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中戏 上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是谁杀了我? 作者:木鬼衣

    叔叔的女儿是不是叫萧晓鹿,辛桐坐在二十四小时便利店的座椅上发出这一条消息。

    自动门外漆黑一片,大雨倾盆,积水的柏油路噼里啪啦地响。

    年初就说要建的新地铁线和新机场终于铺设到了租屋附近,半个路道都拿蓝铁板团团围死。本来十分钟能走的直线被硬生生拉长成半个多小时。

    辛桐下班回来,刚出地铁没多久,天降暴雨,鞋袜全湿。

    新安这个沿海城市,春夏秋冬没一个季节不落雨。

    若是原先的路程,大不了冒雨跑上十来分钟奔到家,可地铁建设的工程板一围,便让她没了法儿,只得躲在便利店里等雨歇。

    她买下雨伞,从冷藏柜里挑了个鸡肉饭团,踌躇片刻又顺了份烟熏培根沙拉。饭团交给店员放进微波炉转热,沙拉准备带回家吃。

    浅灰色的大衣被雨淋湿了大半个肩膀,在暖气的烘烤下缓缓变干,嘴里嚼着饭团,心口也逐渐暖了起来。

    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绝对是一份送给城市人的厚礼,能让这些劳碌的虫蚁能在一日的疲倦后稍稍喘口气。

    不一会儿,母亲回复:你怎么知道?

    辛桐想了下,简简单单地告诉母亲:没什么,遇上了。

    没出事吧,母亲发。

    辛桐拿着手机勉强一笑:没。

    那就好。她说。

    过了许久,母亲又发来一条消息:妈妈对不起你。

    她总在说这句话,讲了好多遍。

    别在抱歉了,我知道你是个女人。辛桐打完这句,发送键上的拇指悬在半空,最终还是逐字删去。

    都过去了,她说。

    感谢科技将这种疏离的沟通方式交给世人,令我们在最狼狈时也能保持悄然无声的得体。

    你还记不记得你五岁在新安平屋的事,回老家跟舅舅舅妈一起住之前,刘佩佩问女儿,有一次我给你带了蜂蜜蛋糕。

    记得一点。辛桐答。

    对于二十三岁的她而言,2001年的记忆已消逝殆尽。

    辛桐隐约记得她在新安的某个毛坯房住过,包括她在内的六户人共用一间厕所。是厕所,也是浴室,但只有蹲坑,没有自来水喷头,洗澡要拿塑料盆到不远处的水井打水,再拿进屋内烧开,装在暖水瓶里提进厕所用。

    里面住的绝大多数是年轻的外来打工者,各种方言混杂。厨房建在房间外的走廊,一个煤气灶、一个铁锅,电饭煲安在屋内,六户人家都是这样。半个廊道有塑料棚挡雨,烧饭的油烟直接排到天上。

    一座城市刚呼出第一口新鲜空气时,什么人都有。

    人们不想在农村种地,就会跑到城市赚钱,用各种手段,忍耐很多不公,希冀赚很多钱,渴望一个美好的明天。

    她没再去上幼儿园。

    她本来是上幼儿园的,还在园里学算盘、舞蹈和电子琴。

    舞蹈是芭蕾——爸爸心目中小公主应该学的特长。

    可惜辛桐真的不记得父亲的模样了,他的去世时她才到四五岁。

    那段时间她整日待在家里发呆,看图画书,以米粥配咸鸭蛋和榨菜糊口,还有很多很多的白菜。结果有一天,是冬天,母亲突然带回家一盒蜂蜜蛋糕,其实辛桐最喜欢吃的是巧克力奶油蛋糕,可她们真的没钱了。

    就是那天,刘佩佩告诉女儿,笔画输入让她的字打得很慢。

    辛桐问:什么?

    小凤姐发现了我。她说。

    本来……本来那天我想等你吃完蛋糕,就把你带到街上扔掉,然后我去跳河,见你爸。她说。我不想让你再跟着我受苦了。

    那时刘佩佩在工厂的流水线上打工,做活很慢,勉强糊口。

    2001年,因美国911事变,大量外资企业从新安撤离。工厂一下开起来,又一下倒闭,熟练的女工被留下,没用的卷铺盖走人。

    她如今长大了,才知道原来我们无时无刻不是在与时代共呼吸。

    刘佩佩缓慢地打字,她告诉她:后来你吃蛋糕,我好久没看你那么高兴了。吃着吃着你让我也吃一口,你说“妈妈,你也吃,你也吃,蛋糕很好吃”,你就一直这样说,一直……那时候我就想着我不能死掉……小桐,可以帮妈妈向云洲说一声对不起吗?他是个好孩子。

    我会的。辛桐说。

    她长舒一口气,全身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好了,都过去了。”辛桐再一次这么说。

    你也不好说苦不苦,经历过的事都算过去了,哪儿还有空说什么苦不苦呢?

    她坐在便利店,咬着买来的饭团,雨哗啦啦得响。

    手机突然弹出一个消息,是江鹤轩。

    在家吗?他问辛桐。

    怎么了?辛桐反问。

    我买了点东西想送来。他说。快到你生日了。

    辛桐愣了下,才想起自己快要生日了。

    我在外面的便利店,下雨被困住了。辛桐发。

    江鹤轩随即说:定位给我,我去接你。

    他的车停在便利店门口时,雨已经停了。路灯和广告屏接二连三地亮起,空气里弥漫着雨后潮湿的腐烂味,积水倒映着一座钢铁之城。

    他们多久没见面了?半个月?为什么此时仿佛几辈子没见。

    江鹤轩将她载回家,熟稔地一同上楼,进屋后将御寒的灰黑色大衣脱下,挂在衣架,再走到床头柜拿空调遥控器。

    “赶紧去洗澡,鞋子都湿透了。”他将辛桐推进浴室。“我去给你做饭。”

    辛桐点点头,拿上居家服。

    他们的合拍无需言语。

    江鹤轩检查了一遍冰箱,想知道他不在的日子辛桐有没有好好吃饭。他将冰箱内盒装牛奶的保质期全部检查一遍,把日期过半的拿出扔掉,再补上新带来的。上回的无花果茶还有剩余,樱桃乖乖吃光了。桌上的维生素快没了也不晓得去买新的,幸而他早料到这种情况,提前给她带来了新的。

    他瞟到桌面随手摆放的话剧门票以及上头程易修的名字,犹豫片刻,悄悄伸手将它塞入口袋。

    辛桐洗完澡出来同他一起吃饭,只盛了一点。

    “我妈有联系你吗?”饭桌上,江鹤轩问她。

    他眉眼低垂,偶尔给她夹菜,消瘦又干净,身上还是散发着好闻的肥皂味。

    辛桐诧异地看向他,没想到会问这个。

    “没有啊,怎么了?”辛桐道。

    “没什么。”江鹤轩道。

    他停顿几秒,隐瞒许多后告诉辛桐:“我从家里搬出来了。”

    “嗯。”她的嗓子眼发出一个毫无意义的音节,除此之外,无话可说。

    离开从小生长的家庭,挣脱来自过往的困境……并不容易,辛桐比谁都明白这点。

    “你最近怎么样?”江鹤轩继续问。

    我?我最近发生了好多事。

    我跟傅云洲在办公室做爱,收集他的精液还给他来了一刀!我被傅常修带走,愤怒到想拿筷子从他眼睛里捅进去!我被他们带着逃出傅常修的宅子,我和程易修在海边,他吻了我,我没推开他……

    我知道徐优白可能是为傅常修干活,我知道萧晓鹿是萧叔叔的女儿。

    我——

    “我挺好的。”她最终说。

    他们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饭后,江鹤轩卷起袖子洗碗,抹布在油腻的锅里抹上洗涤剂。

    他背对她,微微弓着身。“小桐。”

    “我在。”

    “我始终爱你。”他这般说。

    (逃出傅常修的宅子,海边的烟花与对视,凌晨程和傅的对话,这一章以及下面两章,和“在雨中其二”里辛淮飞那句“你知不知道爸爸好爱你”一样,都是在写第一卷时就开始想的场面,反复想了很多回。)

    (这也是为什么这部分有很多第一卷里的元素:萧晓鹿的那句“他们一直开车到海边”,要去看却因死亡没看成的话剧……)

    (我希望这章的感情是克制的,不知道这样写会不会让你们觉得琐碎无聊,也不知道有没有写好……)

    PO18  .po18.de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