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杭之旅(三)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辛桐嘴里含着季文然递出的小熊饼干,辗转反侧。

    心口的痛感就像是走在路上磨破了脚跟,匆匆忙忙中拿纸巾垫在血淋淋的创伤处,等到回了家才发现纸巾和伤口粘连在一起,再怎么小心翼翼地去揭都会引起撕皮裂肉的痛苦。

    能忍,却忍得难受。

    她稍稍喘口气后,又难以抑制地自责,反思自己不该对江鹤轩态度如此恶劣。气一上头便顾不了太多,她又是个老往亲近人身上发火的主儿,越是面对在乎的人越是不顾及体面。

    一下想着毕竟江鹤轩出发点是好的,虽然提了说要生孩子,但也是提一提,况且他在他母亲面前向来护着自己,大不了以后搬出去住,眼不见心不烦。一下又想着江鹤轩这样不是一次两次,他一边当好人一边干涉自己的决定,嘴里也不知几句是真、几句是假,遇到吵架就是道歉再道歉,明面上把姿态放得低到辛桐脚底板下,实际上倒把她弄得内疚不已。

    辛桐越想越难受,胸口闷着一股不痛快的气,嚼着草莓巧克力夹心才感觉好些。

    跟程易修在一起就没那么多不舒服的事。

    程易修本性坦率,喜怒形于色。一旦辛桐做了他不高兴的事,要么发脾气,要么扑上去撒娇。断不会像江鹤轩这般无声无息地折磨她。

    可说回来,程易修并不适合婚姻,他都还没学会怎么当一个男人。

    比起爱情,辛桐更渴望稳定的婚姻……而适合结婚的人是江鹤轩。

    她想着,没克制住这么多年培养出的低姿态,掏出手机给江鹤轩发消息。

    对不起,我刚才情绪太激动了。她在屏幕上打。我知道你出发点是为我好,但我不是小孩,怎么做事我自己明白。手机的事我气你是因为你完全可以好好跟我说,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是不相信我……还是担心我,我不知道。但我从来没查过你手机,所以你也别查我……鹤轩,我跟在我妈身边这么多年见了多少出轨的男女,其中多少是被另一半天天查手机?如果你对我这么点信心都没,我们干脆早分早痛快。

    我妈的事我一直在承你的情,我也知道我欠你很多……我只是不想你再骗我。你总是这样,口头上说着“我当然相信你”,实际又做出另一套事。你在想什么,要做什么,可以跟我商量,而不是非要我摆出不开心,你才做错了事一样地道歉,然后对矛盾闭口不提……别在用那样的姿态哄我,你明明知道我会内疚。

    她啰啰嗦嗦打了一堆,最终却删去,乱七八糟的话莫名把她自己惹哭。她太容易心软,害得在感情上磨磨唧唧、犹犹豫豫,说白了就是又贱又矫情。从前行事孤僻,没和什么人过多交往,这个缺点便一直未曾显现,如今乱七八糟的事一堆,心软矫情随之暴露无遗。

    辛桐摸索出小熊饼干,咯吱咯吱地咬。

    她思来想去,发了两句:一句“对不起,我刚才情绪太激动了。”,一句“等我回来再说吧”。

    江鹤轩立刻回复两句:一句“晚安”,一句“我爱你。”

    辛桐算是一拳打在棉花上。

    他料到她会自责,便一直等在那儿。

    “小桐……你真的是太任性了。”江鹤轩反复看着她发来的两句话,露出一丝笑。

    眼眸晦暗不明。

    当夜辛桐想了很多,流出眼泪洗刷了混沌的大脑,让它重新清醒。

    有三点一直想不通。

    第一,为什么B时空母亲会那么反对她和程易修在一起,只因为江鹤轩说了让母亲不放心的话?那她为什么不问问亲生女儿,而是听一个外人的话,更何况那时的江鹤轩只是处于暧昧的密友,算不得男友……还是说,母亲本就认识程易修?

    第二,为什么每次泼油漆江鹤轩恰好都在?真就这么巧?而且泼油漆这么大的事,无论是上一个时空,还是这个时空,母亲都没亲口说,而是由江鹤轩转告。尤其是上个时空,母亲打电话来说要和旧情人复合,却独独没提油漆的事,是她见了江鹤轩才知道家门被泼油漆。母亲为什么不亲口跟她说?发个信息不过几秒钟的事……难道除了与旧情人复合,他们还有别的事瞒着,而且这件事江鹤轩知道。

    第三,刚来这里时发现的那句“他让我有点不舒服……”。这个他到底指谁?江鹤轩还是季文然?辛桐思来想去还是倾向于是指江鹤轩。她从始至终都清楚他有所保留,只不过一直默认纵容,因为江鹤轩的确会欺骗她,但不会伤害她。那么C时空与江鹤轩青梅竹马的自己为什么会说他让我不舒服?

    跨越两个时空三个疑惑盘旋在辛桐脑海,最终一夜无眠。第二日早上到餐厅吃饭,发现程易修已经坐在那儿。

    “早啊——”程易修抬头看向辛桐,愣住了,“你昨晚上被人打了?眼睛肿成这样?”

    “没睡好。”辛桐拉椅子坐下,取来餐刀切火腿。“昨晚上分手了。”

    程易修机敏地朝她探去,毛茸茸的头上竖起两只不存在的小耳朵,“分了?”

    “没分成。”辛桐淡淡道。

    程易修头上两只虚拟小耳朵倏地塌下。“哦……”他是个坦诚的家伙,昨晚想明白自己可能喜欢辛桐,今天就开始期盼她赶紧分手。

    “回去还要接着分。”辛桐接着说,她面无表情地切烟熏火腿,给黑面包摸上一层薄薄的芥末酱。“从高中到现在七八年了,分起来跟公司合并清算一样难。”

    她向来患得患失,不然也不会在之前的两个时空和江鹤轩纠缠那么久愣是没踏出成为情侣的那一步。B时空如若不是程易修过于主动,哪怕好感溢出心房,辛桐也会死死守在朋友关系不上前。

    如果说成为恋人的道路有一百步,辛桐只会朝对方走四十步。

    “桐桐我跟你说,分手讲究快刀斩乱麻,管他想不想分,你想分就行。”程易修抬着下巴说。“他要是来纠缠你,我可以给你当免费打手。”

    “你把你自己的破事解决完再来操心我吧。”辛桐道。

    “关我什么事。”程易修托腮,看晨光透过纱幔在餐桌表面印上蔷薇花的轮廓。

    窗户大开,风将白纱幔吹得呼啦呼啦响。程易修看着看着,右手敲击桌面,像是在敲某个不知名的乐曲,又或者只是在乱打拍子。

    辛桐瞥他一眼,克制不住自己总是犯贱的个性,开腔劝道:“你要实在想跟傅总闹,趁月黑风高买个机票飞亚马逊森林,你一个成年人,傅云洲还能飞亚马逊把你捉回来,然后打断腿把你关起来?”

    “打住,气氛开始往诡异方向发展了。”程易修笑笑。

    “我只是说你要真想跟傅云洲闹,就提上行李箱赶紧走,别弄来弄去还跟他住一块儿。”辛桐道,“你要是还在乎他这个哥哥,就坐下来好好谈谈。”

    程易修有点不高兴。“我不过是想喘口气……他只要别成天逼逼叨叨地说为我好就行。”

    “倒是和我男友有点像,”辛桐笑了笑。

    “怎么?”

    “为你好啊,”辛桐说,“他也这样,一边干涉我决定一边说为我好……不过他的确是为我好,我知道。”

    “所以大家半斤八两,同是深陷泥沼。”程易修眯起眼,食指抵在唇瓣。“有关傅云洲的事到此为止。”

    “我再怎么深陷泥沼,也比你这个分明能走但死活不走,不走就不走还非要耍叛逆的家伙要好。”辛桐挑眉,捻起沙拉碗里摆着的餐叉,一脸有种你砍死我啊的表情

    知道程易修是什么脾性后她着实胆大了不少。该骂骂,该吼吼,完全没先前的小心翼翼。最初怕被两个位高权重的搞死,现在是知道冷静状态下的程易修毫无杀伤力。

    被怼到心坎里的程易修哼了一声,眼睛湿漉漉的。

    他一向对自己喜欢的家伙宽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一走了之,”程易修轻声说,“其实我不喜欢演艺圈,干这个就为跟傅云洲作对。不想火,火了就不能去网吧打游戏,不能飙车,也不能到处瞎逛……但我还蛮喜欢演戏和唱歌的,只是不想被摆到台面上指指点点,那样真的不爽。”

    “我明白。”

    “我真想离开这里,去一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休息一会儿……可能会去百老汇跑龙套。”程易修说着,粲然一笑,“桐桐,你现在是不是在心里嘲笑我。笑我明明什么都靠哥哥,却还在这里说大话。”

    辛桐摇头,“我们两个半斤八两,你说的。”

    她知道程易修的懦弱,也愿意原谅他的懦弱。

    程易修深吸一口气,突然说:“如果有那么一天,真希望你能来看我的表演。”

    辛桐顿了顿,告诉他:“会的,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出现。”她又一次说了这句话。

    程易修冲她笑起来:“桐桐,你说这种话可是会让我忍不住想亲你的。”

    辛桐也笑着调侃:“不说我说啊,你跟傅云洲简直比我妈弄堂里嘴碎的老婆娘们还要别扭几千倍。”

    程易修耸肩,算是默认。

    过了一会儿,他问辛桐:“对了,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听……徐助理女朋友说的。”辛桐眼睛也不眨。

    萧晓鹿,对不起!帮我先背一下锅!

    “萧晓鹿这胸大无脑的矮子还真是什么都往外说。”程易修啧了一声。

    正在新安机场接机的萧晓鹿打了个喷嚏,心里盘算着到底是哪个孙子在背地里诋毁自己。

    “你也不多穿点,”刚下飞机的孟思远推着行李箱说,“徐优白呢?没跟你一起?”

    “谁知道啊,”萧晓鹿嘀咕,“他最近神出鬼没的。”

    “看你那一脸怨妇样,”孟思远轻笑。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萧晓鹿问。“也不打声招呼。”

    孟思远长吁,朗声道:“傅云洲出大事儿了!”

    “傅云洲那狗东西能出什么大事?”萧晓鹿蹦蹦跳跳地跟上孟思远。

    “豪门恩怨,狗血言情。”他苦笑着对萧晓鹿说。“你自动往虐恋总裁文里面套吧。”

    (计划是这三千多写到傅云洲出场,也不知写了什么玩意儿就超字数了。)

    (难道是我行文太拖拉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