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0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起,身躯仍残存着稚气,双腿笔直。

    仍在落雨,雨打窗边枯叶,在寂静的夜。

    辛桐慢吞吞地坐到江鹤轩身边,瑟缩在他怀中,终于无声地落下几滴泪来。

    她原以为他不会来的。就如同她的父亲抛弃了她的母亲,而她的母亲又抛弃了她……不管拥有过什么,终究会失去。

    自始至终,辛桐都不过是个没有安全感的该死的悲观主义者。

    “哭成这样都不好看了。”江鹤轩声音轻缓,怕惊到怀中的雏鸟。

    辛桐闷闷地说:“无所谓,反正本来就丑。”

    “没有的事,”江鹤轩道。

    “假如没遇到你,我可能会很难过吧。”辛桐突然小声说。她匍匐在他肩膀,仿佛栖息在屋檐下的白鸽。“就孤零零一个,没有人可以说话,也没人愿意听我说话……哪怕一气之下跑出来,最后也只能灰溜溜地回去道歉……其实平时没什么感觉的,就是现在突然很难过……对不起,我不该和你说这些的,已经很麻烦了。”

    江鹤轩偏过头,唇瓣凑上她的脸颊蜻蜓点水般地触了触。“没事,我倒还希望你来麻烦我。”

    辛桐不愿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江鹤轩也就不问。

    江鹤轩帮她把包发的毛巾拆开,从浴室里拿出吹风机,坐在床畔帮她吹发。辛桐背对他跪坐在床上,柔软的身躯显露出少女美好的曲线。发丝一缕缕地被烘干,逐渐松散,锦缎般柔滑地垂在肩头,细腻的肌肤像是冻好的凝酪。

    他在后背落下细碎的吻,呼吸湿热。手指干净,指甲修剪得圆润整齐。指节探入含苞的花蕊,中指缓慢探入,在差不多第二个指节处微微曲起,由慢到快的抚慰着。搂腰的左手磨蹭着,手指触到嶙峋突出的髋骨,小腹酥软,再往下摁住敏感充血的阴蒂。

    辛桐轻哼,侧过身搂住他的脖子,把他的身子拉低,亲了亲他垂落的眼眸。

    他的吻从后背、脖颈蔓延到胸前,不加节制地舔弄起乳尖,时而轻轻地咬住。

    辛桐觉得自己慢慢地被举起,化成一朵在天边的云,化为一片森林中的雾,没有形状也消散了轮廓。跪坐的腿向他敞开,脚背绷得要断裂可又没有法放松,淫液露水般黏在卷曲的毛发,床单快要湿了。

    窗外的雨,压低的呼吸。

    难以思考。

    她仰着下巴……快要窒息了。

    手指深入到一个程度便带来说不出的酸胀,身体不自觉地颤抖都会如同拉丝般黏出无边无际的快感。每一次的剐蹭到内壁的敏感处,快感就层层涌来。

    她喘息地太厉害,掩住嘴似是能遮挡住一些暧昧的呼吸。细碎的呻吟混杂着未散去的酸楚,从鼻腔溢出。

    自始至终。

    都没说话。

    (我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不会写肉……写黄文可真难)

    【特殊章节】 困(江鹤轩篇)上

    量子力学的平行时空理论似乎能给我们这些糟糕的家伙一个小小的人生安慰。

    在茫茫宇宙中,在命运的交叉口前,总有一个你选对了路,让生命中的每一个节点都得到幸福。

    总有一个你,终生幸福。

    2008年夏,同样的新安,同样的他们。

    以及即将位于人生节点的江鹤轩。

    江鹤轩仰头,看向会堂悬挂着的“全市中学生钢琴大赛”九个金字。身穿短袖T恤衫的他坐在第四排,望向舞台时只能感到晃眼的正红在眼前飞舞。左手边是紧盯颁奖会台的母亲,右手边是心不在焉、正忙打瞌睡的父亲。

    新安市为响应奥运会,在暑假举办了一系列大型活动。

    书画展,篮球赛,羽毛球赛,朗诵比赛……也包括这次的全市钢琴比赛。

    沉重的正红幕布,浓妆艳抹的颁奖人,话筒的刺啦声,嗡嗡作响的老式空调,脱掉鞋子露出臭脚的中年男子,冷不丁哭出声的小孩儿。所有的一切都挤在这一方狭窄的天地,沙丁鱼罐头般脸贴脸、肉贴肉,让江鹤轩觉得有点难以呼吸。

    他不想参加什么乌七八糟的钢琴比赛,他也不喜欢钢琴。

    练钢琴纯粹是母亲压着他去的,一周两堂课,风雨无阻。

    “没准高考能用,”江鹤轩的母亲振振有词,指拿到手的证书,也指参加比赛的履历。尽管她的儿子现在才读初一。

    在中国,但凡有点经济实力的家长,十有八九会逼孩子学才艺,热门如钢琴、书法、国画,冷门似篆刻、刺绣、阿卡贝拉。他们不一定知道“艺术”是什么,音乐是什么,美又是什么,但就有一种描绘不出的本能在驱使这些人,让他们如扑火的飞蛾般,义无反顾地将孩子往培训班塞。

    经历了几日争斗,今天总算要颁奖了。

    在一段夸张的修辞后,主持人念出了第一名。

    “全市中学生钢琴大赛第一名是——”她礼仪性地假笑着,“傅云洲。”

    她话音落下,机械版的掌声随之涌起。

    被念到名字的少年不紧不慢地起身上台,没显得有多兴奋。

    他坐在第一排,一个人来的。

    傅云洲接过证书,规矩地深鞠躬。身上的衬衫没有一丝褶皱,在红布前白如脂玉。他仿佛美国公路片里的树,在漫长马路尽头兀自矗立,无言地承受阳光与雨水。

    江鹤轩听过他演奏的蓝色多瑙河,优雅自持,指尖的舞蹈组成美人鱼的呢喃,整个人都随着音乐散发出古典的光辉。

    这家伙才称得上是弹钢琴的,像江鹤轩那一拨纯属沽名钓誉。

    因而第一名是傅云洲,毫无争议。

    江鹤轩的母亲是高中政治老师,不通音律。与儿子的意料之中相比,她反而哀叹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轻轻拍了下大腿。

    “不是第一,”她说的小声。

    紧接着,第二名,第三名……直到优秀奖的最后一个,江鹤轩的名字才尴尬地蹭了上去。

    他上去领奖,单薄的身影被一群乌央乌央的人头淹没,最后在大合照里也只露了个头。本应站在最中央的傅云洲并不在照片里,他提前退场了。

    拥挤。嘈杂。

    下了领奖舞台,江鹤轩把奖状递给母亲。另一侧从发呆发展到假寐的父亲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大堂的靠椅上沉沉睡去。

    “怎么才优秀奖。”江鹤轩的母亲拧眉。“你是不是上钢琴课没用心?我和你说,妈妈给你报的那个钢琴课可花了不少钱,你用心上。这次没拿奖就算了,过去的事情我们不谈,以后你给我认真上课,不能偷懒,知道不?”

    江鹤轩低声应着:“嗯,知道。”

    末了他填了一句:“我会努力的。”

    看见儿子的乖巧,江母满意地点头,又招呼起老公来:“老江,老江!”

    她喊了两声都没应,转头一看才发现呼呼大睡的男人。合着这么久,她愣是没发现丈夫早已睡去。

    “你睡什么!”江母拔高声调。

    “怎么、怎么?”江父浑身一抖,惊醒了。“发生什么事了。”

    “你到底关不关心小孩?自己看看发生什么了。”江鹤轩母亲说着便将那张写着优秀奖的奖状塞到老公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