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解室】江鹤轩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有点恐惧。

    像这样坐下来说话让我心脏乱跳。(笑)

    我并不是很喜欢跟你们说我家里的事……

    必须说?……那好吧,真拿你没办法。

    我爷爷算是小地主出身,后来被——你们懂的。爷爷和奶奶有两个孩子,我爸是长子,另一个是小叔。我妈家世代务农,独独她考上师范当了老师,所以她比较好强。

    我爸妈的婚姻并不是很幸福……可能刚开始是幸福的,直到母亲生不出儿子,而叔叔那家头胎就是江承宇。

    在我之前堕了三个,黑诊所查性别然后堕胎,一条龙服务,她差点就此生不孕。

    我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小时候每逢她打我,就会流着泪说这件事。痛苦又怨恨地诉说爷爷对她的苛待,说自己在黑诊所堕胎,说自己生出我有多么不容易。(笑)。我真的是会背了。

    可能我爸觉得生养小孩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毕竟堕了三次女胎的是母亲,而不是他。他只负责气喘吁吁地爬到妻子身上播种,然后呆滞地翻个身睡去。

    他一向如此,从没清醒的时候。按时去上课,偶尔意淫街上二十来岁的漂亮姑娘,人生唯一的高潮点是站在浴室自慰射精的刹那。

    这也难怪到后来他们会互相指责。

    一个说:“都是你的错,不管什么都要管!”

    一个说:“你明明什么都不管还有脸说!”

    整个小学,只要她不在家,就一定会把我反锁在家里哪儿也不准去。她在家,我的房门就得敞开,以便她突击检查我是不是在认真做功课。到了初中就是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奥数、钢琴、书法、油画、法语、德语、西班牙语……见鬼!不管我做到什么程度都不够,她永远会拿同事的孩子当借口,或者是说自己忍气吞声那么多年也没混出名堂,而我不一样,我还小,我一定要有出息。

    我不是没叛逆过,可他们太擅长怎么样用感情去绑架。他们让我乖,不是希望我好,他们只是在我身上发泄自己的不如意。

    母亲是这样,父亲也是。

    他们一个是为向别人证明自己,一个纯粹是因为怕麻烦而选择让我闭嘴。

    最难受的地方大概是不管他们先前做错了什么,他们都是我父母。我到现在都没忘记小学跟别的男生打架,输了,我妈拽着我去找老师讨说法。

    泼妇吗?是,很泼妇。

    但她切切实实地爱我,也同样在伤害我,这不矛盾。

    小时候读哪吒闹海,我觉得哪吒傻。

    现在才知道,拔剑自刎、割肉还母,英勇不已。

    而我只能不停地说谎,扮演成他们满意放心的乖孩子得过且过。

    风来雨去,一转就这么多年。现在我和女友从高中就是情侣,现在毕业,各自有了工作。

    我很爱她,非常爱。

    如果她期望,我会毫不犹豫地摔碎自己去填补她的缺失。

    但爱情并非都是甜蜜。偶尔她失联,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像我妈那样疯狂给她打电话,或者视奸她的信息,登她的账号翻她同别人的聊天记录。

    我发现我也希望她乖一点。

    我知道我只是表面上在哄她,实际我一直在耍手段让她内疚,在拿感情绑架她,令她身陷囹圄。就像我妈一边大哭着说我不懂事,说自己有多么心痛,一边拿皮鞋把我嘴抽肿,或是罚站一晚上不许睡觉。只是我更温和,更隐蔽,也更为她好。我从没想过伤害她,我只是怕她受到别人伤害,也怕她离开我。 ,(3w点P18点D e)最全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我不能没有她。我已经被家里胁迫了二十年,不能再被她抛弃,那样我一无所有。

    与其同她分开,我不如去死。

    我希望我和小桐能组建一个新的家庭……一点都不糟糕的家庭。

    我不希望我最终变成他们那样。

    (分割线之非常长的碎碎念)

    “困”用第三人称描写童年的某个片段,“告解室”则尝试用第一人称讲述过程。

    这两个东西,带上辛桐女儿一共五个人,每个人都会写一份。

    其实辛桐某一部分的性格和四个男人是照应的,最明显的应该是B时空辛桐对程说我们心里都有一个被困住的孩子。

    爱情嘛,要么是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要么是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缺少的东西。

    而四个男人之间也互相照应,不然他们没法共处一个屋檐下。

    其实傅云洲和江鹤轩呈现出的是高压下的不同反应,虽然很纠结但还算能理解吧……应该?

    母亲发疯后,傅云洲就一直生活在外公和父亲的双重监控下。他爱弟弟,也爱疯了的母亲,但他完全不知道怎样去处理矛盾,也没办法理解程易修内心真正的想法,没人教过他怎么爱别人。这导致后来他一直将愤怒向外扩张。

    江鹤轩与傅云洲一样有控制欲,但外在表现不同。他的不甘和痛苦是内化的,习惯于以讨好和谎言去掩盖自己的真实想法。江鹤轩家勉强算是中国式家庭,父亲基本不管事,母亲咄咄逼人,两个人都很好面子,对外是和谐家庭,关起门臭不可闻。

    理解跟喜欢是两码事,能理解并不代表要喜欢。

    事实上,我希望大家这辈子都别遇到傅云洲或者江鹤轩这两种人,小说带感,现实生活绝对够呛。

    不过我也相信这世上还是正常人比较多,绝不会因为家庭原因就变得偏激。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