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分卷阅读2

    着:“我会因为你下地狱。”

    迷奸下是谁杀了我?(np)(木鬼衣)|

    657734

    迷奸下是谁杀了我?(np)(木鬼衣)| 迷奸下

    辛桐睡得很不踏实,她梦见自己浑身赤裸地被一条巨蛇绑住,近乎窒息。

    她挣扎着醒来,昏昏沉沉中觉得肩膀僵硬地疼。

    “醒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故意将声音压低,令辛桐听不出他到底是谁。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辛桐想着,使劲扭转手掌,让指尖向下蹭到绑住手腕的物体——是皮带。眼前黑暗令她无所适从,逐步攀升恐惧逼迫她赶紧尖叫呼救,可身体却病态地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

    我在做梦?

    男人全然没理会少女的恐惧,他的指尖顺着大腿向上攀岩,蛇似的划过细嫩的肌肤,轻柔地隔着内裤剐蹭穴口。指腹故意往阴蒂上摁,画圈似的揉搓。辛桐的鼻尖随之发出不适的轻哼。

    她不该这样敏感的。

    他俯身凑到辛桐的唇边,怜惜地亲吻她的唇角。手指灵活地钻入内裤,修剪的圆润的指甲打开玫瑰色的穴,往内缓慢而磨人的抽动。她那从未被人开启的通道明明已经溢出妖异的汁水,却频频挤压着圆柱形的异物,希望让它赶紧离开。

    辛桐缩着肩膀,像是猛兽爪子下的兔子,被触碰时便会微微颤抖。她绵软的瑟缩着,被汹涌的情欲熏得脸颊绯红。

    男人满意地笑了。他药下的很足,足以让他慢慢享受今晚,也是唯一的一个晚上。

    “你,你……不要……嗯!”她哆哆嗦嗦地想说话,但药物令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一张嘴,唇角便不受控制地流出肮脏的诞液。

    男人的呼吸缓缓加重,他左手撑在床上,右手转而掐住少女的脸颊,毫不留情地掐着腮部的软肉,逼着她张开嘴。

    辛桐死死合着嘴,牙关被掐酸了也不敢松口。

    她不知道这个人究竟是谁,不知道他是怎么进自己家的,甚至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一场梦!

    男人被少女细微的强横惹怒了。他抽出手指,猛地拽下少女的底裤,指甲在细嫩的肌肤上划出暧昧的红痕。

    他握住忍耐了许久的肉棒,挺身破开少女稚嫩的小穴。

    “啊!”辛桐惊呼,背部骤然弓起。男人的舌头趁机闯入她柔软的口腔,色气地吸吮,将她的软舌强硬拖出。

    下体被入侵的细碎疼痛让辛桐发不出声音,徒留鼻翼翁动。他的动作不算粗暴,并未让她感受到传说中破处时撕心裂肺的痛苦。

    “淫荡的小母狗,”男人闷哼,稍稍退出后再猛地贯穿,不顾少女的战栗只一昧地捣弄着她稚嫩的阴穴。“第一次就这么会吸。”

    少女不由绷直身体,手指无力地蜷曲着,舌头还被男人蛮横地绞住。她触电似的颤抖着,下体像是被掐坏的水蜜桃般泻出股股汁水,滑嫩狭窄的通道可怜地蠕动,紧紧地吸吮、排挤入侵的异物。

    初尝情欲的身子已经开始品味出个中滋味,两条小腿渐渐放松,圈上男人的腰间。

    “再,再深一点。”少女娇娇地哀嚎着。

    “嗯?什么再深一点。”男人停下抽插,嘴里不怀好意地哄着,手指拉起硬如石子的乳头,捏在指尖揉搓。

    辛桐不由自主地扭起身子,饮鸩止渴般催促着小穴里的肉棒重新开始运动。

    “你快点……”她知道该说什么,但是说不出口。

    男人不为所动地调笑着:“快点什么?”

    “快点……插我。用你的肉棒,鸡巴……插我……”

    听见少女的话,男人猛地插到最深处,顶到最深处都不肯放松。酸麻的感觉再次袭来,令她紧紧地夹着男人的阳物,被入侵的感觉过于清晰,她甚至能感觉到两瓣阴唇夹着肉棒,正色情放荡地吸吮,在他拔出时恋恋不舍地挽留。

    细碎的酸麻感一节节攀升,辛桐克制不住地仰头埋在男人的颈窝。她只觉得身体一紧,仿佛被巨浪吞噬般脑中一片空白,身躯微微抽搐着,下体喷出一股温热的液体。

    他的脖颈出散发着某种无法形容的木香,像是某个记号,又或是线索。

    男人顺势垂首去舔着她的耳朵,抽插几十下后骑着她将股股精液射入少女原本纯洁的子宫。

    辛桐茫然地歪头倒在床上,皮肤发烫,不知所措。

    “你和我想的一样。”男人忽然说,他炽热的呼吸喷洒在耳廓,仿佛能将她灼烧成灰。“和我想象的

    分卷阅读2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