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分卷阅读7

    着裙子底下被撕得乱七八糟的袜子,还有软软糯糯的小穴……想的浑身发疼。

    多可爱的小东西,怎么就落到季文然这个神经病的手里了呢?程易修叹了口气,一边脱衣服一边叹惋着。

    “收拾好了就过来帮忙打光。”季文然喊道。

    辛桐不敢违背,干脆把道具布当披肩用,裹在了上半身,开始扮演民工角色。

    程易修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只剩内裤没脱。身姿矫健,肌肉结实,还有瞧上去很好摸的四块腹肌。小腹下那一团鼓鼓囊囊地凶器盘踞在白色内裤里,瞧去既干净又色情。

    果然男女都一样,白色内裤不显淫乱。

    季文然抬起相机对准程易修,随意按了几下快门。他瞧着试光的照片对程易修说:“别告诉你这么快就痿了。”

    程易修撑着床垫翻身坐起,无辜地瞧着季文然发臭的脸,露出洋溢着少年气的顽劣笑容:“拜托,刚刚被你那么一吓唬,是个人都会痿。”

    季文然头都没抬,指挥起辛桐。“把灯架抬左边去,然后到没人的地儿把丝袜脱了。”

    “啊?”——脱丝袜做什么?

    “脱丝袜给他塞内裤里。”季文然瞟了一眼坐在床上的程易修,嘲讽地扯着嘴角。“鸡巴倍儿小,拿丝袜装装样子。”

    “你可以考虑让你的小助理往下解两个扣子,再让我捏两把。”程易修笑嘻嘻地盯着辛桐。他认认真真盯着人看时,明亮的眼珠子就满是一个人的倒影,樱色的唇里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

    上辈子辛桐一门心思都放在自己的吃喝拉撒上,很少去关注别人,与他俩交情不深。

    如今这么一瞧,其实两个都是幼稚鬼才对吧。

    辛桐默默吐槽,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一块幕布后头,把丝袜拽了下来,再跑回程易修身边递给他。

    程易修趁机拽住辛桐的手腕,歪头在她嫩白的胳膊上轻轻咬了一口。

    季文然见了,面无表情地放下相机,顺手递给辛桐一个简易三脚架。“你拿着,他要再不老实你往他头上砸,砸死了算我的。”

    辛桐颤颤地接过三脚架,默不作声地撂在脚边。程易修这张如花似玉的脸是上了保险的,她还真不敢动手砸。

    程易修倒是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接过辛桐手上的丝袜,当着两人的面塞进内裤。

    这才正儿八经地开始拍摄。

    拍摄完毕,辛桐抽出手机一看,两个小时过去了。本想着送完手表便走,结果又在这儿蹉跎了许久,回家怕是要到八九点。

    “过来,”季文然对辛桐招手,“一起看下照片。”

    程易修生得好看,照片拍出来亦是美的。他像是永远停滞在少年时期的彼得潘,浑身洋溢着令人窒息的荷尔蒙,是昂贵的艺术品,也是碧绿深林中勃勃跳动的溪流。

    脸上有极淡的一条红痕,是辛桐先前挠的,反倒给他无辜的脸上添了几分邪气。

    她能想象到这组照片放出去,女粉丝们嗷嗷直叫的样子了。

    “很欲。”辛桐小声逼逼。

    “没办法,他长得太骚。”季文然一本正经地说。“到时候后期给他调成黑白,彩色的看去跟鸭子出来卖一样。”

    辛桐没忍住,噗嗤笑了。

    真要品评长相,季文然才是“骚”的那一个。一双狐狸似的丹凤眼,眼角上挑,眼珠子雾蒙蒙的,还总斜眼看人。他但凡装得温柔些,嘴巴甜些,指不定有多少小姑娘要死要活地往他被窝里钻。

    但他的话恰好给辛桐出了口恶气。

    “你代言费多少?”季文然突然问躺在床上玩手机的程易修。

    “一百来万吧,我也记不清楚了。”程易修漫不经心地说。

    “到时候分她一半。”

    “哦。”

    辛桐挠挠脸,刚想说不用了,却被季文然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你等会儿穿好衣服下来。”季文然说。“你关了灯现在跟我下去。”

    辛桐看了眼裸着上身玩手机的程易修,乖乖跟在季文然屁股后头下楼。

    “其实,之前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辛桐话还没说明白,季文然就把她打断了。“要不是程易修那小子动了心思,你脱光了往他身上蹭都没用。”

    辛桐撇撇嘴,一下子都不知道季文然这说的是好话还是坏话了。

    “但是那个钱——”

    “程易修胡闹,我也不能让你吃暗亏。你心里别过不去,到时候他钱拿到手我就让他打你账上,当精神损失费。”季文然瞄了身旁低眉顺眼

    分卷阅读7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