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分卷阅读29

    辛桐闷哼一声,将脸埋进他的颈窝内。

    “舔掉。”傅云洲将手指递到辛桐唇边。

    “你是有病吗?”辛桐忍不住要翻白眼了。

    傅云洲趁她说话的间隙,将右手的手指塞进她的嘴中,按住软嫩的舌头。“你现在这样特别像小宠物。”

    辛桐乖乖吃掉他指尖的精液,舌头舔舐着他的手指,好像在舔他插在体内的肉棒。

    傅云洲空出的左手突然拿来摆在台面的牙刷,托起辛桐的臀瓣,对着镜子将牙刷柄插入菊穴内。

    辛桐一抖,把手指从口腔吐出,指尖与舌尖带出一条细线。

    “云洲。”

    “哥哥。”傅云洲面不改色地纠正。

    “哦,Daddy。”辛桐挑眉。

    在傅云洲一堆的变态称呼中,Daddy是她最能接受的,虽然意义上是爸比,但总比拿母语叫爸爸羞耻感弱。主人和哥哥是中等难度,傅云洲最喜欢的是让她叫哥哥,辛桐一直觉得这是傅云洲对弟弟的一种变态移情。

    傅云洲捏着她饱满的臀瓣,突然问,“在这里纹我的名字,怎么样?”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辛桐果断拒绝。

    给傅云洲开了先河,剩下几个也会一样开始提要求。譬如季文然的人体彩绘和摄影记录,程易修的女体盛妄想,江鹤轩的温泉Play。

    傅云洲怜爱地捏捏她气鼓鼓的小脸,语气近乎叹息:“小姑娘啊。”

    (恨自己手跟不上脑子,心里故事已经构想到后面,但打字又很废,情节一堆一堆地写不完。考虑过让傅总直接强上,但这样女主一辈子都不会接受他的,虽然后面和傅总的第一次也不是很愉快啦……

    为了以后的甜,傅总你要委屈一下了。

    PS:辛桐在傅云洲面前是Brat,本意为淘气的小孩,此处指淘气的M故意违抗S命令。谁叫辛姐贫嘴属性不改呢?)

    凝固点上是谁杀了我?(np)(木鬼衣)|

    697984

    凝固点上是谁杀了我?(np)(木鬼衣)| 凝固点上

    辛桐发消息给程易修,让他把车停在公司附近的一家百货商场的地下车库,下班时她会走去那儿,不然太张扬。

    “你搞得我们像是偷情,”程易修抱怨。

    辛桐发:“那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

    程易修有傅云洲派人跟在后头花钱擦屁股,她可没有。

    临近下班,林昭昭突然踩着高跟鞋跑来,拍拍她的肩神秘兮兮地说:“有人来找你,男的。”脸上带着止不住的戏谑的笑,又补充着,“是不是男朋友?”

    辛桐皱眉,心想不会是程易修跑来了吧,转念又一想,要是真是程易修跑来,办公室早就尖叫一片。她嘴上漫不经心地应着:“别开玩笑,我哪来的男朋友。”

    “天天喊单身,结果那么帅的一小伙子,你不努力点搞到手,”林昭昭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

    “行了,你,”辛桐装模作样地轻轻推了一下林昭昭,“讲那么多,到底谁找我?”

    “我想想……一米八出头,清隽款,还有泪痣……哦,叫江鹤轩。”林昭昭说。“他说在公司大厅等你。”

    江鹤轩?他跑来做什么?辛桐不解。他要是因为早上的事非要请她吃饭,那可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更别说程易修还在地下车库等着。

    她提包跑到大厅,远远看见他正同前台小姐搭话,身姿笔挺,头稍垂,像是一棵长在春日的垂柳,迎着阳光和春风兀自温柔。他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朝辛桐看来,冲她温和地微笑。

    “你来做什么?”辛桐问。

    “接你去伯母家吃饭,”江鹤轩说,“你没看手机?”

    辛桐一脸迷惑地拿出手机,看到了江鹤轩和母亲两人的消息。母亲让她今晚回家一趟,一起吃顿饭,江鹤轩说送她去。

    “还是这样糊涂。”江鹤轩亲昵地揽过她的肩,指尖蹭上碎发,笑盈盈的模样似春风拂面。

    辛桐全心都在消息上,低头看着手机说:“又不是周末吃什么饭,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伯母可能就是想你了。”

    “有什么好想的,”辛桐嘀咕。她不自觉地鼓起嘴,两人贴的近,外人看去倒像是在向江鹤轩撒娇。

    “好啦,你也不常回去。”江鹤轩在一旁柔声劝着。

    搬出母亲来压自己,这顿饭是不去也得去

    分卷阅读29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