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谁说我要跟他结道侣?

欲灵天下(H)_御书屋 作者:相思夜

      欲灵天下(H)_御书屋 作者:相思夜

    8。谁说我要跟他结道侣?

    程如风刚从法阵中出来,就被辰辉直接抱了个满怀。

    “你吓死我了。”辰辉几乎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一般将她按在自己怀里,下巴搁在她头顶,长舒了一口气。

    程如风拍拍他的背,“师兄一直守着我么?”

    “嗯,师父不在,我给你护法不是应该的么?哦,对了,刚刚可多亏了柳公子,不然你可能就真的要走火入魔了……”辰辉说着,又连忙松开了她。

    程如风这才看到柳凤吟。

    他席地而坐,膝上放着一张瑶琴,这时正缓缓收音。

    一袭淡青长衫,黑发如瀑,优雅得就像烟雨之后一支清隽的秀竹。

    程如风之前听到琴音,就猜到是他,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欲灵宗,还正好赶上她结丹。不过这个时候,她自然还是先上前道谢:“多谢柳公子。”

    柳凤吟本想说他们之间不必客气,但之前的事……到底也不足为外人道,便只收起了琴,矜持一笑,“恭喜程道友。”

    程如风此时气息圆融内敛,金丹已成,即便是凤琴公子,也可平辈相称了。

    程如风自己反而愣了一下。

    虽然她自己一直称柳凤吟“公子”,也不觉得有什么,但这时被曾经同吃同睡有如夫妻般过了好几个月的人称作“道友”……就似乎总感觉哪里好像怪怪的。

    但她还没回话,就突然感觉到识海好像针扎般一阵剧痛,连身体都不由得晃了一晃,呻吟出声。

    “怎么了?”辰辉连忙扶住她,“哪里不舒服吗?”

    “不是。我得……先去办点事。”

    程如风苦笑一声,她家阿宝的性子也未免太急了一点。她这才刚结丹成功,立刻就在提醒她了,真是一瞬都不能耽误。

    她向柳凤吟挥挥手,“柳公子,不好意思,我很快回来,到时再叙,你先别走啊。师兄替我招待一下。”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人影都已经不见了。

    辰辉有点无奈,也只能转头向柳凤吟道:“那就不如请柳公子先到舍下喝杯茶?”

    柳凤吟也有点哭笑不得,但他本来就是来见程如风的,当然不可能这样就走,也只好跟辰辉一起下山。路上忍不住问:“程道友……平常都是这么……跳脱随意么?”

    辰辉不知道。

    他熟悉的只是小时候那个乖巧又勾人的小珍珠,重逢之后,他们相处也不过几天就各自进了迷雾岛。中间还要扣掉修炼和云八云九打岔的时间。

    他对长大后的程如风,根本就不了解。

    所以辰辉反问:“她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不这样吗?”

    柳凤吟被噎住,刷地就红了脸,期期艾艾道:“那个……辰道友……你……我们……其实……”

    辰辉嗤笑了一声,“柳公子这是在害羞,还是不想认?”

    “啊,不是,辰道友不要误会。”柳凤吟连忙摆摆手,又深吸了一口气,才冷静下来,苦笑道,“我当然不是不想认,否则又何必特意过来?只是……程姑娘不是和傲月公子有金丹之约吗?”

    “什么?”辰辉侧过头来看他,“金丹之约是怎么回事?”

    “白公子说,程姑娘是他的未婚妻,他们约定,等她结丹之后,便要公开结为道侣。”

    “还有这种事?”辰辉眯起眼,磨了磨牙,低低道,“臭丫头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他看起来真的很意外,柳凤吟也不由得皱起眉。

    嫡亲的师兄都不知道,难道是私定终身吗?

    “辰真人。柳公子。”

    方流云半路迎上来,跟两人行了礼,有点意外地看向他们身后,“珍……劫云和霞光都已散去,程真人应该结丹成功了吧?她人呢?”

    “刚跑了。”辰辉没好气地哼了声,“找她做什么?”

    “跑……”方流云常年不变的温和淡定脸都不由得呆了一下,这当口跑了算什么事?他好一会才清咳了一声,“山门那边传讯来,说天剑宗白真人来访,要见程真人。”

    辰辉转过头去,跟柳凤吟对视了一眼。

    果然来了。

    还真快。

    辰辉带着柳凤吟赶往山门的礼宾堂,却在半路就遇上了往回走的程如风。

    跟她在一起的,的确是天剑宗的白真人,但却不是他们预想中的那一位,而是白映山。

    程如风结丹成功,墨宝便能有所感应,不但催了程如风,也催了白映山。

    这时及时行乐图已经物归原主,但白映山特意赶来,当然也不会这么送了东西就走,正要跟程如风一起去翠华峰。

    两边一遇上,都很意外。

    柳凤吟惊道:“怎么是你?”

    白映山也道:“柳公子怎么会在这里?”

    程如风顿时觉得头又有点痛,只能两边解释,“我结丹时差点走火入魔,多亏柳公子相助。白真人正好来给我送点东西。”

    两边行礼厮见过,柳凤吟道:“我随师尊来见顾掌门,正遇上程道友结丹,也算是机缘巧合。”

    辰辉不耐烦他们文绉绉礼尚往来,直接拉过了程如风,“你跟白寄岚到底怎么回事?”

    “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程如风眨了眨眼,怎么又翻旧账了?

    辰辉哼了一声,“你可没跟我说等你结丹就要跟他结道侣啊。”

    “诶?”程如风简直莫名其妙,“谁说我要跟他结道侣?”

    “白寄岚自己说的。”辰辉顺便还看了看柳凤吟。

    柳凤吟点头证实,“白公子亲口跟我说的。”

    程如风张了嘴半天合不上来,“什么啊?我根本没有答应他好吗?他怎么能……”她顿下来,看了一眼白映山,本来很想像之前在天剑宗那时一样向他求援,让他管管弟弟的。但……以他们现在的关系,白映山好像才是最不好开口的那个。程如风叹了口气,改道,“白公子现在在哪?我觉得我们需要当面说个清楚。”

    白映山也是满脸既震惊又无奈,也叹了口气,“在闭关。”

    柳凤吟突然觉得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了。

    当着白映山,如果真的有婚约,程如风不太可能这么抵赖。

    所以……

    是白寄岚骗了他?

    白寄岚那种人,竟然会为了这种事撒谎?

    柳凤吟感慨着白寄岚也是为情所迷,但自己心底一直压抑着的什么东西,却再也无法控制。

    只一瞬间,便已生根发芽,蔓延成灾。

    8。谁说我要跟他结道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