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女警文洁 作者:春暖花开

      女警文洁 作者:春暖花开

    【】【第16章】

    作者:micharo2016年9月4日

    第十六章,黎明前的黑暗

    周雄,刘振东,小魏,雷震集团欧某,文洁感觉自己的脑子快要炸了,这仿佛是出悬疑大戏,如今身边危机重重,却没有个可以信任的人,没有个可以依靠的人。回想当初接受这个卧底任务,早已预测到了各种危险,以及牺牲,但是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进入个如此凶险的迷局,更没有想到自己简直成了双重甚至三重间谍,而且步走错,自己就会招来杀身之祸。

    文洁步出了刘振东的别墅,打上了辆出租车,时想不好去哪,只好直奔自己的住处。路上,文洁的脑子还在高速地运转着,当小魏的出现,改变了自己的初衷,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在这个狼窝里奋斗?为了破案抓住周雄?显然并不是,以目前掌握的证据,也已经足以判他个死刑。是为了替小魏报仇?哼哼!

    ωωω.〇1Вζt 永久域名a;/找回网址dζ

    文洁不由地发出声冷笑,笑的是自己,是小魏,是那些可笑的人。唯让自己留下的理由,恐怕只有解开迷局,让所有人得到应有的下场!这大概是自己的世界观崩塌之后,自己唯能够重新建立起来的新的世界观!至于依靠谁?显然没有任何人可靠,唯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而唯能利用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身体。

    想到这,文洁不由地叹了口气。结束思考的文洁,感觉到是那么地疲惫,而出租车上的气氛似乎也有些异样。文洁显然太深入自己的思绪之中,没有注意到出租车自己时不时地在偷瞄自己,而文洁也才发现自己的狼狈。由于在刘振东的别墅那些事儿,自己并没有穿胸罩和内裤,而是直接将被撕破了胸口的黑色连衣裙穿在了身上,高耸的胸部在紧贴的面料下,清楚得映衬出两颗精致的乳头,而双柔软的美乳紧贴着衣服,随着车子的震动不断得颤动。更要命的是,文洁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已经掀到了几乎大腿根部,司机稍微探头,就能看清那根本没有穿内裤的黑黑的草丛。

    文洁恶狠狠地瞪向司机那双色眯眯的眼睛,而没想到司机却根本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地看眼道路,看眼文洁的大腿,看眼道路,看眼文洁的胸部。

    文洁心中的怒火慢慢地燃起来了:“你看够了吗?”强忍着怒火,文洁轻轻地质问道。

    而明显司机并没有理解那层愤怒,竟然停下车子,将只手放到了文洁那洁白的腿上。如果是过去的文洁,必然是下意识地闪开,但是自己并没有,这也许恰恰证明了自己从事卧底这段时间以来,以及刚才下的决心,让自己的心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想干嘛?”文洁怒目而视,而司机却无暇去接触文洁那恶狠狠的眼神,眼睛和手全部在那双洁白的大腿上集合。

    “美女,你好漂亮,多少钱你说嘛!”司机的手慢慢地朝大腿的根部移动过去,再过几秒几户要接触到了自己那还带着点潮湿的蜜穴了。而另只手竟敢朝自己的胸部袭来!

    文洁顿时火冒三丈,把按住了司机的咸猪手!个反手擒拿将他整个身体扭转过去!

    “色胆包天,你敢动老娘?!”

    “啊!!!!美女!!!我错了错了错了!!放手放手!!”车内传来阵阵惨叫!

    司机的手被文洁扭得咔咔直响!

    “告诉你,不是什么女人都能让你这种人随便欺负的!!”文洁似乎把腔怒气全撒到了这个流氓司机身上。

    “啊!!!懂了懂了!!!求你放手!”

    “砰!”文洁将司机把推撞在了车门上!整理好了衣服,拍了拍手,镇定地坐好在了位置上。

    “开车!”文洁声呵斥!

    “是是是!”司机赶紧回应!并试图发动汽车,但是似乎时打不着火。

    “什么情况?”文洁火气又上来了。

    “我得检查下!我找个手电筒。”司机说着,将身子探到了文洁这侧的副驾驶位置,打开了车兜,拿出根类似手电的黑色棍状物,并迅速打开了开关!

    还没等文洁反应过来,强烈的“滋滋”声突然在自己的身上响起!随着阵电流冲进了自己的身体,文洁感觉全身阵刺痛酥麻!下瘫软在了座位上!

    文洁毕竟是受过训练的优秀女警,在电棍的攻击下,还能残留着点点模糊的意识,而不是立刻昏厥,但是整个身体已经完全不能动,只能迷迷糊糊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随着座椅靠背的放倒慢慢得躺平在了车内,下身突然丝凉意,应该是裙子已经被推上了腰际,整个下体应该暴露在了流氓司机的面前!只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胸口!

    不行了,文洁想挣扎,但是意识太弱,没有丝反抗的能力,隐隐约约似乎听见了司机在说:“小婊子,今天老子先把你干爽!”几个字,仿佛充满了各种回声,如同梦境般。文洁知道无力抵抗,正打算彻底放自己昏睡过去,突然间,“砰!!”声整个身体震,不知道是车子的震动还是自己的身体,个强烈的冲击,让文洁原本残留的点点意识,彻底成了片漆黑,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文洁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头疼欲裂,腰间的电棍伤处还在火辣辣地疼,就在醒来的短暂瞬间,卧底!周雄!刘振东!还有流氓司机!

    下全部冲进了文洁的大脑,文洁浑身震!瞬间睁大了双眼!“腾!”地声坐起了身体!这并不是恐怖的出租车,眼前是间整洁房间!而自己的身上竟然换上了套男式的睡衣!文洁赶紧将手伸进了下体,显然自己并没有被奸污!怎么回事?文洁正满脑子的疑惑!随着个熟悉的声音的出现,让整个气氛瞬间缓和了很多。

    “阿洁!你醒了?”

    “小魏!!??”文洁看到自己那个最熟悉的陌生人端着杯热水放到了床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发生了什么事?”

    “我正想回别墅拿点东西,正巧看到路边停着辆出租车,里面似乎有打斗!

    细看果然是你,”小魏说着,把杯水递给了文洁,自己坐到了床沿上,“原本我以为你能轻松制服他,没想到他出了阴招!我只好假装追尾……”

    “他现在人呢?”

    “现在还剩半条命在他自己后备箱里,看他自己造化了。”

    文洁沉默了,喝了口水,感觉口热水下去,让自己满肚子的委屈全都沸腾了起来。

    “阿洁,你受苦了!”小魏深情地望着文洁,脸上写满了内疚和自责。句话,让文洁已经沸腾起来的情绪终于溢出了自己的身体,从双眼下子涌了出来。

    文洁放下了杯子,下扑进了小魏的怀里!“啊~~!!!!”好久没有如此痛快地哭过了,这些日子,直虚假地面对无数虚假的人,感觉都快忘记了哪个才是真正的自我。

    “阿洁!对不起!”小魏也抱紧了文洁,轻轻抚摸着那乌黑的头发,就如同当年模样。

    但是,就是这三个字,让文洁的哭泣戛然而止,恍然大悟般地把推开了小魏!

    “魏立明!你究竟是什么人!!?这切到底怎么回事!?”

    “阿洁!你别这样……”

    “说!!”文洁显然露出了种审问犯人的态度,脸上还挂着眼泪。

    “阿洁,林局有问题!”

    “什么?!!”“他是不是告诉你我已经死了?”

    “对!”

    “那是他派我过来卧底,还有个同事,还有h市的同事,他们都牺牲了,是林局出卖我们。”

    “为什么?!!!”

    “他应该跟里面某个利益集团有勾结,具体是谁,我也在查!所以我只好暂时假装死了,投靠了周雄和刘振东,想从中查清来龙去脉。”

    “那我的照片……”

    “你的照片并不足以让刘振东定罪,只会让林局掌握到他们的把柄,被他利用。到时候让林局发现了我没死,你也样会很危险,搞不好我们都会被灭口。”

    “那……”文洁很想问关于雷震集团的问题,但是突然的直觉告诉自己,不可以!!在这个处境下,自己千万完全去信任个人,哪怕他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小魏!

    “那,我们以后怎么办?”文洁毫无痕迹地转换了话题。

    “既然你也在这个游戏里了,那我们俩只能互相依靠,等扳倒了周雄和刘振东,我们俩拿着我们应得的,远走高飞,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到时候,我们飞到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在海边买个别墅,静静悄悄地,起甜甜蜜蜜地过完下半辈子,好不好!?”

    “……嗯!”文洁迟疑了下,点了点头!

    小魏再次把文洁紧紧地抱紧,而文洁在小魏的怀里,百感交集。方面,是自己最爱的人,本以为阴阳相隔,自己曾经无数次地幻想他并没有死。而如今梦想成真了,但是自己抱着的那个人,自己都不敢去确定他究竟是谁,长相变了,名字变了,他的心,也许也变了,但也许没有。文洁习惯性地给自己个想要的假设,是自欺欺人也好,是天真也罢,谁都无法去相信个自己最爱的人彻底成了个恶魔。

    “阿洁,我好想你!都是我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小魏低声说着,“你也想我吗?”

    “嗯!”文洁毫不迟疑地答应着,“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我都经历了什么!”

    文洁抱着小魏,眼泪又不住地流下来。

    “不不!不要说,我受不了!你在我心里,直是那么圣洁,不要说那些,我不想听,我也不敢听!”

    小魏更紧地抱着文洁,就像当年般,那么紧,那么温暖。而在怀里的文洁,却完全是另种感觉。

    早已习惯不再对那些恶心的男人不再做任何心理斗争,肉体的牺牲,甚至都可以想象成肉体的享受,而现在自己在自己曾经最爱的人的怀里,却反而泛起久违的心里斗争,都这个斗争,是在于情感上,这让文洁更加难受。毕竟,如今的小魏还是不是当年那个小魏,他的话还能不能相信,文洁自己都不知道,而自己的心里,毕竟还是被这个男人占据的,而之前从被张咏奸污开始,切都是为了他。而现在,他的温暖,让文洁更加难以判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更加难以判断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思考着,小魏已经吻向了文洁,文洁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泛起了丝犹豫,但是仿佛已经经过了千锤百炼般,迅速放空了心情,迎接了小魏的亲吻。

    男女之前的吻,其实就是各自对方口腔内气味的反应,当你找到了样的气味,大脑就会认为找到了对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女性对于抽烟喝酒的男人有着特别的喜爱。

    就是这个熟悉的味道,并不在于对方的脸变成了什么样,心里能够明白,小魏还是小魏。

    文洁迎接着小魏的亲吻,慢慢地,文洁习惯性地关闭了自己的大脑,就像仿佛迎接那些肮脏男人般地迎接着小魏,所不同的是,毕竟,这是自己爱过男人,当年的感觉并没有磨灭。

    小魏的吻,慢慢转移到了文洁的脸颊,脖子,胸口,随便嘴唇的移动,慢慢解开了小魏亲手为文洁穿上的睡衣,文洁抬起头闭上眼睛,享受了自己太久没有享受过的爱人的缠绵。

    敞开了的睡衣,跑出了那对高耸而柔软的双乳,那对文洁心里明白被无数男人玩弄的过那对洁白美丽的双乳,而对小魏来说真的是好久不见,至于是不是甚是想念,文洁自己心也没底!同时也告诉自己不要多想。

    小魏不顾切的在文洁的胸上,身上,疯狂地亲吻着,边顺手将文洁脱得丝不挂,动作那么地熟练和快速,这与当年的小魏有着明显的区别。

    “扑通!”小魏翻身躺在了床上,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个精光,同时让文洁的那种享受的娇喘也嘎然而止,同时也心领神会地翻身在小魏的身上,从胸口开始往下亲吻了几下,顺着身体的中线,找到了那根早已柱擎天的阳具,躺在了小魏身体的侧,附身张开了那张性感的嘴唇,将那颗充血肿胀的龟头含进了嘴里,滑进了口腔深处。

    “嗯!?”小魏突然抬起头,看了眼身体下的文洁。毕竟,当年两个人在起时候,文洁从来没有给小魏口交过,时有些惊讶,而文洁似乎也突然想到自己不该这么顺理成章地给小魏口交,而此时的小魏心里地滋味确实是难以形容,似乎想发火,但是又忍住了,时间脸上的表情极其扭曲。

    文洁也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轻轻用舌头舔弄着龟头,等着小魏的进步反应。

    而小魏果然如同受了刺激般,将阳具下从文洁口中抽出,个翻身将文洁压在了身下,粗鲁得扶住了那根硬物,掰开了文洁的双腿,用力地直接插进了她的身体!

    “啊!!”文洁声惊叫,难以置信自己朝思暮想的爱人竟然如此粗鲁地进入自己的身体,甚至比那些肮脏的罪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让文洁有些心中不禁泛起了阵苦涩。

    但是小魏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下子转变了态度,温柔地在文洁的蜜穴内轻轻地摩擦起来,深情的轻吻也开始回到了文洁的嘴唇上,这让文洁再次地放松下来。

    “嗯~~~嗯~~~~~”两个人轻吻,温柔地抽插,开始了,多久,文洁没有感受过自己的感情带来的快感。女人的性爱,都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的,都之前的与那些人,只有虚假的游戏,当然也有纯粹肉体对技术的认同,比如张咏和小刚。

    娇喘声,抽插声,啪啪声,都是那么轻柔地在房间内想着,并非过去那么激烈,疯狂的两人游戏。文洁感受小魏的阴茎在自己身体里那种充实,那么温暖,还有自己口腔里那个熟悉的味道,文洁终于沉沦了,仿佛回到了过去,那个自己心爱的人,心爱的身体。

    但是,这种温暖,也使得文洁有那么丝疑惑,为什么高潮没有来,那么平缓,那么温柔的性爱,似乎有爱,但是没有性……

    “啊~~啊~~~~!!”小魏突然加快了抽插,也加强了冲击的力量!随着几下用尽全力的冲刺,文洁感觉到那根硬物顶着自己的子宫,用力地抽搐筋挛起来!!

    “啊!!!~啊~~!!!”两个人同时喊出了高潮的喊声,但不同的是,文洁的喊声,是情感的回应,并不是身体带来的自然的感觉。

    小魏射了,就如同过去样,那么温暖,那么甜蜜,但是文洁总觉得还是缺少点什么。

    “扑通”,小魏翻身躺倒在床上的,当身体离开了身体,距离感瞬间又来到了两个人的中间,况且现在又是张已经变了样的脸,文洁心中油然而生的种失落感,而这种失落感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小魏把重新揽入怀里。

    文洁靠在了小魏的胸口上,听着他还在“蹬蹬”直跳的心脏。

    “阿洁。”

    “嗯?”

    “林局为什么把你往火坑里推?”

    “不知道,我以为你死了,只想给你报仇。”

    “所以你就答应接受这么危险的任务?”

    “嗯。”

    “接头人呢?”

    “张咏,逮捕的他,也是我放的他。”

    “张咏?我知道,那个老色狼……”

    小魏说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右手攥紧了床单,时语塞。而文洁也明白,自己如果跟小魏说太多,会有未知的危险,但是直觉又告诉自己,如果跟小魏透露些内幕,事情会有意想不到的变化。当然,同时文洁也幻想着小魏说的都是真的。

    “对不起!阿洁,让你受苦了。”

    “…………”听到小魏的道歉,文洁几乎又要哭,但是这次却忍住了。

    “所以弄死了庞世元是你的计划?”小魏冷静了下,接着问道。

    “也不是计划,不得已为之的。”

    “那么周雄总是让你接触刘振东,他想干嘛呢?”

    “可能他感觉到刘振东在跟什么人联系吧?”文洁半遮半掩。

    “啊?那有没有什么发现?”

    “没有。你每天跟着刘振东,应该我问你才对啊。”

    “哦~~这个,他也神秘得很。”小魏明显有些迟疑。

    “阿洁……”

    “小魏,我得走了。”

    “啊?为什么!我们好不容易重聚了!”

    “既然我们在这个游戏里,我们还是不要走得太近,万被人发现了,太危险。”

    “你……说的也对!”

    说完,文洁直接直接起身找自己的衣服,并没有像过去样选择去洗澡,这就是与那些自己讨厌的男人的区别。

    “阿洁,等我下……”

    “不,别送,不安全。”文洁说着穿好了那套破烂的连衣裙,走到了门口。

    伸手准备开门,却又难以自控地回头看了小魏眼,而这眼,看到的是小魏的似乎是不舍,震惊,以及不知道是什么内容的杂乱的眼神。

    “阿洁……”小魏欲言又止。

    “小魏,我等你的消息。”说着转身开门离开了小魏的住处。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文洁躺在了床上,心里更加纷乱了。原本小魏的出现,已经让自己的心里乱成了团麻,如今他却又给了自己串真假难辨的信息。

    文洁真的太累了,而身体和心灵的两重创伤更让自己疲惫不堪,混乱的信息缠绕在自己的大脑里更加难以理清头绪,而疲惫慢慢地占据了整个大脑,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叮叮咚咚”手机的铃声打破了好不容易的安静,文洁稀里糊涂地接起了电话。

    “喂~~~”

    “阿洁!”

    “小魏,怎么了?”

    “机会来了,明天下午周雄跟刘振东要去和k市来的大毒枭见面。”

    文洁感觉自己陡然清醒过来。

    “楚汉林对不对?”

    “是的,你认识?”

    “嗯!”

    “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两批证据合在起,足以治他们两个人死罪,你让林局安排抓捕,地点就在h市西郊那座山下。”

    “抓了他们,我们呢?”

    “我已经掌握了周雄和刘振东的金库,抓捕结束,想办法跟我汇合,我已经安排好了船,我们两个远走高飞,我这边拿到那些钱,足够我们用几辈子的。”

    “嗯!”

    “阿洁,我们终于可以在起了!”

    “嗯!明天小心点。”

    “嗯!”

    挂上小魏的电话,文洁不知道这个消息确不确切,是否要通知林局,通知之后会发生什么,林局,小魏,可不可靠,文洁自己都难以确信。

    叮叮咚咚!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再次响起,是周雄!!

    “老板!”

    “小王啊,明天老朋友楚汉林要来,刘振东也起过去见面,”文洁心想小魏的情报果然没有错,“明天陪我起去。”

    “好的,老板。”

    “对了,在刘振东的别墅,有没有发现他在跟谁联系?”

    “有!有个t市的已接电话,我查过了,是t市的雷震集团。”文洁决定安全起见,还是把这个情报给周雄。

    “嗯~~~”周雄听到这个沉默了会儿。

    “小王,明天我想办法让你们独处会儿,你拷问下刘振东,他跟雷震的人密谋什么,然后……”

    “然后什么,老板?”

    “然后干掉他。”

    挂掉电话,文洁显然震惊了!这个游戏似乎越来越过火,文洁感觉到事情完全超越了自己所能控制的范围,也无法预测自己明天将要面对的情况。

    嘟~~~嘟~~~~文洁拨通了林局的电话,自己也无法确定可不可信的林局。

    “林局!”

    “小王,这么久没有报告,怎么回事?”

    “林局,明天下午西郊山下,刘振东,周雄,楚汉林碰头。”

    “很好!这次可以将他们网打尽了。还有什么其他信息没有?”

    “额……暂时没有!”文洁选择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嗯,很好!我跟h市安排下。干得好,小文!”

    “谢谢林局!”

    挂上了电话,文洁躺在床上,不知道这次是福是祸。如果这切都是为了小魏,那么他现在已经活生生地回到了自己的生活,也安排好了两个人的将来。如果是为了破案,似乎已经水到渠成了。但是直觉告诉自己,事情没那么简单,文洁感觉到自己是那么地想查清这其中切的来龙去脉。

    叮叮咚咚!手机又响了。

    “喂!”

    “文警官,答应我的事情没有做到啊。”

    “呵呵,是你。”文洁明白那是雷震集团姓欧的那个人。

    “听说明天周雄跟刘振东要跟客户见面?”

    “知道还用问?”

    “文警官,既然前面答应我的事情做不到,那么再给你次机会。”

    “怎么说?”

    “明天会有警察过来围捕对不对?”

    “呵呵!”“你趁乱帮我把这俩老头子干掉。”

    “你这么相信我的能力?”

    “没关系,个也行,我会解决另个,我们做事求的就是双保险。”

    “呵呵,我尽力吧。”

    文洁挂上了电话,已经无力思考,太复杂,太累,太混乱,太危险。感觉自己整个人瘫软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天花板,大脑如同运算了太大的文件,卡机了般。

    叮叮咚咚咚!手机又响了,文洁感觉自己是第次如此害怕听到手机铃声,眼前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哪位?”

    “文警官!”三个字,个熟悉的声音,个刻意压低的音量,个紧张而慌乱的状态,让文洁犹如人生再次被颠覆的感觉!

    “张咏???!!!!你没死????!”

    “文警官!明天千万别去!”

    “为什么?你怎么还活着?究竟怎么回事??”文洁连串的疑问连自己都快招架不住。

    “是个圈套!千万别去!来不及解释了!嘟嘟嘟嘟……”

    原本个偷偷摸摸慌慌张张的声音下子又消失了,只剩下文洁依旧拿着嘟嘟作响的手机,呆呆地坐在床上。

    【】【第16章】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