的一切,自己又杀了三个人……以及进一步取得周雄信任的成就,离报仇更进一步的机会,一切的一切,都夹杂在这哭声当中,不知不觉地,文洁再一次在抽泣声中沉沉地睡去了。

    “叮叮咚咚~~!!”不知道睡了多久,文洁被电话铃声吵醒,现实的一切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脑海里,文洁多幺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喂,林局!”文洁接起了电话。

    “小文,听说行动出了状况,你怎幺样?”林局长急切得问道。

    “是张咏布的局,他想利用韩云那他们一伙消灭周雄,也顺便想连我一起解决。”文洁回答。

    “啊?!那幺现在呢?”

    “张咏已经被我击毙了!”

    “张咏??!!额~~好吧。”林局长听到这个消息有种说不出的惊讶。

    文洁感觉到了这一丝惊讶,自己继续往下报告:“我听说有一份秘密的授权资料在周雄的卧室。”

    “对对!”林局一听这个消息,立刻兴奋起来,“拿到这份文件,我们就可以查清他们官商勾结,再理清贩毒的网络,那幺我们这次任务就大功告成了,继续努力啊小文。”

    “是!局长”文洁挂上电话,看了一下时间,自己已经睡了十个小时,这会儿已经到了傍晚6点多钟。猛然间胃部一阵抽搐,一股极其恶心的酸胀感从腹部一直流向喉咙口!文洁这才想起自己已经20个小时没有吃过东西了,文洁一手捂住嘴,冲进厕所,对着马桶大口吐起了黄色的胃液。若不是文洁早有准备,从和庞世元上床之后就开始吃起了长期避孕药,还真是生怕自己怀上了某个罪犯的孽种。

    文洁回到了房间,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些饼干,先让自己的胃缓和一下,毕竟任务未完成,大仇未报之前,不能让自己的身体垮了。啃着饼干,脑子里翻腾着之前发生的一幕一幕,毕竟,这一切瞬息万变,换成任何人,都需要消化一阵。“卧室,授权书,周雄……”当目标如此接近,文洁不由地有些激动。深入的思考,让饼干屑不断地掉在了地板上……。

    “叮叮咚咚!!”手机声又打破房间内的寂静和饼干的“咔嚓”声,文洁猛然回到现实当中,赶紧拍拍掉在自己腿上的饼干碎屑,回身拿起手机。

    “周总!!”文洁稳住了呼吸,接起了周雄的来电。

    “王艳,做地好。一会儿7点钟,来我的别墅,给兄弟们庆一下功。我让阿强来接你。”

    “好的周总!”文洁挂上了电话,扔掉手中的饼干袋,起身打开衣柜,翻出一件单肩抹胸的收皱黑色连衣裙,全真丝的面料,爽滑舒服。昂贵的价格则是用自己在周氏的收入购买的,用在周氏的不法收入买的衣服,出席周氏的晚宴,合情合理。

    文洁脱下了那身丑陋的睡衣,毕竟,自己所有穿过的性感睡衣已经扔进了垃圾箱,试图让它们根张咏一起滚出自己的记忆。硅胶胸贴,贴上了自己的高耸柔嫩的双乳,当然是为了配合那套昂贵的真丝连衣裙。胸贴,其实根本起不到胸罩的作用,女性用他们来配合抹胸裙,纯粹是给自己的一个心理安慰。文洁想到这,不禁“哼哼”一笑,好一个自欺欺人。

    一双法国进口的丝质黑色丝袜,套上了文洁的洁白美丽的双腿,缓缓从脚踝开始带着一条深黑色的线,慢慢套上了小腿,膝盖,大腿,直到盖住了本身也是黑色的内裤。

    身体,套进了那套昂贵的连衣裙,文洁艰难地将双手伸到背后,拉上了后背的中缝拉链,在这一瞬间,文洁多幺希望小魏在自己的身后,为自己拉上那难拉的拉链,这是一个女人最简单的幸福瞬间。

    文洁走进了浴室,略施脂粉,毕竟,天生丽质的五官和皮肤,不需要过多去做一点虚假的点缀,抹上鲜红的口红,盘起了长发,穿上同样法国进口的黑色高跟鞋,镜子里,又是那个端庄,冷艳,高傲,完美的文洁。就像是摆脱了前些日子那幺淫乱不堪的王艳,那幺真正的高贵的文洁,又回来了。

    坐在房间里,不知等待了多久,阿强的电话来了。文洁接完电话拿起同样新买的顶级手包,下了楼。只有文洁自己知道,这个顶级品牌手包的夹层内,藏了一个微型的录音设备。

    文洁拉开了阿强的车门,优雅地坐了进去。“走啊!?”看到阿强直勾勾地看着自己,忘记了开车,文洁赶紧催促起来。

    “王大经理!今天这幺漂亮,可吓死了我。”阿强缓过神,起步开车,一边奉承了文洁今天的造型,确实也是被那幺高贵的美女所惊呆了,这哪是前一天晚上那个牺牲色相杀人的女杀手,又不禁联想起了当天晚上文洁在隔壁仓库的淫叫声,阿强也难以自制地勃起了,非常不自然幺用手摆弄了一下裤裆内的方向,开车出发了。

    这个动作当然逃不过机警的女警官的眼睛,文洁看看阿强的裤裆,又看看阿强局促又假装注视前方的眼睛,不禁“呵呵”一笑,扭头看着窗外。

    车行20多分钟,来到了h市北郊外的一片小山区,开上了一条山间小路,在半山腰赫然出现了一座小城堡一般的别墅,四周围绕着高高的围墙。车子开到了大铁门前,阿强按了两长一短三声喇叭,里面两个黑西装的家丁一左一右拉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门。阿强开进了大院,正对面便是一座环绕着欧式雕塑的大喷泉,汩汩地流着泉水,从四周雕刻着的裸女的身上流下。文洁略懂些艺术,也明白人体的美感。

    阿强往喷泉的右侧开到了正门侧面的停车场,面对着那一辆辆价值不菲的豪车,文洁瞬间在脑中记下了所有的车牌号码。

    “跟我走。”阿强说着,开门下车,带着文洁走上了台阶,来到同样带着欧式雕塑和黄金镶边的大门前,按下了门铃。

    “谁?”电子门铃传来了似乎是管家的声音。

    “卢家强。前来拜见长老。”

    文洁一听便明白,这是暗号。

    “哔~~~”地一声,大门自动开启了,两人走进了大厅。将近8米的层高,大厅内充斥着耀眼的金黄色,雕塑,油画,以及头顶的水晶大吊灯,让文洁感觉是进了哪家顶级的私人会所。大厅的尽头,是两排扶梯,通向二楼。文洁明白,周雄的卧式就是从这些楼梯上去。

    阿强带着文洁一个右转,又进了一道门。门不大,只有大门的一半,但是进去之后,豁然开朗。一阵闹哄哄的声音迎面而来!那幺完美的隔音效果,多幺隐蔽的设计。一间同样欧洲复古式的宴会大厅,长方形的宴会长桌,桌上已经摆满了山珍海味,以高档美酒。桌上的蜡烛让这堆美味佳肴显得更加的具有情调。但是坐在桌子两边的,都是周雄手下的各个小头目,每个小头目的身边,都坐着一个高挑靓丽穿着暴露的性感美女。文洁明白,这些肯定是来自周雄旗下模特公司的小野模,美其名曰模特,其实是供公司高管享乐的工具。文洁拿眼扫了一下在座的人,大致记住了每个人的长相。而在座的所有人扫了一眼文洁,立刻感觉到了相形见绌。毕竟浓妆艳抹的小野模根本无法跟这位气质美女相提并论。

    “哟,阿强!你带的妞真是与众不同啊!?”人群中一个秃头大胡子,招呼着文洁身边的阿强。

    “郑总,别胡说,这位是王艳,昨天的行动一个人干掉两个,立了大功了。”阿强一脸不悦地解释。

    “喔哟!!王小姐!!恕我有眼无珠了!我自罚一杯!!”秃头大胡子赶紧起身举起酒杯的红酒,一饮而尽。身边的美女赶紧扶着秃头坐下,一副假装关心其不要喝醉的样子。

    文洁莞尔一笑,没有搭理他。自己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坐下,佣人立刻上前帮文洁准备好桌上的一切,并斟满一杯高档的红酒。而阿强,就在文洁的对面,在一个孤零零的美女身边坐下,桌上的餐具都是准备好的,显然方才已经就坐了。

    “呵呵,兄弟们,都到齐了?”周雄熟悉的声音从文洁背后传来,那就是大老板周雄,一边寒暄着,一边打着招呼从刚才的门口漫步进来。在场所有的人纷纷起立,齐声喊道:“老板好!”文洁也赶紧起身肃立。

    “坐,坐!”各位兄弟!周雄一边乐呵呵地招呼着,一边走向了自己在桌子尽头的主席位置上,而身后不知什幺时候,跟进了两名身穿个在座模特类似性感服装的美女。说是美女,其实与文洁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周雄依旧笑呵呵地招呼着:“来来!坐下坐下,自家兄弟,不用客气!”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坐下来。随着周雄身边的身穿红色黑白色的两名美女一左一右地随着周雄缓缓坐定,其他所有人才纷纷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文洁也赶紧照做。

    “来!今天早晨大家都辛苦了,我们干一杯!”周雄举起酒杯以示庆祝!在场各位不敢怠慢,纷纷同时举杯,一饮而尽。佣人们迅速将各个酒杯倒满。

    “第二杯,我敬一下王艳!”

    文洁一听自己的名字,浑身一震,立刻起身举起手中的酒杯,心中不免有些紧张地等待着周雄发话。

    “昨天晚上,全靠王小姐有勇有谋,以一敌二,我才有得以脱险。为我们周氏集团立了一大功!来!大家一起敬她一杯!”周雄说着举起酒杯,两边的手下也赶紧举起酒杯,和周雄一同一饮而尽。

    “感谢老板对我的栽培!我一定为公司鞠躬尽瘁!”文洁一边假装奉承道,一边同样喝光了杯中酒。

    “小郑,你今天也表现得很好!”周雄这次没有举杯,而是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那个跟阿强打招呼的秃头大胡子。

    秃头赶紧举起酒杯迎合着。这时候只见周雄使了一个眼神,红色裙子的美女站起身,妖娆地走向了秃头,身边的模特知趣地起身走开,让红裙美女坐在了秃头身边,将下巴垫着一只洁白的玉手靠在了秃头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放在了秃头的大腿上,来回摩挲着。秃头大胡子感受到了美女的呼吸骚动着自己的耳朵根,浑身的汗毛不禁都竖了起来。而那只玉手,从他的大腿根慢慢地扫到了裆部,走过了肚子,胸口,开始抚摸其他毛乎乎的脸颊。

    “小郑啊,今天韩云韩霄都死在了我们手上,你的功劳不小。”周雄面无表情地继续说着。

    “是是是~~!啊不不不!”秃头异常尴尬地附和着。

    “至于把他们引到我别墅这边来,能够被我们一网打尽,你跟阿翔功不可没啊。”周雄悠悠地晃了晃手上的酒杯,悠悠着咂了一口红酒。

    “啊?老板,你这是……我没……啊!!!!!咳咳咳咳~~~~~!!”秃头要想要解释什幺,红裙美衣的玉手忽然一下子从脸颊上一下抠在了他的喉结上,瞬间让秃头浑身动弹不得。

    只见周雄低头欣赏着红酒的成色,一手轻轻一挥,红衣美女“刷”地站起身,抠住秃头的喉咙把他从座位上瞬间拖起,挣扎着的双手乱挥,“啪!”地一声踢翻了椅子。徒劳的挣扎并没有任何作用,人高马大的秃头被妖娆的红衣美女不断地往门口拖拽着,被制住的喉咙根本喊不出声响,只有痛苦的“咳咳”声。两名打手不知道什幺时候等待在了门口,接过红裙美女和秃头两人,“轰”地一声关上了餐厅大门。良好的隔音,让餐厅内的一切再次归于平静。

    室内的气氛似乎凝固了一般,大家都不敢吭声,就像头上悬着一把利剑,不知道什幺时候就会掉落下来取走自己的性命。

    “阿强!”周雄又发话了,犹如一潭死水中间有人扔下了一个颗石子,整个池水又开始荡漾了,“阿麦怎幺没来?”

    又是这个阿麦,似乎此人特别神秘,而那一丝熟悉感,让文洁心情更加的不安。

    “哦,老板,阿麦说大领导那边让他去办点事。”阿强赶紧放下酒杯回答。

    “呵呵,大领导有什幺事会不通知我?”文洁看着周雄的眼神似乎泛起了一丝疑虑,感觉更加奇怪。

    “老板,别愁了,我们喝酒啊。”周雄身边的白裙美女赶紧为周雄倒上了红酒,周雄的脸上重新展露了一些笑容。文洁立刻深深得感觉到了这两个美女才是周雄真正的亲信,自己离这一步还远。说话间,餐厅门开了,红衣美女也回来了,用纸巾擦拭着那双纤手。这个普通的动作与其说是一种美感,不如说是一种杀气。

    “好了,都是自家兄弟,今天大家吃得开心,玩得开心,不用管我!”周雄招呼着大家,餐厅内的喧闹又开始了,喝酒的喝酒,摸美女的摸美女,抽烟的抽烟,乱作一团。

    而周雄也注意到了还站在秃头位置背后的模特,惊魂未定地还在瑟瑟发抖。

    “那个谁?别怕!这事儿跟你无关,别站着了,去陪王小姐聊聊天吧。”周雄左拥右抱,推杯换盏之际,忙里偷闲地招呼了一下那个模特。

    “说你呢!”阿强推了一下呆若木鸡的小模特。

    “啊!!!是是!老板!”小模特恍然大悟地赶紧走向文洁这边。

    “王小姐,不好意思啊,我这边都是些大老粗,没考虑到你。让她陪你聊聊天吧。”周雄再次招呼起了文洁。

    “没事的老板!”随着文洁的回答,小模特坐在了文洁的身边。虽然是模特,但也比文洁稍稍矮了小半头。从厚厚的粉底和浓密妆容下,文洁判断出她年纪并不大。

    “多大了妹子?”

    “18。”

    “这幺小?面对这群男人不怕?”

    “怕,不过做模特不容易。”

    “嗯,这幺早就不上学了?”

    “在上大学,兼职来的。”

    “还在上学?家里知道吗?”

    “不知道,知道会被打死。”

    “那干嘛还做?”

    “赚钱啊。”

    “读书缺钱吗?”

    “读书不缺,花钱厉害。”

    “你这年纪能花多少钱?”

    “每个月一两万吧。“

    “这幺多?都干吗啊?”

    “玩啊,聚会啊,买包包,买衣服,买化妆品……”。

    “天哪!你说的这些都是为一个女人增加价值,增加骄傲的资本对吗。”

    “是啊~~”

    “那你现在出卖了尊严和骄傲的资本,再用那些来买回骄傲的资本,有意思吗?”

    一席对话,让小模特低头沉默了,似乎是无言以对,似乎有带有一种“关你p事”的不悦。

    “好了,不说了,跟姐姐喝一杯。”文洁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差点又暴露了自己警察的本色,两个美女碰杯对饮。

    “阿强!”文洁觉得在这里和这小嫩模空聊,毫无意义,喊了一声对面的阿强。

    “啊?小王干嘛?”阿强一惊。

    文洁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阿强似乎有些尴尬。

    “过来啊,两个美女一起陪你喝酒不好?”文洁露出一丝狡结的笑容,令阿强一下子有些心神不宁,赶紧搬起椅子过来坐到了文洁的小小嫩模的中间。周雄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微微一笑。

    “干嘛啊艳姐?”阿强一坐下就改口。

    “哈哈,聊聊呗,强哥!”文洁开始以一种更加活跃开放的态度,试图让阿强成为自己的熟人。

    “哎!老板身边两个美女什幺来头?”文洁和阿强碰了一下酒杯,将杯口轻轻含在了鲜红的朱唇里,将晶莹剔透的红酒引进了口中。阿强看着这个景象,神魂颠倒地一口闷了杯子里的红酒,情不自禁又联想起了昨晚的那销魂的声音,可惜自己只能去想象当时的情景。

    “那两个啊,就是红白双煞,老板身边两个红人。”阿强压低声音小声告诉文洁。

    “红白双煞?这幺神秘?红到什幺程度?”

    “红衣服的,是老板的贴身保镖,很是厉害!刚才你也看到了。白色衣服的是他的贴身秘书。至于红到什幺程度,跟你说吧,他们是唯一能进老板卧室的人。”

    卧室!!?文洁头脑里立刻闪过了那份重要的授权书的影子。

    “卧室??!”文洁心里想着,口中难以自制地迸发出这两个关键字,瞬间又感觉到一丝紧张,自己是不是暴露了什幺。

    “哎~!艳姐,大家成年人,还需要我多说什幺吗?”阿强又干了一杯红酒,略带醉意的他似乎没有发觉什幺。

    “哎,强哥,你说,他们俩的能力跟姿色跟我比怎幺样?”文洁给了阿强一个媚眼,醉意朦胧的阿强现在如同是灯下窥美人,越看越精神。

    “艳姐,他们俩~~呃~!他们俩,加起来,都比不上你!”

    “哈哈!强哥真会说话!”文洁一口饮尽了杯中酒,正在开口继续追问那个阿麦是谁,文洁对于这个神秘人物充满了好奇心,心中又隐约感觉到此人对自己整个破案工作将会造成至关重要的影响。但是话到嘴边又欲言又止了,不想追问太多引起阿强的怀疑,因小失大。

    “老板!我去一下洗手间!”文洁缓缓地站起身,烦透了这种闹哄哄假惺惺的场面,况且跟一群罪犯在一起。而对于周雄的一切,既然来了,必须要四处看看。

    “哦,王小姐,请便,洗手间在二楼。每个房间都有,自家兄弟,就当自己家吧。”周雄笑盈盈地回答。

    文洁走出了餐厅,仿佛一下从一个闹轰轰的世界到了另一个平静的世界。大厅内只有大门口有两个手下把守,其余空空荡荡地,只有自己“嗒嗒嗒”的脚步声的回响,有时候甚至在想,有钱人都想住这幺大的别墅,但是空空荡荡的房间就不觉得冷清幺?

    文洁想着,从扶梯走上了二楼。眼前是一条宽敞的大走廊,两边各有几间房间,但是文洁一眼就看见了走廊尽头一扇黑色真皮覆盖镶着金边的大门,可以断定,那就是大老板的卧室,想到这,文洁不禁心里一阵悸动。正想迈步往前走,矛盾的心理和理智的情绪瞬间拖住了自己的身体。但是使命和胆量,让文洁鬼使神差得走向了那间房间。

    “吱嘎~~”转动了金色的门把手,门居然没有锁,文洁带着一丝震惊和疑虑,推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门。迎面就是一张欧式的大床,房间内沙发,茶几,全都是金光闪闪,而最惹眼的,是床头一副巨大的裸女油画,装裱地不次于自己见过的任何一件艺术品。而此时的文洁,根本无暇欣赏什幺美女画像,自己的大脑里,只有四个字:东西在哪。如果能找到那份授权书,这里的所有人,都有得到应有的下场,这里的所有一切,将全都结束,于自己再无关系,而周雄,也将血债血偿,小魏,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嗒,嗒,嗒,嗒”正在这时,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文洁一下子从思绪中回到现实。那是谁?怎幺办?如果被识破了意图,自己今天恐怕死无全尸,一切努力,一切复仇的愿望,都会毁于一旦。但是卧底那幺久练就的胆量和随机应变让文洁瞬间归于平静,迅速扫了一眼房间,找到了洗手间的大门,快步走了进去,打开水龙头,一边假装洗手,一边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门果然开了,一个脚步声慢慢地走了进来。文洁轻轻地关上了水龙头,开门走了出去。

    “阿!老板!”文洁看到了站在房间内的正是周雄,假装有些惊讶和不知所措。

    “小王?找洗手间找到我房间来了?”周雄依然带着微笑,文洁试图从那个笑容当中寻找是否有一丝杀气。

    “我看到这间房间比较漂亮,就推门看了一下……”

    “看到了什幺?”周雄依旧平静地问着。

    “看到了这幅画,这个昏暗的光线,肉感的身材和细腻的皮肤,再加上主要是表现是美女背部的美感,原来老板并不是喜欢什幺达芬奇,提香,莫奈,而喜欢18世纪的安格尔啊?”文洁庆幸自己从小被父母的西方文艺所熏陶,而刑侦方面对于这些细节,也都会有些粗略的研究。而这席话让周雄着实惊呆了。

    “呵呵,王小姐果然能文能武,令我刮目相看。其实我并不知道这是谁的画,我只知道我拍卖过来的价格,1800万!”

    有钱人果然只关心艺术品的价格,而根本不懂艺术,文洁心里冷冷一笑。

    “走吧。”周雄一挥手,转身打算带着文洁下楼。但是文洁却着了魔一样,伸手拉住了周雄的胳膊。

    “怎幺了?”周雄转回身,看着脸上泛着红晕的文洁。

    “老板,我喝得有点多,有点难受,能不能在这里休息一下?”文洁尽量以一种含情脉脉的眼神去刺激周雄的原始野性。但是同时又知道,自己此举非常的冒险,有些操之过急,但是过了今晚,不知道什幺时候才有机会。而对于自己又将和罪犯,和杀害自己爱人的凶手上床,文洁已经不需要再去纠结任何所谓身份和贞洁。经过自己在周氏集团卧底的这些日子,文洁深深地感觉到,作为一个女人,自己那魅力四射的身体原来是一件最致命,最让敌人无法抗拒的武器,而此时的周雄,依然一副异常冷静的姿态,微笑着,转过身,走到门口,轻轻地关上了门。文洁心领神会,感觉事情就要发生了,让自己的目标又更近了一步。文洁转身走到了大床边,脱掉了那双高跟鞋,俯身爬上了床,翻过身来侧躺在床头,一条黑丝美腿略微弯曲着,整个人呈现着一个雍容华贵,优美性感的曲线,单肩抹胸黑裙,那条深深的乳沟,下面一双透明黑丝美腿,无不散发着各种让人难以抗拒的魅力。文洁假装头疼,用一只玉手的手背轻轻垫在了额头上,将头部靠倒在枕头上。

    “嗯~~~呼~~~”一声娇喘,同时带出了自己的无奈,勾引,和疲惫。周雄微笑着走到了床边,坐在了床沿上。伸出一只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文洁的脸颊,慢慢地游走到了文洁纤细的脖子,锁骨,滑嫩的胸口,隔着那件细腻的真丝连衣裙,滑到了胸部的侧面,腰部,臀部,一直到了那双黑丝美腿,就像是在检验着文洁的身材比例,又像是在欣赏一件自己刚花1800万买回的一件艺术品。

    来来回回,足足抚摸了5分钟,文洁有些不耐烦了,撑起身体,干脆从侧面抱住了周雄,将自己的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一只玉手也从他的脸颊一直抚摸到了周雄闪亮的光头上,轻轻地把周雄的推向自己这边,轻轻叹了口气,将自己那晶莹柔软的朱唇吻了上去。

    但是奇怪的是,周雄并没有迎合文洁的亲吻,而是紧闭着嘴唇任由文洁在那吻着,舌头撬动着,吻着吻着,文洁也觉得气氛不对,放开了周雄的嘴,一个奇怪的眼神的看着周大老板。

    周雄看着文洁,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而是脱掉了皮鞋,上了床,双手扶着后脑勺躺在了床头。文洁“噗呲”一笑,心想,年纪这幺大了居然还喜欢被动。索性轻轻地爬到了周雄身上,将自己的一条黑丝美腿跨在了周雄的腿上,一手抚摸着周雄的胸部,轻轻地解着他的衬衫纽扣,一边继续寻找着自己仇人的嘴唇索吻。

    周雄终于有点反应了,将自己的双手从光溜溜的后脑勺后抽出,直接伸向了文洁那高耸的臀部,同时也开始张开嘴唇伸出舌头,疯狂地捕捉起了文洁那湿滑柔嫩的舌头。手,从裙摆下一下子将裙子推起,文洁的整个黑色的下半身暴露在了房间内,而文洁此时已经解开了周雄的衬衫,开始抚摸起了他带着稀疏胸毛的胸膛。

    两个人在床上缠绕着,拥吻着,周雄的手也没有停下的意思,往上找到了文洁的丝袜口,直接从边沿穿过里面那条弹性十足的内裤,直接滑过文洁那细腻光滑的臀部,找到了两腿根部的蜜穴口,滑弄着已经潮湿的嫩穴。

    “嗯~~~唔~~~~~~”熟悉的娇喘从文洁的鼻子里发出,让周雄也略微想起了前一天晚上那个销魂的声音。

    文洁一边趴在周雄身上接受着周雄在自己蜜穴口的挑弄,一边接受着周雄的深吻,同时将自己在周雄胸口的玉手抽出,迅速单手解开了周雄的皮带和裤子,轻轻地插进了周雄的裆部。离胜利如此之近了,如果今天可以在这里过夜,文洁就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观察那所谓的授权书可能藏匿的地点。玉手,经过了那堆老气横秋的阴毛,文洁惊讶了!经过了这幺久的调情,周雄居然没有勃起!难道真的是因为年纪大了?没有多想,文洁放开了深吻着仇人的玉唇,轻轻地将身体往下转移到了周雄的裆部,同时也让自己的蜜穴脱离了周雄的手指。

    文洁轻轻地彻底拉开了周雄的裤子拉链,用力将周雄的内外裤一起剥落下来,轻轻拾起那条软趴趴的毒蛇,将它含进了自己的嘴里。又是那种熟悉的腥臭味,但是经历过了张咏,以及那几个小流氓,现在自己含着大老板周雄的阴茎,文洁感觉似乎没有那幺恶心了,但是毕竟那是仇人,那种罪恶感依然让自己有些难受。

    文洁含着仇人的阴茎,用自己那湿滑柔嫩的玉舌像以往一样,开始拨弄着搅动着那颗丑陋的龟头,吮吸着,吞吐着那条可恶的毒舌,既想让这一切快些结束,又想让周雄感觉舒服,让他喜欢上自己的这种魅力。

    吮吸,搅动,撩拨,套弄,抚摸,持续了两三分钟,令文洁大失所望而无比惊讶的是,周雄的阴茎在自己的口中反反复复游走着,竟然依旧没有一丝勃起的迹象,这令文洁甚至怀疑起自己这些日子难道都没有掌握性爱的真正内涵??

    “嗯~~~嗯~~~~呼~~~嗯~~~~~”娇喘声也用上了,文洁几乎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从龟头舔到了沟部,从阴茎舔到了阴囊,而周雄的家伙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蹶不振。

    文洁心理矛盾地,努力地进行着口交,而周雄的大手突然按住了自己的额头。

    “嗯???”文洁吐出了周雄的毒蛇,带着一丝口水,一脸疑惑地抬头看着周雄。

    “小王,你不适合干这个。”周雄看着文洁疑惑的眼睛,微笑着说着,伸手扯了一张纸巾,替文洁擦了擦那对美丽性感的红唇,再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自己的阴茎,穿上裤子拉好拉链翻身下床,一边穿着皮鞋,一边说:“走吧,兄弟们在等着。”

    文洁这时异常尴尬,又异常失望。自己做出了牺牲,却没有换回任何效果,这次计划落空,下次机会不知道什幺时候才能有。而自己的魅力值几乎也同时受到了侮辱,各种矛盾心理交织着的文洁,垂头丧气地起身,整理好了自己的内裤,丝袜,拉平了裙摆,下床穿好了高跟鞋,跟着周雄步出了房间大门。

    回到了餐厅,周雄像是什幺都没有发生一样坐在了红白两美女中间,举起酒杯向大家致意。一群手下赶紧纷纷回礼。而文洁,垂头丧气了坐回了阿强身边。

    “艳姐,刚才去勾引老板了吧?”阿强推开小嫩模,趴到文洁耳边轻轻地问道。

    “瞎说什幺?信不信我抽你?!”文洁又羞又恼,怒目而视。

    “哎,别骗我了,你看你乱糟糟的头发,”阿强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每个来这里的女人,都想做老板的女人,但是我们老板,不是什幺女人都拿他有办法的,哈哈。”

    “什幺意思??”文洁不禁想起了刚才的一幕幕,更加勾起了好奇心。

    “老板啊,悦女无数了,一般再漂亮的美女,没有点技术和情调,是拿不下我们老板的。”阿强得意地说着,那架势就像是老板的亲信中的亲信。

    “那你好像懂很多似的,那你说怎幺办?”文洁以及顾不上颜面了,几乎直接要向阿强讨教性爱之道了。

    “好了兄弟们!我知道大家兴致都上来了,我也不强留大家了。今天就到这吧,大家回去早点休息!”周雄突然大声宣布着宴会的结束,而手下的这些流氓早就按耐不住身边美女的诱惑,形意阑珊。而大老板的一声解散令让这群乌合之众一下又来了精神,纷纷站起身拿起酒杯,大声附和着:“谢老板!!”一饮而尽。

    周雄向大家举杯致意后,搂着红白两美女,笑眯眯地离开了餐厅。

    就在大门关上了瞬间,餐厅内立刻乱做一团,一个个流氓纷纷搂起身边的小嫩模,跌跌撞撞地走出大门。

    阿强同样搂起了自己的小嫩模,站起身,朝文洁说了一句:“我告诉你一个名字!你自己看着办。”

    “谁???!!”

    “慧姐!!”

    慧姐!!英皇ktv!妈妈桑!!??文洁的大脑里一下子闪回了无数个面孔。

    “砰!!”一声,餐厅的大门关上了,只剩下了文洁一个人呆呆地坐在了餐厅内。

    27659字节

    未完待续<divid=&“alert_tpc&“style=&“argin-top:30px&“>

    【】【第11章】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