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6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分卷阅读16

    想争当第一口咬下去的人。

    “那今晚我请你吃饭。”傅云洲松口了。“按你说的,坐下来好好谈谈。”

    “不行,”辛桐低头看手机,想看林昭昭有没有给自己发消息。

    傅云洲问:“有安排?”

    “算是吧。”辛桐重新抬头,将手机放回口袋时,手指不小心划过界面,点中了突然弹出的语音。

    一时间,手机内传出了某个男性欢快的语调。

    还是默认扬声器外放。

    “桐桐,晚上我来接你,不见不散!”

    ——程易修。

    卧槽,完蛋。

    辛桐猜,傅云洲这辈子,可能就没这么的……绿过?

    月下人(调情,性幻想)是谁杀了我?(np)(木鬼衣)|

    689871

    月下人(调情,性幻想)

    辛桐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坐上程易修的车。

    当程易修的语音在办公室响起的刹那,傅云洲的脸仿佛被西伯利亚的寒流扫过,他沉默许久才含着骇人的笑意拍了拍僵硬的辛桐的脸,声音低沉地说:“乖孩子,晚上好好和易修谈谈,记得断干净点。”

    那一刻,辛桐感觉有条毒蛇缠住她的脖子,正朝她的脸颊吐信。

    与虎谋皮啊。

    “晚上吃什么?”程易修问身侧的辛桐。“西餐、日料?”

    “我说火锅估摸你是不同意的。”

    程易修咧嘴一笑,道:“可以啊,如果你想的话。”

    “你不是偶像嘛,不怕被媒体发现?”

    “发现就发现,反正有家伙替我收场。”程易修说的轻蔑,他看了眼后视镜,一个猛打方向盘。

    初秋的夜又一次落雨,天空黑得像一团墨,看不见星星,也无月亮,寂寥的可怜。风从半开的车窗吹进,拂过面颊,将发丝扰乱,夏日的碧华尚未完全凋零,冷冽却已掩藏其中,让人无端念起裹在锦绣里的刀,或是程易修的命运。

    在程易修拐弯的不远处,有个穿水手服的姑娘举着便利店买来的关东煮,急匆匆地拉开一辆黑色轿车的车门,低头钻进副驾驶座。

    “嗨,傅云洲,好久不见了啊。”她说。

    “别把关东煮带我车上。”坐在后座的傅云洲显然是压着怒气在说话。

    “哦。”萧晓鹿丝毫不慌,还戳起一个牛肉丸喂到苦兮兮开车的徐优白嘴里。“我说,你有必要亲自来盯梢嘛?他又不是第一次约女孩子吃饭。让我和优白跟着不就是了?”

    傅云洲没说话。

    萧晓鹿撇撇嘴,自顾自地说着:“可别告诉我程易修那小子动真心了,除了你,我就没见过比他更拔屌无情的货色。”

    傅云洲似是受不了少女叽叽喳喳的说话,拧眉下令:“优白,开车。”

    “你就知道差遣我家优白,”萧晓鹿气呼呼地说。她这种猫似的女孩,生气起来都万分可爱。

    徐优白侧头亲了亲女友气鼓鼓的脸,默不作声地发动汽车。

    八点之前,程易修和辛桐到达了目的地。

    程易修带上口罩,只露出好看的眉眼。他带着辛桐在一家颇为偏僻的日料店坐下,熟稔地说着日语。

    包间内铺一张榻榻米,内侧两扇木窗拉开。窗外晦暗不明,唯有风吹树叶的簌簌声,最早枯黄的叶随风坠入紧挨的流经,河水沉默。

    交代完后,程易修单手托腮看向辛桐,而辛桐在看窗外零落的叶。他带过不同的姑娘来过这儿,环肥燕瘦各不同,可一直没能如他所希冀那般沉默地看向窗外,而不是看他。

    那是很早以前的幻想——带喜欢的姑娘来这里吃饭,她静静地看窗外的月,他静静地看她,面前煮着寿喜锅、摆着粉红色大理石般的鱼腩肉刺身,手边是冰着的清酒——没想到此时就这般毫无预料地实现了。

    如果有月亮就好了,他忽然想。

    “你在想什么?”辛桐转过头看见正发呆的程易修。

    “如果有月亮就好了。”程易修说了出来。“我要在有月亮的晚上和你做爱。”

    月色,人影模糊,含混不清的喘息和泠泠的身躯。

    被他摁在玻璃上后入,年轻有力的躯体不管不顾地撞击着,淫液从股沟留下落在地毯,在高潮来临的瞬间失去自我。微弱的光勾勒出交叠的身影,像是素描铅笔画。

    辛桐一愣,居然琢磨出了诗意。

    “

    分卷阅读16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