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 作者:浪士

      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 作者:浪士

    分卷阅读10

    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 作者:浪士

    分卷阅读10

    乳肉,顶起来的骚奶头背狠狠弹了一下,又疼又爽,骚穴直接把大鸡巴的龟头吞进去了一点,爽的汩汩流水。

    “爸爸啊啊啊你要奸儿子的骚逼了吗人家好痒哦骚奶子好舒服嗯啊爸爸好会揉爸爸大鸡巴烫的骚穴好烫啊爸爸”陈青难耐的把胳膊撑在柜子上,晃动着白嫩的肥臀迎合大鸡巴的浅插。

    陈爸爸把儿子推倒在柜子上,大掌揉搓两团浑圆的臀肉,时而掰开,欣赏饥渴蠕动的骚逼一夹一夹的想吃进硕大的龟头去,看到两瓣殷红的阴唇上方顶出来的肉珠,陈爸爸拿黑紫的龟头顶了上去,流水的马眼一下子顶住肿胀的阴蒂大力碾磨起来。

    “啊啊啊啊啊爸爸好会磨逼不要再磨了好烫啊爸爸骚儿子好痒啊啊你说要好好照顾人家的啊啊”陈青一边揉着自己的胸,一边妖艳的耸动着屁股配合爸爸的玩弄,“啊啊不行了啊啊儿子下面如果┓┓】..发洪水了青儿爸爸”

    “把逼撅高点儿,爸爸要好好照顾你了”,看着高高翘起的肥臀下面艳红的亲儿子的骚穴,陈爸爸摸了两把,觉得今天准备的差不多了,龟头破开穴口一寸一寸的顶了进去,太过于粗长的鸡巴仿佛顶到了胃一样,陈青平坦的腹部都凸了出来。

    陈青摸摸肚子,痴迷的问“爸爸都进来了吗?儿子的逼紧吗?”

    陈爸爸娴熟的调动着陈青的情欲,大掌肆意的蹂躏着白皙硕大的奶子和骚奶头,感觉肉穴里又重新流出了骚水,肠肉也渴望的蠕动起来,陈爸爸缓缓挺动着腰,九浅一深的抽插起来。

    “嘶,青儿的逼真是个宝穴,真紧,比村子里那些寡妇的逼紧多了。”

    “嗯啊爸爸快不要再戏弄青儿了嗯啊大鸡巴好舒服啊爸爸讨厌哈鸡巴还在青儿穴里就说那些寡妇嗯啊谁夹的爸爸爽?!!嗯啊爸爸”陈青抱怨的淫叫起来,骚穴紧紧的吸住了亲爸爸的那跟大鸡巴。

    “她们那些妖艳贱货怎幺和我宝贝骚儿子比呢,那些都是被日烂了的,青儿的宝穴又骚又软,爸爸要死在里面了。”陈爸爸怒张的大屌无情的破开骚媚的肠肉,凶狠的抽插,龟头在里捣弄着最深处的宫口,压榨出最鲜美的汁液顺着抽插沾染到黑紫色的大鸡吧上,更显得鸡巴坚硬如铁,狰狞可怕。

    陈青被亲爸爸奸淫的满面潮红,不知羞耻的掰开自己被阴囊拍的红肿的穴口,迎合着陈爸爸的侵犯鞭挞,大奶子垂下来在空中无助的晃荡,奶头因为快感紧紧地缩成一个硬硬的石子,时而刮擦到柜子上带起一串密密麻麻的快感。

    “啊啊爸爸哈喜欢被你干好爽啊早就想被爸爸的大鸡吧嗯啊干了虽然有了老公还是想被爸爸奸嗯啊亲父子好有感觉啊嗯啊骚母狗要被姦死啦轻点啊”过于剧烈的顶撞让陈青逃离似的扭起了水蛇腰却因此把更多媚肉缠卷在了肉棒上牵引出了穴口。

    殷红的穴口黑紫的肉棒飞快的进出,捣的汁液飞溅,厨房溅满了二人的精水,淫水,折射出沉迷情欲的父子俩的淫态。

    “亲儿子的骚逼真紧”,陈爸爸一边飞快的挺动着公狗腰一边“啪啪啪啪”的打着雪白肥腻的巨臀,看着荡起来的肉波和紧缩起来的骚穴,陈爸爸直接插进了宫口的嫩肉,滚烫坚硬的肉棒不断摩擦的娇嫩的软肉,美艳人妻被亲生父亲干的小嘴半张,来不及吞咽的口水从唇角滑下,拖曳出一道艳色的痕迹。

    强烈的快感逼得陈青全身酥麻,宫口剧烈的蠕动,谄媚的套弄着陈爸爸的暴怒的龟头,“啊啊啊爸爸骚逼不行了宫口好酸要丢了啊啊啊慢点咿呀”,大量的淫水从小穴兜头浇在大肉棒粗壮的柱体上,大肉棒好似泡在温泉里面,舒爽的难以自己。

    陈爸爸想到自己干着已经嫁人的亲生儿子的骚穴,要把自己的精液射进去,说不定会让骚儿子怀上孩子,马眼怒张,再也克制不住射精的冲动,然后深深的插进最深处,抖动着射出岩浆似的滚烫种子。

    “啊啊啊啊好烫爸爸射进了骚儿子的子宫我要给嗯啊老公戴绿帽子了嗯啊爸爸人家好喜欢”和亲生父亲相奸的快感让陈青沉迷于情潮中,只想虔诚的受着爸爸腥臊的浓精,满足自己难填的欲壑。

    送爸爸走 公交play(彩蛋/安咏婚礼 和公公1)_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v文

    送爸爸走 公交play(彩蛋/安咏婚礼 和公公1)

    彻底放开的陈爸爸和自己的骚儿子在公寓的阳台上,儿子新婚的大床上,浴室里,放色情电影的沙发上,茶几旁边的地毯上,玄关的门上地板上……到处留下了混合着二人淫液的痕迹,陈青被连续多天的操弄调教的愈发娇媚淫浪,仿佛轻轻一揉就会流出水来。

    陈青腿上裹着黑色网状的丝袜诱惑的蹭着陈爸爸的腿,上面用绑带连了一个开裆情趣内裤,再往上,高耸的大奶子上只有骚奶头裹着一条两指宽的红色的缎带,洁白的胳膊依恋的搂着陈爸爸的脖子,娇媚的嘟起嘴,“爸爸,不要走嘛爸爸,儿子的骚穴没有大肉棒不行的爸爸”

    陈爸爸头疼的看着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为了让自己不走,穿成这样勾引自己的大鸡巴。“青儿乖爸爸回去有事情,办完事情就回来操你的骚逼,每天搂着我的骚儿子操穴好不好?”

    陈青也知道自己再拖下去只是无理取闹,只能乖乖的放开爸爸,“那我要去车站送你”

    “那去乖乖穿衣服,穿好!”陈爸爸着重强调了一下。

    陈青回到房间看了一下衣柜里的衣服,想到陈爸爸那根火热的大凶器,万一还有机会来一炮呢,于是只是在外面披了一件红色的风衣,扣紧,遮住巨乳翘臀,就到了客厅找陈爸爸去了。

    火红的身影轻盈的扑进陈爸爸宽阔的臂膀里,胳膊紧紧的搂住陈爸爸的臂膀,美眸紧闭就吻了上去,“唔唔”两条火热的舌头相互吮吸着,陈青从鼻腔里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嗯啊唔唔爸爸唔唔”

    陈爸爸用极强的定力推开了不满足的骚儿子,“再亲下去了就走不了了,乖出门吧。”

    陈青撅起小嘴搂上爸爸的胳膊出了门,上课公交。

    每天去火车站的公交上总是充满了各种人,陈爸爸用高大强壮的身体给自己的骚美人撑开了一片天地。

    而陈青却只想着怎幺诱惑爸爸在这个脏乱的公交上绞出一泡浓精来。

    陈青媚眼如丝的盯着陈爸爸,玉手划过雪白的脖颈轻轻解开风衣上面的两颗扣子,让陈爸爸能清晰地看到被艳红缎带紧紧裹住的奶子深邃的乳沟。陈青在陈爸爸的臂膀里轻轻扭动着小蛮腰把汹涌的大奶子晃出了一道道白花花的乳波,骚奶子好似要挣脱风衣的束缚般跳跃着。

    陈爸爸眼色一沉,长腿插进了骚儿子的双腿中间,大腿上的肌肉紧紧顶在陈青的阴部,前后摩擦着自己的大腿。陈青腿一软就坐了下去,阴部骤然感受到挤压的力道,敏感的湿润了起来。

    公交到站停了下来,又涌上来一大波人,把

    分卷阅读10

    分卷阅读10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