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1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里。“你看,才优秀奖!这都是你害得,叫你平时不关心小孩!我说了多少次了,小孩的教育不能松懈,现在可好,优秀,才优秀!”

    “我就困了,想睡一会儿!怎么了?”

    “在家不能睡?你就是没责任感,儿子的事一点都不上心!”

    江鹤轩听的头疼。他拧眉,在两人身旁不咸不淡地说了句:“我去上厕所。”

    忙着相互攻击和争吵的父母压根没理会儿子,江鹤轩也不管,自顾自地走了。

    他按着指示牌去洗手间,见到了一个没预料到的家伙——傅云洲。

    傅云洲正躲在厕所打电话,江鹤轩进来时他刚结束,一回头看见了他。

    “结束了?”傅云洲指的是颁奖仪式。

    江鹤轩双手插兜。“嗯。”

    那时候的两人,一个十五,一个十二,大人的恩怨还未侵害两个孩子的心,也全然没有后来那些因私情而萌生的矛盾。于现在的他们而言,彼此不过是人生的过客。相差三岁,但一个初三即将升高一,一个初一即将升初二,勉强算同龄人。

    零八年不是个耻于谈论理想的时代,它残留着天真无邪的气,志得意满。

    “你弹得不错。”傅云洲忽然说。“第几名?”

    “优秀奖。”江鹤轩说。“你弹的那场我听见了,蓝色多瑙河,很厉害……你以后是准备当演奏家?”追ベ新.更多好文+小说popo群:⑺⑧⑹(0)⑨⑼⑧⑼⑸

    傅云洲笑笑,“不是演奏家,是文学家,但好像没法实现。”

    “这样啊……”江鹤轩也笑。

    “我以后可能不会弹钢琴了。”傅云洲低头,看了眼自己修长有力的手指,“这应该是最后一次。”

    江鹤轩敏感地觉得这可能涉及家世,没吭声。

    “你呢?”傅云洲问。

    “我不喜欢弹琴。”江鹤轩说。“我妈逼的。”

    “是吗。”傅云洲顿了顿,眼底沉淀着复杂的落寞。“真可惜。”

    两人只是萍水相逢,秉着礼貌的态度短暂寒暄后,挥手告别。

    江鹤轩从洗手间出来,听见大堂的广播叫他赶紧去门口等候,他的父母正在找他。女声一遍遍地播报着江鹤轩的姓名,仿佛在呼唤一个没懂事的五六岁小朋友。

    羞耻至极。

    守在门口四处盼望的江母一见儿子,便死死揪住他的胳膊,高喊道:“你乱跑什么!知不知道妈妈有多担心!我是不是让你好好呆在旁边的,你怎么不听话!”

    “我跟你说了去……”

    “行了,不准顶嘴!好的没学到尽学坏的去了!”江母凶横地打断儿子的辩解。“不准有下一次!”

    江鹤轩撇过头,只得说:“知道了,对不起。”

    他明白自己什么错都没,但他必须说抱歉。

    “好好说,为什么对不起?你做错什么了?”江母板起脸教训儿子。

    “不该乱跑。”——他说了要去洗手间。

    “还有呢?”

    “不该上钢琴课开小差。”——他没有不认真。

    江鹤轩的母亲满意地点头,她始终觉得只有自己的严厉管教才能让儿子有出息,而不是像他老爸那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被嫌弃的江父正坐在大堂的台阶,休息。

    好好的休息日,老婆非把他从家里拖出来看什么颁奖,哎呀啊,真是累得要命。

    此时,一个穿格子裙的女人牵着女儿走上来,向江父打招呼。

    “哎,师傅,我问一下,这个新开的游乐场怎么走啊?”问话的女人面容姣好,眼睛鹿似的可人,显得温顺乖巧。

    江母注意到了底下,忙问:“老江,怎么回事。”

    女人把遮阳伞交给女儿,自己拿手挡着酷暑的太阳快步上前问江母:“您好,我问一下新开的游乐场怎么走,准备带女儿去。”

    眼前这个女人确实好看,细眉大眼,身段窈窕,看不出是个有孩子的。她女儿倒是不显眼,穿着白纱裙,背着磨损的粉色双肩包,又瘦又小。

    “附近有游乐场?”江母皱眉。

    “哎?我看海报上说在这儿。”女人转头,招呼起女儿。“小桐,快过来,把海报给我。”

    十一岁的辛桐听闻,举着遮阳伞蹦上台阶,把攥在手里的海报递给母亲。

    江母一看海报,“哎呦,你转错方向了,这是西广场,东广场在那头。”

    “那这里是……”

    “活动厅,办活动用的。我带儿子来参加市里面钢琴比赛的颁奖。”江鹤轩母亲说着,把那张优秀奖的奖状往怀里缩了缩,生怕对方瞧见得的是什么级别的奖。

    “那真是厉害,恭喜啊。”刘佩佩笑着祝贺。

    “没什么,没什么,我家孩子就随便玩玩的,”江母收到了对方的祝贺,又急忙自谦。“你们是来旅游的?”

    “不是,我女儿看到了海报。”

    辛桐拧着新买的裙子,看了看江鹤轩,又看了看大厅里面,隐有艳羡。她才来新安没几日,对这座充满新鲜事物的城市好奇不已。

    江鹤轩瞧见辛桐打量的目光,腼腆地笑笑,眼角的痣更衬得面容干净。

    “你会弹钢琴啊,”辛桐声音小小的,语态娇憨。

    “嗯,”江鹤轩柔声回道,“弹得不好。”

    “好厉害。”辛桐轻轻说。

    “没有啦,优秀奖而已。”

    “也很厉害了。”辛桐挠挠脸。“会弹琴已经很厉害了,我也想学。”

    江鹤轩一愣,他从拿到奖状开始就被母亲埋怨,此刻却突然收到了来自小伙伴的安慰。

    “谢谢,”他轻声说,突然想送点东西给这个夸奖自己的小妹妹。

    江鹤轩思索片刻,悄悄地把随着奖状送来的礼物笔记本递到妹妹手上,“这个送给你,谢谢你夸我。”

    两个高个子大人只顾攀谈,剩下的那个满脑子只想着赶快回家吹空调,都没发现两个小朋友的“交易”。反正对于江鹤轩母亲来说奖状才是最重要的,附赠的本子要多少有多少。

    “从这儿绕过去,是吧。”刘佩佩边问,边打起手式。

    “对,绕到东广场。”

    “哦,谢谢哦,打扰了。”刘佩佩道谢着,拉住女儿。“小桐,来,跟阿姨道谢。”

    “谢谢阿姨。”她捏着本子,又冲江鹤轩挥手。“哥哥再见。”

    刘佩佩牵着女儿,从活动厅离开,按着指路人说的想绕到东广场。

    她撑着伞,把女儿紧紧拉到身边,以防她走丢。

    “是不是走累了?”她问。

    辛桐摇头,马尾辫一甩一甩的。她低头踩着伞边的阴影,突然说:“刚刚那个哥哥好好看,像王子一样。”

    刘佩佩笑着调侃:“那小桐想当公主吗?和王子在一起?”

    辛桐摇头,语气平静:“不想。公主都很漂亮,我太丑了,当不了公主。”

    刘佩佩鼻子一酸。“没有,我家小桐很漂亮的……以后会更漂亮。”自家女儿怎么会不漂亮,她是没吃好、没穿好……没被养好。

    辛桐没注意到母亲细微的感情,反而懵懂地向母亲展示方才从哥哥那儿得到的礼物:“妈妈,你看,刚才那个哥哥送我的本子。”

    “你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