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砍对方一刀吧 上 (H,羞辱预警)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翌日一早,刚到公司,辛桐就收到了来自徐优白的消息。

    趁老板去临杭出差自由放纵了几日的林昭昭愁眉苦脸地回到了工作岗位。她妆容一丝不苟地坐在电脑前,默默把还没看完的连续剧从桌面挪进文件夹,变回季文然记忆中的那个雷厉风行的性感女特务。

    “我才看到男女主吵完架要复合,季老就回来了,”她撑着额头对辛桐抱怨,“妈的,烦死了,有什么事是脱了衣服打一炮不能解决的?要我,一个大耳刮子甩过去,扒了你衣服就上床,叫你叽叽歪歪。”

    林昭昭还真是生猛做派不改。

    “追剧切勿真情实感。”辛桐劝了句,拿起摆在她桌上的空气清新剂。“买这个做什么?”

    “在办公室吃了好几天的烧烤、冒菜和麻辣香锅……怕被季老发现,他鼻子比狗都灵。”林昭昭碎碎念。“我提早在他办公室开了一天的熏香,这要再能闻出来,我就自此坚定季老非人类的念头。”

    “今天没发现那就是没发现,”辛桐放下手中的铁罐,“今天如果发现了,林姐你就等着挨骂吧。”

    林昭昭捂脸长叹一声,又看向辛桐。“今个儿怎么穿得这么好看?见情人啊。”

    辛桐淡淡一笑,“不,见仇人。”

    “很少看你穿这种颜色哎。”林昭昭说。

    她难得地穿了身宝蓝色丝绒裙,不过还是黑丝袜和旧的黑色高跟鞋。披肩是绛红色,这种不扎眼的红配手腕上的蛇形玉镯正好。一个波斯菊胸针缀在披肩,塑封的花朵被别在心口,带来一股遥远的春意。连妆面都配合着明艳起来,不是清淡的米色、哑光粉或是浅棕,而是摩登的玫瑰色。

    辛桐以往是黑白灰一路走到底。从面试时的职业装到正式开始工作的白长裙,冷空气降临后则是灰大衣和黑色及踝裙,得体是得体,总归少了点二十岁女子的生气。此时仿佛突然被人拿颜料填了色,虽只淡淡上了一层,但也敞亮不少。

    林昭昭捏着她又软又嫩的葱白手指,道:“你应该去做个指甲,把前头修成尖的,然后涂成复古红。”

    “我哪有闲心做指甲,”辛桐道,“洗锅洗衣服什么的,一下就刮花了。”

    林昭昭啧啧感叹:“也不知道哪个仇人值得你费心思,我看着都想把你拐回家上床了。”

    辛桐扯了下嘴角,笑意转瞬即逝。“见仇人嘛,总要摆足架势,拿出自己最好看的模样去斗法……不然跟个没毛的土鸡一样,还没开口气势上就输了。”

    有第一回去傅云洲办公室的经验在,辛桐此次心里有底不少。上次妆面半残,还傻乎乎地抽来一叠空白打印纸,被夹在一群衣冠楚楚的职场精英里茫然又畏缩,回忆起来就丢人。

    不就是见傅云洲嘛,她连床都跟他上过了,还怕跟他见面?……有可能的话,两人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谈不拢就干脆互相砍对方一刀好了,到时候谁砍死算谁的。

    说砍一刀就是真砍,她兜里的确揣了把防身用的折叠刀。

    辛桐轻车熟路地走到傅云洲办公室外,第一眼瞧见的是躺在沙发研究塔罗牌的萧晓鹿。

    “你怎么来了?”萧晓鹿问。

    辛桐指了指禁闭的办公室大门,“傅云洲让我中午来。”

    “他午睡呢,”萧晓鹿说着拍了下身侧的沙发,给辛桐留出空位,“过来坐。”

    “我知道。”辛桐坐下,满嘴风凉话。“傅总嘛,大人物,谈判前总要跟我摆下谱子……”

    萧晓鹿噗嗤笑出声,捏着塔罗牌面盘腿窝在沙发,声调跟唱歌似的。“云洲有时蛮幼稚的,虽然他自己不晓得……哎呀,你说傅云洲和程易修这两兄弟谁瞧不起谁呢,都乌龟王八蛋。一个觉得另一个是小屁孩不懂事,什么都要插一手。另一个觉得这个是脑子抽风的神经病,啥几把都管。要我看,就是俩傻逼凑一块儿了。”

    不愧是萧晓鹿,措辞精准,拳拳到位。

    她摆弄着手中的一叠大阿卡纳牌,对辛桐说:“来,你抽一张。”

    辛桐也闲,便陪她玩闹。

    她随手抽一张出来,摊开,是正位死神。

    头戴红羽毛的死神手擎绘有蔷薇十字会的旗帜,骑于白色战马上。马下分别是国王、圣职者、妇女与儿童,一艘船漂泊在远方的河流,就在死神脚边。右方有一条通往两高塔之间的小径,陆面向着永生的朝阳。

    “看来我大难临头。”辛桐心态颇好的调侃。

    萧晓鹿翻了会儿书,说:“不是啊,死神牌不仅是肉体死亡,更多时候代表终结。”

    她指着牌面,一边看揭示书一边向辛桐解释:“白马表示把过往全部清洗。死神是忘记过去,获得新生,朝阳则代表死亡后的希望。所以死神牌的意思是改变。由于是大牌,所以这种改变无法抗拒,因而占卜师要提示当事人改变要来临了,做好准备……”

    就在此时,徐优白顶着一双熊猫眼,哈欠连天地端着咖啡溜达一圈完回来。

    “要喝咖啡吗?”徐优白冲辛桐举起咖啡杯。

    “有酒吗?”辛桐问。“进去前壮胆。进去后万一打起来,有什么过激行为也能算我防卫过当,是吧。”

    “优白,帮我揣包瓜子!”萧晓鹿适时举手。

    于是乎,辛桐便跟萧晓鹿坐在沙发上一边喝酒嗑瓜子,一边小声闲聊,顺便等傅云洲午睡结束,徐优白裹了张薄荷绿的毛毯趴在办公桌小憩。

    在凛冽的冬季,用力呷几口辛辣的酒,懒懒散散地靠着沙发聊天,也算惬意。

    只可惜这份惬意仅持续了半小时不到,傅云洲醒了。

    萧晓鹿拽着辛桐的胳膊,在她耳边嘀嘀咕咕道:“傅云洲要犯病你就大喊一声,我们会救你的。”

    “没事,”辛桐轻拍她的手,眉眼弯弯,“一回生二回熟。”

    她将碎发拨拢到耳后,跟着他进房门,高跟鞋哒哒。

    “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好谈的,”辛桐在他对面坐下,翘着腿,一截被丝袜包裹的小腿露在外头,不动声色地坐在那儿,但又什么都说尽了。

    酒为她白皙的脸添上几缕绯红,媚视烟行,面上的笑容都轻飘飘的。

    似醉非醉,微醺的状态,比平日更坚定,也更容易冲动。

    彼时冲动之下把程易修领回家,现在说不准能把傅云洲就地砍死。毕竟她身上流淌着属于辛淮飞的血——曾经叱咤新安的黑帮大佬。

    “我不想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从我妈那里得到的说法是傅常修强奸了她,我信她,”辛桐,摸着父亲给予的黑玉镯,微微挑眉,“剩下的是你们傅家的事,与我无关。”

    “这番措辞你想了多久?”傅云洲轻笑着反问,笑意浮在表面,怒气倒是被她的强势一下逼退。

    她倒有胆先发制人。

    “你管我?”辛桐挑衅,一腔怒火灼烧着肺腑。如果她能签署一份下地狱的名单,那么她一定会把傅云洲的名字签上去,“傅云洲我告诉你,你要找麻烦也是冲傅常修!别来烦我!我的人生已经够糟糕了……”

    “别搞得自己有多不幸。”傅云洲冷声开口,毫不客气地出言羞辱。“掀了裙子作妓女,放下就开始当圣女了?”

    “你也配和我谈不幸?”辛桐打断。“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跟我谈不幸?我初中点一份五块钱的馄饨都要纠结三天,没吃完的外卖被不知情的同学包起来扔到垃圾桶,我都得偷偷摸摸地捞回来。你现在穿着万把的衣服,住着我一辈子都买不起一间厕所的别墅,跟我他妈的谈不幸?你要点脸可以吗!”

    酒劲涌上头,连手指都是颤抖的。

    她一个死过两次的人还怕什么?

    “傅云洲,从本质上说我和你没有区别……”她缓了口气,轻轻咬牙,“我很小的时候就懂了一个道理,叫别为已经发生的事费神,现在我想把这个告诉你。事情已经发生,你愤怒也好,痛苦也罢,没有意义。不管你接不接受,因为人生就是这样。”

    傅云洲直勾勾地盯着辛桐,要把她的魂儿都勾出来似的,什么都没说。

    他突然明白为什么程易修会喜欢辛桐了。她是不漂亮,但斜眼看人半含微露的意味着实招人疼。说起话来又贫又坏,总带那么点嘲讽,既是嘲讽自己,也是在嘲笑世人,

    拨开软弱的一层,往里探,她是坚硬的,甚至有零星的孤傲。

    傅云洲忍不住笑了。

    其实他不喜欢贫嘴的姑娘,萧晓鹿已经够贫嘴了,他不喜欢再找个贫嘴的给自己添麻烦。但他着实喜欢把贫嘴姑娘糯米似的小牙一颗颗掰下来。

    “我什么都还没说,你倒是可劲儿的阴阳怪气。”傅云洲道。

    辛桐早料到眼下情况,“那你的意思就是谈不拢了?”

    傅云洲沉默半晌,轻声问她:“我们有谈拢的可能吗?你能拿什么跟我谈?”

    辛桐耸肩一笑,她站起身,走到傅云洲跟前,第一次俯视这个男人。

    之前她一直害怕,怕他把自己毁掉,把自己的家庭毁掉,亦步亦趋,分外胆怯。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大不了一死,她又不是没死过。她在乎江鹤轩,也在乎程易修,甚至伤害季文然她都会心痛自责,却唯独不在乎傅云洲,他死有余辜。

    来啊,砍死我,我就等着你杀我,大不了我们下个时空再见。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