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光下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辛桐缓缓呼出一口浊气,湿热的气息吐露在他的指腹,连带着自己的脸颊火烧火燎的热了起来,耳畔鼓噪的声响,是心跳。柔软的眉眼如闷热空气中逐渐融化的奶油冰淇淋,黏腻、颓丧、不知所措。

    她的反应江鹤轩猜得八九不离十。他不过小小地掀开阴暗的一角,泄出被压抑的狂热的一缕,便令她哑然失声。

    “逗你玩的。”他轻轻说,变回文雅的模样。“看你吓成这样。”

    辛桐摇头,垂下眼帘,说出了她一直想知道的问题:“鹤轩,假如我离开你,你会杀了我吗?”

    江鹤轩沉默半晌,含着笑轻轻捏了下她的耳垂。“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变态杀人狂吗?”

    他又顿了下,和声补充:“如果你执意分手,那我尊重你的决定。但等到把傅家的事解决好吗?……我不希望你一个人去面对那些事,这不该让你去承担……你就当可怜我吧,有什么事都等到以后再说,事情解决后你做什么决定我都尊重你。”

    话太漂亮,让辛桐无言以对。她揪着枯玫瑰色的毛衣裙裙摆,指节发白,缩着肩,微微驼背地站在那儿许久才轻轻说:“那我先回去了。”

    江鹤轩随即说:“我送你。”

    “不用了,我坐公交车。”

    江鹤轩苦涩地笑了笑,揽着她的肩,蜻蜓点水般在眉心落下柔和的吻。“路上小心,到家了打电话给我。”

    夜已深沉,各家的灯火都亮了起来,组成的光斑盖住头顶星辰的光辉,连月亮也被逼退了踪迹。

    辛桐沿着车道慢慢往前走,脸冻得灰白。

    街边的烧烤摊迎着萧瑟的寒风开张了,它的不远处就是三个被装满的绿色垃圾桶,桶边散落着小小的透明塑料袋和残着肉渣的木签子。断了半条尾巴的土狗在垃圾桶边徘徊了一圈,又跑到烧烤摊里向顾客乞食,端着盘子送餐的男人低头瞧它一眼,接着狠狠踹了一脚,把它往店外赶。那条狗呜呜地闷哼一声,夹紧尾巴跑到店面外,颓丧地趴在冷风中,缩成一团。

    辛桐驻足看了它一会儿,静默地从乳白色的外套兜里掏出手机,去烧烤摊买了两根香肠。她头发乱糟糟地披在肩头,面容憔悴,浓蓝色的绒面高跟鞋尖头粘了些泥泞,总而言之是不大体面的。

    她将装有香肠的塑料袋扔在那条断了尾巴的狗的面前,看它畏畏缩缩地探出头,黝黑的鼻子往塑料袋里钻,磨磨蹭蹭许久才叼住那根香肠。

    它吃完香肠,突然听见烧烤摊里传来一声招呼,尖耳动了动,猛然窜起,往内跑去。

    尽管才被踢出来,但听见招呼还是头也不回地往里冲。

    辛桐想,假如它有一个爱护它的家,一定会头也不回地往外跑。她想,它一定是害怕即便走了也不会有任何人去找它。

    她想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转头离去。

    明天还要上班。

    回家的车只剩最后一班。辛桐站在空无一人的站台,身侧竖立的电子屏正广播着那辆末班车距离这儿还有几站,滚动完通知又变成楼盘广告。

    她等,等,等。

    隐匿的星星送出凉风,刮过虚无的街道。

    热闹与不热闹都与她无关系。

    等到最后的公交车,里头只有司机和她。辛桐走到后车厢靠近下车门的座位坐下,右侧是玻璃,可以暂时靠一会儿,虽然很晃,但她真的累了。

    辛桐右手握着手机,想了很久,决定给江鹤轩发消息。

    她说。

    鹤轩,我总忍不住对你说很多话,因为除了你我不知道还能对谁说。

    假如我们不是从初中就认识,绝对没法在一起。你了解我,我也了解你,不管你还是我都想拥有一段足够稳定、不生波澜的关系,总在维持安全距离,害怕改变。

    倘若我是最初的我,会选择一直和你在一起,但现在的我不行。有些事摆到了面前,就必须去处理。

    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爱你是因为你并非完人,而我也一样。

    比起爱我,我希望你更爱你自己。

    这是最后一次,我累了。

    谢谢你尊重我。

    她发完,靠着窗户,眼眶骤然湿润,默默流下泪来。

    可能是冬夜太寒了,也可能是因为说了太多不着边际的矫情的又给人添麻烦的话。

    辛桐望向窗外,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

    玻璃窗隐隐约约地倒映出她的面容——某个五官寡淡的女子,仿佛是上个世纪遗落下的旧物,略微褪色且沾满灰尘,与斑斓聒噪的世界格格不入,连仅存的美也不被此时的喧嚣世界欣赏。

    什么啊……到头来还是我一个人。

    她想着,泪水从透亮的黑眼珠往下落。

    冬夜静悄悄。

    程易修将背包随手扔到红木地板上,哐当一声,砸碎了这样寂静的冬夜。

    “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傅云洲瞟了他一眼,淡淡道。

    程易修拉开他正对面的椅子,两人隔着一张长桌相对坐着,幽灵般的下人们急忙为突然归家的小少爷添上餐具,依次上菜。

    “就是突然想回来了。”程易修抖开餐布。“不欢迎我?”

    傅云洲没说话,锋利的眉眼在灯光下成了一尊沉默的雕塑,全无生气。

    “徐优白说你今天去疗养院了。”程易修又说。

    傅云洲淡淡应道:“嗯。”

    “你打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傅云洲明知故问。

    程易修也懒得迂回打探,横道直入说:“辛桐。”

    傅云洲深吸一口气,道:“和你无关。”

    “怎么和我没关系?”程易修咧嘴笑起来,声调骤扬,仿佛一只竖毛的雄狮,“真要算,沈安凤发疯不也有我的关系?你要发火也冲我来!”

    “说完了就闭嘴。”

    “我没说完!”程易修不甘示弱,“你要想报复就把我也带上,我和她一个性质。”

    傅云洲抬眼,直勾勾地看向程易修。“你喜欢她。”

    这下换程易修沉默。

    “我就好奇了,她瞧着也不漂亮……还

    是你就是喜欢给我找麻烦?”

    “我怎么想和她有什么关系?她有男朋友。”程易修声音轻了许多,像是莽撞的野兽忽然放轻脚步,小心翼翼地靠近他的玫瑰。“傅云洲,要么你放下,要么我俩彻底决裂算了……我说了,我和她一个性质。”3VV点rouRouwu点

    餐桌中央摆放的花苞有些已悄然腐烂死去,嫣红的花瓣点着褐斑,边缘被压抑的空气挤兑地蜷缩起来。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傅云洲说。

    程易修垂眸,自嘲一笑。

    是,傅总的事怎么轮得到他来说话,他就是个瞎胡闹的废物。

    “忘了和你说,这场话剧演完我就去洛杉矶。”程易修说。

    傅云洲皱眉。“你去干什么?”

    “跟你没关系,我做我自己的事。”

    傅云洲一扔餐勺,呵斥道,“你能有什么事?你连自己在做什么都不知道!你只会不停地任性!”他缓了口气,又说,“易修,你不是小孩了,做错事也不会有人觉得你很可爱然后原谅你……我也不可能帮你兜一辈子。”

    程易修面无表情地放下餐具,起身道:“我没打算让你帮我……傅云洲,我就算长大,也是按我自己选的路走。现在我要去LA,去好莱坞当人偶陪小姑娘拍照或是演死人,反正跟你无关。我就通知你一下,仅此而已。”

    他说完,头也不回地上楼。

    半夜睡不着,程易修就打开手机悄悄地翻看辛桐的动态。

    自临杭回来,她只发了一条消息,在今晚。

    孤独如此普遍,而我们最终都会被生活打败。

    程易修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也不敢去问。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装作毫不在乎的模样,在极浓的夜色下一字一句地为她留言。

    不是的,他说,只要你朝着一个方向不停地跑,就能跑出去。

    辗转与反侧间,万物在飘荡的烟云中沉沉睡去。

    明天会好一点吧。

    我相信。

    (下一章辛桐和傅总掐架。打起来的意思就是真打起来了,带把刀揣兜里的那种。)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