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2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分卷阅读32

    辛桐耳朵一阵嗡嗡响。

    “你怎么遇见他的?”

    程易修撇撇嘴,不屑道:“他今早开车跟踪你。”

    “打架了?”

    “没。”程易修冷哼道。“他也配。”

    辛桐没说话,百感交集。

    自以为贴心的人突然露出另一番模样,还涉嫌奸杀自己……爱恨之间,最为闹人。她向来不是爱憎分明之人,感情上一旦有了交集便会与那人拉拉扯扯,不然早一脚把程易修踹出去了。

    “你别理他,傅云洲也是。”程易修说这话时不由自主地抱紧了辛桐。

    真是孩子气的话啊。

    辛桐也抱住他,手指缓慢地拂过他的背脊。

    “易修,”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叫他,“你知不知道我那天为什么折返来找你。”

    此回换程易修不吭声了。他心底的答案是辛桐喜欢自己,就像他现在想抱紧她不放。

    “萧晓鹿和我说了你的事情,还有傅总的。”辛桐停滞片刻,仰面在黑暗中去判断程易修的表情,“一时间酒精上头就冲动了。”

    “你可怜我?”程易修声音低沉。

    辛桐摇头,“是因为我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易修,我妈也是小三,给不同的男人当过情妇。”呼吸缓慢归于平静,话说出口,并不如想象的般艰难。“我爸很早就去世了,我对他也没什么印象,我妈就拖着我到处……反正……其实有更好的路可以选,有手有脚的,只不过辛苦些,但事情已经发生我也不好去说什么,毕竟是我妈。”

    她那样的女人就是要叫男人来养活自己。

    辛桐继续说:“实话说,当时喝的有点多就热血上涌了,想要是我不把你拉走你会很难过吧。”

    “还好,习惯了。”程易修低头,亲吻她头顶的发旋。

    “小时候每到家长会我都希望我爸能突然出现……蛮异想天开的,我小时候有点蠢。”辛桐笑笑。“后来我发现,哪怕我现在二十几了,心里还是有一部分是那个等父亲突然出现的小姑娘……易修,我们这一生可能注定兜兜转转,要花很长时间才会惊觉,我们一直所抵抗的东西……从没变过。”

    程易修想起那个梦——迂回的走廊、散发霉味的楼道、水声和老式瓷盆。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把搪瓷盆给狠狠扔下去。就像是辛桐心里那个垫脚张望着父亲的女孩儿。

    “易修,要是你想有我陪着,我可以和你一起住。”辛桐说,“但你不能一直待在我这儿,总有一天你要回去的。”

    “傅云洲让你来劝我的?”

    “也不算,”辛桐道,“他让我照顾你。”

    “一个巴掌一颗糖,他惯会这样。”程易修冷哼,随即又软了口风对辛桐道,“那你搬去跟我一起住。”

    早些离开这个梦魇之地也好,先与他同住,顺带物色新居,辛桐想着应下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程易修忍不住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他死死抱着辛桐,贴着耳朵哈气:“桐桐……”

    “嗯?”辛桐耳朵发痒,身子往外缩了缩又被他使劲缠了回来。

    “我好喜欢你。”他说此话时,清澈的双眸盛着她的身影。

    话太温柔,真心与否……不重要了。

    哪怕这段情缘如露水般短暂,此时此刻,令人义无反顾啊。

    辛桐想说什么,话却梗在咽喉吐不出,当她想清楚要开口时,清脆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将要吐出口的话。

    她接起,对面传来一个虚弱的男音:“喂……辛桐吗?我季文然。”

    “啊?我在!”

    “我需要……药——”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便没了动静。

    “喂?喂!”——他怎么了?

    程易修坐起,问:“谁的电话?”

    “季文然。他让我给他送药。”辛桐看着时间满脸困惑,十一点?他认真的?

    她又想到方才砰得一声响,不安地给林昭昭打电话,幸好这个泡在酒吧的夜猫子还没喝昏过去,接了电话匆匆忙忙地应下,准备去季文然家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确定事情有人接手,辛桐才放心地睡去。

    第二日醒来,程易修爬上床给她一个早安吻,遮光窗帘被拉开,阳光镀上他同样朝气蓬勃的脸。亲着亲着又要变味,像是凭借蓬勃的原始力量在发情。细碎的吻落在她的脖颈、锁骨和被掀起衣服的胸前,牙齿咬住乳房顶端,另一只手轻缓地揉捏,指腹摩擦着变硬的乳尖。

    底裤一下就湿了。

    这家伙能正常一点吗?辛桐被

    分卷阅读32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