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8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可以直接跳过。

    首先,让我们将这个世界想象成一条直线,这条直线上有三个节点,每个节点又会萌发出分支。也就是所谓的蝴蝶效应。

    A时空(开头女主死亡时空)与B时空(程易修勒死女主时空)不一样的原因在于第三节点(也是时间最晚的节点),发生了分裂。这一点第二卷开头会写。

    而B时空与C时空(第二卷时空)不一样在于第二节点与第三节点都进行了裂变,导致相较于A、B时空,C时空中辛桐的过往人生也发生了轻微改变。假如看了江鹤轩的打赏章节应该知道,在江鹤轩时空中,辛桐与他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但在A与B时空中,辛桐与他在大学才认识。这由第二节点发生裂变导致。

    同理,C时空与D时空又会增添第一节点裂变,导致D时空中辛桐的身份再次发生变动。

    辛桐曾说自己最大的愿望是有人爱和有钱,所谓的时空裂变与过往人生变化,不过是如她所祈愿的那般抚平过往伤痛。(因此结局是HE,所受到的伤害都会被一步步治愈)

    离原本的时空(A时空)越远,蝴蝶效应的作用也会越大,某些人会被迫消失。

    第一节点与第二节点具体在哪儿,会在“【特殊章节】在雨中”以及后文讲述。

    除女主外,在同等级的平行时空与平行时空之间,记忆不会继承。

    也就是说辛桐来到第二卷C时空后,时间线重启,所有人记忆都被抹去,开档重来。

    在此做一个虐点预警。

    那些在B时空与程易修做下的约定,有些实现了,有些没有。

    就如他们在临杭的东湖边闲谈到的那样:写歌的人已忘情,听歌的人徒伤心。(这首歌和那场话剧给我点时间想想怎么写,歌词和剧本台词都还没写出来。)

    闲聊两句。

    其实各个人物都有我个人不喜欢的点。

    辛桐太矫情,明明因为童年缺少父爱而对傅云洲有抖M一样的依赖还做出欲拒还迎的模样,认定江鹤轩是凶手还忍不住心软犹豫,最后把自己套进了死局。

    程易修就不是个男人,懦弱还叛逆,寄希望于辛桐能将自己拉出深渊,但辛桐的人生本就一团糟,自救都困难,哪来的能耐救他。

    至于傅云洲……狗男人一个。他只关心身边人,其他人命如猪狗。

    接下去的江鹤轩和季文然,还有许落落、徐优白等人物,很有可能你们并不喜欢他们,很正常,毕竟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会嫌弃。

    最近一周肠胃炎又犯了,这几天要去医院挂吊瓶,所以昨天一口气肝了很多(虽然还要修文)。这仅仅是从小身体不好,近来天气变化大加没数去吃了烧烤,与其他事项无关。

    其实一个人吃火锅、一个人旅游、一个人去医院等被网传为孤独几级的事,都没想象的那么可怕,就算明天要让我一个人上手术台我都得自己乘车去医院再给自己签个名。

    插一句心里话,平行时空、时空穿越、时间回溯、蝴蝶效应、人机问题……都被科幻大师玩绝了。

    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三部曲,红辣椒,盗梦空间,源代码,彗星来的那一夜……

    说蝴蝶效应,早有同名电影蝴蝶效应,近有热映的海市蜃楼。

    说一段时间内循环,温馨如土拨鼠之日,血腥如恐怖游轮,还有尺度位于其中的忌日快乐。

    更不要说还有神秘博士、瑞克和莫蒂这种大杂烩,神仙们肆意发挥才华,一集当一部电视剧在做。

    而我,说白了是拿十八流文笔在讲一个有关亲情、爱情,以及自我救赎的故事。

    大家打发时间随便看看,我为了解压随便写写。

    对了,女尊番外这种与正文完全无关的脑洞,要写那就一口气发七八千,大家看的也爽,我试着肝一下。

    清明后见。

    【打赏章节】一往情深 (江鹤轩C时空,微H)

    两堂连上的漫长政治课终于结束,大嗓门的政治老师慢悠悠拧开保温瓶喝了口水润嗓子,再将教材塞入手提包,晃悠悠地走出教室。他前脚刚走出教室,后头就传来同学们不约而同地叹气。

    总算过去了。

    天气越来越冷,寒假越来越近,但压迫着这些高三学子的只有永无止境的试卷。

    “辛桐,你有没有看那个新的电视剧。”同桌凑到辛桐脸庞,痴笑着偷偷从课桌下拿出手机,“我跟你说,男二特别帅!安利给你!”

    辛桐面对政治试卷上该死的分数正头疼,被同桌这么一闹,更疼了。她放下油性笔,缩着冰凉的手道:“什么电视剧?”

    “命运中转站。”同桌说。“男二巨帅!”

    辛桐对这些个娱乐明星向来不感冒,也不喜欢看国产剧,可她耐不过同桌兴致勃勃地安利,只好凑上前瞧了一眼。

    同桌将手机屏递到辛桐眼前,“叫程易修,才十八岁!是不是特别帅!”

    倒是和我们差不多大,辛桐想,有的十八岁出演电视剧,有的对付高考题,还有的打工谋生……还真是人各有命。

    照片里的少年似是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雄狮般昂首挺胸地在草原上引领阳光升起。

    的确是美少年,辛桐感叹。

    “要是我有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同桌收回手机,咧嘴笑起来。

    “多做题,少做梦。”辛桐翻了个白眼,重新拿笔。

    “你是有男朋友的人不知道单身狗的痛。”同桌撇撇嘴,收回手机。“全校上下多少女的做梦都想泡江鹤轩,愣是被你把到手了。”

    说曹操曹操到,同桌话音刚落,辛桐的肩就被同班的一个女生轻轻拍了拍。“辛桐,你男朋友找你。”

    身旁传来低低的嬉笑,并非恶意,只是春心萌动的好奇。像他们这样的重点高中满脑子都还是学习,没到争风吃醋的时候,纯粹就是探头探脑地瞧这一对小情侣觉着好玩儿。

    辛桐捻着宽大的校服袖子跑到门口,马尾一晃一晃。

    “你怎么来了?”她拉住江鹤轩的胳膊,把他往走廊上带。

    “来看看你……拿着。”江鹤轩说着,将提在手上的奶茶递给她。“中午出去吃饭,帮你买了奶茶。”他没交餐费,每顿都是出校门吃。辛桐承受不了外出吃饭的费用,只能偶尔陪他一起出去吃,大多数时候得继续忍受学校仅能饱腹的餐饮。

    辛桐接过一看,发现是奶茶店冬季新出的红枣牛奶茶。

    “好不值。”她嘟囔。

    这种东西她难道不会自己回家做吗?还要买?

    江鹤轩揉揉她的头。“你经期要来了。”

    他知道像这种红枣牛乳茶她压根不舍得买,就算为了解馋也是买最便宜的五块钱珍珠奶茶喝。

    辛桐在江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