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杭之旅 完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你这哪儿是抱琵琶啊,你这是抱了个金华火腿。”辛桐调侃。

    待在临杭的最后一日,天晴。摆在室内的长桌,盖着楠木长桌的丝绒桌布,桌上的雕花玻璃瓶和瓶中供着的玫瑰,都被和煦的日光镀上一层朦胧的光,似是蒙了一层薄纱。

    临杭从一个佝偻着背骂骂咧咧的老太婆骤然成了温柔和善、身着碎花长裙的少女,娇俏地露齿笑着。离开酒店,走上街头,城市绚烂夺目的光和令人热血沸腾的气息扑面而来,尽管充满铜臭,却干净整洁。

    季文然工作早已结束,因而今日留给程易修在临杭体验弹琵琶,为了话剧。

    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眼前的古希腊美少年以抱着大火腿般在姿态优雅的小姐姐旁摆弄她的琵琶,如同丘比特见月老般水土不服。

    程易修瞪了她一眼,撒娇般咬着嘴角说:“你来你来你来,我看你能抱成什么样。”

    辛桐反瞪回去,头一撇,伸手向季文然讨要小熊饼干。

    他今天揣在怀里的是抹茶巧克力味。

    “你他妈是没手自己买吗?”季文然心不甘情不愿,“我支付宝转你钱,你自己滚去网购,我这一包都要被你吃完了!”他一边抱怨,一边往辛桐手掌心倒饼干。

    看在辛桐跟他一起看程易修笑话的份上,他可以给下属分一点小零食作为看戏消遣。

    程易修对这两个家伙翻了个白眼,回过神继续学。

    “你真不适合当翩翩公子。”辛桐嘴里嚼着饼干夹心还不消停,反正程易修嘛,不会在意这么点小事。“我在这儿瞧着只会觉得你要把琵琶砸我脑袋上。”

    “你这样打击我,我就真的只能抱火腿上台了。”

    “为你好。”辛桐托腮道。“这是言语激励。”

    “为你好就是个陷阱,”程易修摆弄着怀中琵琶说,“古时候那些把女儿卖到地主家当丫鬟的父母不也说为你好?而且他们出发点还是好的,不跟你俩一样,看热闹不嫌事大。”

    说完,他摆正琵琶,继续对辛桐说:“你嘴一直这么厉害吗?”

    “没,我以前可自闭了。”辛桐回复。

    程易修忍不住笑了。“你嘴跟开过光一样,还自闭。”

    “那是因为我死过一回,心态变豁达了。”辛桐瞧着程易修含笑的面庞,轻声告诉他,“重获新生的感觉不错。”

    她顺着漂亮又优雅的小姐姐的琵琶声,慢悠悠地哼了段曲儿,和靠着椅子拿手机看“好莱坞往事”的季文然并排坐着,翘着脚,面容似笑非笑。

    程易修杀了过去的她,好像顺带把某些糟糕的东西给杀掉了。

    如果有机会,她要问问那条该死的长得像蛇一样的四维生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话铃措不及防地响起,打断了某人呕哑嘲哳的弹棉花声。

    辛桐出门接电话,是萧晓鹿拿徐优白号码打来的。

    “我来通风报信。”她开腔第一句便是这个,听得辛桐云里雾里。

    “辛桐对吧,我应该没打错电话。”小丫头自顾自地在那头碎碎念。

    辛桐道:“我是。”

    “是就行,”萧晓鹿说,“你有麻烦了。”

    她深吸一口气,从很久远的事开始说,又猛地跳到现在,说得颠三倒四,幸而辛桐在脑海中理顺了这些零零碎碎的话语。

    辛桐从没想过母亲会当过……傅云洲父亲的情人。

    那这还猜个屁的凶手,刀都悬在脖子上了!

    “你联系一下你妈吧,反正……哎呀,好复杂,我也一时半会儿说不清。”萧晓鹿嘟嘟囔囔。“等你们从临杭回来傅云洲肯定会找你的,你也别担心,他虽然很疯但不会真把你怎么样的。”

    辛桐苦笑。

    亲爱的,我可不这么觉得……他能为程易修套路我,想必就能为他妈砍死我。

    这次我不把他捅死简直对不起自己!

    昌海,江承宇家中。

    江鹤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逗弄着面前五岁的侄女,掌心放满诱哄她的彩色硬糖。

    “来,叫叔叔,”他温和地笑着,想让扭捏的小姑娘过来。

    来送水果的堂哥轻轻在女儿后背推了一下,温声道:“别害羞,这是叔叔。”他说完,又看向江鹤轩说,“她没怎么见过你,有点怕生。”

    “没事,”江鹤轩说着,拆开斑斓的糖纸,将橙子味的水果硬糖放在小侄女掌心。

    “快说谢谢,”江承宇催促。 ,(3w点P18点D e)最全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小侄女躲在爸爸身后嘟囔了句:“谢谢叔叔。”

    江鹤轩极少回昌海,若非这次与叔叔同住的爷爷近日身体不适,他也不会与母亲一同回来探望。母亲此时正与父亲一起,面对她这辈子最讨厌的人——江鹤轩叔叔一家,江承宇的父母。

    每个人都在粉饰太平,维持表面风光。明明讨厌却说喜欢,恨不得把对方的脸踩在脚下却佯装成和气。

    就像江鹤轩的父母,私下连共用一床被子都会嫌弃,可到了外人面前,他们又成了一对高知伴侣,再带上江鹤轩,那就是典型的教师家庭。

    一切都好像很体面。

    为了体面似乎没什么不能付出。

    “爷爷身体怎么样了?”江鹤轩问。

    “年纪大了,就是容易生病。”堂哥说着,牵着女儿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小女孩晃着腿,偷偷摸摸地从爸爸眼皮子底下拿走电视遥控器,开始看动画片。

    “其实我很想要个孩子……”江鹤轩轻声说,“但有点害怕。”

    童年对他的影响太大了,哪怕如今的江鹤轩已经二十多岁,也难以摆脱过往。他的父母从未将他当做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情感的寄托,一个可以拿出去的证明,而这种赤裸裸的利用又被生养之恩和孝道包裹。

    江鹤轩期盼一个新生命的降生,同时又在内心深处隐隐恐惧重蹈覆辙。所以他不能没有辛桐,他知道辛桐会是一个好母亲,而怀揣阴影的他不一定能成为一个好父亲。

    他爱她,也需要她,如同槲寄生。

    “早点把辛桐带回家让我瞧瞧,我都没见过人。”江承宇说。

    江鹤轩抿唇,轻轻说:“会带回来的。”

    他还想说什么,却被一阵来电铃声打断了。

    是小桐的电话。

    他避开堂兄接起,未等他开口,辛桐便抢先道:“我妈的事你知道多少。”

    “你说什么?”

    “傅家,傅云洲以及傅常修。”她冷声道。

    江鹤轩沉默着望向窗外。

    梧桐树干上最后一片黄叶晃晃悠悠地坠落,暗暗预示着萧瑟的凛冬,终于要降临。

    第二日回新安的飞机上,辛桐问程易修他怎么看待自己的父亲,她简要地告诉他自己的事,面色平静。

    程易修说:“他是个幽灵……哪怕现在他已经搬出去了,但每次我回到市中心那个不大的本宅,我就能感觉到他的压迫。”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