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

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 作者:浪士

      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 作者:浪士

    分卷阅读26

    双性大奶的风月艳事(H) 作者:浪士

    分卷阅读26

    怀里,这算怎幺回事,于是盈盈一推男人,望着这个温柔俊朗的人,羞红了脸推拒道,“我们这样是不对的…你赶紧走吧…我…我就当什幺都没发生过。”

    “没发生过?”男人痴迷的看着美人,手不规矩的摸上了略带湿意的骚逼,“相公今天可是要好好操一操这儿的,”越说手越放肆,两根手指直接捅了进去,快速的抽插起来。

    沈沐秋受不了的夹紧粗糙的手指,娇喘着说道,“远哥别受不了了快来人家不行了嗯啊”,他等不及重演完那天的情景,笔直的玉茎已经涨的不行请求男人的爱抚。

    大掌摸上了从婚服开叉的地方探出来的可爱的肉棒,粗粝的老茧在流水的铃口戏谑的碾了一下,不等一声骚美人淫叫,立马爱怜的撸动起来,揉、挑、碾、磨,娴熟的动作逼的美人檀香小口里淫词浪语接连不断。不多时便抽搐的射在情郎手里。

    之间方远邪邪的盯着美人,拿出自己怒张的肉棒来,把稀薄的精液都抹到了自己的肉棒上,硕大的紫红色龟头耀武扬威的冲着美人摇晃。沈沐秋眼角艳红,直勾勾的盯着巨大的肉棒,纤长的手指爱怜的抚了上去,颤抖着细细撸动着,“啊…好烫…它在抖…”,油腻光滑的马眼出不断涌出腥臊的浓精,看到沈沐秋不断的吞咽着口水,顺着情郎的力道,怯怯的伸出小舌头舔吻着。

    骚美人好像吮吸什幺美味一样,“啧啧”吮吸着吞不进去的龟头,纵使嘴角被撑的酸麻,也尽力的吞咽着情郎的肉棒,让这个心爱的男人舒爽。

    “嘶…”方远宠溺的看着胯下的骚美人,被诱惑的舌尖挑逗的不可自己,一把把美人捞上大床,英俊的眉眼情义深重的看着身下衣衫半露,大红的嫁衣,白皙的皮肤,红白之间勾勒出诱人的风情,腰线出紧紧的收敛更显出肥臀的美妙,趴倒的美人转过头来,媚眼如丝的勾引着自己,肥臀一翘一翘的在胯下蹭着。

    方远怒吼一声,撩开美人的裙摆,露出肥美的屁股,一肉棒一口作气捅了进去去,只觉得里面湿滑紧致妙不可言。

    突如其来的撑胀让沈沐秋疼的屏住了呼吸,委曲的泪花欲落不落的勾在眼角,看着这个一点都不疼自己的男人。

    男人所俯下身来,安抚的摸着美人敏感的乳头,低沉的解释着美人一直遗憾的一件事,“这是我们的初夜…嗯?娘子…”

    沈沐秋的心里被属于这个男人的爱意充斥着,就连突然被撑开的甬道里都涌出润滑的淫水来,助两人登上极乐。他何其有幸遇到了这个男人,他无以为报,只能淫贱的晃着肥屁股,献祭般给予男人这副身躯。

    男人疼爱的抚摸着美人的奶子,玉茎,轻轻拍点着藏在阴唇边际的骚阴蒂,一切敏感的地方都被娴熟的挑逗着,很快花穴里的媚肉又重新蠕动起来,谄媚到虔诚的伺候着硕大滚烫的肉棒,只剩半个美背和腰间还穿着嫁衣的美人主动扒开自己的骚穴,甜美的媚笑着,“相公…来啊骚穴想要相公的大鸡巴嗯啊就是这样啊戳到了相公哼啊”

    方远呼吸一窒,捏着小妖精的肥美屁股就开始大力挺动着公狗腰,毫不留情的奸干着勾引自己多时的骚娘子,打桩一样的力道和速度让沈沐秋很快沦陷在情欲的漩涡里,浑身酥麻,被鬼畜的快感一波一波的冲刷着,只能无助的把头枕在被窝里高高翘起弧度诱人的屁股淫叫着,渴望男人更深的鞭挞。

    男人一开始的兽欲过去后,开始享受被精细调教过湿滑紧致的小穴的乖顺包裹,九浅一深的玩弄着这个骚美人。

    筋肉虬结的肉棒一插进去就会有数不尽得媚肉小嘴争相吮吸着肉棒的每一处,拔出去的时候又会紧紧缠着肉棒,其结果是媚肉也被拉出穴口,带出一大滩粘稠的淫水。很快,美人就受不了这样难耐的情欲,一心勾引男人给自己最强烈炙热的快感,于是沈沐秋向后撑起身子,倒在接着自己的男人怀里,大红云袖里伸出两条玉藕向后搂住男人的脖子,骚穴一吸一吸的压迫按摩男人的肉棒。

    这样的体位,男人无奈的安抚着小妖精,勾住美人不盈一握的细腰,向上激烈的顶弄着,和转过头来的美人来个色情的湿吻,舌尖和大肉棒齐齐发动,攻占着美人敏感的部位,粗大的手也抚上挺起来的娇嫩的奶头。两个人交合的地方一片泥泞,粉嫩的肉臀也被男人粗重的体毛磨得通红,两个硕大的阴囊一甩一甩的拍打着鼓胀的阴埠。沈沐秋的婚房里一边淫声浪语混合着男人的粗喘和肉体的拍打声,更显得一片情色。

    三管齐下的揉捏让骚美人一下子就射了出来,紧致的骚逼夹的更紧,抽搐着就要高潮,方远顺着宝贝儿的情潮大力挺动了几十下腰就把心爱的娘子送上了高潮。

    “咿呀相公嗯啊”沈沐秋被操到双眼无神,虚弱的倒在男人怀里,喷涌而出骚水浇湿了男人的肉棒还喷了出来,床上,嫁衣上,男人身上一片狼藉。

    方远体贴的等沈沐秋重新恢复性欲,便就着肉棒不动,把美人翻转过来,修长的腿缠上了自己的腰,温柔的亲吻着骚宝贝儿的脸颊。

    “呼呼哈…嗯哈……相…公想啊大鸡巴热热的精液嗯啊…要给相公……哈……生孩子……”夹着娇喘的爱语让方远激动不已,他没想到骚宝贝儿愿意给自己生孩子,大鸡巴更加暴涨,利剑一般要戳进紧致的宫口。

    沈沐秋面色潮红,迷蒙的承受着男人给的汹涌的快感,大张着双腿敞开自己的一切,等待大鸡巴插进子宫注入精液。

    “啊啊好疼……相公……啊…不要磨了啊啊…快进来…嗯啊”滚烫如铁的肉棒在子宫口不住的碾磨着,等待酸软的宫口打开同样里面的通道,光滑黑紫的龟头被宫口细细的毛绒刷着,更加急不可待的闯进去,释放雄性深处最渴望的授精,让娘子怀上自己的种。

    方远一张俊脸青筋暴起,皱着眉头把大鸡巴缓缓推进子宫里,而骚美人已经爽的要翻白眼了,娇嫩的子宫被粗糙的大鸡巴狠狠的奸干着,沈沐秋爽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扯开嗓子不知羞耻的淫叫,乖顺的子宫打开,任男人强有力的抽插奸淫。

    “嗯啊…子宫被奸烂了不行了嗯啊……相公……骚逼要被干坏了…啊啊啊”金黄色的尿液毫无预兆的从玉茎一股一股的射在男人古铜色的腹肌上,很显然骚美人已经爽的人事不省了,下体处于无法控制的高潮中,一抽插就会有骚水喷涌而出。

    方远被自家娘子的淫荡勾引的神魂颠倒,只能咬紧牙关再顶弄数十下,龟头插进子宫里,在温暖紧致的嫩肉那儿,抵住子宫爆浆,直接射的美人无声的昏了过去。

    方远穿着粗气倒在了大床上,等体力恢复了一些才把肉棒抽出来。骚逼里面好似正处于爆发前的平静,又过了一会,男人的大量的浓精和穴里面的骚水混着奔涌而出,被操到阴唇外翻糜烂的穴口很快就被精液攻陷了,美人敏感的细细

    分卷阅读26

    分卷阅读26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