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6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皱眉,道:“怎么不叫人?……这孩子!”

    “没事没事,”亲戚连忙摆手,“来,让阿姨看看。”

    她说着,便把辛桐拽了过去,上下打量后开起玩笑:“看你长成这样,跟个小猴子似的,知道小猴子不,就脸丑丑的、皱巴巴的那种。”

    辛桐咬唇不说话,甩开对方的手。

    “哎!怎么开两句玩笑还生气了,这么开不起玩笑……”自称为阿姨的家伙甩甩头,冲麻将桌上的人笑起来,露出一口淡黄色的牙。

    辛桐没理,径直走到沙发前,冲那男生张开手:“遥控板还我。”

    男孩的注意力全被奥特曼吸引走,压根没理辛桐。

    辛桐摊开手站在那儿,站了一会儿才走。

    到了年关母亲才出现。她拖着黑色行李箱进来,长发绑扎成一束,身上是时髦的廓形羊绒大衣和黑色连裤袜,走路带出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她亲亲辛桐的小脸,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塞到她手上,又软软地问她有没有想妈妈。

    辛桐不知道说什么好,只紧紧地攥住那一块巧克力。

    刘佩佩没法子,她长叹后又亲了亲女儿的脸,起身去找嫂子。

    遥远的话近乎梦魇般传来,“这带孩子不容易,小孩儿吃喝拉撒都要钱。”

    “好的,好的……”刘佩佩低声应和,急忙从钱包里抽出几百塞到她手上。

    拿了钱,舅母叹了口气,叮咛着:“行吧,那你在外头也照顾好自己。”

    “会的。”刘佩佩勉强笑笑。“再等一两年吧,我在新安找了个落脚的地儿,处理好了事情就把小桐接过去上初中。”

    “那好,那好。”舅妈连道两声。“学校找好点,别耽误孩子。”

    此时窗外传来一声轰鸣,原来是有人在放烟花。

    烟花、烟花……火光向天空奉献出大朵大朵的花儿,又迅速凋谢在漆黑夜幕,红色转瞬即逝如昙花一现,下一刻又冲出新的光彩。那些五颜六色的光交织在她的眼底,像四面八方涌来的争吵,像用无止息的压迫。

    假如我有爸爸就好了,假如我有个哥哥也行……

    假如。

    假如有人能保护我就好了。

    一封感谢信(非正文) < 是谁杀了我? (np)(木鬼衣)|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a href="/books/668827/articles/7726799&quet="_blank">/books/668827/articles/7726799</a>

    一封感谢信(非正文)

    亲爱的“猫仔考的都会蒙的都对”:

    你好!

    不知为什么,收到你的封面时,想起了那句: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可如今是,你投出了琼瑶,我却只能以木桃回报。

    我喜欢这个封面,感觉很特别。在此之前本打算带着系统自带封面裸奔全书,万万没想到你会愿意花费时间做这个封面(还做了两个),谢谢。

    请原谅我的语言单薄,无法尽善尽美地表达对你的感谢,只能用同样贫瘠的语言送上我的祝福。

    愿你在未来前程似锦,无灾无祸,有爱你的人,也有你爱的人,能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温柔。哪怕这个世界的温柔那么琐碎,琐碎到逛街、吃饭、打游戏……

    也愿所有看到这封信的你们,快乐、幸福、安康。

    哪怕随时间流逝,此时短暂相聚的人都消散在如海般的网络中,可此时的谢意,将会与此文一同长存。

    对了,还有,希望你考的都会、蒙的都对。

    一个陌生人:木鬼衣

    2019年3月25日

    (书封采用Pi的免费版权摄影作品重新手描)

    【特殊章节】困(傅云洲篇) < 是谁杀了我? (np)(木鬼衣)|脸红心跳

    来源网址: <a href="/books/668827/articles/77272et="_blank">/books/668827/articles/7727202</a>

    【特殊章节】困(傅云洲篇)

    傅常修这三个字,代表了太多传奇,他是世纪的弄潮儿,是无数创业者跪拜的对象。

    他出生于一个偏僻的乡村,两次高考落榜,第三次在乡下的祠堂跪了两天,向每一位前来的亲戚长辈磕头借钱参加考试。大学毕业,在新安白手起家,从最开始的煤矿生意到后来的互联网公司,再到最后形成产业链。每一次都能敏锐地嗅到时代的风向,以及其中潜藏的商机。

    常说虎父无犬子,但一个太过优秀的父亲,通常只会拥有“还不错”的儿子。

    因而所有人对傅云洲的评价,也不过是——傅常修的儿子。

    2010年的新安此时正处于潮湿闷热的夏季。已经高三的傅云洲与刚读高一的程易修就读于同一所学校。

    校内种的香樟树在闷热的潮气中散发出浓烈的香,树旁还煞有介事地立上了木牌,写着某某校友赠,一看,原来是某个政界大佬在学校百年庆典时送的。

    十七岁的傅云洲站在香樟树旁,也成了一棵兀自矗立的树。

    他还没有后来的强势与威仪,只是安静、沉默。唯有那与生俱来的锋利的眉眼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质,而这也是继承父亲的。

    还在教室里的女孩们偷偷把脑袋从窗户探出,朝下观望着他,她们的眼神百灵鸟似的在交错的树枝间跳跃,最终也只瞧到少年的一个脑袋和半个肩头。

    傅云洲等了很久,也没等到自己的弟弟。

    他拿出管家送到自己手上没多久的苹果4给程易修打电话。短暂的几秒音乐后,程易修挂断他的电话,只传来一条短信:我今天有事。

    傅云洲拿起手机打“去哪儿了?和谁去的?几个人?”,没发,逐字删去。

    他又打“我要不要留司机接你回来?”,删去。

    重新措辞为“别太晚回来”,还是删去。

    算了,随他吧。

    傅云洲单肩背起书包,从香樟树下离开,斑驳的树影映在他的短袖衬衫上,仿佛零碎的压力终究凝聚成一片黑暗。

    司机已在校门口等候多时。傅云洲一进车,他就立刻反应:“小少爷说要跟朋友出去玩。”

    “嗯,”傅云洲看向窗外,随口应着。

    这不是第一次。

    从初二开始,他就在逐渐有目的地脱离自己的掌控,各种各样的理由,所幸还算温和。他俩之间离分道扬镳的距离仿如正在解冻的湖面那仅存的冰——只剩薄薄一层,碰了就碎。

    程易修似乎是继承了他那交际花母亲身上的浪荡气,迫不及待地投身于交际圈内。身边萌动的姑娘越来越多,漂亮的、不漂亮的,出身显赫的、没那么显赫的。

    他太会用自己的美貌去勾引女孩儿了,更会耍一些讨人欢心的小手段把她们迷得颠三倒四,跟个蝴蝶似的在花丛中飞。

    比起共同的父亲,他更像自己的生母——长着一张漂亮脸蛋,肆无忌惮地在人群里厮混。

    “我已经按您的吩咐,派人去跟着了。”司机说着,发动轿车。

    “嗯,”傅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