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杭之旅(二)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来源网址:<a href=".30m/books/668827/articles/7788598&quet="_blank">.30m/books/668827/articles/7788598</a>

    临杭之旅(二)

    江鹤轩掩鼻上楼,敲响房门。

    从门口一直飞溅到老旧楼道的红油漆蛇般蜿蜒,弥漫出一股刺鼻的气味,活像是死了人。

    “鹤轩来了啊,”刘佩佩躬身开门,她似是才哭过,眼眶绯红。

    江鹤轩在接到刘佩佩电话时便料到会是此般情况,他先扶刘佩佩坐下,继而问:“外头是怎么回事?”

    “昨晚有人来,说是让我赶紧离开老萧。”刘佩佩轻声说。“我猜是老萧的老婆。”

    他俩这三四年瞒着辛桐一直藕断丝连,如若不是那个人的到访,也不会让一直潜伏水下的关系有浮现的可能。萧贾和妻子以及刘佩佩的关系要比一般情况复杂,表面上概括就是出轨、原配和情人,可细究又没那么简单。萧贾的老婆四五年前就知道刘佩佩的存在,也一直默许丈夫的出轨,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唯一延续的理由就是他们的独生女。

    萧贾原计划是等女儿上大学就离婚,现在演化为女儿出嫁后就和妻子离婚,再往下还不知道能拖到什么时候。

    五六年前就计划离婚的人都先不离婚,非得找好下家才拖拖拉拉提分手,提完分手又不愿意放弃眼前的安乐,总说着“慢慢来”“等女儿长大能接受了”……不好说对与错,很多人这样。

    刘佩佩甚至见过萧贾的妻子,两人一起吃过饭。两个在生活面前低头的女人反倒比男人们更惺惺相惜。一个已经知道丈夫与自己的婚姻回头无望,处在走一步看一步的境地,一方面思量着纠缠不清的家产,一方面考虑着被宠爱着长大的女儿。另一个明知自己是插足他人婚姻的第三者,却又迷茫地不知如何解决,孤身带着年幼的女儿,乞求男人的钱财过活。

    不管是谁,在如泥沼般的日子里都得不到一个痛快了断。

    “她应该是想让老萧脱身。”刘佩佩说。“毕竟也是富贵人家出身,老萧又没离婚……她不想让家里沾染这个事儿才来表个态度吧。”

    江鹤轩不语。

    “鹤轩,你说都这么多年过去,我也放下了,他还想干什么呢?”刘佩佩接着说,“我现在除了小桐什么都没……他还想做什么。”

    “伯母,你和小桐商量过吗?”江鹤轩问。

    “没,你也千万别告诉小桐。”刘佩佩拧着衣摆,孩子似的手足无措。“她要是发现了,你就说是我和萧叔叔又在一起了,傅家的事别跟她提,更不要说这事又牵扯到她爸……我们都这么说,她要是知道了事情会很麻烦。”

    江鹤轩若有所思地点头,道:“我明白。”

    “她要怪我就怪我吧……是我这个当妈妈的不争气。”刘佩佩拖拉出软糯的江南调,耸着肩拭泪。“是我对不起她。”

    要是她当年再有能耐些,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情况。刘佩佩晓得淮飞的事他脱不了干系,只苦于无据,最初那几年想伸手去查又被现实刺得缩回手,只能窝囊地缩在角落,勉强养活小桐。

    除了女儿,她什么都没了,现在那边假惺惺地派人过来,又是图什么?

    江鹤轩伸手,一下又一下抚着她的背,温声宽慰:“不是您的错。”

    刘佩佩搭上江鹤轩的胳膊,勉强扯出一丝愧疚的笑:“鹤轩,你别告诉小桐,她已经很辛苦了。”

    “嗯,”江鹤轩应下,他笑笑,似是不经意地在刘佩佩面前说,“我刚跟小桐吵完架,她现在应该还不想理我。”

    刘佩佩急忙问:“怎么了?”她一向把江鹤轩当未来女婿照顾,听见女儿与他吵架免不了心急。

    江鹤轩略显落寞地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刘佩佩愈发着急,她也顾不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嘴上急忙讲着劝和的话。“小桐有时候很任性,需要你多担待着。要是她做错了什么,你同伯母说,我会帮忙劝她的。”刘佩佩说此话时的语态卑微得哪像是未来的丈母娘,自打辛淮飞死后,她半辈子都在求人,眼下只求女儿顺当。

    江鹤轩垂眸,轻轻说:“她碰上傅家那两个后就好像有点不对劲,这次去临杭也是和程易修一起……别担心,我会处理的。”

    他绝口不提与辛桐发生争吵的真实原因,只将事情往傅家引。对刘佩佩是一套说辞,给辛桐又准备了另一番说辞。

    “小桐要是知道——”刘佩佩话到嘴边,叹了口气咽下,“先瞒着吧,还不知道那边想干什么……我就怕她出事。”

    “嗯,我会照顾好小桐。”江鹤轩说。

    辞别辛桐母亲,江鹤轩回家稍一思量,当晚打通了给辛桐的电话。

    辛桐是反复无常地拉黑他又拖出来,但他早在她通讯录里留了小号。她跟什么人去的临杭,什么时候去的,坐哪一班飞机,江鹤轩一清二楚。

    远在临杭的辛桐与季文然一道回酒店后不久,就接到了江鹤轩的电话。

    “有事?”辛桐冷淡开口。

    反正打定主意要分手,也没必要给他好脸色。

    江鹤轩低低笑了,“还在生我的气?”

    “有事你说,我在听。”辛桐皱眉,生怕自己莫名其妙地被他哄到心软。

    江鹤轩不见恼怒,柔声对辛桐说:“我今天去看伯母,发现有人泼油漆闹事。”

    怎么又是油漆,辛桐脸色沉得难看。

    “伯母不让我跟你说,但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要告诉你。”江鹤轩道,“你别担心,这里我会照顾……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

    辛桐长吁一口气,张着嘴不知怎么回复。

    江鹤轩就是江鹤轩,没人比他更了解辛桐,他只需三句话就能打中她七寸,将她牢牢捏在自己手心。

    “小桐,别生气了好不好?”他柔声说着,语气比春风都软,“我真的受不了你跟我吵架,你一跟我吵架我就心慌……上次是我乱说的,你不想生孩子我们就不生,反正还早。”

    江鹤轩顿了顿,以温和的语调款款道:“小桐,我只是很想和你结婚……我们认识这么多年,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和谁共度一生。”

    辛桐分明知道这家伙在套路自己,可心脏就是忍不住发酸。

    婚姻啊,婚姻,该死的婚姻。

    “你打电话来就是跟我说这些?”她咬牙不让不争气的泪水夺眶而出,轻声质问那头的男人,“江鹤轩,我这次妥协,下次呢?”

    这次他说要生孩子,她不同意,他就马上改口说想结婚,还附带那么多要命的话。

    下次呢?

    下次他还会要求什么?

    “江鹤轩,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所以我不想跟你拐弯抹角,你也别再跟我耍手段,说那些有的没的。”辛桐缓缓说。“你妈看我不顺眼你也知道,更别说辞掉工作生孩子……江鹤轩,我们根本不可能结婚。”

    “你想说什么?”江鹤轩声音冷了下去。

    辛桐深深吸气,说:“分手吧。”

    “好了,别闹。”江鹤轩轻笑,“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有什么事情等你从临杭回来再说,行不行?乖啦,别让伯母因为我们俩的事操心,她因为油漆的事身体还不舒服。”

    “少拿我妈威胁我!”辛桐拔高声调,怒气与疼痛在心口互相撕扯,折磨得她蓦然落泪,“我说分手就是分手,你听不懂吗?你我买卖不成仁义在,我妈的事算我欠你人情,回过头我补偿你,行吗?”

    “小桐我没……”

    “从我家滚出去,江鹤轩!……我不想再说一遍。”辛桐近乎咬牙切齿,眼泪哗得一下流出来。

    她孩子气地咬住手背,在角落缩成一团,抽抽搭搭地呜咽着,咽不下哭腔。她仿佛一只灌满开水的热水瓶,铁胆内升腾的热气快要将木塞子顶出去了。

    江鹤轩叹了口气,他听到她强压的哭声,只轻轻地不厌其烦地呢喃着她的名字,对她说别哭、别哭。

    辛桐真的恨死他这般模样,也顺带在心里骂自己两句贱货。

    她骨子里没有强势的基因,纯粹是被逼的。

    “你这样自我感动有意思吗?”辛桐道。

    “小桐,我爱你。”江鹤轩语调平静,少了几分虚伪的温柔。“你扪心自问,我做什么不是为了你?”

    “你还真是两面做人。”辛桐嗤笑,带着哽咽。“不管怎样你都是干干净净,是我不懂事、不体贴、不温柔……鹤轩,别摆出受害者的样子,是你在折磨我。”

    反正不管什么事,好人都是他当。

    她跟程易修在一起时,也不知道他下了什么眼药,母亲就莫名其妙地开始反对。油漆的事情也是一样,反正江鹤轩总是在做好人。

    他先前口口声声说“他们那种人不会安好心”,那他呢?他怀的又是什么两面三刀的龌龊心思?

    “你难道没在折磨我?”江鹤轩冷声反问。“辛桐,你周围那么多人,唯独对我苛刻。”

    “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之一,”辛桐缓了口气,“你了解我,你知道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知道我所有的弱点,知道怎么能用一句话就把我钉死在木板上……别人伤害我,我都能扛过去,但你不行……就你不行。”

    “小桐。”他的呢喃近乎要落泪。“就算是分手……也回来再跟我说。”

    辛桐捂着嘴挣扎许久,才吐出一个字:“行。”

    挂断电话,忍不住落泪。

    她比想象的还要在乎他,假若没有眼下乱七八糟的死局,她绝对会选择和他在一起。习惯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将所有共同经历的日头清算,他们认识足有十三年,你跟谁认识十余年都会舍不得分别。

    比起离开程易修,和江鹤轩提分手更为难受。

    “辛桐,辛桐?”门关忽然响起敲门声。“去帮我买份夜宵。”

    辛桐胡乱揩去眼泪,跑去给季文然开门。

    “大晚上哭哭啼啼什么呢。”季文然先是一愣,紧跟着急忙别过脸,不去看擤鼻涕的辛桐。“也不嫌丢人。”

    “没什么,”辛桐轻声说,“我马上去。”

    季文然皱起眉,一把拽住她的胳膊。“算了,我不饿。”

    “你等我一会儿。”他突然说。

    辛桐佝偻着背一边擤鼻涕,一边等他。季文然在自己身上摸索着,嘴里还念叨“去哪儿了,去哪儿了”,也不晓得他在找什么。

    不一会儿,他从睡裤的右兜摸出一包巴掌大的小袋子,伸手在不透明的袋中掏出一块浣熊形状的小饼干塞到辛桐唇边:“没有小熊借你抱,但有小熊饼干吃。”

    辛桐愣愣地张嘴,衔住他递来的小熊饼干,含在嘴中。

    “草莓巧克力夹心,”季文然说,“你要是还想吃我这包给你。”

    辛桐摇摇头,含着那块慢慢融化的小饼干,舌面尝到了草莓巧克力夹心的甘甜。

    “你要是难过的话可以去我房间找我,”季文然一本正经地说,“但要洗完澡才可以去,而且只准睡沙发。”

    “我没事。”辛桐说。

    季文然歪头打量起自己的助理,皱着眉把自己吃了一半的小饼干塞到她手上。“算了,都给你。”

    辛桐别扭地接过上司好心的晚间小饼干,拆开塑封袋,又往嘴里塞了一块小熊饼干。

    “要抱一下吗?”季文然张开双臂,像一只毛茸茸的玩偶。

    “不要。”辛桐含着小饼干说。

    “不抱算了,我睡觉去。”

    辛桐小声叫住季文然:“哎,你的夜宵?”

    “没什么,”季文然没回头,“我不是很饿,就来找你一起吃点东西。”

    (本章和凝固点、婚姻、懦弱的男人以及溺下一起看,应该能拼接成完整的一件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