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7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分卷阅读37

    “萧晓鹿和你说傅云洲对我不差的?”

    辛桐皱眉,她回忆片刻后,含混地答:“算是吧。”

    “所以她活该被傅云洲摆弄。”程易修冷哼。“傅云洲就放了个徐优白,萧晓鹿就上钩了,还傻不拉几地为他卖命。”

    徐优白勾引萧晓鹿?就徐优白那一脸没睡醒的通宵高中生样?

    “反正你离傅云洲远点,其余我会解决。”程易修补充一句。

    辛桐摇摇头,她拨弄着手指轻轻对程易修说:“易修,有些事不是避开就能解决,更何况你别忘了我们怎么开始的,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辛桐本不想这么说,明知伤人,却还是有那么丁点的气不过。她不喜欢程易修幼稚地把自己当胜利品一般推出去,也不喜欢傅云洲的讳莫如深。可辛桐的恼怒不是喷发的火山,而是细碎的火星,偶尔冒出几句刺人的话便闷闷地熄灭了。

    她从小都是这么过来的——不准发泄情绪。

    下一秒她又想起江鹤轩的话,他说,“他们那种人”。

    “你觉得我不是好人,难道傅云洲就是了?”程易修语气顿时沉了下来,不爽地说。“你要是敢爬傅云洲的床,我就把你迷晕了往死里操。”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辛桐似笑非笑地盯着程易修,“程易修,我没爬床的爱好,倒是你反过来爬了我的床。所以别那么自以为是,忠告。”

    她话说得伤人,恼的程易修一路上都没再跟她说话。

    这餐饭意外地风平浪静,三人在一张桌上用餐,倒有点一家人的恍惚感。辛桐没带衣物,只好把内裤手洗了拿去烘干,睡衣就先套程易修的T恤衫将就。她在这家伙的按摩浴缸里翻腾了起码半小时,最终在程易修“你还不出来我就进去”的威胁下恋恋不舍的擦干身子。

    房内一尘不染,显然常有人打扫。

    辛桐背对着程易修睡下,任由他从身后环住自己。

    他悄悄地搂住她的腰,对着她的耳廓柔柔地哈气:“别生气了,好不好?”

    夜风静悄悄。

    而另一边重病的季文然刚一觉睡醒。

    他从床上爬起,下楼去二楼的工作室。送来的杂志的封面是最近又火热起来的复古风,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感,模特套上丝绒长裙高抬下巴,唯一的新鲜点大抵是换上微胖模特,美其名曰:女性解放。

    虚伪,季文然嘲笑。

    口口声声说审美多元化,过了这阵风各大秀场还是会老实地换回零号模特,瘦的只留一把骨头,半分神韵也无。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前任助理辛桐,刚刚好,长得不出众,身子骨倒盈盈可人。

    明明被碰过了却还呈现出很干净的模样,令人生厌。

    季文然瞄了一眼摆在桌上的杂志样刊,俯身抽屉里翻找出一个小塑料袋。他戴上一次性手套,将杂志扔进垃圾桶。

    “真脏。”他说。

    七寸(H,18X,微虐)是谁杀了我?(np)(木鬼衣)|

    704932

    七寸(H,18X,微虐)

    这座城市一夜入秋。

    街头的女生昨日还是飘飘的裙衫,再穿条丝袜,今日便换上了厚毛衣和风衣。

    骤冷的空气令早起的辛桐不由打了个哆嗦。她只穿一件短袖T恤衫,下摆堪堪盖住臀部,光腿赤脚地跑去将窗帘拉开一丝缝。朝外望,薄雾环绕,阳光闷闷的,脚底零星的人小如米粒。

    季文然住在隐蔽的市郊,不厌其烦地每日来去。而傅云洲住在城市中心,每当俯视人群,便觉身处万人之上。据程易修说这是他和傅云洲一起长大的地方,傅老爷子在傅云洲接手傅家后搬去了乡下的老宅,除却这里,他还在别的地方有四到五套房子。

    第一次来此等豪宅,辛桐略显无措。她回到床头拿手机,发现林昭昭给她发了数条消息。

    她噼里啪啦地打了一堆。

    十一点半第一条:小桐,你做什么了?季老怎么突然发神经让我半夜三更给他送杂志样刊???

    凌晨一点:你干什么了!!!季老脸色难看得让我怀疑他要拿刀把我砍死!!!

    凌晨一点一刻:明天先别来上班,季老说你被调走了……具体调到哪里我还不清楚。你也不急,或许他过了这两三天就好了,你就当季老经期。

    读完消息,辛桐手指停在按键上良久,才勉强发出四个字:我知道了。

    她

    分卷阅读37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