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3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闯了,就得承担风险。

    失业是风险,丢命也是风险。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辛淮飞点头,又抽了口烟。

    “对了,小凤最近怎么样?”他问傅常修。

    小凤是傅常修的老婆,文艺兵出身,生得好、家世也好,是大院儿里出来的姑娘,就是脾气傲。也不晓得傅常修当时是怎么娶到这个小凤凰的。

    “还能怎样,在家带孩子呗。”傅常修似是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你俩别吵了,女人嘛,就要多哄哄。”辛淮飞宽慰。“你看我家佩佩,怀了孕以后脾气躁得要死,还不是得当宝贝哄着?”

    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要是离婚了,小凤不得被人戳脊梁骨戳死,何况他俩还有个孩子呢。云洲才四岁,不能没了爹,也不能没了娘。

    傅常修沉默片刻后,缓缓道:“淮飞,我有时候还真羡慕你,能娶到佩佩那么好的姑娘。”

    提到自家的小媳妇,辛淮飞原先关忧的表情立刻变成傻呵呵的笑,“是啊,佩佩是好呀……”

    “佩佩几个月了?”傅常修问他。

    “四个月,”辛淮飞说,“生下来就冬天喽。”

    “不知道是男是女。”

    “我是想要个女孩儿,最好和佩佩一样漂亮。”辛淮飞轻声说,咧嘴笑了,“女孩儿好啊,女孩儿能宠着,还跟爸爸亲。我要是有了女儿就往天上宠,要什么给什么。毛头小子就坏得很,糟心!”

    他话一出口,又赶忙对傅常修说:“你也得注意一下云洲,小孩儿很难带的。有空就多陪陪小凤和孩子,别东跑西跑。”

    傅常修摇头,笑而不语。

    孩子这种东西……管不好就打,打不好就扔,多生几个总有一个合心意。

    “晚上要不要来我家吃饭?”辛淮飞说着,拿手肘捅了下身侧的兄弟,“佩佩说炖鸡汤,我俩也好久没聚了,趁这个机会多喝几杯。”

    傅常修想了想,道:“行,刚好下周要飞美国,趁现在聚一下……我也很久没看到佩佩了。”

    辛淮飞皱眉,将烟头对准护栏,摁灭,未抽完的细烟被拧成一个钝角。“常修,你说的那个、那个互联网……有搞头吗?”

    “我觉得有,”傅常修说,指尖青灰色的烟袅娜地上升,“你把钱投给我,建个公司,我分你股份。”

    辛淮飞咬咬牙,手腕儿搭在栏杆上。

    一艘汽船从江中驶过,伴随着烟囱上涌出的浓白烟雾,发出噪耳的鸣笛声。

    鸣笛声逐渐消散,仿佛烟雾消散在指尖,人们失散于江湖。

    辛淮飞听着鸣笛声,轻轻应了句:“好,我信你。要干就干一把大的。”

    说完,他伸手指向江对岸还未盖起的楼房,“常修,你看到没……那里,将来会全是我们的!”

    (辛桐于1997年冬出生,斜眼看人时的妩媚和偶尔的一腔义气继承自父亲。)

    (傅云洲最早接受的艺术熏陶来自文艺兵出身的母亲。)

    (那个年代红塔山是很好的烟,相当于现在的中华。)

    (大哥大报价约两万,入网费六千,很大,必须拿手上显有钱。)

    (文中矿井所反映的情况参见自小说与电影《盲井》,《盲井》也是根据当时社会现状所作。)

    (第一次互联网大浪潮:1994年——2000年,网易、搜狐、腾讯、新浪在此时纷纷建立。)

    他们不是“偷来的孩子”,也不是“写着、写着就走偏的意外”,更不是只有人设的纸片,他们是活着的人。每一丝的性格都有基因继承,有环境影响,有成长、扭曲与自愈。

    抄袭一事时间线整理以及个人诉求< 是谁杀了我? (np)(木鬼衣)|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a href="/books/668827/articles/7723849&quet="_blank">/books/668827/articles/7723849</a>

    抄袭一事时间线整理以及个人诉求

    亲爱的读者:

    你们好!

    以下个人时间线整理。

    2019年3月20日凌晨,我方(“是谁杀了我”一书)评论区出现少量抄袭质疑与谩骂

    同日,早,7点,我进入娇养一书,并未发现作者发表免费章节说明抄袭,仅在评论区发现作者回复读者认为存在抄袭言论。

    早,8点,为表达对前辈尊重,我放出《致娇养作者及读者》一文,渴望双方积极解决。

    午,11点,娇养作者发文,进行回复。带调色盘指责我方大量复刻其作品剧情、设定,一系列细节相撞。

    由于无法接受类似“总裁都有私生子弟弟与未婚妻”“男主身上都有肥皂香”等抄袭指责,我于下午1点至2点,放出“再回应”与“致读者”。文章措辞为“这是一场悲剧”“都是受害者”。

    下午近4点,娇养作者再回应,表示不接受我的回复,依旧坚持我方存在抄袭,并未表达其他理由。

    下午直到晚间,再次遭受部分过激言论后,我决定自爆细纲,此决定与娇养作者无关。

    细纲发表后,作者并无免费正文回复,评论区未注意。

    2019年,3月21日,早7点左右睡醒的我决定提笔披露八万字中五十余个伏笔(部分已揭露),伏笔皆可与细纲对应。此时已经到达近8点。

    经历再次收获辱骂后,我发出人设反问并无法控制感情地发表过激言论。过激言论简要如下:您,不配被我抄。

    娇养作者并未发表免费正文回应我方人设反问,评论区未注意。

    同日,晚,七点半,娇养作者发出新调色盘,指责我方抄梗、融梗,并传达网站“只保护表达”含义。

    我方再次遭受过激言论指责,本人亦成为于正第二,唐七公子转世。

    晚,近十二点,我方发表最后回应以及接下去更新想法。言论可能部分过激,但也清晰表达希望此事能和平解决的意愿。

    直至2019年3月22日,下午3点左右放出网站对我的邮件回复的前后时间,我仍旧收到来自部分读者的部分过激言论。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对此,我对曾向娇养作者发表过激言论表达歉意。

    也希望对方作者能发文(指正文免费章节)或者私下联系我对此事表达歉意。

    我方诉求如下:对方(娇养作者昭愿)不必对我进行误会道歉,可接受对方措辞为“这是一时冲动导致的误会”或“这是一场悲剧”,可接受态度为“双方恰好存在部分脑洞相似,作品为各自独立创作,后续情节发展并不相同。”

    我方也接受发表“这是误会”“已经达成和解”“大家一起努力”言论。

    2019年3月23日补充

    3月23日凌晨,近一点,娇养作者发出“对于这次鉴抄风波的最后一次声明”。

    文中指出(以下言论复制自评论区Ccxxx言论,如有介怀,我将立刻修改删除):作者本人对融梗感到无奈,并引用了娇养读者的评论,娇养女主重生成猫,并在众多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