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分卷阅读5

    进左手边的房间。她一打开房门,就见到了一个她不是很愿意见到的家伙。

    “傅总也在啊。”辛桐往后一缩,下意识扯出模式化的假笑。

    傅云洲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正在看平板。从上到下:黑衬衫,黑西装裤,黑袜。难怪员工会在私下吐槽他是传说中的黑无常,还有女员工在洗手间开玩笑说要扒了总裁的裤子看看里头的内裤是不是也是黑色的。

    要说这几个人中辛桐最怕谁,无疑是傅云洲。

    按照上辈子的记忆,程易修虽然交集不多但还算好相处;季文然就是暴躁了一点,强迫症了一点,只要你不犯错就不会为难员工;而傅云洲就是无所不能的总裁能力加天凉王破的阴晴不定。

    傅云洲眼皮都没抬一下,极其冷淡。

    “那个,季先生让我先来这里的,没想到您也在。”辛桐补了一句,假笑地更明显了些。

    “嗯。”傅云洲说。“坐吧。”

    辛桐敛了不知死活的神色,乖乖地缩在沙发上。在上司面前也不能玩手机,她只得耷拉着脑袋发呆,想着季文然什么时候能把自己叫上去。

    傅云洲眼角的余光向辛桐探去,扫到了少女纤细的脚。

    被黑丝袜包裹的严严实实一双脚,脚趾头正不安地扭动着,仿佛两个打架的小朋友。再往上是同样被丝袜包裹的小腿,随着脚趾头的扭动一颤一颤的,她还不知道接近膝盖的地方被剐蹭出了一个拇指宽的小洞,在黑丝袜的衬托下,那一点点莹白显得无比扎眼。

    的确是很漂亮的腿,傅云洲忽然想。

    拍摄与调情中(指交)是谁杀了我?(np)(木鬼衣)|

    683121

    拍摄与调情中(指交)

    辛桐也不晓得发了多久的呆,直到听见哐得一声推门,方才如梦惊醒般瞪大了眼睛,猛地看向门口。

    季文然站在门口冲辛桐招手。“喂,过来。”

    辛桐应声而起,乖乖地小跑到季文然身边。

    “文然,你还要多久。”傅云洲抬头,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

    “那要看程易修那小子什么时候能准备好。”季文然道。“他妈的还是个偶像,姿势都不会摆。老傅我告诉你,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接他的活儿,不然早就把他踹出去了。”

    也不晓得程易修做了什么,把他气成这副模样。

    傅云洲也不恼,认错似的举起双手。“是,全赖我。”

    见傅云洲这个态度,季文然也不好多说,只是不爽地啧了一声,便瞪着辛桐说:“愣在我旁边做什么?上去啊!四楼,赶紧的!”

    辛桐低着头连道几声是,急急忙忙地蹦上四楼。

    楼下的两人仍在商量着什么,但已听不真切了。

    这不是辛桐第一次到季文然家。上辈子她到季文然家送过东西打过杂,在外头也帮他端茶送水打过光。但一直没上四楼。辛桐这回上去了才知道四楼其实是一个简易影棚,道具纱幔背景布凌乱地扔在地上,还垒着些叫不出口但肉眼可见昂贵的仪器。从女性视角看类似于放大版的过家家,不晓得季文然日常消磨时间是不是就是窝在这里搞布景。

    程易修正坐在床上玩手机。

    辛桐见了他,急忙从包里递出手表。

    程易修满不在乎地随手将表扔到身边,反而和辛桐搭起话来。“我以前好像没见过你,也是季文然的助理?”

    “算是吧。”

    辛桐最初应聘的职位的确是季文然的秘书,当秘书至少比现在十项全能的打杂咸鱼要体面。只可惜当时选人时大概是凭胸部外漏面积选的,而初出茅庐的辛桐穿了件一丝不苟的自以为优雅的送葬似的黑裙。

    程易修打量着面前的小助理,在心里打起分来:不算好看,五官勉强,算普通人中的比较好看的。皮肤不错,奶子不错,腿够直,腰也够细。八十分左右,值得上一次床。

    “你和季文然上过床没?”程易修突然问。

    辛桐一惊,下意识地瞪大眼望向程易修,两颗眼珠子黑玉似的温润发亮,像是风中偶遇的麋鹿,无端迷人眼。

    八十五分,程易修将辛桐的分数提了提,这眼睛跟会说话似的,看得人心痒。

    “没上过?”

    “我就是个助理。”辛桐扯着嘴角说。

    他歪头一笑,道:“那有没有兴趣和我上床。”

    还未等辛桐反应过来,程易修忽然抓住她的胳膊,往怀里猛地一拽,手不安分地顺着裙子往上

    分卷阅读5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